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07:14:06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惊神剑
  4. 第二章 百盛山庄

第二章 百盛山庄

更新于:2018-03-17 13:34:53 字数:2672

字体: 字号:
  江南历来被称为鱼米之乡,尽多富饶之家。特别是长江沿岸一带,或是身份显赫,或是家财万贯。

  苏州的“百盛山庄”就是其中一个。“百盛山庄”庄主名为路景秋,其堂兄弟路管官拜江南巡抚,故家族中从官之人甚为广众。路景秋不喜做官,志在生意,在不足弱冠之龄,慧眼独到,发现苏州水上运输的生意大有搞头。凭借着众多关系,短短十年,生意越做越大,隐隐有垄断苏杭水上运输的势头。路景秋待人亦礼节有加,慷慨大方,帮助之人不计其数,年纪轻轻就声名在外。苏州百姓,无论贫富,都对路景秋赞赏有加,逢人便夸。

  路景秋年轻有为,盛名在外,正所谓春风得意马蹄急,生意更是风生水起。然而命运总是和人开玩笑,路景秋接连娶了三房太太,所生皆为千金。路景秋初不为意,只觉时日还早,生儿生女只看天命。然而再过五年,路景秋早过而立之年,太太娶到了第七房,生下的还是千金。外边流言蜚语,什么好人苦命,什么风水不好。路家也算是名门旺族,哪里受得了这等闲气。特别是路景秋的母亲惠氏,自感时日无多,本来以为三年抱两,子孙满堂,也可以含笑而去。现在儿子已成家十五年,自己孙子都还未能抱上,万一自己有个三长两短,真所谓死不瞑目了。惠氏越想越气,每日的工作就是对着儿子老泪纵横,哀声怨道;对着几房太太明嘲暗讽,挑三拣四。太太们也有苦说不出,只得每夜对着路景秋哭哭啼啼。路景秋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不胜苦恼。几年间遍访名医,尝尽名药,仍然无功而果。再过几年,路家已全无办法,惠氏也已白发苍苍,老态龙钟,老泪都不能“纵横”了。路景秋本是孝顺之人,见老母如此,心中更是焦急,白头发越来越多,不出几日,竟然和惠氏有得一拼了。可是天生有命,接后几年所生仍为千金。

  路景秋心如死灰,抱着最后一个希望,怀着碰运气的想法,再娶了一门。可怜上天垂青,八太太第一胎即得男婴!全家上下喜气冲天,惠氏更是笑得见牙不见嘴。路景秋喜得贵子,心情亦开始大好,黑头发反长几根。

  因此子带给路家甚多欢喜,故取名长欢。不知是否是此子带给路家运气,几月后二太太和五太太皆诞下男婴。惠氏大喜,认定路长欢是家中福气,故视路长欢为心头肉,放在手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不知是否是二太太和五太太生育年纪过大,所生男婴一岁尚不能语,三岁皆不识字。而路长欢可谓聪明伶俐,三岁即成文,五岁可成诗。路景秋看在眼里,喜在心里,知是家族有后,故对路长欢宠爱有加。路长欢仗全家之势,自小娇生惯养,性格不免有些骄纵任性。年纪稍大就不肯读书,整日里专研“好玩”的事情。不出一年,路小少爷就“名声”在外,偷鸡摸狗,小恶不断。苏州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得向路景秋投诉。路景秋苦笑不得,心想小儿所犯之事都是零碎之事,也无大错,只是小儿天性罢了。只是此子不喜读书,整日玩耍,岂不误了其大好时光?

  路景秋苦思良久,一日在庄中独自漫步,远远地就听见一男孩喊道:“黄伯伯,你就教教我罢!”路景秋抬头望去,只见自己小儿路长欢正拉着庄中武师黄泽海。武师黄泽海则一脸苦相道:“小少爷,不是老奴不肯教你,就怕老爷不容许。况且小少爷舞刀弄枪的,伤到了自己,可不大好。”

  路长欢撅着个嘴,道:“我不管,我不管。刚我看到你飞来飞去的,好玩得紧。你教教我罢,待会我就去求爹爹,爹爹一定会答应我的!”黄泽海却仍苦着个脸,不停地摇手,道:“不大好,不大好。”

  路景秋见到此景,心中一动,想此子不喜读书,亦无所谓。不过路家传统的是,身弱者从文,体强者习武。既然此子有这个兴趣,何不顺水推舟?可能还是个练武奇才呢!想到此处,喜从开来,立马脚步漂浮,快步走上前去。

  黄泽海眼尖,远远就瞟见到路景秋,连忙弯下腰,道:“老爷,你来了?”

  路长欢转过身,见到路景秋,喜道:“爹爹!”说着就笑着奔向了路景秋,摇着路景秋的手,哀求道:“爹爹,你就让黄伯伯教我武功吧!”

  路景秋也不答话,只是笑着摸着小儿的头,忽而抬起头,对黄泽海道:“老黄,你来我们庄多久了?”

  黄泽海仍然弯着腰,恭敬地道:“三年了,老爷。”

  路景秋“嗯”的一声,道:“嗯,时间过得真快啊!你在我们庄中住得可惯么?”

  黄泽海道:“承蒙庄主厚爱,吃得好住得好。”

  路景秋道:“那就好。”沉吟了半响,又道:“我这个小儿不成器,读书不成,偏喜爱习武。如不嫌弃,就教下小儿几手,让他以后长大成人,也有几招防身之术罢。”

  黄泽海仍不抬头,道:“老爷吩咐的,老奴竭尽所能。”

  自此以后,路长欢就跟随黄泽海习武。习武本是艰苦之事,而路长欢竟不以为苦,反而每日早起晚睡,勤于练习。路景秋见儿子不再每日玩耍,乡邻的投诉也每日见少,大感欣慰。而路长欢亦天赋异禀,习武之事一点就透,不出半年,黄泽海就倾囊而授了。黄泽海半是感叹半是苦恼,感叹于同人不同命,自己当年习武习得半死半活,死去活来,而此子一教就会,练得几次,竟然耍得比自己还好;苦恼的是才堪堪半年,自己就再无半点能力传授,路庄主这边可不好交代,外人看来,还认为自己是个半吊子水平,面子可真是拉不下来。思来想去,一咬牙,心想路庄主待己不薄,自己面子之事只是浮云,可别耽误了路少爷的前程。想完就找到路景秋,云此子天赋异禀,是个练武奇才,自己才疏学浅,已无能力教授,不如再请多几位武师入庄教授路长欢武功。路景秋听到此言,哈哈大笑,心想真可谓祖先保佑,路家竟真出了个人才,家门有幸啊!遂谢过黄泽海,安排下人去聘请武师了。

  江湖中人大多风餐露宿,三餐不饱,见百盛山庄聘请武师,纷纷前来,不出几日,已有近十位。众武师见到路景秋,都纷纷说自己是什么什么门派的唯一弟子,身怀绝学,说得天花乱坠,口水生花,性直者干脆在大厅里直接耍起武来,一时间大厅刀来剑往,好不热闹。路景秋见都是有能耐之人,喜不胜喜,大手一挥,就全部招入庄中了。

  众武师见路景秋如此慷慨,以为其爱才如命,心中感慨,对路景秋的敬意又多了几分,多相转告,竟有更多的江湖中人前来投靠。路景秋只为小儿前程,来者不拒,不出两年,竟有近百位武师住在了百盛山庄了。众武师良莠不齐,滥竽充数者多有其是,大多武师不出数月,又重蹈黄泽海覆辙,到了后来,越来越多的武师称赞路长欢习武奇才,而能教授者亦越来越少了。

  习武之人本多性格耿直,见自己已无能力教授路长欢,吃人的口软,遂纷纷毛遂自荐,做起路家水上运输生意的保镖了。有了江湖中人的护航,之前屡有发生的截船事件现已鲜有发生,水上运输生意竟然越来越好。路景秋见无心插柳柳成荫,遂广招武师。路景秋声誉本佳,待人不薄,越来越多的武林中人争相投靠,慢慢地,百盛山庄竟然成为了江湖中颇具名气的一个门派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