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5 18:03:26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韶光易逝人难复
  4.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于:2017-08-29 12:39:31 字数:2259

字体: 字号:
韶光易逝人难复目录
共2章
  这个冬天格外得冷。

  经过了一夜整个小镇银装素裹。

  从离这不远处的海边吹拂过来的风,像是要穿透人的肉体,吹进骨子里。

  低矮的房檐下垂下一排错落无秩的冰棱,细长的下端尖锐锋利,像极了某些猛兽的獠牙。

  宋月升从这样的房檐下走了出来,逼不得已地将这零下二十度的空气吸入体内。每吸一次,都会刺激鼻腔一阵强烈的不舒适感。

  一股股凛风似嗅到了猎物出洞后散发的气味,争相地涌来,侵蚀着这厚重羽绒服下略显单薄的身体。

  他紧了紧领口,望着这个经过一夜的大雪似乎变得有些陌生了的世界。

  整个小镇都被涂抹了一层单调的颜色,如同记忆中那台老旧的黑白电视机。

  只是那段记忆太过久远,久到每每想起,身体都会变得空洞了些。

  就是在这个总是这样清冷寂寥的小镇生活了十六年。

  平淡。乏味。

  现在,只不过是刚入冬不久。

  冬季,还很漫长。

  这个“家”离学校的距离并不是很远,走路十多分钟的路程。

  抬起的脚轻轻落下,还是避免不了“吱呀”的一声,宋月升微微皱起了眉,那如同惨叫般的声音在这雪后的清晨听起来总归有些刺耳不是吗?

  可并没有在意得太久。

  就像对待某些事情,在习惯了之后就会变得麻木,最后顺其自然。

  刚到教室,还未来得及享受那教室中蒸腾的热气包围全身,然后慢慢驱散浑身寒气的舒爽过程,就同其他男生一样,被班主任赶了出来。

  每逢下雪的天气,早自习时男生去外面扫雪,清理学校,这是惯例。

  在某些方面是很难以实现男女平等的,身体结构的不同注定了多少年后也是如此。

  如今再也不分三六九等人了,可每个人天生的差距却是巨大的。

  赤裸得暴露在空气中的双手只需一会儿就冻得通红,宋月升将扫帚立起,帚尖上沾着少许的雪花残渣,与暗黄的灰土混杂着。

  他将那已是半红半紫颜色的双手靠近嘴边呵了呵气,呵出来那一团团浓白的雾气模糊了视线,待雾气慢慢消散,视线才重现清明。不经意得透过帚尖宽大的缝隙向上望去,正好对着三楼自己的班级。

  班级一扇窗户的玻璃上有着明显被人擦过透明的一块,在其他浓汽覆盖的地方映衬下,显得与众不同。就是这样的一块透明,像是一个打开的缺口,将教室内外的两个世界打通,接连了起来。

  从这个角度刚好看到坐在窗边座位的她那认真的样子。樱唇时时微启,应该在背诵课文吧。

  她叫程紫苏。

  很多事情就是在某个地点某个时刻突然发生的,没有任何的预兆。就像记忆中他还十分年幼时的那次,也如同她现在的蓦然转头。

  来自两个端点的两道视线就这样做着相对运动,然后在某一点相遇。

  这个意外发生得毫无征兆,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就陷了进去。

  他第一次如此仔细地观察着一个女生,虽然距离稍远,但依然很清晰。

  那一定是一张经过玉琢后的脸颊,精致的五官可谓天作之合,清新秀出也不失媚艳,高贵中隐隐透漏出一丝调皮。这张脸庞曾偷偷闯入过他的梦里。她一定不知道。

  在宋月升看来,她是一只失足堕入尘中的天使,此时正在淡然地注视着操劳的凡人。

  两道目光就这样对视在了一起,一个晃神在宋月升看来却如几个世纪般那样漫长,分秒如年。

  一种莫名的情愫在剧烈的心跳中慢慢升华。

  “干什么呢,谁让你偷懒的?”

  美好的臆想被这样被一声斥责给打断了。从没有过的厌恶,宋月升用那感情尽失的目光注视着这个双手抄在口袋里、年纪近五十的肥胖男人,也就是班主任。

  一张双下巴的脸上油光粉面,光秃的额头延至半个头顶,寸发不生,似这下过一夜雪后的校园一样单调寂寥,扁平的鼻梁上挺着一副自以为很有学问的老式眼镜,眼镜下那一对细眯的小眼睛让人分不清内部的黑白结构。

  他觉得今天的早饭可能有些油腻,胃里腾起一阵翻滚。

  半个小时的早自习时间将要过去了,男生们又被催促着赶回教室。

  “宋月升,你等一下。”

  快要走到座位的宋月升转头望向叫住他的这名女生,付娣,在将近半年的高二时光里,他好像与这位女生未曾说过话。

  她们两个是同桌,在宋月升座位前面第三排。

  “这个给你。”

  说完轻轻抛出一团红色的物体,宋月升赶紧伸出双手接住,触手微烫。

  他不禁皱了皱眉头,付娣是有男朋友的,而且他们之间的关系不错,至少在他看起来是这样的,虽然那个男生不在这个班级,但是每天放学都会在教室门口等她。

  “别误会,我是帮人送的。”看见了面前这个青涩的男生皱起了眉,她轻笑解释道,随后伸手向旁边指了指。

  心脏的跳动在这一刻变得异常剧烈,全身血液的流动都能感觉得到。

  他从后面只能看到程紫苏红透了的双耳。

  宋月升感觉得到,心底的某个角落正不停地受到轻轻的撞击,一次一次,不痛,痒痒的,终于,似有一颗嫩芽从心底生长了出来。

  他稍感疑惑,自己的心底何时种下了这样的一颗种子。

  年幼时的他曾观察过,也试想过,那样一颗弱小带些褶皱的种子,在破开大地而出的那一刻是怎样的感觉,是对外面的亮光感到灼眼?抑或是对这个陌生的世界感到疑惑和恐惧?

  现在的他好像知道了,是溢满全身每一寸的幸福。

  回到了座位,轻轻摇晃着有些烫手的热水袋,里面的水带起水袋波动不止,如同心间那泛起的涟漪,一波一波,无休无止。

  物理课上,依旧是分子原子的运动。

  两个毫不相干的物体,要经过漫长时光的洗礼,一个分子一个分子的接触融合,最终这两个物体才能融合到一起。

  宋月升早已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这是他第一次在课上如此彻底得给自己开小差。

  他伸手擦了擦附着在窗户上隔绝了两个世界的雾气,望向外面被清理后的校园。积雪被扫成了一堆堆的,裸露出来的地面又显现出了涂满红黄颜料的地板。

  色彩终于是变得丰富些了啊。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韶光易逝人难复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