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4 02:33:16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附骨
  4. 附骨

附骨

更新于:2017-09-05 08:06:15 字数:7488

字体: 字号:
附骨目录
共1章
  附骨。

  假如有来生,我还愿意做你身上一根毫不起眼的骨头。

  不是为了追随,只为附体在你身上感受你的喜怒哀乐。

  一.

  天那么蓝的直线下来,像一张幕布,你可以完全的就融入其中,像站在一幅画里,其实这个城市很难得有如此的景象,污染的太重,难得的净化。

  还是像往常一样,伊芙早早起床上班,赶在打卡的准确时间里,8点15,一分没有偏差。这可是个技术活,在睁开眼的瞬间,就计算好每一步的步伐和时间之间微妙的变化,到达。每天最盼望的,就是中午的午睡,和能够提早点下班,毕竟这样的行政班制实在是有够无聊,上班时间悠闲的晃,下班时间忙着开会,还没有加班工资。用领导的话说,就是上班是为了等待事情发生和必须的坐班制度,要别人任意时间里找你,你都在。下班是学生们也下课了,你才可以融入其中的去真正做点事情,关爱学生也好,传达思想也好。也许上班最可恶的就是,你有个工作狂的领导,无时无刻的奋斗在工作第一前线,你永远无法超越的跟随,还必须当做是自己多么热爱的事业。

  还好,每天在能够提早开溜的时间里,石小佳都会来接我出去潇洒。两个趣味相投,同样背景的两个女人,开着车,从A点到B点,吃饭,消遣,玩弄时间。只要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光里,那才是真正的自己。你可以想做什么都有个人陪着你,你可以肆无忌惮的说自己想说的话。你不用总是笑脸相迎的做着自己不本分的事,你不用总是装作沉默的不爱表达自己思想的动态。其实你是个多么活跃的鸟儿,总是抬头看见窗外的蓝天,穿越。

  今天上班算碰个麻烦事。一个可怜的学生,因为转了班,退还不到自己交出去的书费。大家都有了,却没有他的。原来的班级推到这个班级,班主任又不愿意参与其中,调动了现属班级拿班费给他,学生不干了,来句,凭什么。一个几百块钱的事,拖欠到现在。跑到办公室来寻求公正。我算是很正义的挺身而出了,觉得能够解决就解决了,毕竟我是多么的大义凌然阿。结果算是折磨了好些时间,一直到下班边缘。领导发话了,谁叫他当时不及时解决,拖了这么久的时间,都没有了切实证据,无从入手插入。学生又灰溜溜的回去了,虽然我走的时候他还用绝望的眼神再回眸了一次,我只能说,不好意思,我也是打工的。

  望着石小佳,我低着头。她可以很真实的感受到我的无能为力,我是真想帮他的,却被现实勒住了手脚,给我和学生活生生的上了一课。石小佳说,别想了,我们玩去。我对她来了个破惆为笑,要不我能怎么办呢。

  前方的路,夹杂在弯弯曲曲的空间里,配合着这一望无际的蓝天,我们仿佛也成为了蓝色,不过这个蓝色很忧郁。我把眼神很远的放出去,摇下窗,很自然的给石小佳点上一支烟,自己一支烟,这是属于我们的下班时间。

  二.

  今天晚上的时间还是奉献给了歌唱事业。石小佳有优惠券,今晚来个彻底发泄。毕竟本小姐有个举世无双的磁性喉咙,那话说是,风靡万千少女,拥有无数粉丝,只要一抬手,就是掌声鲜花尖叫。

  石小佳用很快的速度把我召唤回现实说,叫谁呢?

  我的粉丝,我很自然的说。

  那是在远古时代。

  你说我是恐龙。我咬着牙看着她,当然也要注意上下牙的排列问题,要美观,要沉稳,要笑不露齿,要笑时只露八颗牙。

  那就随便在群里发句声音,想来的就来吧。石小佳终于败下阵来。

  我们有一个车友群,都是石小佳的朋友,我完全不认识。但随着时间与我很快的适应能力就成为了其中一份子。最近我们的玩伴都是他们,有结婚的,未婚的,单身的,有女友的,各式各样。最不同的就是,他们是男,我们是女。其实我们也勉强算伪女,因为我们性格很刚强。石小佳和我一样,和他们称兄道弟。

  果然一发声,群众欢声一片。能来的都给了面子,不能来的也使劲的在想办法来到现场,难道都是因为我的歌声,我好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想着鲜花掌声尖叫。石小佳又很残忍的把我拉回现实,吃什么?我们漫无目的的充斥在下班高峰的时间段里穿梭。我指着一家牛排店说,新开的阿,就这个就这个。

  我点了个带T骨的,她点了个全肉的。

  正享受其中,她说,晚上也叫古末吧。

  嗯。我是完全享受其中,我爱吃那生生的鸡蛋黄,看见我就很来食欲。

  古末是石小佳的一个好友,和我一样学音乐的,也算冷门,吉他。我们在玩的大多时间里都爱和古末一起。因为两点,第一,有他在有乐趣。第二,他很会照顾人。所以基本小佳的这句话我当做了废话处理,不是本来就有古末的吗,我已经把他当做了一份子。此刻,我更爱我的牛排,我爱那闪闪发光的夹在T骨中间的筋。

  古末的到达时间,基本上是和牛排一起的,牛排的撤退跟随着古末的脚步。果然,他一来,又在形容刚才高峰的车水马龙景象。他说话是很生动的,指手画脚加上虚物假设,仿佛让你就在现场。

  走吧,石小佳说。

  我很雀跃的迎合,赶往下面一个根据地,KTV。

  三.

  我们果然很有组织者的意思,第一时间第一批到达。唱歌的包厢里也就寥寥几人,刚开始夜晚时间。人数就像天上渐渐布满的星星,开始逐渐递加。其实,人总归都是那么无聊的,我想。

  我们叫了些冰啤酒配合这接近暑期的炎热氛围,还叫了些我和石小佳爱吃的小点心,这算是装备齐全了,做的尽善尽美的。我总是不爱唱开场歌曲,搞得像个热身的,于是很自然的把任务派给了古末。他斜了我一眼,打开爆米花在那里边吃边点。小佳突然拿起话筒说,给我来首歌,你随便点首我会唱的。

  这暧mei玩的,有点意在其中,这是我多么真实的内心活动阿。其实,我早知道石小佳和古末是必须有点什么的,要不怎么有她的地方就有古末的身影呢。要不就是古末随叫随到,只要石小佳一个电话。她总是对我说,古末阿,就是矮了点,人真不错。我慢慢听着都习惯成自然了,都随口应和,上天是公平的。话说回来,我们都多少年纪的人了,还在乎什么外在,要是我,感觉对了就行,我不介意他躺在我的怀里哭泣,多和谐的一个画面阿,想想都很暗爽。我可不是说古末,这么复杂的人际关系我可不想参与,我是称呼我未来的他。古末的出现,就已经贴上了个石小佳的标签,她的。

  古末随即点了首阴天,莫文蔚经久不衰的经典名曲,适合石小佳声线的歌。自己琢磨了几首歌接二连三的排列下来,就坐在我们身边,做起了服务生的工作。啤酒开好,矿泉水拧开,薯片撕开,均匀的放置在我们面前,任君参选。啤酒很自然是我的,他们都要开车。别人喝水开嗓,我爱喝啤酒,越喝越来状态。曾经有次去朋友的录音棚玩,怎么都不来感觉,我就索性说,来瓶啤酒,就找对了味。

  这时门开了。群友相距而来,带头的是石炜贤,后面的是闵钧翔,还三五个叫不上名字都爱带昵称的家伙。

  一进门,石炜贤就很来劲,把可乐从包里拽出来对着我说,伊芙,上次是你说要和我啤酒对吹可乐的吧,3V3。

  阿,这是什么和什么阿。我的嘴巴不断的塞着爆米花,像是准备上战场的士兵,死前宁死不做饿死鬼。

  上次群里说的,你可别赖,我装备都带好了,就在今天。石炜贤很得意的配合着他那伪君子不让的表情。

  “霍元甲你嘛时候是京门第一呀,就在今天.”我脑子里怎么会突然闪过李连杰演的霍元甲片段呀。

  我三瓶啤酒,你三瓶可乐,连吹?我质疑。

  是阿是阿,一瓶换一瓶,不带换口的。

  来来。我这么豪爽是有原因的,我喜欢看猩猩撑到捶胸口的模样,在我们心里石炜贤就是头猩猩,谁叫他胸毛都快淹没颈脖子了。这可不怪我的联想,大家都这么觉得,即使他的衣领尽可能的包围了自己的脖子,还是睁眼可见。我总爱开他的玩笑说,看,你的胸毛在迎风飞扬。

  瞬间。小KTV就变成了我和石炜贤的战场。我们对立长桌而坐,我面前三瓶已开雪花啤酒,他面前三瓶已开可口可乐。这都是古末这好心人做的,他就差举个牌子说,我是路过的。然后和没事人一样走过去和闵钧翔聊天,他们是兄弟,不折不扣的从开裆裤时期开始延续的友谊。石小佳还优雅的在那里唱歌。从她的眼神我可以感受到完全的信任感,我已经赢了。大家就等着看热闹,那些无辜的三五人的眼神,那是多么充满敬意。

  喝呗,撑呗,有啥子了不起。我是女英雄,我是女王,我是花木兰,我是女性新时代的代表,我是半边天,我不能丢我们女人的脸,我要为女人争气,我要赢,还要赢得完美弧线,鞠躬答谢退场。瞬间,我觉得自己好伟大的。

  四.

  要是计时的话,估计我们两人都可以得冠军。我本来是觉得我要歇息下的,结果对面的石炜贤很来劲,还边喝边挑衅我,眉毛挑来挑去的,好像在说,你行不行,你不行的。我哪受得了这口气,何况我能和他比,就是逞的他气比我多,我可不服输的。基本上,我们同时放下最后一瓶。当瓶底触碰桌子表面时,我们都不约而同打了个无比大嗝。

  为了表示我的镇定,我还点了首小歌献艺,就生怕唱歌的时候打嗝破坏气氛,我要对的起的粉丝。石炜贤坐那里摸着肚皮,还边倒了点酒和周边的朋友碰杯。似乎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大家都自觉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只有古末在边上偷偷的对我竖了下大拇指,是在夸我是女中豪杰吧。

  唱歌的感觉来的比对酒好的多。我一发声,大家就享受其中了。我独特的无比低的女男声,那可是相当难得。再说我还选择了一首我特别拿手的歌曲,我假装闭眼进入状态,其实在梳顺我的气息。那可是三瓶酒阿,三瓶水下去也了得,何况一口气。我瞥眼看石炜贤,他还在倒着酒和周边的兄弟碰杯,我想他也在假装,要不他就真是个猩猩,非比人类的消化系统。

  歌完了,酒消了,我晃了晃脑袋,沉浸在大家的掌声议论中。这个时候石小佳都会站出来充当我的经理人。她绘声绘色的说,我们家伊芙可是学大提琴的,唱歌可是小意思。在众人无比羡慕的眼光中,古末钻出来问了我个很专业的问题,你的尾音处理的真好,转了几个调。

  我很无奈的对石小佳说,这是你朋友吧?

  石小佳立马配合,不好意思,家教不严。

  这是属于我们之间的默契。我想这也是我们三个人玩在一起的最基本理由,幽默的智商。你要时刻准备着化身成一个角色,你要有足够的逆转思维接上彼此抛出去的任何一句话,你要能够感受,还要懂得拿捏,这是场高手之间的较量,一般人无法插手。我们的对话后总是引来路人疑惑的眼神,满头问号的思想。神经病,我们喜欢别人这样称呼我们,我们当做是脱俗的赞美。

  我和小佳在那里唱的不亦乐乎,要不拿出手机玩自拍,时不时的和朋友玩玩筛子。古末却很一本正经的在那里和闵钧翔谈论点什么,我只隐约的听见,怎么办三个字。什么问题让平时那么没个正经的小古都这么端正了自己的态度,这下轮到我疑惑了。

  五.

  酒足歌饱后,我们依稀散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咪。由于我常年进驻学校,这些好友们就无形变为车夫。路线是,石小佳陪着古末送我回家,再回来取车自己开车回家。因为路途遥远的,加上天黑伸手不见五指,让男人都有了胆颤之心。车上还加了个庙达,是小古的挚友,他们那伙男人都一个集团的,号称自己是发家族,也不知道是真的想发财想疯了呢,还是以资鼓励的。他是全程陪同小古了,说顺道可以去学校看看他的在读表妹,赶在关闭宿舍的前几分钟,那是多么的争分夺秒阿。

  在路上,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我还惟妙惟肖的讲起来鬼故事。话说,我们那条临近学校的街是死过人的,上次一个小孩子,为抢个手机,把超市的女服务员给杀了,人就倒在路边,好多刀呢。庙达坐我旁边眼神向外延伸,完全不陶醉进去。石小佳当了个新闻听听。只有古末寒颤了下说,别阿,这月黑风高的。我就更来劲了,把所有的曾经学校怪闻,幼时瞎听的摆上桌面。所以说,一个人哭了,你就不能安慰他,要不就更来势凶猛。一个人尿急了,你就不能在他面前喝水,要不他身临其境的。

  回家之后,我是多么得意。接到小佳到家的电话说,古末吓得,硬托着庙达去他家住了,他说家住在高高在上的八楼,他可不想一个人矗立在电梯里,他把所有的幻想都基于一身的思考了下,做出的重大决定。我脑子里马上闪过古末在我怀里哭泣的模样。哈哈哈,姐姐会照顾你的,别怕别怕。

  明天我们可以一起羞辱他,我好开心的和小佳说。

  这个,真可以。那边的声音联席我的声音,震荡了这无比安静的夜晚。什么时候夏天的脚步可以快一点,那么就有蝉鸣,有蛙叫。交响乐的夜晚,不会沉闷在这寂静的夜晚,与开始的欢声笑语形成多么鲜明的对比。人,总归是无聊的,我不是说吗,其实也总归是孤独的。

  全部的时间都这样闲置下来,我一个人坐在电脑面前。大家都如约的上了网,开始了午夜生活。古末的QQ头像闪个不停,让我把今天KTV的照片传给他。

  我还是八卦的问了句,今天你和闵钧翔谈什么呢,那么正经的。

  伊芙阿,你知道我还有个没有说分手的女友在外地吗?

  听说过,似乎你们因为地域问题出了些问题吧。我以前听石小佳说过来着。

  今天就谈这个来着。

  结果呢。这是我的招牌口头禅。不在乎过程只需要结果,可见我是个多么果断的新时代女性。不好意思,此刻我还不忘记表扬下自己。

  结果就是,我在想,要不要说分手呢。

  因为石小佳?这下我可来劲了,我想这个暧mei关系终于有个水落石出了,我居然还是坐沙发的。

  也不是,现在的关系有点混乱。古末半天半天的回话,我可以想象他在那边的思绪混乱装,或者他还没有从我的鬼故事里逃离出来。

  不要紧,姐姐在,姐姐帮你理。我最喜欢参与一些列八卦问题了,何况又是我的好友系列。有我如此正义化身在此,怎能让事情如此复杂,何况这还是关系我家小佳的终身幸福,我当然要义不容辞的挺身而出了。

  其实,小佳和我们都很好,你知道吗?

  古末的一句话算是让我渐渐明白了。我以为古末是特别的,原来他也只是其中之一而已。我当然知道了,小佳的事我可是完全清楚的,其实,我才是她的经理人,虽然我不深陷其中,却是看的最透彻的。而我又不能说什么,或者我根本不知道怎么说。小佳的个性太男孩子了,好的似乎没有了那层男女的界限,或者是没有了男女朋友和男的女的朋友的区分,就在这模糊不清的边缘中,一个个的躯体就这样心甘情愿的跳入泥澡潭里,可是这都是你们心甘情愿的。

  六.

  这个问题一聊就耗尽了一个深夜。在古末的头像变灰暗时,我大概明白了意思。古末和石小佳之间,他先当了真。但是站在我的角度出发,石小佳觉得他也是不错的,却不是刺中她软肋的那个人,拔出紫青宝剑的人最终不是他。结果,古末跑去和发家族共享心得,最近大家长期接触下来,也和我一样雪亮的眼睛看出点端倪。当然,不尽人意是必须的,否则他也不会惆怅的和我唠叨整夜了。小佳是惹人喜欢的。在她惹人喜欢的同时,她也在寻找她所喜欢的。谁也不愿意随意的付出自己的一辈子,何况上次的爱情经历让她刻骨铭心,她更加要擦亮眼睛。却,当做问题陈列出来之后,古末发现,感同深受的人却不只是他一个人而已。

  我还是忍不住的拨通了石小佳的电话,我们都有熬夜的习惯。

  刚和古末聊了许久。我直接引开主题。

  说什么。小佳有点漫不经心的。

  你知道他们给了你一个不太好的称号。

  什么?

  暧mei高手。本来我不想说的这么直接,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去修饰,主要是我就是不想小佳这样下去了。

  你知道我的,我对他们都一样,这是我对人的方式。

  我知道,可是别人不知道,除了我之外的外人更不知道。我打个比方吧,上次我们一起去你家边上吃饭,我们都夸赞那老板菜做的好吃。古末就说以后要经常来吃,你马上接话说,那是因为我家住附近吧。在我看来是句玩笑话,可是古末不觉得,老板更不觉得。你懂我在说什么吗。在你身边这么久了,我觉得你该注意点说话的方式和行为。我不想别人这样说你,你只是你觉得而已。

  知道了,我就是我,不会为了谁去改变什么。

  小佳挂去电话,我却沉思了好久。我是了解她的,她秉着对谁都好的态度,把他们当哥哥,当兄弟,当很好的朋友。而在男人的角度来说,都以为自己是特殊的。她和他们聊曾经的过往,他们就会觉得这么隐私的话都告知自己,是多么的知心密友阿。她和他们经常在一起玩耍,坐在某一个人的身边。他们又觉得像是自己带出来的女性朋友,或者是说在他们面前她是关系自己。石小佳总是以为自己处理好了这层关系,却没有想到,他们在一起讨论之后,却得到如此结果。作为旁观的我,可以想古末的感受,可以想石小佳的感受。用了句很俗套的话总结,爱情中,谁先当真谁就输了吧,又或许,谁是谁的谁呢。

  瞌睡虫找上我,我站在镜前精挑细选了下明天该穿的衣服,可以打乱下我杂乱的思绪。其实,我是怕赶早争分夺秒浪费这个时间,清晨我就化作一枚点燃火苗的火箭,嗖一般,办公室就是我的目的地。

  七.

  就这样安静的过了几天,自从那件事情摆上桌面之后,大家之间就像多了一层看不见的雾。我和小佳还是出去挥霍时间,只是再也没有像上次一样到的那么齐全。反正古末是不在了,也许大家都尴尬。

  终于到今天下午,我的来电显示上闪耀了古末的名字。我的一个好友居然是他的初中同学,还居然是在我的照片里发现的。就像一个多么要紧的新闻头条炸开了我们无聊的日子。晚上,古末组织大家到个私人会所聚下,那里可以唱歌可以看电影,可以打游戏可以喝啤酒,是个适合小型聚会的场所。我随口就答应了,很自然的叫上了石小佳。几天过去,那件事也随着那天我和石炜贤喝酒般无声息的淹没了。因为没有影响任何人的生活状态,又或者,只是几天,我们就开始怀念了。怀念曾经那些时光,怀念那些默契的精密配合。

  紧接着古末的下个电话,就是我弟弟的。似乎今天要让我过的异常紧凑。他也选择了这个时机路过本地,还就明天就走,晚上无论无何都要见我一面,我只好请问古末方便否带上一起。晚上的组合就成了,我弟弟柳文鸣,我,石小佳,古末,古末同学,我的朋友蒋青。

  早早的,小佳就陪着我去接见了我弟弟,带着这臭小子美餐了一顿。就在聚会的旁边吃了顿日本料理。

  柳文鸣一见我第一句话,就足够让我郁闷一夜。你胖了,毕业之后。

  那是多少年前。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你就一直没瘦过,身材保持不错。我很凶狠的反击。

  他倒是很镇定的说,我是男人,你是女人,我结婚了,无所谓。

  话说到此,我不仅为我的肥胖叹气,也要为我的婚姻叹息。我弟弟都结婚了,可比我小一岁阿。算不算计,马上孩子都要出来了。

  这下,轮到我和小佳一起哑口了,这是值得我们沉思的问题。导致,吃饭的时候,我们狠命的抽烟,一根接一根,弥漫在这小小的包间里。还好时间尚早,没有太影响到周遭的客人。老板是多么希望我们走阿,直勾勾的眼神从吧台射影过来,哇,好犀利的眼神,犀利姐。

  掐在指定的8点差5分,我们拐弯走去聚会场所,那里有个好听的名字,格调。布景都是以格子为主的,桌布,背景,餐具,就连厕所的卷纸筒。名片上一句简单的话勾引我们深入,框住了谁的人生,我们只不过棋盘上的一枚棋子。配合黑白渐变的格子风格,好特别,好喜欢。

字体: 字号:
附骨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