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7-25 10:54:00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灵冢之掘墓人
  4. 第四章 爆炸

第四章 爆炸

更新于:2017-04-21 12:47:12 字数:3510

字体: 字号:
灵冢之掘墓人目录
共1章
  清晨,医院的窗口,一个长得颇为秀气的青年望向窗外。

  他的皮肤白皙滑嫩,一看就是很少出去活动的人。他的刘海乖巧听话地垂落下来,亦如他在外人眼中的温和宽厚的性格。他有一双漂亮迷人的眼睛,也长着一个高大挺俏的鼻子,可以说,这个青年绝对称得上是一个帅哥,戳在大街上,那肯定是刷刷的百分百的回头率啊。再加上那不同于同龄人的苍白的脸色,看似孱弱的身子,肯定有很多人将其误认为是哪个贵族的少爷。

  “顾千行!”外面的医生在催了。

  顾千行恋恋不舍地回到属于自己的病床上。

  “哎,那啥,能搭个话吗?”隔壁床有一个二十三四岁的汉子试着搭话。那汉子已经观察眼前的这个人很久了。从他进入病房到现在,没说过一句话,只是看着窗外。汉子有些担心,不希望自己新来的病友是个得抑郁症的家伙,他在老家就总听别人说抑郁症的人话都很少,什么东西都往肚子里咽。

  顾千行苍白的脸上有了一丝笑意,他的声音听起来很稳重:“这位大哥要聊什么?”

  “这位兄弟什么病啊?”汉子假装关心,实则试探。

  “呵呵,我没病。”

  汉子不解:“没病,那你在这里干嘛?”

  “帮我换腿的医生手头上还有点事,他叫我在这等他。”

  汉子这时才注意到顾千行将腿放上病床的动作有些不正常,正常人只要将腿一收的动作,他却用双手帮忙搬上去,可以明显地看出来,顾千行的双腿是假肢。

  “怎么没的啊?”

  “六年前一场车祸,只没了双腿,还是蛮幸运的。”说这话的时候,顾千行的眼神有些黯淡。

  “你家里人没陪你来吗?”北方人就是爱打破砂锅问到底。

  “我从小就没父母。”

  “你是孤儿?!”汉子不由地站了起来,他太为眼前这个瘦弱的少年感到心疼了,屁点大的时候,就无父无母成了孤儿,如今还没了双腿,真是惨。

  “谁说的?我还有个兄弟。”

  “亲兄弟?”

  “他叫齐子松,是我的亲兄弟。”顾千行笑了,他笑的时候,白丝的牙齿仿佛夏日里吹来的阵阵凉风,给人带来无比舒畅的感觉。

  齐子松扛起货车上的两大堆新货走进店里,刚刚进入的夏天还未适应,他的脖子上和胳膊上都被晒出了一圈紫黑,唯有脸上,由于头上围了块湿毛巾,还是粉嫩嫩的样子。这毛巾包裹得极为严实,只露出一双透着机灵气的眼珠子,就好像是一个活鱼头。

  在车上的司机老王禁不住打趣他:“我说小松啊,男子汉大丈夫的,这点晒就受不了了,整天围个毛巾,像个老女人。”齐子松心里暗骂你个老家伙自己坐在车上舒舒服服地吹着空调还好意思来嘲讽我。不过齐子松并没有回话,此时的他有更加重要的事。

  “老板娘,工资先给我预支一下!”齐子松双手一甩,将两大袋新进的东西扔到柜台前。

  “哟,小祖宗,你给我轻点儿!”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从柜台处传来。一个穿着旗袍身材火辣唇红齿白满脸妖娆的女人走到齐子松的面前。

  不过齐子松倒是见怪不怪,把身子一挺,眼睛一斜,硬是没往那越来越近的“沟沟”里瞄。

  “怎么,要预支啊?好办,咱俩什么关系啊?”老板娘一脸笑吟吟地从柜台那抽出了两张红色纸钞,递了过去。

  “两百块,搞什么,不是六百吗?”齐子松没接。

  “你搞什么?”老板娘把眼一睖,声音突然升高了好几个调,她变了脸色,连齐子松都有点不知所措,“你说说你这礼拜打坏了我多少东西,啊,不说别的,就说那盛鱼汤用的大碗,那可是老娘花五十块淘来的好货,**说砸就砸了。还有,你整天外面打架,打不过就往我这店里跑,你知道他们会砸坏多少东西吗?扣你四百还是轻的呢!”齐子松被这么一说,觉得自己似乎是有些过分了。

  齐子松在这家饭店里做的是杂工,就是乱七八糟的什么都干,有时帮着扛扛货,有时洗洗碗,有时端端盘子,老板娘看这小伙子力气大,能干活,而且有活力,就收下了他。可谁曾想,这小子却经常惹是生非,三天两头就跟别人打架,要不是听说这小子打架都是为了他残疾的哥哥,再加上他干活一个人顶三个人,老板娘可能早就把他辞了。

  齐子松尴尬地一笑,没说什么。如今他的威名早就众人皆知。街头打架的人给他个面子都叫他声“松哥”,他知道这名声对饭店里的大伙可不是什么好事,他也知道老板娘也顶了很多压力才让他留下来,此时的齐子松也不能说什么,拿上两百块就下班了:“我去吃午饭,下午我会来的。”

  解下头上的毛巾,离开店里,炽热的阳光照在齐子松慵懒的脸上,头发由于失去毛巾的压制,根根耸立地翘起,泛起黑色的光泽。他总是耷拉着脑袋,一副倒霉怂蛋的样子。人虽然长得比较清秀,但奈何太过邋遢,鸡窝似的头发再配上那一身廉价的短袖衬衣,任谁看了都觉得他是街头上的小混混。

  就是这样一个人,七拐八拐地拐进一家小超市,过七八分钟后,从那里出来时拎了一大袋食物,一边吹着小流氓的口哨,一边向着市中心的医院晃荡过去。

  命运的轨迹或许就是在这时发生了变动。往往人们一个小小的举动,就可能改变自己一生的命运。命运是那么的缥缈而虚无,但又是那么真实而自然。

  此时的齐子松已经接近了医院,他擦了擦脸颊上的汗珠,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住院部。

  巨大的轰鸣声突然响彻他的耳膜,喷射而出的火光照亮了半边的天空,住院部大楼的一处在齐子松的眼中突然爆炸,将周围部分的岩石以及钢筋混凝土结构全部吞没,肆虐的火蛇吐着狂热的信子,一时间,惨叫声呼救声此起彼伏。

  此时的齐子松心里只有一个字:哥!

  508号房的那个汉子瑟缩地趴在床底下,那是他在电视上学来的求生知识,说是地震如果无法及时逃出的话,就躲到坚固的桌子底下或床下面,这对于初中都没上完的他来说已经是获益匪浅了。汉子一看自己身处的5楼,立马就断了跳楼以快速逃生的想法,全身紧绷地撑住整张木板床的四角,就好像一只展翅的蝙蝠,显然,这汉子是将刚刚的爆炸与地震混为一谈了,只是他现在的害怕与刚刚受到的惊吓相比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就在刚才,他和隔壁床的小兄弟还聊得正开心,他还在追问他既然是亲兄弟为什么一个姓“顾”一个姓“齐”这个问题,突然冲进来一个少女,按照汉子的文化程度来形容就是“长发及腰”,很酷很酷的一个美少女。只见她左手拿着一把超长的刀,右手轻轻一拎,就将顾千行拎起。还没等汉子反应过来,姑娘一脚踹碎玻璃窗,从五楼高的大楼就这么跳了下去,随即一阵巨响,汉子处于生存的本能,果断将视线从窗口移开。

  今天究竟是什么日子?汉子现在还有点发懵,是集体殉情日吗?

  就在汉子还在苦苦思索这一重要课题时,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从楼道口传来。汉子有些吃惊,按理说这大楼总共也就5层,这儿已经算是顶层了,为什么还会有人往上跑?脚步声到这个房间就停止了,汉子探头一看,眼睛顿时发亮。按照评书说文里套词讲的就应该是:说时迟那时快,从斜彪里突然杀出了一员大将,金盔金铠金丝甲,哦不,是破衣破鞋破裤子。

  最让汉子惊喜的还不是这个,而是眼前这个人恰恰就是自己最熟悉的人。汉子不禁脱口而出:“松哥,快来,我在这儿。”

  齐子松听到喊声,猫下腰,见到了一双炽热的眼睛以及这双眼睛的主人费力支撑的姿势。

  “我去,老刀,你这是搞毛啊,你这是要拆了这床?”齐子松气急败坏。

  “松哥,您是厉害,地震还往楼上跑,”东北汉子老刀凑上来,“我可没您那么牛掰。”

  “扯淡,什么地震啊,是爆炸,我亲眼看见的,好像在4楼,离这挺近的,不过现在已经停了,”齐子松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这里是508,老刀,你有没有看见过我哥?”

  老刀钻出了床底下,确信安全后,瘫坐在地上:“你哥,没有啊,和我同房的只有一个残疾人······”老刀的话一顿,顿时醒悟了,“我去,松哥,你的全名不会是叫齐子松吧?!”

  “废话,”齐子松将老刀一拎,软绵绵已无力气的老刀被轻松拎了起来,“快告诉我,我哥去哪儿了?”

  老刀被这么一拎,刚放松的身体又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了:“别急别急,听我慢慢讲。”

  老刀盘了盘腰,“声情并茂”且“绘声绘色”地将少女抓走顾千行的过程讲了出来。当然,重点肯定是放在了少女的身材和衣着上。“简直是美若天仙。”老刀拼死用出了远远超出自己学识范围的成语,两只手兴奋得张牙舞爪。

  一旁的齐子松脸色却变得越发阴沉,他试想如果是自己拎着这么重的男人,是绝对不可能身形还如此快速,快速得连老刀都来不及喊叫就消失了踪影。齐子松来到窗户边,这窗户是由材质坚固的高硼硅硬质玻璃制成的,能够一脚踢碎是需要多么大的脚力啊?齐子松试问自己是绝对做不到的。

  沉默的齐子松最后只说了一句话:“这件事不简单。”以他懒散无赖的个性,要他说出这句话也是比较难的。

  从齐子松刚开始打架成为混子就和他混在一起,始终崇拜着他的老刀很明显地看出了他的忧愁,老刀小心翼翼地问道:“松哥,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老刀从来只听齐子松的。

  齐子松只说了一个字:“追。”

字体: 字号:
灵冢之掘墓人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