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7-25 10:52:26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像浪子一样生活
  4. 第二章 堵路

第二章 堵路

更新于:2017-04-20 20:34:22 字数:2225

字体: 字号:
像浪子一样生活目录
共2章
  下班了,这时候已经是城市凌晨,一个人浪荡在无人的大街,四处静悄悄的,和白天的喧闹简直是两个世界。

  我抬头仰望着天空,夜,真美,就像黑宝石那样深邃纯粹,漆黑的夜空中,有一颗孤独的星在那里一闪一闪,突然想起下时候奶奶给我讲的故事,她说:“世界上每个人都有天上的星星,如果你能看见有一颗星星对你眨眼,那你就是它。”这颗星星会是我吗?原来你我都注定寂寥啊,叹息的摇摇头,继续一步一步的往家里挪。

  “站住,小子!”

  身后传来一声暴喝,我转身回头看去,原来还是胖子刘伟,后面跟着两个金发小子。

  “怎么?”刘大领班?今夜星光灿烂,你想结梁子?”我平静的斜视着他。

  “你小子今天不是挺能的吗?今儿个哥哥给你上一课,让你知道什么叫老实!兄弟们,上!给我揍!”

  刘伟咆哮着一挥手,脸上的肥肉荡漾着歇斯底里的波纹。后面两小子直接向我冲了过来,我一闪身让过飞踢过来的一脚,后面一个拳头狠狠的砸在我的肩上。

  “我草你大爷!‘我顶着如雨点的拳头不管后面两个金毛,直接冲着刘伟就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他的头发。我靠!不知道这小子打了多少发蜡,手感挺硬,我顺势使劲往后一扯,他顿时像杀猪一样的惨叫起来。

  “刘孙子,你不是要教训爷爷吗?为了屁大点的事,你带人堵你家小爷的路,那今天洒家就上一回梁山!”

  话音刚落,我感觉我背上落了七八个拳头,我咬着牙,用膝盖狠狠地朝胖子肚皮上一顶,刘胖子立刻像被下油锅的虾子一样弓着腰,嘶嘶的吸着冷气。旁边一个急速扩大的拳头落在我的左眼框上,真他娘的疼,我呲着嘴放开胖子,他像烂泥一样倒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着鼻涕眼泪全在脸上绘出一幅浮世绘,我探手抓住踢过来的一条腿,疼痛让我这一刻无比的兴奋,伸出右肘使劲往下一撞,KO,目标直接命中这条腿的膝盖处,“吸...‘我倒吸一口凉气,妈的这小子的大腿真硬,果然老话说得好胳膊肘拧不过大腿。我右手垂了下来,那小子也抱着右腿不停的学单腿兔子跳。

  另一个金毛看见我松手,马上一掌打在我的胸口,我倒退了几步,后背“砰”的一声撞在了路灯杆上,眼角流下来的血渗进我的嘴里,我觉得有一种毁灭的召唤从我心头升起。

  我慢慢的解下腰间的皮带,把两头合着捏在左手,咬着牙朝唯一站着的金毛冲去,那金毛看见我满脸鲜血,咬着牙狰狞的冲向他,直接转身就跑,我在后面死命的追。

  好小子,算你狠!跑了三条巷子,这小子转身不见了,我喘息着蹲在地上,哆嗦着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支快弯成两截的烟,点上。

  小样下手挺狠的,我呲牙咧嘴着一阵感概,刚才战况激烈的时候不觉得,现在发现浑身无处不疼,头更是一阵阵的眩晕,强撑着我拿起手机给张昊拨了个电话:“兄弟,哥出事了,被刘胖子堵了,现在估计走不了,你来接下我,我在明主巷口...”

  话还没说完电话就挂了,我苦笑了一下。这小子就这爆脾气。

  躺在了地上,天上那颗星星还在一闪一闪的,我抬起手中的烟向天笑道:“哥们?来一口,哈哈哈...”

  大约过了几分钟,一辆雪佛兰停在我的面前,人还没到声音先到:“二哥,**挂了没?死没死给吱一声,我好你烧花圈啊”声音中带着交际和淡淡的哭音,我心中一暖,旋即大怒,刚想跳起来,不过身上没力气也懒得起来,冲着车的保险杠就是两拳:“我说昊基,你丫的是不是就巴不得哥归西啊?”

  张昊冲过来扶着我:“二哥,别说了,有口气就好,我带你去医院。”

  一摆手,我喘了口气说道:“不着急,去前面看看刘胖子挂了没,挂了哥好跑路。”

  张昊诧异的问:“不是吧二哥,你动刀子了?”

  我摇摇头:“**别废话了,赶紧去,哥这里还血如泉涌呢。”

  张昊把我平放在车子的后排座上,一轰油门就走了,“没看见那杂种,二哥。”

  我揉揉眉毛:“没看见就好,去医院吧。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刚才没收住,用膝盖和他小弟弟的亲热了一下,我只是担心他会孤单北半球。”

  张昊愣了一下,猛然爆笑起来:“二哥,你真够狠的。”

  “那是。”

  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白天,躺在雪白的病床上我动也不想动,双眼直愣愣的盯着天花板。

  “有地方不舒服吗?”一个甜美的声音把我从冥想阶段直接拉回现实人生。

  偏头一看我心里暗赞,真漂亮,这是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小姑娘,穿着粉红色的护士服,脸上眉目如画,淡淡的淡妆,白皙的小脸上有种让人疼惜的青涩,尤其那明亮的眼睛,哈伊路亚,感谢主,在这一刻我决定流氓一下:“美女,你看我现在这样子,是舒服的样吗?”

  她咯咯一笑,盯着我缠着绷带的头说:“不是啦,我是想问你觉不觉得身体那里特别难受。”

  看着她可爱的笑容,我更邪恶了:“没感觉难受,只觉得口干舌燥,想喝水,要甜的,最好白色。”

  她恼怒的瞪了我一样,转身离开:“好好休息吧,才醒来就开始口花花的,难怪头被缝了七针,活该!”

  我盯着她的背影一阵无语,我说的是实话啊,嘿,哥们这个真是实话啊?不是吗?那怎么成口花花的了?难道架打完哥的嘴巴被整容了?不行,哥是靠脸吃饭的,得找张镜子看看,我挣扎的响要爬起来拿镜子,病房的门开了。

  张昊,王建,对了还有一起上班另几个兄弟施施然的进来了,王建一步串到我的床边扶着我:“二哥,别动,你要拿什么我们帮你,你休息就可以了。”张昊阴阳怪气的斜了我一眼:“你别管他,让他自己动,刚才某人还说想喝水,要甜的,我呸,你直接说要奶不就可以了。”我涨红了脸,瞪着他,一字一句的说到:“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偷听谈话,终身不举!”

  “哈哈哈。”张昊和王建齐齐爆笑,一群中指问候着我。

字体: 字号:
上一章
像浪子一样生活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