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5 10:48:52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遗忘的武士
  4. 序章.最后的最后

序章.最后的最后

更新于:2017-04-21 07:30:03 字数:3344

字体: 字号:
遗忘的武士目录
共1章
  武士走在荒野里,向着南方,一刻不停的走着。

  武士刚刚经历了最后的一场战斗。

  而这场战斗在武士杀死了数名敌对之“王”与他们的武士之后,伴随着自己的“王”身死而结束了。

  “我的契约结束了,已经没有打下去的理由了,现在我要回去了。“武士向最后的敌对之王这样说道。

  “你是吾身见过所有战士之中数一数二的,再次考虑一下,为吾身效忠吧。”那位王递出了自己的右手。

  “不,被束缚的时间太长了,我已经累了,”武士叹了一口气。

  “吾身尊重你的想法,强大的武士啊。”那位王笑了笑。

  “..........”武士默默的看着那位王。

  “怎么了?吾身的容颜就这么令你......陶醉吗?”那位王笑道。

  “我是在想,如果我一开始的王是你,那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吾身觉得,至少会很幸福。”

  “幸福?”武士不解。

  “因为吾身......”她的话只说了一半。

  “..让吾身把你送出去吧,免得你在路上被诸王眷属侵扰,也省的路途遥远,费时费力。”王走到武士的面前,用她那白暂的手抚摸武士胳膊上的铠甲。

  武士点了点头,表示没有异议。

  “我不会放弃的。”那位王最后如此说道。

  回过神来,武士已经被阳雀之王用某种特别的力量送出了战场。

  武士的面前是一片郁郁葱葱的、充满了生机的森林,现在回想起来与一日前的战场简直一般无二。

  武士又回头看了看远方还在进行着激烈战斗的、废土般的战场,心中不禁产生了感叹。

  令人厌恶,但却无力阻止,这份无力感令人难忘。

  虽然有时候的确是最好的,解决事情的方法.......

  但这一切和已经武士没有关系了。

  武士与先王的不公正契约已经结束。

  从此以后武士再也不必为任何其他事物而战。

  武士终于自由了。

  不必再行违心之事,不必再做恶人之举。

  “.....能回去了.....回去吗?“

  武士的脑中首先浮现的是那巨大的,高耸入云的威严大殿——铁兵之殿。

  “不,不是那里。”或许那所宫殿曾是武士归属,但现在对武士来说却是一个令他饱受煎熬的地方

  武士早就厌倦了那种随便的夺走他人生命的行为。

  即使现在已不同于往日,但武士依然不希望回到那里,再说如果那样做的话,必定会引起阳雀之王的怀疑,武士不想节外生枝。

  于是武士否定了这个选择。

  “那么,要去哪里才好?”

  武士站在原地想了想。

  “对了..家....回家吧。”

  此时,埋藏在武士脑海深处的儿时记忆终于被重新回忆起来。

  武士依稀记得那是位于大陆南方的一个小渔村,小渔村的边上有一片美丽的湛蓝色大湖,那片湖的水产十分的丰富:各种各样的,说的出名的,说不出名的鱼虾,螃蟹,贝类,湖面上有鸭子,有鹅,村子里的每个人都过着悠闲而平静的生活。

  每天下田给家里人帮忙,和朋友们一起去大湖里捕鱼,一起去玩、游泳、划船、丢石子、玩武士游戏......

  明天都是那么的开心。

  这就是一直以来,武士内心深处最为渴望的生活。

  “就是那里啊。”

  于是武士便开始向南走,不停的走,走了两天两夜却没休息。

  武士一边走一边幻想着自己回到故乡时会是一番怎样的情景,而想到高兴处时甚至会笑出声来。

  ‘他们见到我一定会很开心吧。’武士如此想到。

  虽然对儿时的伙伴还有印象,但是却记不起来他们的名字和相貌,除此之外关于村子地貌的方面也是这样,模糊不清,就像是梦中的情景一般,可能是时间真的太长了吧,顿时武士有了一种自己已经老了的可笑错觉。

  ‘但是回去之后肯定就一下都能想起来了。’

  一直到了第三天的中午,武士才感觉自己可能需要休息一下了。

  武士猎来了一只大鸟,烤着吃了。

  这时武士又一次回想起来了在故乡的时光,武士好像在儿时经常做这样的事情。

  虽然没什么味道,但却总是和伙伴们吃的特别开心。

  或许这就是安逸生活的一部分。

  每当想到自己都能回到当初那样平静的生活当中,武士的心里总会有些小小的期待。

  在吃饱后,武士便靠在篝火附近的小树下睡着了,。

  那天的梦里,武士梦到了自己的故乡,梦到了大湖,还有自己的儿时伙伴们.....

  醒来以后,武士看到有几个穿着阳雀武士盔甲,手持利器的武士站在他的面前。

  “有什么事情吗?”

  “我等是为了杀你而来,这是我们的个人选择,莫要死后到冥世侮辱我王的声名。”其中领头的那人说道。

  “你得告诉我为什么。”

  “我问你,铁兵王的死莫不是因为你在危机之时的袖手旁观吗?”

  “........”武士无话可说,因为这就是事实。

  对面领头武士的武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口道。

  “我王是个爱贤重士,胸怀宽广的王,王肯定无论如何也要收服受到她青睐的你,但是收服你就如同引狼入室,想要避免我王他日因你与铁兵王落得同样的下场,我们就得除掉你。”

  武士被这突如其来的一番话说的有些不知所措。

  “在我听来这更像是一个借口。”武士想了想后说道

  “看来我还是不太适合做这种事。”领头人笑了。

  “所以说你究竟是为了什么?”武士越发的不解对方的来意,既然他们刚刚说的是假的,那么难道这其实是阳雀王的命令吗?

  把自己送出战场是为了消除自己的疑虑和戒备,表面上是很大度的举措,但实际上是为了监视身为重大威胁的自己的行动。

  除此之外武士想不出其他的解释。

  武士对阳雀王的那一点好感顿时变得更单薄了。

  “嗯....你清楚阳雀殿王第一武士的意义吗?你肯定不清楚...我想说的是,这个位置在这么多年里都被一个叫阿米修的人所占据,而这个位置本应该是属于我的,很久以前就应该属于我了。”那人想了想,然后对武士说道。

  “你所讲的事情好像与我并没有关系。”武士听完后向那人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听你这么说,我可是越来越讨厌你了。”那人的面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就好像听到了什么对他的侮辱一般。

  那人张开嘴,看起来是想说些什么的样子,但却又收了回去。

  “仔细看看我的脸,难不成你真的什么也不记得了?”

  当武士重新仔细观察那人的容貌时却发现他的脸变得越来越熟悉,并与其童年时的一个玩伴渐渐重合在一起。

  “我想起来了......你是汉斯。”不止是关于此人的容貌,还有其他武士拒绝想起的残酷现实。

  “是啊,我的朋友,你终于想起来了。”

  武士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

  不仅仅是因为自己那早已经不存在的故乡,还有现在儿时友人的刀剑相向。

  现在武士的脑海里简直是一片混乱。

  “米鲁尔,我真的不明白啊,我究竟哪里比你差。”汉斯开口道。

  米鲁尔.....是以前我的乳名。

  “可是,为什么!王会选择这样一个怯懦之人啊!”说到这里,汉斯的情绪再也抑制不住了。

  “所以你今天必须死!让我王她死了这条心!”趁武士失神之时,汉斯拔出来腰间的长剑,狠狠的刺向武士腰间护甲薄弱的部位。

  但是没想到,汉斯的剑尖被武士紧紧的握住,无论其如何用力都无法抽出。

  “汉斯,现在退下我还能宽恕你的行为。”虽然武士被攻击了,但看在同乡之情上,他想尽量不与汉斯战斗,如果双方都能不受到伤害便是武士所想的最好结果。

  “但我不能宽恕你!”汉斯爆发出了自己的精气,他的双眼迸射出了明亮的冷白色光芒与强烈的斗志,其他的武士们也纷纷释放出那种强大的力量,做好战斗的准备。

  “什么借口都不需要了!你存在于世,就是我杀了你最正当的理由!”说罢,汉斯拼尽全力用手中的宝剑砍向武士的颈部。

  事态既然已经发展到如此地步,就算再怎么厌恶杀戮也没办法了。

  如果只有杀了对方才能活,那就去杀。

  绝不能留情。

  这便是武士多年以来在战场上的觉悟。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汉斯的剑击突破了钢铁铠甲在武士的脖子上砍出了一条致命的破口,但却被之后举起大剑的武士,连人带甲一剑砍断,其他的武士自然也不必多说,没有任何一人能够阻挡得了那诸王都不敢轻易与其交锋的无双剑势。

  汉斯的那一剑所砍开的左侧颈部此时正有鲜血不断的从其中流出。

  武士带着一丝悲凉的微笑瘫坐在了树下,他的力量正随着血液而流失。

  正如汉斯所说,我是个怯懦之人吗?

  没有那直面残酷的勇气吗?

  “当初的还真是不争气。”

  可到最后果然还是想回去看看啊.......

  ....我的家乡...

  武士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眼前这片无尽的黑暗是多么的让人心安呐。

字体: 字号:
遗忘的武士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