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7-25 10:54:12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夕余断刃
  4. 第一章 新职业

第一章 新职业

更新于:2017-04-21 15:08:36 字数:5459

字体: 字号:
夕余断刃目录
共1章
  2078年,人类的文明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此刻,人类科学也还在不断的努力攀上高峰。但人们此刻也相当重视体育运动。

  作为体育强国之一的中国,此时已经在足球上稍有转势,但还不足以成气候。但此刻,国人最为关注的还是棒球,在几十年前,棒球一直不受大众认可,而且并没有多大的名声,然而,在这几十年里,棒球已逐渐融入大众生活之中,可谓是中国人心中仅次于乒乓球和排球的运动项目。

  棒球强队之一——霍夫球队,已经在最近的全国大赛上摘下了六连冠的奖牌。作为霍夫队最受看好的击球手宇文恭,一直是棒球迷们所关注的焦点。

  “好!又是一记全垒打!”在棒球场里,宇文恭又打出了一记全垒打。“宇文恭真不愧是今年最受看好的击球手。”球场里的观众一看到全垒打,立马沸腾起来了。

  满满的观众席,六分之一都是宇文恭的球迷。

  场上——

  只见头戴棒球帽的宇文恭正在支撑着尽力打完下半场;宇文恭满脸热汗,脑袋已经有些晕眩的感觉,但还是努力的撑着。

  下午五点——

  宇文恭和队友们道别后,便坐上自己的车子,驶向家的方向。

  “很顺利呢,今天和猖蟒队的比赛,我打得很顺手,只是……好像,脑袋晕眩的感觉比起以往,更严重了。”宇文恭在座驾上,用隐形耳机在和自己的妻子通话。

  “我说过了,你要好好休息的,叫你跟教练请假,你偏不要。”另一头传来了妻子的责备。“好啦好啦,我听你的,我明天最后再去打一场,然后就跟教练请假,行不行?”宇文恭的声音变得像撒娇一般。

  如今,宇文恭已经36岁了,已经结婚十四年了,有一个可爱的女儿,现在也上小学四年级了;但是,宇文恭却仍然像一个爱撒娇的小孩一样,喜欢向自己的妻子撒娇,时常性的,连自己的女儿都会向妻子撒娇,和自己较真。

  “我都不想说你什么了。对了,晓柒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你去学校看一下吧,说不定,又跟同学到哪里去玩了。”另一边,妻子岚在一旁道。

  “那好,我现在就去她学校去接她。岚,我想……”宇文恭此刻完全如同稚龄孩童向母亲撒娇一般。“真是的,都多大了。还像个小孩子,还那么爱撒娇,好啦好啦,受不了你。”说着,两人又沉浸在玫瑰色的海洋里。

  十分钟后,宇文恭将车子停在了元晋小学的门口。

  “看,是霍夫队的宇文恭;不愧是全世界数一数二的棒球选手,开的是宾利。”宇文恭刚到校门口,周围便传来一阵议论声。

  戴着太阳镜的宇文恭坐在驾驶座上等着自己的女儿晓柒;突然,从身旁路过一个同学,宇文恭便急忙拉住他,而后拿下太阳镜,“对不起,请问,四年三班的宇文柒是不是还在学校里?”

  少年本欲拒绝回答,但一看是自己最喜欢的棒球选手,便热心的道,“呃……刚刚,有一个男人来接她了,说是她父亲的朋友。”

  听到这样的答复,宇文恭的眼底闪过一抹担忧,男人?我的朋友?会是谁啊?一想到是个陌生人来接自己的女儿,宇文恭便立刻意识到——这是个陷阱!无非是想引诱自己。

  “糟了!”宇文恭顾不得多少,马上再次问道,“那么,那个男人长什么样?是怎么带她走的?”

  “嗯,我记得,他面庞削瘦,而且,戴着一副墨镜,口罩,很神秘的样子,本来想问他的名字,但那个时候,他已经把她带走了。”男孩回忆着刚刚所发生的事。

  “那,谢谢你了。”此刻,宇文恭的双眸早已暗淡无神了,六神无主的将车子开回了家。

  “回来啦。”推门进了家后,迎上前来的是妻子岚。“啊,刚刚,我去晓柒的学校了;同学们说,她和其他几个同学去玩了,晚一点儿回来。”宇文恭吞吞吐吐的道。

  岚听后,便叹气的道,“真是的,那孩子又出去跟同学玩了,也不知道作业写了没有?”

  “放心吧,我一定会在傍晚前把晓柒找回来的。”宇文恭在心底暗道,而后,将妻子抱在怀中,将下巴顿在岚的左肩头上,像个爱撒娇的孩子一般,把头埋在岚的肩上。

  六点——

  宇文恭将报纸收了起来,打开电视收看新闻。“叮叮……”身旁的手机突然响起了铃声。

  “喂?请问哪位?”宇文恭接听了手机,然而,对方却将电话突然挂掉,接着,手机又显示收到了短信:

  “宇文恭,世界上鼎鼎大名的棒球巨星,你是我最敬佩的人;你现在一定很疑惑你的女儿在那里吧?”

  “那么,就快点到景园路的丰座大厦来,会有一个戴墨镜的小矮子和两个男人在大厦门口等你。”

  “先告诉你,别给我耍花样,一个人来;我的偶像,可别让我失望。”

  看完整条短信,宇文恭才幡然醒悟过来,这就是一个有组织的绑架计划,“哼,本来想过去找你,你反倒送上门来了。”宇文恭马上将地址记住,然后将这条短信删除掉。

  宇文恭起身走向厨房,对着正在厨房里忙活的岚,温柔地说道,“亲爱的,刚才同学打电话来约我出去吃饭,不用煮我的了。对了,我会顺便带晓柒出去吃的。”

  宇文恭到自己的地下密室去,从自己的许多武器中挑出了一把日本长直刀,和一条塑钢质长鞭;“这样应该就可以了,混蛋,等着我把你们给碎尸万段吧!!敢动我宇文恭的女儿!就该死!”

  在年轻的时候,宇文恭斩获了日本剑道大赛的冠军,而且他还特地向人请教鞭子的使用方法。作为一个精通许多武器的高手,宇文恭一直是很少提到的。

  与妻子吻别后,宇文恭便开着自己的车子朝短信上提到的地点开去。“晓柒,等着,爸爸一定会平安的把你带回来,不要担心。”宇文恭压着内心的激动。

  “到了。”不一会儿,宇文恭就来到了丰座大厦。宇文恭下了车,将武器藏在身上,因为披着夹克,所以武器并没有显露出来。

  “啊,宇文恭大人,久仰大名。”前方不远处,一个侏儒男子向宇文恭露出令人作呕的笑脸。“我的女儿呢?”宇文恭没有多说一句废话,开门见山的道。

  “哎呀,大人真是心急啊;不过,请大人放心,令爱正在大厦里,不过——”侏儒男子的丑陋面容,有一丝令人不爽的奸笑。

  “不过什么!!?”宇文恭相当生气,但还是强压住心中的怒火。“其实,我们把令爱带走,只是想让我家少爷与令爱联姻罢了。”男人嘴边划上一抹淫笑。

  “你们,对我的晓柒做了什么?!!”宇文恭攥紧手中的拳头。“并没有什么。其实,这对我们两家而言,也是件好事。”侏儒男人的脸显得阴森可怖。

  “好事?!”。“那是自然,因为,以后——除了我们家少爷想要娶令爱以外,再也不会有人有这种念头了。”男人的淫笑声在大街小巷里来回飘荡。

  “你们……可恶的混蛋!!!”宇文恭脸一沉,阴森蔓上俊俏的脸颊。“大人,现在……呃……”说时迟那时快,宇文恭将原本藏在身上的冰瞬刀脱出鞘,而后反手一下,只见——侏儒男子的脖子只剩下了一根青筋支撑;另外两名男子的肚子也被划开了一条相当深又长的口子,那道口子溢出来的血覆盖了下面的裤子。

  “哼,竟敢对我的女儿……混蛋!!禽兽不如!!”宇文恭并没有滞留多久,便马上进了丰座大厦。

  宇文恭直奔顶楼,果然找到了那所谓的“少爷”。

  “哎呀,原本只是想跟她玩玩而已,谁知道她竟然想不开。”顶楼的一间房间内,传来了一阵谈话声。

  “是啊,少爷,她只不过是球星的女儿而已,竟然这么骄纵跋扈;只不过是个小球星的女儿而已。”一名男子在一旁道。“什么!你竟敢说他只是个小球星,你这个混蛋!”接着,一记响亮的耳光声响起。

  “我可要告诉你,你这个对体育不懂分毫的白痴;他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棒球选手,告诉你,他一场比赛赚的钱,等于我们公司三分之一的财产。你居然敢耻笑他,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身份?!”一阵稚嫩的声音训斥道。

  “是,是。”男人赶忙道歉。“我马上就要成为宇文家的女婿了,以后,你说话,给我放尊重一点。”少年再次训斥道。

  “女婿?!就凭你!?”宇文恭循着声音进了房间,而后,又是利落的一斩,两人的鲜血马上溅满了整个房间。

  “晓柒……呼……晓柒……呼……”宇文恭跪了下来,眼泪不自觉的往下滴,看着床上的被单被鲜血染成了深红色,心里便一阵一阵的抽搐。

  许久后,宇文恭收敛心情,将身上的血迹擦干,并将全身冲了一遍;而后,宇文恭在车上忧虑了许久,最终决定——自首!

  对于宇文恭而言,挚爱的女儿比生命更加重要,与妻子的分量一般,是生命存在的价值和理由;女儿的死,便意味着自己生命的终结。“那么,岚该怎么办?”在内心的深处,宇文恭似乎在找理由继续活下去,“不,我现在已经是杀人凶手,如果继续跟岚在一起,那么,只能成为她的累赘;我宁可自首,不成为她的累赘。”拿定主意,宇文恭便驾着自己的车开向警察局。

  ——————

  ——————

  “你……你是……大名鼎鼎的……宇文恭……宇文先生,我可是你的球迷。”在警察局里,宇文恭一下车,进入局里,便有许多人涌了过来。

  “宇文先生,麻烦你给我签名好吗?”许多身穿制服的警察拼命挤向宇文恭。“请听我说。”宇文恭这时才开口。“是,请说。”所有人停了下来,并异口同声的道。

  “其实,我是来……自首的……”宇文恭吞吞吐吐的道。当场的人听了,全都吓了一大跳。

  “是……是真的吗?您说的是真的吗?”许多警察质疑的问道。“啊,是的,我是来自首的。”宇文恭点头道。

  “其实是这样的……”宇文恭在一个近小时内将今天下午所发生的事向所有的警察说清了。

  警察们听后,一致点头认为,“那男的活该,像那样的人,本来就不应该活在这世上,宇文恭先生理当判无罪。”

  “可是……”宇文恭欲言又止。“怎么了?怎么都聚在这里,不去工作?”此时,局长插进了人群。“是这样啊。”局长听了宇文恭的事后,“这样的话,只有上法庭了。我想,宇文先生作为国家或不可缺的运动选手,应该不会判死刑吧。”局长作出判断。

  于是,宇文恭便向妻子打电话说,自己晚上不回去了,而后就在警察局过夜。

  次日,法**——

  “宇文恭作为国家一级运动员,但是知法犯法,不过念在他在案后主动自首,从轻判过——本庭宣布,没收其个人全部财产,由国家体育委会决定,将宇文恭开除,永远不列入中国运动员行列,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得到了这个结果,宇文恭总算松了一口气,本以为是判死刑。

  “不过,没有办法再成为中国运动员,真是……”宇文恭从小就想做一名能够为国效力的运动员,让国家的运动队可以在国际上成为排名第一的强队。

  “我国一级棒球运动员宇文恭,现已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永不列入国家运动员;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现已经被法庭释放。当记者到宇文恭家里探访时,发现宇文恭的妻子江岚,现已经因其夫的判处、下落不明,及其女宇文柒的死,已神志不清,现已被送入精神病院。虽然说宇文恭犯了杀人罪,但是,大众的意识还是清醒的,所有人都认为宇文恭是无罪的……”

  听到这则新闻,宇文恭已经六神无主了——妻子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变成了神志不清的人。宇文恭一时变得无比内疚,在警察们的调解下,独自走出了警察局。

  “呵呵……接下来,我该去哪里呢……”宇文恭双眸无神,表情呆滞,“我身上有什么呢?家人……死了、疯了,都是我造成的;现在还有的,只有,一把长刀,一条长鞭……”

  “既然不知道要去哪儿,那就跟我走吧。”耳边突然传来一阵英语。“请问,你是哪位?”宇文恭听到声音就在耳边,抬起头来,而后用流利的英语与眼前的美国人交谈着。

  “我是美国松山队的棒球教练约瑟夫,宇文,我希望,你能够加入我的棒球队。”名叫约瑟夫的美国人开门见山的道。“抱歉,我刚刚受到打击,希望能够给我一点时间考虑一下。”

  “当然,宇文,不过,我要告诉你;你别妄想回你的国家队了,你所深爱的国家已经将你完全抛弃了;所以,跟我一起去纽约吧。”约瑟夫邀约道。

  “可以,那么,明天动身吧。”宇文恭点点头。“当然,什么时候都行,只要你同意就可以了。”约瑟夫将脑袋凑近宇文恭,而后在宇文恭的耳边附道,“宇文,小心点,这附近到处都是‘你深爱国家’的眼线。”接着装模作样的整了整宇文恭的衣领。

  “走吧,你今天也没地方住,跟我一起去酒店住吧。”于是,两人一路嬉笑的走向酒店的位置。

  ——————

  ——————

  纽约——

  “真是个繁华的大城市。真不愧是纽约。”宇文恭下了飞机后,坐在车里,一路上欣赏着纽约的景色。

  “宇文是阿拉斯加理工学院毕业的吧。你的心情看起来比昨天好多了。”约瑟夫说道。“是啊,经过您一晚的开导——不过,您真的是棒球队的教练吗?为什么没有带棒球的用具?”宇文恭问道。

  “啊,这个啊,等到了目的地再跟你说。”约瑟夫笑道。

  在纽约郊区的一座别墅前,车子停了下来。

  “教练,您说的就是这里吗?”宇文恭一边提着行李,一边发问道。“是啊,进去再说吧。”两人将行李搬进别墅里。

  “好了,继续刚才的话题吧。”宇文恭选了一块地方坐下来。

  “好,我现在就告诉你,我根本不是什么松山棒球队的教练,我是一名皇家特工,专门为贵族、皇家服务;因为工作缘故,我现在还是单身,没有人来接我的班,我实在觉得惋惜;因此,从现在开始,我正式命你为我的特工接班人!”约瑟夫义正言辞的道。

  “可我又不是美国人,怎么成为特工?”宇文恭提出内心的疑问。“你不是中美混血吗?再说了,你也能够改国籍啊,特工可不缺乏混血儿。”约瑟夫解答道。

  “那,我的国家……”宇文恭担心的道。“不必操心,我已经把这件事向国家禀报过了,国家政府说过,会承认你在某件交通意外中死亡;然后,你就可以以美国籍混血儿的身份接受特工的任务。”

  “那时,你就会有真正的身份了,而且,在国际上,你会成为大人物,但是,如果中国的人再来找你,那时候,美国政府就会出面,证明你只是一个长得像宇文恭的人。”约瑟夫将整个计划告诉宇文恭。

  “那么——从明天开始,你的特工训练生活就开始了!”约瑟夫此时语气严肃地道。

字体: 字号:
夕余断刃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