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7-26 02:29:57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仙路迷梦
  4. 第一章 少年迷梦

第一章 少年迷梦

更新于:2017-04-21 08:19:56 字数:3206

字体: 字号:
仙路迷梦目录
共2章
  夕阳透过淡淡的薄雾斜落下来,似乎给整个大地都披上了一层淡淡的金纱。

  透过林隙间,可以看到一个十六、七白衣少年坐在小桥的护栏上晃着脚,身后跟了一个青衣的小厮。

  “这桥建了有多久?”白衣少年手指头在护栏上轻轻的点着,小桥由竹子搭成,一片翠绿,给这片幽静的山林平添了些许人气。

  “可有好些年头了,”青衣小厮说道,似乎怕白衣少年不信又接着道:“听说是在太太刚到府上时建的。”

  “哦”少年摇了摇头,又沉默了下来。

  …………

  “少爷,该回去了,过会儿老夫人还要到院子里看您。”青衣小厮躬身轻声的说。

  “唉……”

  轻轻叹了口气,少年从护栏上跳了下来。摇了摇手中的酒壶,信手丢进了桥下的小溪中,酒壶在空中划过了一条弧线,在水面上砸出了一朵小水花,随着溪流一起一伏的向下游流去,似乎还带走了少年无限的惆怅。

  “走吧,总要回去的。”白衣少年举步往前,沿着小路行去。

  出了林子,在山脚下已有一辆马车候着,车夫看见两人下来就掀开了帘子,等少年坐了下来,青衣小厮麻利的打开小炉的封口,拿了一张白毯盖在少年膝盖上。“少爷,暖暖手”,拿下了手炉递给少年。又开始沏起茶来。

  虽然觉得这种奢华现在对他已没有意义,但也知道,如果不接受的话,这些下人心里总会有些不安,担心做错了什么,也就没多说什么,信手接过后又自顾的沉思了起来。

  少年是白家的少爷,叫少帆,刚过十六岁。但对于少帆来说,从前两个月受伤起生命却重新开始。自从醒来后,头脑就多了一份记忆,而且这份记忆比自己十六年的记忆还要多,记忆中一个叫岳凝的人,在一个叫地球的星球上生存一生的记忆。虽然缺失了很多。但四十年的生活经历还是比他十六年的生命要精彩很多,如果不是醒来后发现自己仍然是白家的少爷,他几乎要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的梦,在梦中,他成为了一个年轻的少爷,姓白。

  行走了半个时辰,穿过好几片小山群,远远可以看到路边开始有些炊烟,透过薄雾,朦胧间并不是看得很清楚。白少帆往窗口凑了凑:“小韩,都是哪些人住在那边?”青衣小厮抬头望了一眼说:“都是府里的下人,大部分是看山林的,有些已经呆了几代了,他们都是由四爷府上管着。”犹豫了一会又开口说道:“少爷,你还是喊我名字吧,不然管家老爷会说我不守尊卑的。”

  白少帆皱了皱眉:“哼,是不是我这次伤后连说话都要看管家的脸色?”

  “不,不是,不是的……少爷,我不敢了……”小韩急得都不知该怎么解释了。看到少爷已自顾的看着窗外的风景,也不敢再说什么了。只在心里嘀咕:少爷这次受伤后不但记忆没恢复好,性格也改变了许多,但对下人却宽容了不少,虽然不知该怎么说,但确实是客气的感觉,只是好像对许多事情多了很多看法。

  穿过了白家镇,车子渐渐向青枫堡靠近。白家镇共有上万户人家,几乎都是依附着白家而活,从受伤醒来,随着记忆的慢慢恢复,白少帆感觉到很多以前总认为理所当然的事,现在都变得不明白了。白家在这块地上是的唯一一个权势家族,在白家镇和在白家的土地上生活的十几万人都受白家管制,白家的话在这块地上就是法律,对,用岳凝的记忆来说,那就是法律,由权势精英阶层对普通阶层定制的生活规则。按记忆中的理解,白家的人口和土地相当于地球上的一个小县城再加上周边的土地了,而白家就是一个土皇帝。这无论如何都应该是一个挺大的世家或军阀。但是,他清楚的知道,白家的势力也就在这个镇上,在明轩大陆上,白家只是一个看不见的小点,和他一起玩的那些少爷们家势并不比他差,而且还有不少世家比白家大得多。所以少帆始终想不通到底他们居住的大陆有多大,人口有多少,国家有多少?

  最让他想不明白的是从十六年的记忆中,在已有书籍记载里,他们所生活的明轩大陆有近六万年的历史,还有些神话传说就更久远了。而六万年的发展怎么会还处在一个科技水平如此落后的封建社会。而且这块土地上还有武功和修真的存在,而他本身也是一个修炼者。

  “或许连那些传说都是真的?”白少帆有些自嘲的想到:“封建社会?!什么时候我会想这些问题了,什么国与国的关系,什么国家政权怎么会允许世家的存在,这些都XX的关我屁事?这老鬼都带了些什么过来。不是说太极、易经、道德经吗?怎么都不背些过来?或者,我能一开始就zhan有元婴期的修真者身上就更好,偏要落在这个伤得那快死的少年身上。难道我真的是元婴期的修真者转世夺舍却没有成功?但我的记忆里怎么都没有修真的事情?还有修真者跟平民之间是怎样的一种生存关系?”

  这些都是白少帆以前从不会想的事,但现在却时时环绕在他的脑海中。刚开始恢复记忆时,他总是担心岳凝真是一个修真者对他夺舍,所以他每次一想到岳凝的事马上就恐惧的叉开去想些其他的事情,反反复复的对之前十六年的生活进行一次又一次的回忆,只有那样才能让他感觉到自己还活着。但有时又忍不住希望能从岳凝的记忆里得到些修真功法,或什么遗宝或洞府之类的。但随着更多记忆的恢复,他发现似乎不是这么回事,至少在地球上,关于修真都是只在神话和小说中出现,更多的却是科技的发展。

  慢慢的,似乎的知道这不会是夺舍,或者是不成功的夺舍,因为他所恢复的记忆并没有消失的迹象。但随着更多的了解那些记忆,白少帆又开始害怕起来,他发现自已乎似更能接受那些思想,并且,连性格也渐渐在发生着改变。“或许……夺舍本身就是这样的?!”毕竟夺舍只在传说或记载中存在过,却从来没有听人说过夺舍是怎样夺的。

  然而,使终让白少帆害怕得不敢想,却始终抹之不去的问题是:他发现自己已渐渐的认不清自己了。

  “我到底是谁?!”

  从恢复记忆以来,白少帆已经无数次梦醒,已经无数次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只能在梦醒后的黑暗中独自地颤抖。

  …………

  穿过小镇,车子走上了一条青石道,道边已看到有小队的护卫在巡逻。看到马车,护卫都自动的站着行礼。

  这里已经是青枫堡的外围,附近有一排厢房,都是护卫队的居所,白少帆知道,他们至少都达到了五阶以上的炼体期,大部份的家人都是从小生活在白家镇上,护卫队的职能主要也是维护小镇的治安,至少要达到炼体八阶才能进入青枫堡成为内卫。与青枫堡中的天地灵气相比,小镇差了不了是一点两点。想要在小镇中不靠外物修炼到筑基期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有人曾想另辟功法,达到更好的效果,但却从来没有实现过,天元诀在明轩大陆已经流传了几万年,总共也就做了两次修改,还有哪种功法能够经过几万年的提练达到更好的修炼效果?哪怕是各大宗派还不都是修炼天元诀。除非……能拿到天极大陆的魔功功法,到是有可能更快的精进,但在修炼前得先练好逃命的本事。

  白少帆的天赋极高,才十六岁就达到了炼体期八阶,虽然每跨一阶的修炼难度增加不少,但在四十岁前筑基那已是必然的事。在白家,十六岁达到八阶的也就是少帆的母亲。

  “停一下。”

  进入了内堡,马车在演武堂边停住,白少帆从马车走了下来。

  “都给我练好了,”执队的王宗对着场上的护卫吼了一句,骂骂咧咧的向马车走来:“白少,我已为你把我都忘了,我又不好到内府探你。这段日子没见可真让老王我好想。”

  白少帆开心的笑了,家里的人都小心的不提他受伤失忆的事,这王宗还真是百无禁忌,“放心,忘了什么都会记得你欠我的钱。”

  王宗老脸上有些尴尬,唔唔喃喃的说:“我这不是担心你的伤嘛……”

  王宗是家里的老人了,也才四十五岁,从小在堡里长大,前两年就已经达到了炼体期十三阶,但这两年始终没有筑基成功,估记再过几年功力就会开始慢慢流失,能保持炼体顶期以经很难,估计不可能再踏上修真路。现在在府里专门负责操练内卫。

  “王叔,你是想去找你的柳晴姑娘,才惦念着我家少爷带你出去的吧。”小韩在王宗面前到是一点都不拘束。

  “呵呵,真是我们白家的老情种啊,等会母亲有事找我,我就先回去了,”白少帆打趣道:“我就是路过跟你打个招呼。”说玩,道了声别和小韩上了车。

  “谁老了,啊,谁啊。”王宗咕咕囔曩地走回了演武场。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仙路迷梦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