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2 18:35:00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民觞公交
  4. 前奏篇

前奏篇

更新于:2018-03-16 16:04:07 字数:3445

字体: 字号:
民觞公交目录
共1章
  前奏篇

  “来!我的小侄子!让叔叔我抱抱!”‘啪’一声、刘虎还未伸出的手被史姐狠狠地打了一巴掌;“姐!干嘛呐?我就是想抱抱我侄儿!不至于吧!”刘虎苦着脸看了看史姐;“要抱回家抱!晚上外面这么冷,冻着我儿子这么办?”史姐推着婴儿车瞪了刘虎一眼;东哥走在旁边识趣的带着笑脸装作什么都发生似的看着远处!倒是刘虎腆着脸装着没事般在他侄子面前像个猴子一样来回逗着他高兴的哈哈直叫的小侄子。“你们两在这里等我下,或者去周围转转!我去给儿子买点东西!”说完推着儿子走向超市,“我陪你一起去吧!”东哥说道;“就你那粗俗样!买菜还行!换个尿不湿都做不好!别给我添麻烦,我自己去!”说完撇开东哥离开了,惹的刘虎一阵嘲笑;“东哥!你也有今天啊!”得到东哥在他头上的照应后才老实的站在旁边等候。

  “站住!”何尘迈着他有些沉重的步子和文博端着手枪紧追着前面的两个嫌疑犯,弄得周围稀散的人群一阵慌乱躲避,何尘看到站在路边还很镇定的东哥和刘虎后大喊;“帮我拦住他们俩个毒贩子!”刘虎看了看东哥,又看了看快要近身的俩匪徒,有些踌躇的苦着脸。‘呼哧’一声,东哥矫健的扑向其中一个近身匪徒,干净利索的放倒了他。刘虎也无奈的加入其中逼向另一个人,可他毕竟不像东哥行伍出身,让歹徒在脸上画了个熊猫眼后抽身逃走。“哥们!好身手!以前是我们同行吧?”有些气喘的何尘眼前一亮称赞东哥道。文博也是有些惊讶与东哥的身手,可他未作任何停留继续追捕另一个从刘虎手上溜走的匪徒。“我哥们以前可是特警队长!不必你们差!”刘虎带着他那滑稽的熊猫脸自豪的说,“同志!没事吧!要不要带你去医院看看!”何尘有些歉意的对刘虎说,“不用!不用!以前没少让你们带去问话!”刘虎低声谢绝何尘的好意。“那行!谢谢你们呐!”说完押着疑犯上了刚刚行至至此的警车,随着文博追捕的方向离去。史姐有些急切的推着车从超市出来,还没近身就问东哥和阿虎;“你们俩个大老爷们能消停些不?我才进去多长时间就听见有人说外面有俩男的和逃犯铆上了,我也不说你东哥了!你是行伍出身也就算了,你把阿虎带上干什么啊?万一出了事我们和金老爷子怎么交代?”史姐近身看了看他们俩,眼睛最后停留在刘虎的脸上,让他一阵尴尬;“行啊!刚才是去动物园和熊猫相亲去了吧?东哥、东哥你还愣着干嘛?赶紧带他去就近医院看看!”“哦!”东哥呆呆的应了一声拉着刘虎赶紧撤向附近的诊所。

  刺耳的警鸣在一条人烟稀少的路口消停下来,文博和手上戴着手铐的匪徒静静地站在路口看着停下的警车。“不错嘛!你小子长本事了!”何尘对着文博打趣着,“小健小康你们俩把他押上车准备收队!”何尘看也没看匪徒一眼对着身后的俩同事接着叫道;然后用手搭在文博的肩上笑着说“走!老战友!赶紧上车收工,咱两好好的去喝喝酒!”说完把车钥匙挂在食指上狡捷的说;“你刚拿到驾照!试试手吧!”文博较有兴致的接过钥匙快步走向警车。车上一起的4个嫌疑犯安静的随着警车蹲在没有隔离网的后面,前面带着枪全部上车的四个警员驾着警车在大声的欢谈着什么。借着路灯透进车里的光亮、他们的眼神在彼此交流着。他们悄悄地把双脚退过背着铐着的手铐,让双手回到身前。默契的向车前的三名警察发起了突袭,车里顿时乱成一团,让刚拿到驾照想试试手在前面开着车的文博一阵错愕,‘砰’!一名匪徒抢过小健的枪对着小健手臂上就是一枪,接着提枪走向驾驶座上的文博,文博的慌张伴着警车一阵左右摆动。“我们家小宇,长大了也要像爸爸一样、做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和爸爸一起打坏蛋”史姐站在路边开心的逗着婴儿车里刚刚苏醒的孩子,一束灯光照了过来,史姐回头看了看,发现异常来不及撤离后本能的用身体挡住孩子;‘砰’!史姐和孩子飞到了10米外的草坪,还有一丝气息的史姐向几米外的孩子伸了伸手,最后无力的手还是慢慢地颓了下来。匪徒拿着枪对着文博神秘的笑了笑,那眼神就像是看到了死人一样,‘砰’!缓缓倒地的身影露出了何尘还冒着青烟的枪,剩余的匪徒也老实的安静了下来。“我刚才撞到人了!”文博满脸冷汗的颤声说道,何尘撇了一眼老实巴交的余匪,将文博一把推开驾驶座,稳了稳还在微微摆动的车身,点了一支烟深吸了一口“那不是你的错!”接着掏出手枪对着躺在地上的匪徒连开数枪,微笑的看了看吓得低头不敢看的其余匪徒;“刚才就他一个人反抗、和你们没关系是吧?”“是、是是!”匪徒低着头颤抖的回应着;“那就好!”说完看向手臂受伤的小健;“小健、等下回到警局你就说你开着车,这个匪徒坐在你旁边、抢了你的枪打伤了你才造成刚才警车失控撞了人!明白吗?你们都听到了吗?”何尘有深意看了看后面的匪徒。“听到了!”“明白”全车的人除了文博外都回应着何尘。“这、、、不好吧!”文博有些不安的说,“没什么不好的,你下个月就要结婚了!你老丈人是我们的所长!想想你说出真相后你未婚妻肚子里的孩子,把你含辛茹苦独自养大的老妈?哥们!听兄弟一回,我们都是为了你好!”何尘低声教解着文博,文博张了张口,可终究什么也没说。起初的枪声让不安的东哥丢下刘虎跑向史姐那里,刘虎不等治疗完毕也跟着东哥离去,留下诊所的医生在原地不明所以的泛着嘀咕。推开围观的人,东哥心碎的看到了他熟悉的身影安静的躺在草坪里,刘虎看到的变形的婴儿车,视线由转向还在路上左右摆动的不远处的警车飞快的跟了过去,看清车牌号后又听到几声枪声后果断回身跑向东哥那里。刚刚还在对着自己笑的小侄子安安静静的‘睡着了’,那天真的笑容现在却安安静静的躺在他还未明白什么是快乐的草坪上。刘虎抱着孩子脸上一脸慈爱絮叨着;“叔叔说要等你长大陪你去东湖游泳的,陪你去看看武当山的道士到底长什么样?去看看大海到底有多大?你先陪妈妈好好长大!叔叔一会儿就和爸爸回来带你去看叔叔答应带你去看的东湖、武当山的道士、大海!”说完把侄子放在史姐的怀里,一把拉起还把史姐紧紧搂在怀里的东哥;“走!跟我去找那辆车!”

  “赶紧把他们压进去!刚才在车上的话都听清楚了吗?”何尘有些不放心的再次提醒大家,“没事!哥们!事情回过去的!缓缓气、明天起来什么都会好的!”何尘走到躲在一角一直抽着烟的文博面前按着他的头说道。‘砰’!东哥一脚踹开押着匪徒的小康;“刚才是谁开车撞的我老婆孩子!”东哥愤怒的吼道,何尘很意外的看着东哥,又用眼神扫了扫周围低头默默无语的众人,小健也去了医院不在这里。“哥们!是这样的......”还没等他说完东哥就一脚把他撂倒在一边“是谁?是条汉子就给老子自己站出来!”“是我!是我撞得!”文博丢掉手里还未抽完的烟,坦荡的站了起来。东哥干净利索的抢过配在文博腰间的手枪,拉开保险对着文博的头;‘砰’!一丝血注从东哥拿着枪的手臂上涌出,受伤的东哥并没有还是紧握着枪、只是朝何尘望了一眼;“老何!这是我的事!你别管!是我做的!你开枪吧!”文博面对着东哥说着;“放下枪!我们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何尘还是拿枪对着东哥喝道。‘噗’!刘虎抢过何尘手里的枪指着何尘;“东哥!走!”说完看了看警局里面跑出来的大量警察,东哥用眼角的余辉瞟了一眼蜂拥的警察;“你先走!”“都他妈什么时候了!你还挣!他们有错在先!不敢拿我怎么样!别忘了、史姐和孩子孩子那里等你!徳俊还什么都不知道!你先想想怎么通知他!”东哥看了看阿虎,拿着枪转身离去。“放了他!我来当你的人质!冤有头债有主,别为难不相干的人!”文博豪气的走向已被包围的刘虎和何尘交换。‘我的小宝贝丫!咱俩是一对丫!’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我接个电话!”文博不顾身后的刘虎对自己的威胁很自然的从裤兜里拿出手机;“喂!静秋啊!哥现在在值班,明天妈的生日你一个人去行吗?这不是国庆长假嘛!我们可是最忙的!嗯!知道了!帮我给妈买个蛋糕,别买那最甜的!咱妈不喜欢特别甜的东西!那就这样了!哦!对了静秋,要是将来哥不在妈身边,妈就交给你了!有空带着妈去东湖玩玩,别让她一辈子老宅在家里。就这样,挂了!”文博的电话还贴在挂有幸福的脸上,眉间的无奈与不舍被一丝寒风吹散;“都把枪放下吧!这事是我的责任,你们都进去吧!装作什么也没看见,老何!跟我妈说我与刚才车上的那个毒贩同归于尽了!走!”文博对着众人吼道,带众人无奈全部离开。“带我离开这里,找个安全的地儿再动手!”刘虎复杂的蠕动了下嘴,用枪托将文博打倒在地;“先回去陪你妈过个生日,过两天我会再来找你!”说完丢下枪离开了。留下文博在原地愣愣的发着呆,何尘也随着许多警员一起跑了出来,“要追吗?”何尘问文博,“别!就这样算了吧!别为难他们!毕竟是我们有错在先!”

字体: 字号:
民觞公交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