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9:02:3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离情志
  4. 第一章 我就是落不下泪来

第一章 我就是落不下泪来

更新于:2018-03-18 08:57:10 字数:2600

字体: 字号:
  “死啦,死啦,都死了……”

  荒野的小径旁,流民四散开来,可灾荒的阴影如同一个噬人的巨兽般,将一条条无辜于世间的生命吞下,吐不出半点渣滓,仿佛生命和路边的石头一样不值钱。

  因为干涸而裂开的土地,因为硝烟而灰暗的云层,永远是乱世脱不开的背景色调,无论曾是小富一方的土财主,还是吃上顿忧下顿的贫农,都沦为了天灾和苛政的牺牲品,沦为马贼和强盗丰富的养料。

  拥挤在这一条通向未知的荒径上,恐惧和迷茫成了罪过的良药,前方可能是土地肥沃的田地,可能是马革裹尸的战场,在生的欲望催使下,大多数人都希望前方是肥美的草原,谁也不想死,死在这一条还没活够的路上。

  “看过来,我叫你看过来,小屁孩你没听见么!”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在放肆的蹂躏身下早已没了生息的灵魂,满脸的偏执与疯狂,一种叫绝望的情绪充分的表现在他丑恶的灵魂中,朝着不远前的一个少年大声嘶吼,“你不是医药世家么,不是看不起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么,现在呐,看啊!多么娇贵的身躯啊,还不是和丢弃在路旁的死猪一样,任人宰割……”汉子脸上浮出不正常的潮红,眉间发黑,一副入了魔症的表现。

  一旁的人来往匆匆,好似也见怪不怪了。

  那男孩灰头土脸,双目早已失去焦距,瘫倒在地上“妈妈……妈妈………”用一种令人心碎的声音轻喃着另一个世界亲人的名字。

  “你会遭报应的,你这恶魔……土匪……忘恩负义的强盗……”突然间男孩回过神来,双目赤红,眼中也开始出现了人生崩溃的颠狂,这乱纷纷的世间总是如此的把稚嫩的心灵抹上不了医疗的伤疤,哪怕用世间最好的药也治不好的伤疤,毕竟人死不能复生。

  “你在害怕我,公子你怎么能害怕我呢?我可是最忠实的……奴仆啊!”汉子甩开身下那只能给予精神上满足的肉躯,走向那少年,神色愈加癫狂,说着让让少年心颤的话语。

  “别过来……别过来……”仅管表现出愤怒的神情和说出恶毒的咒骂,但还是无法掩饰一个少年对来自世界的恶意的恐惧,颤抖的身体出卖了他心中的想法。

  “少爷你知道我是多羡慕你么,出身世家,身份高贵,衣食不愁,更能够读书习字,学习医理,我真是好恨,为什么我就只能身为下等人,苦苦得侍奉你们这些上等人一辈子,”汉子双手死死地掐住少年的脖子,咆哮着心中对命运的不甘,“告诉你,老子不服,不是要我一辈子为奴么,我就给你看看什么叫为奴,难受么?来,我的少爷,学声狗叫我就放过你。”汉子扭曲着嘴角看着手中弱小而又不停挣扎的生命。

  “你………你休想………”少年涨红了脸,因为缺少氧气,眉头都含了一丝死气,但他还是压着心中重重恐惧和身上种种伤痛,咬着牙说着这不屈的话语。

  “你叫不叫,难道想死么?”汉子双目一瞪,加大了手中的力。

  “闫三,你就是杀了我也无济于事……命是贵是贱还是在自己手上。”仿佛与死亡越相近心就越冷静,仅管呼吸不畅,可少年越发冷得像块石头,像是对这恶意的袭击没有了恐惧与害怕,虽然眼眶发红,但没有流下一滴眼泪。

  “又是这副嘴脸,一副看透了命的嘴脸,你以为你是谁,你给我去死去死!!!”那叫作闫三的汉子完全失去了理智,用着能够把野牛横拉回头的力气死死地去掐着少年的脖子。

  脖间一片紫红,眼珠吐出,喉头滚动却发不出一丝声音,少年命悬一线。

  命运总是如此奇特,估计是看不得坏人作恶,也可能是不能容忍好人妄死,当然所谓的好人与坏人也得这虚无缥缈的命运来定义,起码在时光的这一刻,少年属于好人,闫三无疑是坏人,所以坏人自有天收。

  “我觉得他说得对,你是该遭报应了。”一道清冷的声音慢条斯理的从闫三身后发出,从话语中表明他也不是刚刚来到,而是观察有一会了。

  “谁?谁敢管老子的事………”话到一半,闫三以没了生息。

  王栋感觉自己出现了幻觉,只见一道若雷霆的剑光穿透了闫三的胸膛,那让他无力抵抗的暴徒就以伏诛,当那暴徒的身躯缓缓躺下时,王栋看到了一张极其清秀的脸,就像邻家小哥般,而这张脸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我还活着?”王栋看着天空灼人的太阳问着关乎生命哲学的问题。

  “你不仅活着,还将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世界。”还是那个温润的声音,而后一只有力的手将王栋扶起。

  王栋只觉得一股柔和的气流从胸口流向全身,气血不畅的感觉慢慢消失。

  “这位公子有礼了,大恩不敢言报,不知恩人姓名?”王栋舒展了筋骨,表现出了读书人的礼仪。

  “不错的心态啊,都被灭门了还笑的出来,难道你也是个无情之人?”那人身着青衫,背负宝剑,一脸戏谑的看着王栋,而王栋的脸瞬时僵硬了起来。

  那一夜仿若天变,天灾和苛政压不住的变乱爆发了,仅管王家一向以向善为主,但失去理智的乱军才不会管这些。那一夜的厮杀声仿佛还在耳边,平日里极其亲和的面庞在临死之时变得扭曲非常,没有几个人能置身事外,哪怕在混乱的前一刻被送走的王栋与其母亲一样,破败了,于是不再有了人言的敬畏。在这逃跑的路上,王家最忠心的管家闫三崩溃了,做了天理不容的事,当然也付出了命的代价,好在此刻,有一条不一样的道路在王栋前铺开。

  王栋红着眼睛,家破人亡的恐惧终于在心底爆发,身体一阵阵发软。

  “此去向东五十里便是七弦城的范围,大家若有意避难可以向东去。”青衫男子向四周流民说道,声音不大却向四周滚滚而去。

  “名字,”青衫男子斜撇着王栋,“嗯,还在发呆?”

  “王栋”王栋从回忆中挣脱出来。

  “我叫莫彦之,你可以叫我莫师兄。”仅管一副放荡不羁,但声音还是如此温润。

  “害怕么?”莫彦之向王栋眨眨眼睛。

  “额?”王栋完全没有适应眼前之人的神情变化。

  “命悬一线了不害怕么?”莫彦之皱着眉好似再为王栋的愣神感到困惑。

  “怕,我以为我会去与家人团圆了。”王栋摇摇头苦笑,满脸的落寞与哀伤。

  “害怕为什么不哭呐?”莫彦之整了整因为用真气传音而有些凌乱的衣裳,认真得问道。

  “我哭了。”神奇的是如此不在频道的问话王栋却答了上来,此时王栋才想起来自己不过是个十五岁的男孩。

  “可是我没看到你流泪啊。”莫彦之突然神色凌厉地看着王栋。

  “我就是落不下泪来。”脱离了纷乱,王栋的神色越发冷静,语气也越发平淡。

  “你没家了跟我走吧”莫彦之转过身。

  “莫……莫师兄,等等我,让我把他们葬了”王栋严肃的向莫彦之发出不可拒绝的请求。

  “他也要?”莫彦之指了指闫三。

  “当然,”王栋神色肃穆,“仇不能忘,恩同样也不能忘。”

  莫彦之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诧异的神色下却是真正认同了自己收这个师弟。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