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4:53:33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白翰逍遥传
  4. 第二章 无知小儿 (中)

第二章 无知小儿 (中)

更新于:2018-03-17 07:08:03 字数:3342

字体: 字号:
  接连几日,气暖风和。白翰虽然不是很情愿,却也老老实实大清早起床,学一会字,便跑去练武场。应付占了一多半,练得少玩的多,却没像往常一样一会功夫便人影不见。杜老汉看在心里,但儿子既然不生事,心头烦躁的次数便少了许多。

  以白翰的眼光,一门武功的精妙所在自然瞧不出,但是之前确实让他误打误撞给说巧了。堂庭山大名远播,很多身负武艺之人从各地慕名前来拜山求艺,大多吃闭门羹不在话下。有些见登山无望便打道回府,此类人大多身手不错且自负。剩下的无真材实料之人,有些不死心就此逗留下来,或者见此地风水好便长期居住了。杜家村便有许多此类外乡人,日日闲来无事,兼好事之人居多,便教当地人武艺。村里人见识浅,纷纷求学若渴。所以,所学武功各门各派甚为混杂,却无一精妙。其中,有几个异乡人武功低下,向来无人看得起,但在此地却备受推崇,方觉此生无憾、夫复何求,因此才落户成为村里忠实的村民,当起了师傅,十分醉心。

  这日,白翰不知吃了什么东西,感觉肚腹澎湃难耐,本来就无心练武,这样更找到了借口。懒洋洋的跟在尧生后面学了一招飞鹰展翅,便欲溜走。

  眯眼四下一望见没爹爹踪影,拉着尧生胳膊便走。

  尧生道:“你又干么去?”

  白翰道:“陪我解手去。你去不去?”

  尧生坚决摇头道:“不去!”

  白翰松开手,笑道:“去不去由你。我知道哪儿有鹰雏子,又白有好看,捉了来讨青青妹子欢喜。到时你这张黑脸哭肿了那才叫丑呢。”

  尧生抓耳挠腮犹豫不决。

  白翰道:“我自己去啦。”拔脚便跑,不给尧生犹豫机会。

  尧生见情势不对跺脚急叫道:“等一等我!”来不及穿衣服,光着膀子追了上去。

  白翰去山林里拉了泡臭屎,肚子方消停下来,犹如隔世。

  尧生道:“到底在哪儿呢?你别又骗我。否则告诉你爹爹去!”

  白翰白了尧生一眼道:“夸你老实的人都瞎了眼啦,倒挺会威胁人。骗你很有好处么?跟我走就是了。”

  尧生嘿嘿笑道:“还不是让你给骗怕啦!”

  白翰纳闷道:“有么?我有骗过你么?这倒稀奇啦。”

  尧生笑道:“你本身就稀奇古怪的么。”

  白翰笑嘻嘻学爹爹的语气道:“胡说八道!”强调居然十分相似,把尧生吓了一跳。

  尧生道:“白翰,咱快去快回好么。想起你爹爹我就怕。”

  白翰道:“怕他作甚。你是怕他不给你烤鹿肉吃么。”

  尧生立马口齿流涎,道:“说实话,这味道真不赖!”

  白翰笑道:“那是!等以后我学会了,做给你吃好么?”

  尧生吞口口水,忽想起一事,叫道:“一会晌午,咱要是饿了咋办?”

  白翰停步道:“确实是个麻烦事。”想了一会,随机释然。“前面有颗山果子树,叫祝余果,常年结果,也不腐烂,咱们去采点吃。”

  两人说说闹闹,走去祝余果树前,白翰脱下外衣扔给尧生,自己爬上树先摘了一颗放进嘴里,才打了一兜土灰般颜色鸡蛋大小的果子,尧生尝了一颗,不酸不甜清脆无味,却感觉腹中着实充实。然后两人沿着云幽谷边,不一会便到了白翰前几天捉野兔的河里峒。白翰朝兔子洞瞧了一眼,继续往东走,很快便出了草地,钻进了一片深山。

  尧生跟在身后问道:“你说这儿真有许多尖嘴獠牙的猛兽吗?”

  白翰笑道:“当真是有的。”

  尧生小声问道:“你见过么?”

  白翰道:“是啊!有的三条腿,有的六条尾巴,有的头比身子还大,尖牙比咱们的钢刀还要锋利,上面阴红红的全是血,涎液恶心的都要流到地上,它们脚下到处是同伴的尸骨,恶臭难闻,吼叫一声震的耳朵都差点聋啦。”

  尧生害怕不已,抓着白翰衣衫不放,道:“会不会把咱们吃了啊?”

  白翰笑道:“只要被它们那猩红的眼睛盯上,谁还有命逃呢。我亲眼见过一头全身腐烂白骨森森的三眼怪物一口将野猪咬成两截!”

  尧生缩起脖子四下瞧去,阴暗不见阳光,虬枝盘绕,几乎要遮住整片天空,阴风阵阵,除却脚下枯烂的树枝断折声,静的令人生厌。

  尧生道:“我冷。”

  白翰道:“谁让你不带衣服了,一提到青青妹子就猴急的什么都不顾啦!你要冷就把果子扔了腾出外衣穿上嘛。”

  尧生脸一直红到脖子根,连忙摇头道:“那怎么成!宁愿冻死也不能饿肚皮!”

  白翰笑道:“要是青青妹子要你饿着,你饿不饿?”

  尧生哑然不语,半晌方道:“那定是得饿的!不过......不过她也不会让咱们饿着。”

  白翰笑道:“既然这样,她的欢喜必须是得你来讨啦。那雪白雪白的鹰雏儿我是不能要啦。”

  尧生高兴道:“当真如此?”

  白翰装作老气横秋的傲然道:“我是出言无信的人么?”

  尧生立马满面堆欢,黑脸盘喜的鼻眼‘无一是处’,大踏步奋力前行,开山劈道更无二话。

  如此又走了小半个时辰,竟到了深山边上,对面便是云幽谷和堂庭山广硕的崖壁。

  尧生一屁股坐倒在地,呼呼喘气、汗流不止,幽谷阴风徐徐吹来也不觉的冷,还感觉颇为凉爽。白翰叉腰低头往谷中眺望,只见谷边矮树丛生,直立立的深不见底,上面一段方能看的清楚,再往下便黑暗如墨,立感一阵眩晕,忙转过头不敢再瞧。

  尧生问道:“看到了什么?”

  白翰嘘口气道:“好可怕的深谷,黑漆漆的什么也瞧不见。这一片比去河里峒沿路的那一片却又深的多啦。”

  尧生道:“管它呢。咱捉咱的鹰雏儿,爱多深有多深去吧。”

  白翰皱眉道:“关键鹰雏儿就在谷里的峭壁上。”

  尧生吓的一哆嗦,道:“你说啥?这下面的东西你也敢碰?早该知如此,雏儿它娘本不会乖乖的放在一个便利地方等着咱们来取。”

  尧生道:“这地方怎么啦?哪都能去得。”

  尧生将身子往山中挪了挪,倚在一棵粗树根上撅嘴不语。

  白翰侧耳朝向谷中听了一会,道:“鹰窝应该在谷下三丈来深的地方,接连听了好几天雏儿叫,应该不会错的。”

  尧生咂舌道:“这也够深的。往下一瞧,吓得我的腿都要软啦。”

  白翰不理,走到尧生倚的树根边,一把将他推开。尧生吓的双手死抱住树身,脸面倒也因此白了几分。

  白翰用手扒了扒土,咬牙用力抓出一条树皮拧成的粗绳,带出一个深坑,绳子长约四仗。然后一寸一寸的用双手分抓两头仔细拽了拽,确认结实耐重。

  说道:“在湿土里埋了几天更结实了。这长度应该够用了。”

  尧生惊诧莫名,道:“原来你早有准备啦!”

  白翰得意道:“不然这么深的谷怎么下去?难道我就不怕么。”

  尧生伸手摸了摸绳子,喜道:“早说嘛。这样就好啦!”

  白翰点头道:“待会你在上面候着,我下去捉,你只管着用力把我往上拉!”

  尧生道:“好!”

  白翰走到谷边,探头看看日头,刚好晌午饭点,道:“一会大鹰该回来啦。咱们且等一等,等大鹰喂了雏儿走后,再下去。”

  尧生道:“好。有几只捉几只,一只不留。”

  白翰白了尧生一眼,道:“多来无用,一只还不够你和青青妹子耍的么?爹爹打小便教育我,人不能太贪心啦。”说罢,又道:“小心把大鹰惹怒了,趁你光着屁股睡觉把你捉来做雏儿。”

  尧生郁闷不已,但向来对白翰说的话有所畏惧,更深怕真如其所说那可就不好玩了,也就不再分辨什么。

  随即两人分吃了几颗祝余果,腹中便无饿感。倚在树上各自闭眼休息,走了半天路大概累了,不久便沉沉睡去。两人终究年幼,却没想到大鹰回来喂崽时会不会被瞧见而起防备之心,幸好大树枝干直垂到谷下半尺,且浓密异常,足以遮天蔽日,鹰眼再精光如炬未必便能瞧的见。

  如此一睡,竟是小半个时辰。

  白翰首先被尖锐的雏儿鸣声惊醒,见尧生头歪在地,象如死猪,生怕他醒来一时忘乎所以,大声说话惊着大鹰,便没将其叫醒。悄悄爬近谷边,侧头听了不一会,一只白色大鹰振翅飞起,在谷中作出几个盘旋,尖鸣一声直上高空,就此消失不见,体格硕大无伦,一双巨翅张开竟比自家的院子小不到哪儿。

  瞧的白翰咋舌不已。

  转头一瞧,尧生也已被惊醒,瞠目结舌的盯着大鹰盘旋过的地方。尧生视线所限看不到幽谷上方,以为大鹰还在上面盘旋不止,吓的急忙朝白翰招手,示意其躲进来别被发现。

  白翰爬起身,抓起粗绳在树干上绕一圈绑结实,然后悄悄的顺到谷下,生怕鹰雏儿察觉异样,即便幼小也不能小觑,见到大鹰的硕大体格后,开始担心起鹰雏儿会不会比寻常的要大上几倍。然后叮嘱尧生道:“大鹰暂时应该不会回来,但你还是要注意着天边,万一瞧见它或听到鸣音便把我往上拽,这家伙速度快的很,我可不想让这些雏儿把我当鹿肉吃啦。”说完又道:“假若我连扯三下,你就往上拉。担心气力不够,就再吃几个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