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6 18:38:03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无限构件
  4. 第一章:开端

第一章:开端

更新于:2018-03-18 14:38:48 字数:3254

字体: 字号:
  哼着小曲,晃着脑袋,踩着油门。结束一天工作的叶源今天心情不错,一个不算小的业务今天下午已经签订了合同,这意味着又是一笔可观的收入进账,并且合作伙伴的公司规模在全国也是前五百的集团。

  相对于收入,叶源更加看重的是对方的认可,如果这次合作对方非常满意,在同行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名气提升。毕竟叶源的公司成立了几年时间了,一直不上不下的,想和大型公司合作,出生相对平凡的叶源没有人脉,有优秀的想法和念头也只能烂在肚子里。而这次的成功意味着叶源的公司将会进入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而对面的公司无疑是叶源进入到中高端合作伙伴的一个跳板。

  想着今后自己将会登上一个新的阶段,而以后再看见同一个写字楼的同行也可以昂着头走了,不对,懒得见了,直接搬到市区的写字楼。美好的未来啊,回家后得把朋友叫上喝几杯。

  思维愈发涣散的叶源油门不自觉的踩到底部,对于缓慢的加速叶源突然想到个问题,汽车也该换了,这次合作一结束立马换车,门面嘛,不然和那些大公司合作的时候因为汽车被看扁了那可不行。

  天色逐渐昏黄,夜幕缓慢的降临着,叶源行驶到了郊区,毕竟城区房价太高,为了节约一点的叶源只能在郊区居住了。

  “人类。”

  “恩?什么声音。”突如其来的声音猛然打断了还在幻想的叶源,急忙降低了车速,在本来就不宽敞的空间四处扫视了一遍,很显然,没有发现任何人或者可疑的物品。

  “谁?那个混蛋在我车上放的什么东西么?还是在后背箱中?”

  “不用找了,我在你大脑中。”

  这一次叶源听清楚了,如同在空旷空间中的回音在耳边回荡,声音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觉,如同刚刚学会语言的婴儿。

  怎么可能?开什么国际玩笑?在我脑中?外星人?戒子老爷爷?

  ………

  一大堆疑问从叶源的脑海中不断翻涌,出入社会多年的他也不由有些慌乱。毕竟不是年轻时候了,叶源突出一口浊气,慢慢平复下心情的叶源将汽车停靠在了路边。

  路边,多年前的绿化树已经变成了四五层楼高的大树,晚风的吹动下不断发出‘哗哗’的声响。

  而对方也仿佛很理解一般,在叶源还在缓气的时候并没有出声,给予了叶源消化这个玄幻信息的时间。

  不得不承认,这个突然而来的信息叶源并不欢迎,他过了是读书时幻想着自己拥有各种超能力的阶段。正处于事业上升阶段的叶源,无疑对于这种突然打断了他对人生规划的它相当不欢迎,这意味着今后自己平淡,枯燥,没有什么危险的生活将会远去,而开始一段未知的人生,这让极度讨厌麻烦的叶源有些懊恼。

  但是叶源想了一会后,发现自己也躲不过去。不知道对方善恶,不了解对方的来意,叶源只好缓缓开口,小心翼翼的问道:“请问你是谁?如果可以,能够从我身体里面出来说话么?”

  “第一个问题:我是来自高等文明的星球,我叫‘诺’。第二个问题:如果我脱离你的身体,三个月以内你绝对会死亡,并且我已经无法进行第二次寄宿,毕竟我在进行逃离的时候受了重伤,剩余的能量并不多了。”

  “什么意思?我会在三个月内死亡?”叶源的声音骤然提升,并且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

  对于自称‘诺’的外星人的语言还没来得及分析,叶源突然接受到了这样一个消息,无论是谁,对于说出这种话的人都不会有好脸色。

  “我根据这几天寄宿在你身体里面了解到的外界信息看来,你大脑中有一块细胞产生了变异,也就是你们人类俗称的脑癌,按症状看来已经是晚期。”非常漠然的声音,虽然还是有点小孩的感觉,但是已经比第一句话说的流畅了,说明外星人逐渐掌握了地球的语言。

  而被死亡突然笼罩的叶源并没有发现这一点,半响之后,叶源突然反应过来,常年的商业谈判让叶源逐渐恢复了一些理智,如果不是因为对方是外星人,而且还在自己脑中,还有突然告诉自己的了脑癌活不过三个月,心理素质还算优秀的叶源根本不会因为对方的几句话方寸大乱。

  回忆了一下,从第一个问题开始,对方对于我是谁并没有做出正面的回答,只是告诉自己是来自高等文明。

  第二个问题,从对方的态度可以看出,既然自己已经快要死亡,并且他没有多少能量,不能进行第二次寄宿。而对方也没有多少慌张的样子,哪么就算对方说的实话,自己的了脑癌,自己正常情况下活不过三个月,但那是正常情况。哪么,答案只有一个,自称‘诺’的外星人可以解决自己的问题。

  而想到这里,叶源再度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这种情况非常类似商业谈判中的交流。贬低对方的价值,从而达到低价购买或者合作的目的。

  愈发深思,叶源叶源越发理智,逐渐找回了正常情况下的思维方式。

  并且,对方似乎不能直接控制自己,只能寄宿在自己的身体里面,可能和对方说的能量不够也有一定的关系。那么,对方刚才说那些是因为它有一些事情需要我去帮它办,它需要抓住我的一个弱点,从而达到控制我,生命啊,正常人对于生命谁没有渴望。

  最后一个问题,对方用了逃离两个字,那么对方降临地球,无非是三个情况,受到别的文明攻击,将要毁灭,从而逃离。或者违反了自己文明的律法,遭到拘捕,从而逃离,最后一种就是在宇宙中受到了宇宙性灾难,受了重伤。

  但如果是前两种情况,对于是地球人的自己,都不是一个好的消息。如果对方的敌人找到了地球,那么以地球现在的科技,遭遇拥有宇宙穿梭能力的文明,下场只有一个,地球毁灭。

  不过就算对方找过来也应该还有一段时间,不然‘诺’不会这么淡然的和自己对话了,还和自己进行了一场‘商业谈判’。相对于前者,叶源想知道的是‘诺’先要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而自己也能够获得什么利益。

  但是现在叶源最想了解的是对方是否能够读取自己的想法,毕竟对方是在自己的大脑之中。如果对方能够读取知己的想法,那么也没什么好说的,直接摊牌还好一点。毕竟对方住在自己的脑海中,想弄死自己不过是动动手指头的。

  而对于‘诺’说的不能对自己进行第二次寄宿,那么也不排除对方可以对其他人进行寄宿,只不过又需要消耗能量而已,如果是这样,那么叶源知道,自己的利益将会下降很多。

  想通这些之后,叶源故意做出惶恐的样子:“‘诺’大人,那么我还有救么?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啊,如果您救了我,我什么都可以给您。”

  “如果没有我,以你们地球人目前的科技,你三个月后必死无疑,但是现在我在你的脑中,已经暂时的控制住了癌细胞扩散,但这也是暂时的,现在我的能量并不多了,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些事,帮助我能量恢复,而你也将会完全治愈。”还是一如既往的淡然的口气,不过这次叶源明显的察觉到对方口气中出现了一丁点情绪波动,明显对方很享受这种称呼。

  说道这里,‘诺’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思考什么,过了一会才接着说道:“如果我找回了大多数构件,那么你将有用悠长的生命,并且你还可以从我这里的到一些超乎想象的特殊力量。”

  对于对方的情绪波动叶源并没有改变自己的态度,继续惶恐中带着恭敬的说道:“是,是,是。多谢大人的恩赐,那么,大人,您要怎么恢复呢,电?油?核能?”

  “当然不是,我的存在和你们地球人是不同的生命体系,我的身体都是由类似于你们地球的水晶一样构成,但是我们身体每一块水晶都类似于能量实体化的产物,而且每一个构件都拥有不同的能力。但是我在逃离的过程中身体被敌人的武器击中,从而被打成了碎片,并且让我失去了对其他构件的控制,目前只能感应到一些大概的方位。而我需要回复能量,至少需要找到一块元素构件,或者是力量构件,这样才能通过其他构件的吸收能力吸取宇宙中的能量。”当‘诺’说道敌人时,叶源这次清晰的感觉到了对方传来的恨意。

  对于叶源来说这个可不算一个好的消息,但是那毕竟还是很远的事情,现在主要目的是要知道对方有什么能力;“那么大人您应该是核心的构件了吧。那么您有什么能力呢?让我知道我也可以尽快的帮您收集构件啊。”

  “我是核心构件没错,我拥有的力量现在没有其他能量构件的支撑,也无法使用太多的能力。”似乎‘诺’知道了叶源的想法,并没有正面回答。

  听到对方说的回答,叶源的心逐渐沉了下去,许了一些自己可以拥有悠长的生命,特殊能力的空头支票。自己还是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看来只有用第二种方法了,叶源默默的想到。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