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00:36:21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阴阳吏
  4. 第一章 狼食岗上的故事

第一章 狼食岗上的故事

更新于:2018-03-17 07:02:10 字数:3912

字体: 字号:
  十殿阎王:第一殿,秦广王蒋,专司人间夭寿生死;第二殿,楚江王历,司掌活大地狱,又名剥衣亭寒冰地狱;第三殿,宋帝王余,司掌黑绳大地狱;第四殿,五官王吕,司掌合大地狱,又名剥剹血池地狱;第五殿,阎罗天子包,司掌叫唤大地狱,;第六殿,六城王毕,司掌大叫唤大地狱及枉死城;第七殿,泰山王董,司掌热恼地狱;第八殿,都市王黄,司掌大热大恼大地狱,又名恼闷锅地狱;第九殿,平等王陆,司掌丰都城铁网阿鼻地狱;第十殿,转轮王薛,专司各殿解到鬼魂,分善恶,核定等级,发四大部州投生。男女寿夭,富贵贫贱,逐名详细开载,每月汇知第一殿注册。凡有作孽极恶之鬼,着令更变卵胎湿化,朝生暮死,罪满之后,再复人生,投胎蛮夷之地。凡发往投生者,先令押交孟婆神,酴忘台下,灌饮迷汤,使忘前生之事。

  一条小路蜿蜒着通向大山,天已经渐渐地安了下来,这时看向远处的大山仿佛就像一个巨大的怪兽,能一口把一切都吞噬掉。聂清,一个人孤零零的走在崎岖的山路上,心里在不断诅咒着公交司机,如果不是他在那里边开车边打手机,也不至于把车开到河里去,害的自己还要走二十多里的山路才能回家,“哎,倒霉的一天,要几时才能回到家呀。”望着两旁阴森而高大青山聂清只能仰天长叹。

  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走了多少路,已经来到大山得深处。聂清现在是又饥又渴,这时他忽然听到有一群小孩地嬉戏打闹的声音,这声音时而就在身边,时而又在远处,身边齐腰高的野草也在那里摇动着,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穿行。这时小孩嬉戏打闹地声音更响了,仿佛有一群儿童在你的身边不停地打闹,却又没有他们的踪迹。

  聂清微笑着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来的方圆几十里的狼食岗,所谓的狼食岗就是旧社会时谁家有五岁以下的儿童夭折,就把儿童的尸体抛弃在狼食岗,让野狼把尸体吃掉。因为人们认为狼是阎王宠物,小孩的灵魂早日投胎,以免受到孤魂野鬼的奴役。但是人们不知道是早夭的小孩由于没有享受到人间的生活,没有得到人间过多的爱,心里都有一股怨气,不愿去投胎。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狼食岗的夭折的儿童有一个,变成两个,久而久之变成了一大群。由于这些儿童化成的小鬼并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鬼差也拿他们没有办法,只能让他们在时间游荡。而这些小鬼在无尽的岁月偶尔遇见体弱多病的人也要上去捉弄一番,用来打发无聊的的日子。

  聂清忽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顺着腿一直爬到了背上,而且还用力的揪自己的耳朵。这一下差点把聂清眼泪给痛出来,这还没有完又有一个也爬上来勒住了自己的脖子,他感到身子越来越沉,几乎就倒下去。这是被小鬼缠住了,如果是一般的人恐怕早就要么哭爹喊娘,要么就吓得魂飞魄散。但聂清不是一般的人,他是阴阳吏,他们这些人有沟通阴阳的能力,必要时可以差遣牛头马面,请天兵天将帮助自己。加上本身的功夫就及其高强,所以无论是阴阳两界,又或者神界都不愿意得罪他们。但是阴阳吏本身的要求就及其苛刻,首先要胆大心细,内心善良还要及其得坚韧,最重要的一点是要看淡名利和金钱,他们过着也是刀口舔血的日子,稍有不慎就会魂飞魄散。聂清清楚地记得自己的师傅就是和一个危害人间的蛇妖大战时由于法力不够被蛇妖杀害,死在了自己的眼前,如果不是自己在最后关头请来天兵收复了蛇妖,自己也已经变成了一堆黄土.每当想到这里,他都伤感不已。

  “小东西,胆子越来越大啦,蹬鼻子上脸了,哎呦,好疼。全都给我开。”只见聂清身上一阵金光闪动,只见从他的身上掉下了几个光着屁股的小鬼,而在聂清的四周还有十多个同样光着屁股的小鬼在那里站着,当它们看到有小鬼揪聂清的耳朵时都在他们像观众一样高兴地跳跃,当看到小鬼被聂清赶下来时有惊恐万分,几欲逃跑。

  只见聂清走到一个满脸惊恐的小鬼面前,伸手抓住小鬼的脖子,然后缓缓地提了起来。小鬼此时已经吓呆了,小胳膊小腿在空中无力的挣扎着,口中发出了凄厉的哀嚎,其他小鬼见状嗖的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聂清缓缓地蹲下,把小鬼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然后伸出手掌对着小鬼的屁地打了一巴掌。“小东西,让你不听话,鬼胆够大的,居然敢捉弄我,就不怕我一旦不高兴让你魂飞魄散。我打,我在打。”聂清狠狠地打着小鬼,反正鬼魂这种东西物理攻击对他们是没有用的,所以也弄用担心把他们打坏了。“妈妈,有坏人打我,你在哪里呀,妈妈快来呀。”小鬼这一回被聂清打哭了,孩子的本性也显漏了出来。聂清听到小鬼的哭声心头猛地一软。虽然说他们是鬼,但是毕竟还只是个孩子呀。小孩在外面受到委屈首先想得是妈妈,回到家第一声叫的也是妈妈。即使他们因为种种原因死去,心里依然还是放不下自己的妈妈。聂清轻轻地把小鬼放在地上,然后往后退了一步,盘腿坐下。只见那小鬼坐在那里,双手不停地擦着泪水,虽然他已经没有了眼泪。哎…,这都是做的什么孽呀,这么小就已近死去。聂清心中感慨着。

  忽然旁边的草丛动了下,接着伸出了一个小脑袋,苍白的脸上一对灰色双眼在那里看看聂清,又看看小鬼。接着有一个小脑袋伸了出来,两个,三个…十六个。十六个小鬼在那里看着他们。这时一个胆子大的小鬼从草丛里爬了出来,它小心翼翼的向聂清爬去,刚爬出去几步他停了下来,仔细地打量了一会聂清,好像在看一下有没有危险。小鬼发现聂清只是在那里看着他,并没有什么危险接着向聂清爬去,但是刚爬几步又停了下看了看聂清。如此反复的三四次的爬爬停停,他终于来到了聂清身边。先是用小手拉了拉聂清的衣角,神色紧张着打量着聂清。看到聂清没有任何反应胆子变大了一些,慢慢的站起身,然后围着他转了一圈。便甩下聂清一步三摇的像正在哭着的小鬼走去,伸出小手给它擦了擦泪水,然后拉着他慢慢的像草丛走去。

  “哎,让它们这样也不是办法,早晚要出事的,还是帮它们一把。手握阴阳,行我使命,鬼差鬼将出来听令,轮回………”只见一个红色纂体的“令”字从聂清的眉心飘了出来,然后越来越大,越飘越高,最后成了一个方圆十几米,直接把山谷罩在里面。忽然阴风阵阵,在风中走出了一队手提水火棍,腰缠铁链,身着胸口带一个鲜红“薛”字差服的鬼差。这是聂清召唤第十殿阎王中轮回王衙下的鬼差,他们来到聂清面前为首的鬼差对着聂庆躬身行礼道“轮回王衙下第五统领薛楠见过令史大人,不知大人召唤卑职所谓何事”聂清躬身还礼说“原来是薛大哥,是这样,刚才兄弟走到这里发现这里有很多早夭小鬼,看到他们及其可怜,而且生前也没有做过什么恶事,所以请薛大哥可不可以网开一面,让他们早日投胎转世,免收时间疾苦。”薛楠沉思了一会说“令史大人仁慈,本来这样不符合阴阳令律,既然大人开口了,卑职照办。不过大人,按照规定卑职还是要查一下他们的三生轮回,如果真有作奸犯科的卑职也只能安律发配。”“那就劳驾薛大哥了。”聂清欣喜地说。“天地清明,阴魂现踪,生死轮回,须看三生。”只见六个鬼差把手中的水火棍抛到空中,六个水火棍在空中形成了一个正六边形,接着水火棍在空中旋转放大。

  这时,薛楠双手在虚空中一抓,一卷古朴的竹简出现在他的手中。聂清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竹简感到十分的好奇,看到聂清呆呆的目光薛楠笑着说“呵呵,大人这就是三生卷,有他就可以看到所有人的三生轮回。天上由六根水火棍组成的是轮回门,而三生卷就相当于轮回门的钥匙。这两样宝物在一起就可以沟通阴阳两界,孤魂野鬼方能转世投胎,当然有过作奸犯科就只能按照令律进入十殿轮回。”接着薛楠将三生卷抛到空中,只见那三生卷缓缓地飞到由水火棍组成的六边形中央。接着,三生卷和水火棍散发出柔和的红光,只见那红光照到之处那些小鬼都露出了身体,当他们看到贵差鬼将时都露出了惊恐的神色,接着转身就要逃跑,就像小偷看到警察一样,其实事实就是这样,鬼差鬼将不就是阴间的警察吗。但是在红光的照射下小鬼就像被施展了定身法一样无论怎么挣扎都徒劳无用。接着轮回门发出的红色光芒变成了乳白色的,所有的小鬼的不约而同的看向空中。他们的表情在不断地变化着,有的先哭泣后欢笑,有的先欢笑后哭泣,还有的先是得意然后面色狰狞的在那里挣扎,而更多的是极其茫然看向空中。“大人,这是他们看到自己的三生三世,无论善恶大小他们都逃不过三生卷的,下面就要看他们何去何从了。”

  这时空中的轮回门陡然又发生了变化,在轮回门之中出现了两个古朴的文字“轮回”。空中忽然传来了哗啦啦的声音,一阵阵阴冷的气息也在空中流动起来,接着聂清看到从轮回门里面伸出了一条条有手指粗细,乌黑乌黑的铁链,只见那些铁链飞到小鬼身上又把他们捆绑起来,然后铁链由一条条的缓缓的缩了回去,只留下三个小鬼又哭又叫的挣扎的。“薛大哥,这是怎么回事?”聂清不解的问“呵呵……,大人,剩下的这三个可是有案底的,所以他们还不能投胎转世,还要去秦广王那里接受审判,听候发落,”聂清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心里不禁的想到有谁能够逃过命运呢,那些作恶多端的人不管你隐藏的有多高明,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总有一笔账给他们记得呢。这时轮回门上的文字由“轮回”变成了“秦广”,然后铁链便拉着被捆绑住的的小鬼慢慢的缩回到了轮回门里面。

  薛楠手往空中一挥,只见那三生卷从轮回门里面飞了回来,落到他的手上金光一闪消失不见了,天上的六边形的轮回门也慢慢的缩小,最后又分散开来,落回到鬼差的手中。

  “大人,事情已经解决,卑职等人也要回去交差了。”“有劳薛大哥了,带我问候一下十王爷”“大人,就此别过,今后有什么需要尽管召唤卑职”“薛大哥再见”薛楠又向聂清躬身行礼,然后一挥手带着鬼差消失不见了。

  这时从山外传来了公鸡报晓的啼叫,“忙活了一晚上终于结束了,但愿你们下一辈子能投胎找个好人家。”聂清喃喃地说道。手一抬,在他头顶飘着的“令”字化为一道金光飞到了聂清眉心之中。“唉!又是美好的一天加油。”聂清感叹说道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