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6 18:38:30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漂在大学
  4.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于:2018-03-18 15:13:45 字数:5510

字体: 字号:
漂在大学目录
共1章
  公园21世纪某年6月8日的夜晚,H市某高中最高建筑物上篝火旺盛,火堆边儿上三个黑影正拎着若干啤酒瓶吼得天花乱坠。

  “靠,让你们折磨朕,让你们再折磨朕!”秦少飞将一本王长喜听力专攻试题扔进火堆,一阵细微的火星恶腾腾的飞了起来。

  “太便宜他们了!”赖华大大的咽了一口啤酒,“应该让他们卖身!卖身还能给咱们赚俩钱,一斤纸七毛钱呢!”

  “我怎么就觉得自己跟再给祖先烧纸一样呢,”小胖拿了根板凳腿挑了挑没烧透的书,一下子冲出来的火苗哗哗的直逼着他的脸,“就差烧根香了!”

  “那就烧根呗!”赖华掏出来三根烟给点着了插进砖缝里,就势把小胖按趴在地上,嘴里念念有词;“小胖祖先保佑我们仨都考上好大学吧!”

  秦少飞抬头看天,想着自己就要永远告别这些破题了,幸福感直线上升,一步跨到小胖面前,很给面子的赏了一句:“爱卿免礼平身,你们的请求朕恩准了!”

  “靠!”小胖伸手狠狠地抓住了赖华的领子——“还不把大爷拉起来,赖华你找死啊——”

  赖华没有拉起小胖来,可是也没有死成。就在小胖爬起来的瞬间,学校避难警铃大作,秦少飞和赖华再小胖的目瞪口呆中抬起他俩42号的大脚将他们好不容易才点着的篝火踩了个七零八落。“快走!”秦少飞拉着赖华朝着小胖喊,“靠,最后一晚上还要tmd出事!”

  小胖在已经熄灭的篝火堆上狠狠地补了一脚,跟在他们俩身后冲下楼去。

  操场上已经是人声鼎沸了,黒棍正在做着人群疏散,一个高音喇叭的声音穿过人群四处扩散着:“大家放心,现在已经没事了,王保安已经去查了,一会就清楚了。”

  “出啥事了?总不会tmd地震了吧!”赖华队别人打断他们的“兄弟告别酒会”显得很是不满。

  “听说有人看见教学主楼着火了!”

  告别酒会三剑客立即闭上了嘴,两分钟后,三个“不喜欢在人群中凑热闹”的黑影悄悄地从操场遄窜了出来,脚上还带着灭掉教学主楼大火的灰。

  三剑客觉得挺无聊,也不想回宿舍,于是二十分钟后,学校门口小刚饭店最后一张桌子上多令人三个举着酒杯的铮铮男儿。

  “少飞,苟富贵,莫相忘!”小胖举着酒杯给秦少敬酒,他们中只有秦少飞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历史最长的农民的儿子,也只有他的成绩一直是全校前十的。

  “少来,你们俩哪个不比我富贵。”秦少飞碰了一下小胖的酒杯。其实秦少飞一直很羡慕他们俩,赖华家里挺有钱的,赖爹说了,只要能过本科线,绝对让走重点学校。小胖走的是体育特招,已经有一所重点大学通过了小胖的体育测试,成绩小胖过线完全没有问题的,现在唯一还有悬念的就剩秦少飞了。

  秦少飞想起来第一次在赛场上见小胖的时候,小胖还差点和自己打起来,球场上的纠纷总是能让男生有特别深的记忆,以致后来在聚会上见到小胖时一眼就认出来了,但俩人三杯两杯过后突然就成了兄弟。秦少飞现在想起来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赖华适合小胖认识后小胖介绍认识的,他们两家是世交,有好东西小胖总是要和赖华分享的,朋友也一样,好在秦少飞是个得人心的主,赖华一见就喜欢上了,三个人后来就没分开过,小胖爹和赖爹也都见过秦少飞,不管怎么说,三个人高中生活还算过得不错,高考之前,秦少飞和小胖还跻身党员行列,成为中国**光荣的两名成员。

  想到这些仨人都不复平静,酒怎么也喝不够,没多久就都趴下了。

  秦少飞结了帐,左扶右扛得拖了俩醉鬼走到宿舍楼下。

  “胖儿,哥哥舍不得你~”赖华拽小胖耳朵。

  小胖本来是半眯着眼睛跟着秦少飞走来着,突然被赖华这么一拉,“呕——”一声全吐秦少飞鞋上了,赖华见小胖吐了不甘示弱,冲着秦少飞左脚就低下去了,“靠!”秦少飞大吃一惊,忙抽出左手吧赖华推开,总算是抢救了他一只鞋。

  “小胖你就不会吐~”赖华看着秦少飞的右脚说,“你丫把值钱的都吐了~你看看哥哥,就吐点方便面~”

  “靠,你们真恶心!”秦少飞受不了了。

  一番折腾之后,两个人总算是安静的躺在了各自床上。秦少飞脱下那双恶心巴拉的写好好地洗了洗脚——好像从小到大就没洗得这么认真过——靠在床上看着小胖和赖华,想着三个人认识以来一起打的架,写的检讨,一起看的世界杯,NBA,一起讨论的漂亮女孩,打的比赛,以及明天,他们就要分开了。。

  “靠!”秦少飞用力的踹了小胖一脚一掩盖自己忽然之间涌上来的伤感,小胖哼了一声,翻了个身继续睡。“你欠朕一双新鞋!”秦少飞说。

  分别的早晨总是来得特别的早,秦少飞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了。小胖已经收拾好了东西,看秦少飞行了轻轻对他笑了笑:“我爸来接我,先走了。”

  秦少飞忽然很不想起床,看着小胖爹把小胖东西拎出宿舍,没有说话。

  赖华东西已经提前运回去了,没人来接,秦少飞去车站送他。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着赖华的车越走越远,秦少飞忽然感觉自己看见了烟花,升腾,绚烂,然后坠落熄灭,就像他的高中生活。而现在,是时候说再见了。

  再见,小胖!再见,赖华!

  再见,H中!

  再见!我的高中生活!

  ***************************************************

  整个暑假秦少飞都跟着秦老爹在地里挥锄头,将中华民族最古老的职业精神发挥了个淋漓尽致,7月14日,秦少飞特意起了个大早,双手颤抖的拿着电话,收听了他人生历史上最为激动人心的一个分数——598,这个分数赤裸裸的告诉了大家,秦少飞已经被A大录取,这个时代为农的家庭终于飞出了个凤凰,迎来农奴解放的好日子了!

  当然,这是对秦老爹一家的影响,跟咱没什么关系。到此时,秦少飞作为我们的主角,终于要开始正式的大学生活了!对我们而言,这个时刻最重大的意义当然是我们的正文即将登场,不需要再看这些与作品相关的文了。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没有在学校门口站那两分钟,而是直接昂首阔步的走进去,或者我没有在那一分钟站在那里,抑或是稍有偏差,是不是就不会认识张绍,是不是就不会待在这样的大学世界里。-

  我也打过架,也曾经有过喜欢的女孩子,但是最终还是辉煌的站在全校学生面前接受了他们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但是,忽然有一天,回头的我发现现在的自己自顾不暇。-

  ——摘自《秦少飞日记》-

  -

  我是在开学之后才知道小胖并没有进那所大学的。-

  他很久都没有联系我,后来赖华告诉我,小胖出国了。-

  赖华如赖爹愿进了F大,只有在厂家的时候才能见一两面,铁三角在我们离开H中的那天早上就突然分崩离析了,只是我还在固执的怀念着,怀念着年少时操场上奔跑的三个身影,从不分开......-

  很久以后的我才忽然想到,自己要到A大的初衷,不过是因为出于对A大历史名校的敬仰,还有看到老爹胃疼时候在床上睡不着觉的翻来覆去。-

  很多事情只有做过才会知道结局是不是对自己有好处,就像自己四年的大学生活。生活从来就不像看上去的那样简单。-

  我一直很喜欢看的电影是“我自己的德意志”,感觉自己像极了肖扬。刚到大学时满心的憧憬,以为从此要开始活的风生水起酣畅淋漓,却在残酷的现实中发现原来自己的处境是多么的不尽如人意。-

  “我一直在想,再见到你的时候我会怎么做,是不是应该打你一顿出气,但是当我真正看到你,我突然很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我还会像以前那样生活着,很可耻。”肖扬如是说。-

  曾经的我也很可耻,不过终于,我可以在“可耻”的前面加上“曾经”两个字了。-

  431的兄弟们并不像大多数人所认为的那样,大家各自都胸怀着梦想,有着自己的信仰。他们是值得尊敬的一群狼。-

  -

  ——摘自《秦少飞日记》-

  -

  -

  -

  第二章欢迎入住-

  有时十三个小时之后,秦少飞终于到达了他的最终目的地_A大。-

  站在大气势恢弘的校门前,秦少飞深深吸了口气——在他印象中堪比凯旋门的宏伟的A大校门正在他面前敞开着,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啊,秦少飞忽然觉得他痛恨无比的两个十三个小时的火车,一路上凶神恶煞的公车司机和两天以来多于五顿少于十顿的泡面都变的可爱起来——他秦少飞心驰神往的大学生活就要开始了!-

  “同学,你报到的吧?!”张绍站在秦少飞旁边戏谑的问。-

  他观察秦少飞好几分钟了,这家伙的表情也太夸张了,见个校门至于吗,手上的筋都爆出来了。-

  也难怪张绍会鄙视A大校门都会激动的人——他在这里生活了18年了,用通俗点的话说,A大校园后墙上有几个洞他都知道!他家离A大校门不足300米的距离,打会走路开始他就在这个学校里晃悠了。不过此时的张绍难免有点自作聪明,秦少飞青筋暴起是因为他已经拎着那个奇大无比的包近两个小时了,而那发自内心的激动则是因为他终于可以结束两天以来不停奔波的旅途了。-

  “哦,”秦少飞终于注意到自己身边还有一个人,“你是…学长吧?”-

  张绍笑了笑没出声,来了个默认。-

  “我带你进去。”他接过秦少飞手上一个看起来很轻便的包,“靠,什么玩意这么重!”-

  “都是书,”秦少飞不好意思的说——那些书都是小胖送的,成套的金庸和古龙的小说。-

  “靠,大一刚来的都这么用功!”张绍很老练的说,秦少飞有点挂不住。-

  “呶,那边缴费的,先交费领住宿卡,我领你到你宿舍。”张绍指了指一个排满了不是很长但是很粗的队的窗口,幸灾乐祸的看着秦少飞。-

  秦少飞肥了见缝插针,完美的发挥了雷锋同志善挤善钻的革命精神,经过百米冲刺,跨栏,负重跑,击打和若干个被迫转体三百六十度等高难度动作之后,成功的在半小时之内拿到了住宿卡。-

  “多少号?”张绍一口前辈口气。-

  “1#431。”秦少飞大口喘气,中国人口的密集程度真不是盖的。-

  “多少?”张绍有点不可思议。-

  “1#431。”秦少飞自作主张的原谅张绍的耳背。-

  “什么专业啊你?”张绍脸都黑了。-

  “生物工程”秦少飞一脸哥们儿很有前途的口气。-

  “靠!”张绍狠狠的啐了一口,最后的侥幸心理和面子问题同时坍塌,向秦少飞伸出右手:“以后就是舍友了,请多关照!”-

  秦少飞的脸在二十秒钟之内经过了惊讶到了然到愤怒到平淡到戏虐的完美过度,最后摆出一个总结性的尴尬表情:“你好,我叫秦少飞。”-

  秦少飞到校时间并不算早,六人间的宿舍已经有四个人到了。张绍拎着秦少飞的包很大力的推开了门,秦少飞看到一闪而过的门牌上431这三个小小的数字下面用签字笔重重的写着“WTO总部”。-

  “李一,鲁胜。”张绍指了指正坐在上铺进行友好户口调查访问的两位,“还有一个叫常海军,现在没在。”-

  秦少飞抬头向李一和鲁胜有好的笑:“秦少飞,请多关照。”-

  其实鲁胜从秦少飞进门的那一刻起就一直盯着他看,从某种程度上说,这种行为被称作防备性观察——因为秦少飞184的个子和解释的感觉很严重的威胁到他在这个宿舍塑造的最威猛形象——作为山东人的一员,他深深的以自己的大汉形象为荣,并极力想维护这个荣誉。因此,面对如此秦少飞,鲁胜的第一句话既不是欢迎辞也不是自我介绍,而是没头没脑的一句:“哥们你多高丫~”还带着一丝不怎么容易被人察觉的嗲音。得知秦少飞逼自己矮了1厘米之后,他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以一脸释然德表情和无比轻松热情的语气对着秦少飞:“我是鲁胜,别号老花~”-

  一脸书生气的李一只是冲秦少飞点了下头,用简短的两个字结束了他的自我介绍:“李一。”第二章未完待续秦少飞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床铺,他住靠窗的下铺。宿舍是朝阳面的,此后四年每个睛朗的早晨都会有一缕阳光透过窗子照到秦少脸上,这让秦少形成了早醒的习惯,也成为431一堆懒鬼每天早上抱怨秦少的始作俑者。-

  秦少飞刚坐定,宿舍门猛然被撞开了。张绍站起身,和秦少飞带着一脸错愕盯着门口那个夸张地背了个不知用了多少年的包衣服上布满汗渍满脸胡子拉碴脚蹬黑布鞋甚至还带了个草帽的家伙。-

  “哇噻,”张绍惊呼:“兄弟你是犬儒派创始人么?!”-

  草帽男嘿嘿笑了两声,拿手里已经喝了大半瓶的矿泉水瓶挠挠头:“这里是431吧?”-

  有一句话叫不能看人外表下定论。因为绝大多数的成功人士都长的让人不敢恭维,比如新一代成功人士马云,俞敏洪,又比如现在当红女星的钻石王老五老公们…好吧!为了证明这个道理放之四海皆准,我举一个外国例子,哈佛历史上一件颇为有趣的事情:当一对衣着十分朴素貌似平凡的老夫妻到哈佛请求为他们在哈佛上学刚刚逝去的儿子捐修一座建筑时,哈佛校办负责人对两位颇为不屑,大肆宣扬:你们以为是修雕塑吗?你们知道学校一幢建筑要花多少钱吗?然后罗列了一大堆数字以羞辱两位老人。谁知听完之后,老太太平静地跟老头说:修一个大学只用这么点钱吗?那咱们还修什么纪念建筑哇,咱们直接盖所大学吧!_然后就有了斯坦福大学,在常春藤八大盟校中与哈佛比肩,堪称美国最富有的大学,哈佛悔之晚矣。-

  431的众男自然不比哈佛负责人更具智慧,于是草帽男刚进门,大家就在他的草帽上画了俩隐形大字_农民!结果,当草帽男包包里的苹果Macbookrod,ircohGX+s10镜头相机以及让张绍哈喇子流好久的智能款N900浮出水面时,四个人被当场雷翻了。-

  “哥们儿你玩colay啊!今年开始流行开学化妆了吗?!”

  “嘿嘿,顺道从山西采风过来,这衣服还是想我大姨要的呢,多由传统中国气息!”草帽满自豪无比的说,“成南。”

  真是一个不会体恤农民的策划那个是小孩,秦少飞想。

  431众位一一向成南的装备握手问候,并在他的镜头下留下了大学的第一张整齐划一的笑脸。

  ‘既然都到了,“张绍说:“收拾收拾开始欢迎晚宴吧!”

  431一致同意

  于是晚上八点十分,A大学生三餐的标准四人桌上倍显拥挤的出现了六个各自举着3/4被啤酒的黑影,伴随着一阵短暂的玻璃杯碰撞声后,一个整齐划一的吼声冲破夜空:“欢迎入住431——”

字体: 字号:
漂在大学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