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2-13 20:38:2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九道碑
  4. 第一章 猫离家出走的第三天

第一章 猫离家出走的第三天

更新于:2017-06-30 17:33:36 字数:2691

字体: 字号:
  “叶大师,快帮小女看看,她到底得了什么病?”一个颇显富态的中年男子语气很是急切。

  “别急别急,待我看一看。”而那中年男子口中的叶大师神色却很是淡定,伸出右手,便要搭在病床里那位小姐的玉腕处。

  “且慢!”那中年男子见状连忙开口道。

  那叶大师闻言神色颇是不喜,皱眉道:“怎么,不让我诊脉了?风城主,令爱的病症可是不轻啊。”

  那风城主见叶大师不喜,连忙解释道:“叶大师,在下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小女的病情何须劳您亲自出手?区区一颗回元丹便可让小女痊愈,用不着出手诊脉吧?”

  那叶大师冷哼一声,道:“果然是个外行!这回元丹是乱用的么?是神魂有缺,还是阴魄离体,能一概而论么?”

  那风城主连连称是,他的目的只是为了不让对方替自己女儿诊脉,至于专业知识,他懒得同对方争辩一二。

  “不亲自把一把脉,我又怎么知道令爱病情如何?”那叶大师似乎动了真气,愈说脸色愈是不屑。

  那风城主见状,神色颇是窘迫道:“若是换做旁人,说要诊脉,我风二早就当场答应。只是......”

  “只是什么?”叶大师听到风城主居然针对他,不由沉声问道,任谁都听出一股怒意。

  那风城主虽不愿同叶大师闹僵,却也只能厚着脸皮道:“关键是啊,叶大师,你这个......我女儿还未出嫁,若是传出去,只怕......”

  那叶大师一连听了“这个”“只怕”,脸色一沉道:“风城主,说话别吞吞吐吐,磨磨蹭蹭起来像个娘们。老实讲,是不是怀疑叶某的医术?”

  “不不不!”那风城主闻言连连摆手道:“风某绝无此意。”然后咬咬牙道:“叶大师,那我也就实话说了吧。若在平日,这等小事也不算什么。只是小女婚事在即,若是再与其他男子有所接触,这个只怕......”

  “怕什么?”叶大师朗声一笑,道:“医者父母心。令爱在我眼中左右不过是一个病人,管他是男是女,是美是丑,我都会视而不见,只管治病救人。”叶大师顿了顿道:“况且,令爱姿色也只是一般,叶某还至于为了这样一个平凡女子乱了医心。”

  风城主看了看叶大师颇为清秀的脸庞,仿佛听不懂他口中笃定的语气,摇摇头道:“不行,上个月小女才和叶大师在天香楼闹了一出,风某不放心。”

  叶大师仿佛被刺激了一般,脸色一红道:“那是我愿意的?风城主你又不是不知道,风谨秋......”好像想到什么,叶大师硬生生将后半句咽了回去。

  “小女如何?”风城主追问道。

  叶大师摆摆手,沉声道:“令媛如今魂失魄离,七魂已失其二,若再不得医治,恐有性命之忧啊。”

  风城主一听此话,与其他丹药师所言无二,想必此事不是谨秋伙同叶师一起诓骗自己,不由忧心道:“那叶师,此病何解?”

  叶大师闭目悠悠半晌,不动声色道:“孤阴不长,独阳不生。此病来不见踪影,去也如抽丝,最是急不得。以叶某医术,区区三个月,可保风小姐恢复如初。”

  “三个月?”风城主一听却是急了:“再有十天,华家便来上门娶亲,这可如何使得?叶师,敢问还能不能再快一点?”

  叶师眼皮一挑,慢吞吞道:“你以为治病像吃饭呢?想快就快?三个月,少一天也不行。若是城主不放心叶某,自然可以寻别人医治试试,看看可有人敢夸下海口,能在十天之内让令爱恢复如初?”说完似乎很是生气,不由拂袖而起。

  旁边秋母再也忍不住,眼泪簌簌而落,抽泣泣对风城主道:“都这个时候了,还惦记着婚约呢?女儿都这副模样了,说不定便是被你这个荒唐的约定气的!我不管你们男人家那些事,我只要我女儿平平安安、无病无灾。”

  风城主眉头不展,低声喝道:“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就你心里念着咱们女儿,我就不心疼?”

  叶大师双目微闭,却是不再出声,似乎没听到这二人的争吵一般。

  风城主很是急切,在堂内走来走去,一边还拳掌相击,最后似乎终于忍不了秋母抽泣之声,喟然叹道:“罢了罢了,便依你了。”

  说完走到叶大师前面,沉声道:“叶师,小女此刻危在旦夕,却也顾不得许多了。小女性命可就拜托你了!”

  叶大师睁开双眼,看着眼前这位两鬓微霜的男子,正色道:“那是自然,她活我活,她死我亡。”

  听了叶大师这番保证,风城主好像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愁容不减,口气却是轻松不少。“来人,将小姐送至叶师的净清庐中,务必手脚灵活,不可委屈了小姐。”

  说完,犹对叶大师道:“叶师,这次可是需要什么药材?”

  叶师眼皮不眨道:“赤芝三百年火候,藏红花不少于五十年,黄精十根罢了。杜仲二斤,夜交藤半两,石斛五钱。”想了想又道:“不够我再派人来取。”

  风城主连声道:“这是自然的。”说着盯着叶大师猛看,好似清秀的脸庞上开出一朵三采灵莲来。

  叶大师识得这种眼神,不少病患的都是这么看自己的,他自然清楚风城主这是希望他赶紧回到轩庐中,趁早医治他的女儿。

  叶大师在心中腹议了一下,随即向风城主摆摆手告辞了。

  看着叶大师越走越远的身影,城主妇人不由问道:“你说,谨秋这丫头又在胡闹什么?”

  风城主颇是无奈,不由以手扶额道:“谁知道呢!且让她折腾几日,婚期一到,咱们就去净清庐把她接回来。只是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段,竟逼得叶师也不得不帮她一起胡闹!”

  秋母感慨道:“由她去吧,再不折腾,到了公婆家可就不是那么好过的了。”风城主奇道:“怎么听你的口气,我还亏待了你?好像你受了多大委屈。”

  秋母闻言不由一愣,随即才明悟过来丈夫这是宽自己的心,生怕自己伤心于女儿出嫁,故意说些讨打的话儿。当下悠悠叹道:“虽说咱们与华家通世相交,可是毕竟没有见过那个华玄昊,谁知道他以后会不会对咱们秋儿好呢?要我说,还不如这个叶师,虽是与咱们谨秋打打闹闹,却是心性至淳。”

  风城主闻言苦笑道:“你当我没想过?只是人家长辈不许呢!”

  “长辈?我怎么从来没听说叶师还有个长辈?”秋母奇道。

  风城主却是闭口不言,只作没听见一般只。秋母见状,便知道这是隐秘之事,当即也不追问下去,当自己没说过。

  “风谨秋,快起来,别装死了!”还没进竹庐内,叶大师便嚷起来,进门果然看到风谨秋正在翻箱倒柜地寻着什么。

  “喂,你在找什么?”叶大师问道。

  “吃的。”风谨秋头也不回道,看起来倒真是饿坏了。

  叶大师走到墙角,从药篓里取出一株草药,递给风谨秋道:“喏,我这没有吃的,你先吃些草药垫垫底吧。”

  风谨秋闻言也不询问为什么,接过草药便坐在桌边向口中塞去。

  “嗯,还甜滋滋的,挺好吃的。还有没?”

  叶大师闻言又从药篓里抓了一把,放在桌上问道:“风谨秋,你要我帮你装病我也做到了。只是难不成你真想逃婚?那个华家大公子长得真的那么丑?”

  风谨秋摇摇头,又向口中塞了一株草药道:“关他什么事?只是我家的猫已经离家出走三天了,我要逃出来找我的猫。”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