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9:29:3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毅决天下
  4. 第一章 墓童

第一章 墓童

更新于:2018-03-16 20:35:31 字数:5276

字体: 字号:
  月黑风高之夜,凄厉的冷风吹动散乱生长的树木,“沙沙”的树叶婆娑之声加之空无一人的土路,让这漆黑的深夜显得阴冷深邃。散乱的树木在土路上形成了一个疏松的小树林,小树林的末端出现了两个行色匆匆的身影。这二人手中提有许多物品,如纸金币、蜡烛、猪肉、鸡肉、水果和酒等等。这些东西加之他们前方的一片墓园,方知他们是来扫墓祭拜的。

  扫墓祭拜却选择了如此一个时间,而且显得鬼祟匆忙,显然此二人做有亏心之事心中有鬼。蹑手蹑脚的走进墓园,二人非常小心的躲避着其它的墓碑,以免打扰已故之人的安息。来到了墓园中间的一块儿墓碑前,二人目光注视了墓碑片刻,面色凝重的蹲下了身子。将带来的祭拜之物摆放在墓碑前,点燃了少许的冥币和几根蜡烛。

  蜡烛上绕动的火光照亮了二人的脸庞,此二人一男一女都为中年人。火光照亮了墓碑前的些许,但墓碑之后却显得更加的黑暗。缭绕着火光的墓碑前,中年男子嘴中念念有词道:“贾二哥,你安息吧,我和二嫂在这给你烧点儿金币,你在那边也可衣食无忧过着富足的生活。你要是没什么事就不要来找我们两个了,如果你要是真觉得寂寞,下次我再给你烧两个女人过去。”

  “嗡嗡”,正在中年男人念叨之时,不知何物突然冒出了一声清小的闷响。这淡淡的闷响在寂静的墓园中显得格外的恐怖。

  “怎么回事呀,他不会真的没有安息吧!”妇女神情紧张的死死抱住了中年男人的胳膊问道。

  “不会的,应该就是虫子的叫声,不用害怕!”男人强压着心中的忐忑安慰着妇人。

  “嗡嗡”刚刚的那种闷响不但没有消失反而愈加的强烈了。“嗖”一阵冷风吹过,燃烧的蜡烛和纸金币突兀的熄灭。漆黑的深夜,寂静的墓园,阴冷的凉风,无一不让环境显得更加的阴邃诡异。

  刚刚还故作镇定的中年男人此时也是心里发虚,“祭拜的也差不多了,我们还是走吧!”

  闻言,妇人急促的点了点头,二人均站起身,欲离开这诡异之处。可刚要迈步而出,哪成想那种“嗡嗡……”的声音却是猛烈的不断响起,吓得二人心跳不止脸色惨白。可这二人并没有迅速的逃跑。可能是此时已经被吓得双腿发软无力逃跑,亦可能是被人类那该死的好奇心所牵制,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这二人居然寻着声音的方向找去。

  不找还好,这一找,二人的魂差点没被吓散。这声音正是二人面前的坟墓之中发出来的。刚刚还能强压着的惊恐,此时已经迅速的蔓延至全身,狂乱奔腾的心脏几乎致使二人昏厥。可恐怖的事情还没有结束,一股幽怨的声音在阴邃的氛围中缓缓响起“冤呐”。

  中年男人惊恐的全身已然僵硬,一动一卡的将头转向了妇人,此时妇人的脸因为恐惧已经变得扭曲。

  “怨呀,我死的好生怨恨呐!”低沉的幽怨之声再次传来。这一次二人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极度恐惧,精神彻底的崩溃了。

  中年男人“啊”的一声大哭起来,妇人亦是。这种大哭并不是伤心,亦不是愤怒,而是精神彻底失控的一种体现。二人跪在地上,泣不成声,猛烈的对着墓碑磕头,中年男人口中狂念道:“贾二哥,是我对不起你,我和二嫂通奸,害你带了绿帽子,可是我们并不想害你的,也没有害你,你是气血攻心而死的,真的不怨我们呀!”中年男子对着墓碑不住的忏悔,一旁的二嫂却是失去了意识般的不住哭泣,力度之大已促使其喘不过气来。

  中年男子还在不停地念叨:“贾二哥,求你放过我吧,你都已经去了,就好好的在那边生活吧,你就安息吧。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和二嫂再有越轨的行为了,你要是对嫂子还念念不忘,你就去找二嫂吧……”

  “‘噗嗤’,哈哈哈哈,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墓碑后面突然传出了一个少年大笑的声音,这一变故却是把精神已经崩溃的两个人搞的措手不及。

  糊里糊涂的两个人还认为是“贾二哥”的鬼魂在作乱,哭泣并没有停止。

  “哈哈哈,你们两个胆子也太小了吧,随便一吓就绷不住了,你们还真的以为有鬼呀!”带着笑意的少年的声音再次传来,同时在暗淡的月光映衬下,二人看到在墓碑之后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

  由于刚刚的精神太过于紧张,二人缓了好一阵子才慢慢的意识到,他们这是被人给耍了。

  “哈哈,你们两个也确实是对不起这位‘贾二哥’,以后还得多来看看他,不过不要再选这个时间了,说不定下一次真的看到了他的鬼魂,那你们可就惨了,哈哈哈!”少年坐在地上手捂着肚子笑声不止。

  知道被耍了的二人火冒三丈,怒不可遏,气势汹汹的站起了身,中年男人紧握着双拳向少年走了过去,“墓童,你个小王八蛋,老子今天非得狠狠的教训你一顿不可,我要废了你的腿,让你以后再恶作剧!”

  坐在地上的少年见势不妙,迅速的从地上站起身来跑开了。中年男人和那妇人怎可就此罢休,被这小子耍的团团转不说,还把羞于出口的丑事说给了这小子听,二人是定要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小子。

  少年在墓园的墓碑之间行动敏捷的来回穿梭,那二人围追堵截可就是追不上,那少年边跑边说:“你们两个还敢在这里乱跑,不怕‘贾二哥’真的来找你们呀!”

  愤怒早就将二人的恐惧冲淡,这时的二人只想抓到少年出出心中这股恶气。可被少年拖着跑的二人,始终无法接近少年,最终二人却被累的喘不上气来。

  “呼呼”中年男子撑着身子不住的喘气,愤恨的看着少年不再追逐,“小子,我抓不到你,自然有人能抓到你,我现在就去找你爷爷去!”说完,中年男子转身向墓园外的一个小屋走去。

  一听这二人要去找他爷爷,少年心中一颤:“完了,今天又不知道该挨什么罚了!”

  少年冲着离去的二人大喊道:“抓不着就去告状,你们算什么英雄好汉!”

  那二人根本没有理会少年,径直的向墓园外的小屋走去。二人走进小屋片刻,少年便是看到了他们从小屋中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个老汉。

  “臭小子,快给我滚回来!”一声震天响,老汉底气十足的冲着少年的方向喊道,他这一声把他身边的两个人的头都震的嗡嗡作响。

  少年捂着耳朵,他早已想到会有这么一声怒吼会传来,垂头丧气的向小屋的方向走去。行至三人面前,少年还对中年男人做了个不服气的鬼脸。中年男人也不是善茬,扬起紧握的拳头狠狠的向少年打去。

  少年紧闭着眼睛等待着终将到来的一拳,可这一拳始终没有打到他的身上。少年缓缓的睁开眼睛,只见爷爷紧紧地抓着中年男人的胳膊,中年男人用力的想挣脱,可是不管怎么努力他的手还是纹丝不动。

  老汉笑着对中年男人说道:“我在这里替这小子给你们道歉,教训他的事情就交给我吧,我肯定会好好的修理他的。这么晚了您二位也不便在这墓园中久留,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

  虽然没有亲手教训到少年,中年男人很是不爽,但是对于老汉的阻止他也是没有办法,只好同意了老汉的话。

  见中年男子放弃了对少年动武,老汉也将他那死死攥着中年男人胳膊的手放开了。

  “哼,真是晦气我们走!”用力的甩了一下衣袖,恶狠狠的看了一眼这祖孙俩,中年男子带着他身边的妇人离开了。

  两人的身影在漆黑的夜幕中渐渐消失。

  “想打我,做梦吧,哼!”少年对着已经消失了的两个人怒道。

  “啪”,话刚说完,老汉毫不客气的一掌抽到少年的头上。这狠狠的一抽,顿时少年眼冒金星,头痛欲裂。

  “臭小子,就会给我惹事,我非得好好的教训你不可!”老汉怒斥道。

  看着老汉又要再给自己来个夺命抽,少年连连退步道:“别,别,您要是再来一下没准儿我就傻了,您也不想让您的孙子变成傻子吧!”

  第一掌已经让少年吃到了苦头,老汉也不想让孙子受伤,喝道:“你小子就是没记性,老给我惹祸,今天罚你吊着睡,还要给我炼制一张卷轴出来,如果做不完你今天就不用睡了!”

  “什么,吊着还要炼制卷轴,您这不是要我命吗!”少年委屈的说道。

  “哼哼,你没得选择!”老汉一脸坏笑的看着少年。

  少年本想逃跑,但最终没有逃出老汉的手掌心。老汉把少年带到了小屋旁的一个小棚子里,用绳子把他倒着掉在了棚顶,在他的正下方把炼制卷轴的材料放在了地上。

  “开始吧,明早我来验收,要是没有完成,哼哼,你知道后果!”老汉阴森的笑了笑,走出了小棚子。被倒吊着的少年叹了口气,无奈的只能倒着炼制起卷轴来。这样的惩罚并不是第一次,所以少年的动作也很是熟练。

  初晨的眼光清雅淡然,万物生机勃勃,墓园之中的阴邃诡异消失不在,取而代之的却是安静祥和。

  老汉打开了小棚子的门,此时少年正蜷着身子把头夹在了两腿之间睡觉。在少年的正下方摆放着炼制完成的卷轴。老汉将卷轴从地上拾起检查了一遍,随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心念道:“这小子还真是有天赋,可惜因为我让他无法享受到应有的待遇呀!”老汉摇了摇头心感叹息。

  “天亮了,快起来吧!”老汉摇晃着被倒挂着的少年。

  少年睁开迷蒙的双眼,看到是爷爷来了,猛地清醒了过来,焦急的说道:“我炼制完卷轴之后才睡的!”

  “我知道,我看到卷轴了!”说着,老汉将被挂在绳子上的少年放了下来。

  终于可以正立在地面之上,少年却头感眩晕。倒挂了一晚,现在的他还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

  “柳毅,在吗,柳毅,我来了!”门外的土路上一个十五六岁模样的少年向墓园边的小屋走来。

  小棚中的少年敲了敲眩晕的脑袋,定神看着门外越来越近的少年,心中泛起喜悦,“我在这呢,吕坚!”说着走出了小棚子向他口中的吕坚挥手示意。

  看到了少年的吕坚,顺势跑向了小棚子,笑着说道:“走呀,到城里玩儿去呀!”

  少年兴奋的点头道:“好呀好呀,我正闲着无聊呢!”不过说完,少年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一样回过头祈求般的看着老汉,征求他爷爷的同意。

  老汉虽表情严肃,但还是点头同意了,“去可以,不过不要给我惹麻烦,要不然以后你都别想……”

  “知道了,知道了,放心吧,我走了!”还没等老汉说完话,少年便和吕坚向城里的方向跑去了。

  两个人没多一会就跑离了城郊的墓园,来到了明月城中。

  明月城的大街上此时已经非常的热闹了,叫卖声此起彼伏,人群窜流不息。

  一大早就从城郊跑到城里,两个人的肚子已经不争气的“咕咕”直叫起来,他们只好先找食物充饥。

  “来四个包子!”少年对着面前卖包子的小贩喊道,“唉,来了!”小贩高兴的拿起四个包子想要递出去,可抬头一看,却又迅速的将包子给拿了回来,皱眉道:“又是你个墓童,又来骗包子吃了!”

  “谁骗包子呀,我会给你钱的!”少年不满的说道。

  “你得了吧,你有钱,我可不相信你,去去去,别惹我一身晦气!”小贩脸露厌恶,一脸嫌弃的说道。

  “切,你还不信我,喏,给你!”少年一脸不屑的扔给了小贩一个金币。

  “这城里谁不知道你墓童最能混吃混喝呀,我可不想再被你混去了,不过有钱就不一样了,给!”小贩将手里的包子递给了少年。

  接过了包子,少年有些不满的说道:“我都说过多少遍了,我不叫墓童,我叫柳毅!”

  “行,知道了,不过大家都叫你墓童,这样叫着顺口吗!”小贩说道。

  “算了算了,懒得理你,我们还有事情呢!”说完两个少年便向南城方向走去。

  少年名为柳毅,但是因为他的爷爷是守墓人,他从小也在墓园长大,所以大家基本都称他的爷爷为墓老,而叫他墓童。

  两个少年并没有在明月城喧闹的大街上多做逗留,而是径直的来到了南城的慕府。慕府是整个明月城三大家族其中之一,以修为著称,明月城中,慕府中人修为最高。

  柳毅和吕坚从小都有成为强者的梦想,想要成为能够进修之人。可苦于两个人的长辈都不容许他们接触进修之法。

  柳毅和吕坚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情谊非常,犹如亲兄弟一般。而二人的长辈平日里也互有往来,吕坚的长辈只有他的奶奶,而柳毅则是和爷爷相依为命。

  柳毅的爷爷和吕坚的奶奶总是在一起神神秘秘的嘀嘀咕咕,搞得二人以为这两个人已经互生情愫,想结伴为生。可二人的撮合却招来二老极力的反对,因为此事柳毅和吕坚险些遭到二老的暴打。

  柳毅的爷爷和吕坚的奶奶平日里少有相同意见,但却在阻止他们两个有所修为的这件事上却是格外的意见统一。所以在同龄人都为修为之事忙碌的时候,这二人只有眼馋的份。

  但想要有所修为的二人最终还是没有抵制住**。

  从正规途径无法进修的两个人,只好每天都来慕府旁边的修为大院,趴在围墙之上偷偷的观看府中初级弟子的修炼方式。这样的形式二人已经持续了将近一年。

  小巷中趴在围墙之上的两个人,像往常一样的偷看幕府弟子的修炼。可让两人感到疑惑的是,今日修为大院中异常安静,一个人影都没有。在围墙上等了片刻,依然无所收获,两个人只好失落的从围墙上跳了下来。

  离开了小巷,绕到了慕府大门。

  今日的慕府大门和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张灯结彩,气氛喜庆。两队侍女整齐划一的站立于门前,各个都显得鲜美靓丽。

  此时慕府不远处传来了震耳欲聋的敲锣打鼓之声,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一队气势恢宏的马车队正向幕府方向驶来。

  “慕家今天是有喜事不成,气势还挺大的!”南城幕府旁围观之人甚多,对于幕府今日之阵势都是议论纷纷。柳毅和吕坚也是好奇,便加入了议论的人群之中。

  “难道慕家大小姐要嫁人了不成?”有人再次疑惑的说道。

  “怎么可能,幕家大小姐还没到嫁人的年龄呢!”

  “你们知道什么呀,听说今天幕府迎接到了一位大人物,好像是个三道卷轴师,想必这恢弘的马车队迎来的便是那三道卷轴师本人了!”一个年龄稍长的老者对议论中的众人说道。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