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04:05:16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星圣风暴
  4. 第一章 星圣骑士

第一章 星圣骑士

更新于:2018-03-18 21:59:41 字数:3873

  “老哥,你为什么玩了这么久这个游戏还是这么菜啊....所以我一点都不喜欢打匹配,赢了他们就各种谄媚,输了就‘呵呵,最强王者?’”贺坚强不满的对身旁一起从网吧出来的表哥抱怨道。

  “没办法,我要是像你一样天天打这个游戏我也早就是最强王者了。问题是我哪有那时间。”李易扬尴尬的解释道。“而且你战斗力那么高,和我一起匹配,匹配到都是8000,9000战斗力我根本打不过啊。”

  “嘛,嘛,无妨啦,反正你回去有时间就练练嘛,要不然每次挨喷的都是我。”贺坚强委屈的说道。

  “哪有那时间,你以为我像你天天那么闲,不和你扯了,我回家还要看书呢。”李易扬对贺坚强摆摆手,转身朝身后的公园走去,顺着小路穿过公园就到家了。

  “那好吧,我去给我买点吃的就回家了,我走了啊。”见李易扬这个样,贺坚强也无话可说,谁让人家是要考研自己却每天闲的蛋疼呢。

  “恩。”李易扬转过头对贺坚强点点头,然后继续沿着小路朝公园走去。

  “回家还有好多书要看啊....”嘴里咕哝着没营养的话,李易扬突然停下了脚步。视线所及之处,一架自动售货机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李易扬将手探入口袋,正好摸到了几枚零钱。

  “看来老天也不想让我就这么回家去啊。”叹口气,李易扬将口袋中的零钱尽数掏了出来。

  在轻风的吹拂下,李易扬抓着买来的啤酒朝公园走去。

  夜晚的公园,分外的寂静。平时这里在这个时间还有些流连忘返的学生走动,今天却空无一人。

  在公园的长椅上坐下,李易扬抬起头呆呆的注视着夜空。夜凉如水,月色如镜,但是李易扬却感觉空气仿佛凝滞了一般的沉重,让人难以呼吸,李易扬慢慢的垂下视线,双肩和脖子仿佛承受着千斤的重量,压得他无法抬头。

  ‘干脆死了算了.....’

  这个念头从李易扬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哎....”李易扬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难道是那啤酒的味道很不好吗?”一阵带着笑意的声音从李易扬耳边响起。

  反射性的抬起头,李易扬看见了挡在自己身前的人影。一个身着黑色风衣的男子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站在了他的身边。

  “从刚才开始起就没有见到您有笑过呢。”

  “........”

  应该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搭话的男人吧,李易扬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想到。但是,这个黑衣男子仿佛对李易扬的沉默并不在意,继续笑吟吟的说道。

  “如果心里有着太多的压力,那么无论是什么样的美味都没办法好好品尝出它应有的味道呢。”

  “啊....是的。”李易扬叹了口气又垂下了头。

  “难道是因为恋爱的烦恼吗?那应该不可能吧,如同您这样完美的人,应该不会有哪位愿意对您放手吧。”黑衣男子继续笑道。

  “呵,你开玩笑了,事实上我现在连女朋友都没有呢。”李易扬苦笑起来。

  “难道是因为学习?呵呵,真是难以置信,像您这般优秀的人竟然会因为那些无聊的学习而费心劳力,真是让在下难以置信呢。”男子的话如同锋利无比的针尖深深扎入了李易扬的内心。

  是因为喝多了的缘故吗,还是因为这个男人和自己素未相识,是一个不可能接触到自己生活圈的人,说着这样显而易见的恭维话,让人觉得他是居心不良,但是李易扬对他却突然产生了一种可以毫无保留倾诉一番的情绪。

  虽然依旧低着头,但是心中的苦闷却不受自己控制的不断脱口而出。

  “我真是一点用都没有...今天老师教的东西我还是一点都听不懂,明明家里花了那么大的代价让我出来念书,拿出了那么多的钱让我找老师复习去考研究生,但是我却.....但是我却什么也听不懂,呵呵。”说道这里李易扬不禁自嘲的笑了起来。

  “但这应该只是偶尔才会发生的,不是吗?”

  “并不是偶尔发生的....而是,一直都这样,从中学时代,到大学时代,再到现在,明明我拿着家里的钱一直在外面挥霍浪费,但是回到家却依然笑着骗着他们说我一直认真学习,自以为很努力,其实却是在白费力气。”李易扬抬起头看向黑衣人,“我的感觉你一定....”

  不会明白的吧....

  最后这一句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对着自己身前的这个黑衣人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怎么了?为什么不继续说了?”黑衣人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问道。

  “不,没什么。”李易扬无奈的摇摇头,举起手中的易拉罐吞咽了一口酒又垂下了头。“所以啊,再过四个月以后的考试,我肯定是过不了的,到时候估计就会变成全家公敌了吧。”

  “怎么会呢,会成为全家公敌的只会是拖累家人后腿,不学无术的浪子罢了,如果如此优秀的您也会成为全家公敌的话,那还真是让在下无法想象呢。”

  “你...”李易扬重新抬起头直直的注视着黑衣人的脸,由于带着帽子加上天色已晚,也不太能看清脸,但是从声音上来听感觉跟自己差不多大,反正再大也大不到哪里去。“你从刚才就一直在说我多么多么优秀,这么显而易见的恭维就算了吧,如果你有什么不良的念头,还是趁早打消掉吧,我可不是那种浅浮的人。”

  “您这样说就会有点太伤人了哦,您真的是很有能力的哦。您的能力绝不输给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不,应该说您的资质比这个世界几十亿的俗人要强出千倍,万倍还不止呢。”黑衣人发出一阵低沉的笑声,“有如此强大实力的您却能,持这样谦逊的态度,果然,那些平庸的家伙是无法和您相提并论的呢。”

  “够了,我已经说过了,如果你是想对我推销什么东西或者想对我做些什么的话还是趁早打消念头比较好。”黑衣人无脑的恭维并没有让李易扬产生什么好感,反而令李易扬的心中感到无比的丑恶与憎恶。

  “如果我前面说的话有哪句让您感觉听着不舒服的话,我真是万分抱歉。”黑衣人对李易扬歉意的弯下了腰,然后从口袋中拿出了一个银白色的物体,“那么,为了表达我的歉意,请您手下这个....”

  “这是....”李易扬皱眉观察了一下黑衣人手中的物体,眼中闪过一道不屑与明了,果然是来推销的吗。

  “这是一个蝎子形状的工艺品哦,您应该知道才对。”黑衣人手里拿的是一个小巧但是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蝎子状金属工艺品。银白色的蝎身冷冷的反射着夜空中的月光。

  “不用了,我对这种东西不感兴趣。”李易扬冷冷的拒绝道。但是这种程度的拒绝并没有让这个黑衣人动摇。不仅如此,他还笑吟吟的已一幅毫不在意的样子将蝎子弯腰递到了李易扬身前。

  “请相信我,这一定会对您有所帮助的。”

  “好吧,这个蝎子我要了,我刚好也是天蝎座的,就当买个吉祥物吧,多少钱?”看到黑衣人的坚持,李易扬也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如果这个男人开出的价格还可以接受,那李易扬就准备买下来这个,如果太过离谱就直接扭头走人,这就是李易扬的想法。

  “啊,这本来就是您的东西,在下又为什么要收钱呢。”黑衣人微笑的说道。

  “本来就是我的东西?说实话,你这种推销手段我还是第一次见。”

  “啊,难道您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工艺品吗?确实,这个对其他人来说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装饰品,但是对您来说却不是那样。”低下头,黑衣人伸出了拿着银蝎的手,“要怎么说才好呢,对了,这对于您来说,应该是属于一个命运的钥匙吧,打开新世界大门的钥匙,如果不相信我的话,就请您先拿上它如何?”

  “打开命运之门的钥匙?”李易扬被黑衣人夸张的形容给弄得呆住了。

  “是的,来,请吧。”黑衣人将银蝎递到李易扬眼前,“当您接过它的瞬间,您的人生将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仿佛重获新生一样美妙绝伦,如梦似幻.....”

  黑衣人的夸夸其谈让李易扬张了张口却什么也说不出,他的话仿佛魔鬼的**让李易扬忍不住慢慢的抬起手朝着银蝎伸去。

  (仿佛脱胎换骨一样美妙绝伦,如梦似幻的生活吗)

  在马上要拿到银蝎的那一刻,李易扬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

  (如果真的变成那样,那种没有烦恼的生活,我该.....)

  没等李易扬想到更多,指尖便已接触到了银蝎,那冰冷的触感让李易扬忍不住打了一个颤。但是同时一种血气上涌的震撼感突然从李易扬的身体内部传出,头晕目眩,仿佛整个世界都完全颠覆了一样,身体开始剧烈摇晃,努力想保持重心却力不从心,但是从心底里传来的那种熟悉感却让李易扬不禁紧紧的握住了银蝎,死死的捏在手中,不会再交给任何人。

  这时,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了一阵略带笑意的声音。

  “那么,就此开始了,只为您一个人流动的时间,还请您尽情享受,我的.....哥哥.....”

  一道光芒包围住李易扬,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已经将心宿二(天蝎座)送去了吗?”就在李易扬消失没多久,黑衣人的旁边又出现了一名黑衣人。

  “恩,要不了多久,哥哥也会回来了。”之前和李易扬交谈的那名黑衣人将帽子缓缓摘了下来,在月光的照耀下露出了一张清秀的面庞。如果李易扬还在这里一定会大声的惊呼出来,和自己交流半天的黑衣人竟然就是跟自己一起从网吧出来的弟弟贺坚强。

  “那就好,希望心宿二(天蝎座)能早点觉醒,然后回归星圣殿,异虫的攻击越来越猛烈了,联盟已经快顶不住了,我们很需要心宿二(天蝎座)的力量。”新出现的黑衣人点点头说道。

  贺坚强弯下腰将李易扬留下的半罐啤酒拾起在李易扬之前坐的地方坐了下去,狠狠灌了一大口。

  “听说X剑士被灭族了?”

  “是的,被异虫偷袭了X剑士的部落,联盟又失去了一位朋友。”新出现黑衣人声音暗淡的说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回星圣殿?现在每一位星圣的回归都是对联盟极大的帮助。”

  “你知道的,除非我哥哥同意,不然我是不会回去的。”贺坚强将胳膊搭在椅背上笑道,“毕宿五(金牛座)。”

  “有昂星团率领的你们怎么可能会输给那些低等生物?”

  “北河二(双子座)已经战死了。”被称作毕宿五(金牛座)的黑衣人淡淡说道。

  贺坚强全身一震,望向毕宿五(金牛座)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与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