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6 21:46:01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恶人王的拍档
  4. 第一章 满月之祸

第一章 满月之祸

更新于:2017-04-21 08:08:41 字数:3676

字体: 字号:
恶人王的拍档目录
共2章
  某一天,三个学生聚在一起嚼舌根:作为一个学生真是太苦了,拼命努力也不一定能得到好成绩,考得不好零用钱就不用想了,而且想干点什么自己感兴趣的事情都会遭到老师和父母的反对,升学考试才是第一位的,搞那些没用的干什么…之类的,一定会被这样责备的吧。而且不管星期天啊,劳动节啊,国庆节啊什么的法定假日也好一般假日也好,就连寒暑假也会被要求上课,都必须走到书桌拿起笔杆跟书本战斗…….抱怨了好一会之后,三个人的结论说来说去,当学生总比工作强,因为没有老板啊,果然没有上司的人生,才是真正的人生吧……

  ……以上只是一个笑话,然而在我吴名听来则是感触良多。原因在于,我隶属杏林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警衔为二级警司,待遇副科级,自然不可能没有上司,而且我的上司运相当差,这是众所周知的。虽然从名牌大学毕业,通过国家公务员考试成为了所谓的官僚,可是自从上任开始各种自以为是的,刚愎自用的,嫉贤妒能的上司不断的降临。不过也因此获得了广大的同情,同事缘算是不错的,这也是一种收获吧….大概。

  不过我并不准备申请调动,因为一旦申请调动的话,一定会有倒霉蛋来顶替我的位置的吧。为了他人的幸福着想,二十六岁的我,吴名,宁可选择牺牲小我。

  这一夜,也就是秋风将夏天残存势力完全扫荡殆尽的半个月之后。杏林市的夜空晴朗无云,散布在地面的大片耀眼灯海也无法抹消满月的光辉,饱满的月亮既红又大得不可思议,如同一枚廉价的铜币俯瞰着这个亚洲首屈一指的大都会。

  我从窗外的满月移开视线,内心有股不祥的预感挥之不去,然而这只是毫无来由的感觉,而且从来没有猜中过。大概是刚才在沙发上为了消磨时间读了蔡骏小说的缘故吧。我望向吧台的那边,“今天人不多啊。”我对着那个女侍应生说道,但是她并没有搭理我,我还是老老实实的要了一杯酒,将小说塞进了外套口袋,此时传来尖头皮鞋着地敲击地板的声响。

  “啊啊,真是无聊到了极点,早知道就不来了,连半个美女都没有。”

  声音的主人来自一个年轻男人,他修长的身形,比一般中国男人高十公分左右,短发略泛玫瑰色,身穿有些休闲味道的黑色西服。紫色衬衫领子松开两颗扣子,路出完美的肌肉线条和锁骨!几乎能吸引所有女人的目光,可惜今天没有美女。那笔直的脊梁和宽阔的胸膛,还有豪迈的步伐,实在不能不让人联想到职业模特。

  形容帅哥有很多种说法,以"惊艳"或"完美"来做比喻,我想应该不会有人反对。他的五官深刻,充满柔情与波光的双眸使得雄壮的外表反而使人感觉不到一丝压力。

  “那是周瑜与吕布的结合体,如恒星一般耀眼的存在。”

  曾经采访过我们新一届精英的记者如此感叹道。而如此闪亮的人物正是我的顶头上司,姓王名亚心,职务为杏林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特别事故一科科长,警衔为一级警司,待遇为正科级,年龄29岁,中国政法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进入警界,正是群众眼中只会指手画脚从来不干实事的精英官僚是也。

  “啊,科长来了。”

  “要我说多少次啊,没名字的家伙,别这么见外啊。在这杏林局里,能跟我的才能平分秋色的也只有你了吧,都是一些尸位素餐,酒囊饭袋的家伙。果然只有我们这样的人才能被称为精英啊,精英!!”

  即使被你这样夸奖我也不会高兴的,不要把我和你这家伙混为一谈啊,混蛋。再说我叫吴名又不是自己要这样叫的,不要随便给别人起外号啊,喂喂!!当然我是只敢在心里这样吐槽的。

  “科长今晚怎么会特地叫上我来这种店?一般来说只有自己来不是很好,我这灯泡很亮啊。”虽然今天没有美女,我在心里这么吐槽。

  “喂,没名字的家伙。你不觉得这里有些怪怪的么?”这么说着,王亚心一脸的阶级斗争,严肃的拿走我点的酒,环视整个夜店。

  不正常么?我跟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气氛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不过这里的胖子出奇得多呢,肥肉型,瘦肉型,五花肉型…….反正吃过猪肉的都能找到你喜欢的型。但是这些是人啊,我怎么能开这么恶毒的玩笑?

  “科长啊,你不会是馋了吧,那些家伙的热量很高的。”

  “你在说什么啊?我已经吃素很多年了。你这个,混蛋!!”

  唉,那是因为什么啊?那些人除了有很多肉以外也没什么不正常的啊。不过就在我还没看出有什么不对劲的时候终于发现了一些端倪,就是那些人不停的喝着啤酒,而且就像不用花钱似的不停的喝,很快我就觉得自己的脖子开始冒凉风了,空调的冷气打在身上,我就不由自主的打起了一个冷战,感觉浑身粘乎乎的,我这才发现我出了一身的冷汗。

  最诡异的要属离我最近的那个相对那些胖子来说要瘦很多的客人了,因为他的肚子在不停的灌下啤酒后明显的胀起来很多,而且那个家伙并没有停止喝酒的意思。

  “喂!这帮家伙难道是被……果然不能跟你混在一起啊,为什么我会跟你同事啊,这不明摆着让我玩完吗?”

  “没名字的家伙,你就是这么跟上司说话的么?”轻轻把这几个字吐出口,与之对应王亚心的表情却冷如冰霜。“这才是你不得晋升的原因吧,抗上啊,抗上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得哦。”

  喂喂,跟你这种人扯上关系的话,没有人不火大的吧。当然这又是我心中的吐槽。“科长就是为这个来的吧,我了解了”我松开了领口扣子,松开袖口挽起袖子。“不过你带家伙了吗?”

  王亚心脱掉外套,一口气喝干剩下的酒,从背后掏出了一样物件,这让刚喝一口酒的我当场就喷了出来。

  “我擦勒!库房里的防暴枪你什么时候拿出来的?!”

  王亚心并没有回答我,而是嘴角向两边一咧开上翘露出一个邪笑,整个人的气质瞬间由惊艳变成了妖邪,一股紫色的气息不断升腾,并且不断的向他手中的防暴枪聚拢。很快那把普通的97式警用防暴枪却变成了一把泛着诡异紫色的并有着奇怪雕纹的霰弹枪。那些喝酒的家伙们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一般纷纷站了起来,嘴里不停的念叨着,“我不会让你伤害我的孩子。我不会让你伤害我的孩子。”

  “上了哦。”

  “去吧,科长,我支持你!!!”我说完便利索的翻进吧台,以便保护自己顺便看着科长怎样对付这帮“怀孕”的男人,不过我耳边似乎响起了什么人说话的声音,“我不会让你伤害我的孩子。”

  王亚心随意的单手举起着那把经过“改装”的枪,毫不犹豫的对着那个离自己最近的那个胖子开了一枪,一声巨响那人的肚子被炸开了一个洞,不过除了肥肉四溅开来以外并没有多少的血液溅出,这时一堆触角从那肚子上的洞口伸了出来。几乎是一瞬间那些触角就将自己的所谓的“爸爸”(或者叫宿主更为贴切)的上半身给撕掉了,此时一个奇怪的场面出现在了王亚心眼前,一棵长满触手并有着花骨朵的植物长在一双人腿上。

  “科长啊,这个时候不会打搅你吧,我被一个大肚子姑娘给缠上了。”我拼命的抓着对方的手腕并向科长求救,可是那个混蛋科长却说:“我正忙着除草呢,你自己想办法吧。”他话音刚落那棵杂草伸出触手就袭向了王亚心,他似乎没想跑似的轻松的就被抓住了。

  “你搞什么飞机啊,科长!”我看着科长被轻松的吊了起来,那样子像是一块咸鱼被猫抓住了。

  “啊……啊……”王亚心随着杂草的不停晃动而上下翻飞嘴里不停的惊叫着,就像第一次坐过山车的孩子似的。

  “科长啊,用枪啊!”我在一边提醒他,一边和眼前这个大肚子姑娘角力,就在我话音刚落的时候,科长的枪也掉在了地上,那枪也瞬间变回了警用防暴枪。这下我可真的急了,一脚将眼前的姑娘踹到一边,并将酒架上的酒瓶子砸向那个姑娘,然后迅速的掏兜找打火机。然而就在这时科长则大喊了起来。“吴名,枪!”这时候肯叫我的大名了,紧急情况我也不忘吐槽一下

  “我忙着呢!”我随口应付道

  “回去扣你工资。”王亚心说着伸出了中指,那棵杂草似乎玩累了,将王亚心逐步的移到自己的面前如果杂草有脸的话。那棵硕大的花骨朵一下子就绽放开来。

  “它好像饿了?”我没心没肺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知道,还不快来帮忙?”王亚心真的急了。

  我终于找到了打火机,并灌了一口烈酒,那个大肚子姑娘满身是酒的再次冲了上来,随后我便喷出嘴里的就,烈酒遇到火焰瞬间一条火苗窜了出去,那姑娘倒霉的挨喷了。连惨叫声听起来都已经不是人类所能发出的了。我刚想跃出吧台去捡枪,那些宿主却聚拢了过来。

  “今天打烊了,明天再来吧。”我不大不小的吐着槽。然后将仅存的酒全砸在了它们身上,然后如法炮制的将它们一个个的全点着。我利索的越过它们顺势在地上一滚,抓着枪扔向了王亚心,但就在王亚心马上就要碰到枪的时候,那杂草的一根触手却抓住了枪。

  “我擦!啥时候第4空间的杂草,居然有这凶残智商啊!?”王亚心居然也开始吐起了槽。紧接着王亚心又开始大喊:“你个天杀的没名字的家伙居然这么整我,回去一定扣你工资!”就在这时那杂草居然将枪送进了嘴里,但功夫不大又给吐了出去。

  “还有希望?”我不禁眼前一亮抓住,还未落地的防暴枪,再一次扔向科长。王亚心总算不负众望的接住了枪,伴随着一声枪响这个世界总算是安静了。

  王亚心弄了弄自己的头型又恢复了一开始的帅气模样,然后看看满目疮痍的吧台对着我说:“吴名啊。”

  “嗯?!”我还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你个败家玩意,那些好酒都让你给糟蹋了。”王亚心说着给我来了一个十字绞杀手

  此章则是我死党所写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恶人王的拍档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