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3 08:50:14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仙剑游都市
  4. 序章

序章

更新于:2018-07-10 17:51:00 字数:2976

字体: 字号:
仙剑游都市目录
共2章
  原始大森林

  森林很宽,很大,地处于我国云缅交界处,连绵千里,一望无际。

  原始森林深处,从来没外人涉足,因为这里终年毒瘴密布,寸步难行。

  在很多年,在这个原始森林的深处,曾经生活着一些野人,他们知道在这个森林最里的地方有一个区域,被称雾海的区域延绵数十里。因为那里终年浓雾迷漫,从外看去,只见着一团团白气游荡,再往里却不见一物,因为被浓雾挡住了视线。

  雾海这个词听起来很有意境,很美,但这个叫着雾海的地方则不然,这片雾海还有另外一称号,叫着死神之手。任何进入迷雾的人,从来没有再出来的,没有知道他们是死是活。

  不知多少年过去了,原来的野人以经灭种,人们的生存地点离森林越来越远,这个地方渐渐被人遗忘。

  某一天,云雾深处……

  外间烈日高悬,而这云雾之中,只能隐隐从被阳光直射之处依稀看到太阳的影子。

  云雾之内,一座高峰之顶,峰顶开阔,绿树成林,绿林之中有一个小木屋……

  木屋分里外两间,此时里间一个香案前正跪着一个年青人,看他朗星玉面、虎背熊腰,端是一个威武少年,只是一身粗布衣裳,肩上斜搭着一条兽皮,一头乱发,长短不一,参差不齐,后脑勺却有一缕近尺长的头发,一根细细的树筋儿捆住这一缕细发。怎么看都像个未进化的山中野人,表情稚嫩,目中清明,这青年也就十八九岁的年纪。香案之上,一只小山猪四脚被树皮结成的绳索捆了个结实,也许感受到自己即将发生的悲惨命运,此时正哦咿乱叫。而年青人则不管小山猪叫声的凄惨,似乎早以习惯这种声音,自顾自的对着案上灵牌自语:

  小山猪捆躺在案上,猪嘴发声:“哦咿~哦咿~”

  年青人头也没抬,低着头,双手合什,低声喃喃:“爹,孩儿知错了…………孩儿不该贪睡,不该误了上香的时辰……不过……说来说去,都怪昨晚这只小山猪叫太凶,害得人家直到半夜还睡不着,睡着了又醒不了……早知道这只山猪叫着这么厉害,昨晚……就该把他烤了……省得害我不能入眠,误了给爹爹上香的时辰!”

  小山猪似乎听懂了人言,知道跪地青年要烤了自己,响亮的“哦咿”之声换着低沉的“哼唧……哼唧……”

  年青人仍然自语:“唉~春天早过了,也不晓得它在乱叫个啥?而且现在它还这么小,按道他不该乱叫才对呀!小猪~小猪~小肥猪~你叫再多声“哼唧”也没用,马上把你烤熟了当供品!呵呵……爹看到香喷喷的山猪肉,心里铁定高兴……爹以前嘱咐过的,早晚三柱香……你不知道他发起脾气来多可怕……都是你这该烤的山猪害我,要知道我是第一次误了上香的时辰……真不知道爹会怎么处罚我!幸好……我还有补救方法!”

  年青人低着的头稍稍抬起,脸带笑容道:“爹,早上没点的三柱香,孩儿也补上了,还另加了三柱呢……爹,这下你会原谅孩儿吧……一……二……三……哈哈,看来爹是原谅孩儿了,孩儿这就去烤山猪啦!”

  年青人刚欲起身,突然木屋外传来数声大吼,年青人一愣喃喃自问:“什么声音?!啊……是山猪?这倒好!抓一只还引一只,哈哈……呵呵……,八成是小山猪的叫声把它引来了,早上梦见吃烤全猪果然是好兆头……。”

  看来年青人对山猪的叫声极其敏感,只听数声猪吼,就知道是只大山猪。看样子他经常兽猎。

  年青人极速的拿起简陋的木板床上的一张弓和两根箭,动若脱兔般冲出了木屋。一出屋,年青人就看见木屋外的斜坡下,一只数百斤重的山猪,正咧着獠牙狠狠的盯着他,山猪四蹄燥动,随时可能向他冲来。

  年青人也是兽猎能手,不慌不忙,张弓搭箭,一声虎吼,箭矢疾若闪电般射向正欲冲向年青人的大山猪。

  说来话长,实则只是闪烁之间,箭矢以经没入大山猪背中,只留下些许箭尾在空中颤抖,可见年青人臂力之强,能够隔着如此远的距离射穿大山猪的厚皮硬骨,那怕得需要千斤之力。

  年青人哎呀一声大叹,道:“怎么射偏了呢?本来对着猪眼,怎么一下射到背上了。”敢情是射偏了,没中山猪要害。

  年青赶紧凝神以对,再次张弓搭箭,准备应付山猪的反击。按照他多年猎猪的经验,这山猪在没有一击而亡的时候,一般会狂性大发,反击的力量比平常时大了不止一倍。在空旷处自己到可以闪开,或者上树躲避,但自己身后就是耐以息身之处,这山猪一冲之力,这小木屋怕就毁了,这屋内又有爹的灵位,那可伤害不得,要是爹知道了,不定会把自己怎么样,所以年青人赶紧拉满弓,对闪高山猪的眼睛,准备一击将其击毙,万万是不可以让开的。

  而这瞬息之间,年青人正欲弯弓射箭之时,这只竟然转身就跳,眨眼间就闪入丛林之中。

  再看这木屋之外,一条隐在草丛中的山道婉延到山下,羊肠小道两边都是荆棘丛生,杂草、大树、小树密布,大山猪这样的庞然大物大物隐入其间,堪堪露出一个厚实的背部。

  年青人大叫“不好,山猪逃了!”赶紧收弓,纵身扑入荆棘之中,奋起直追。一边追猪,嘴里喃喃自语:“不能让猪逃了,要是……烤只全猪给爹,那爹可真的……就不会生自己的气了。”

  山猪在丛中奔走如风,再看年青人竟不落分毫,其速之快,竟然比山猪败走奔逃的速度,要知道这里是荆棘丛生,杂草、大树、小树密布的山顶呀。

  山猪奔走再前,年青人在后拼力直追,几次年青人张弓欲射,大山猪却瞬息就隐入山丛之中,掩住不了要害,年青人手中只有一只箭,不敢随意使用,只得直追等待更好的机会。

  人力终究有限,奔走了十几分钟,年轻的人速度越来越慢,在这山间跳跃奔走,大费体力,看实在追不上了,年青人干脆停了下来。

  不要认为年青人此时以经放弃了,他停下来有他的道理,大山猪受伤,又一路奔跳,留下了一路的血迹,年青人决定顺着血迹去找,终究能把大山猪找到,无论如何要把它给烤了,让爹高兴高兴,兴许就不处罚自己了,想起以前爹爹骂人的样子,年青人不禁打了个冷颤。

  太阳西下,山林这中更显暗淡,年轻人却是目若朗星,视物丝毫不费力。

  经过这一下午的追寻,年青人巡着大山猪的血迹找到了一个地点,在半山腰处,一个山洞之前。

  这个山洞洞口本被密藤遮住,不知道山猪如何闯了进去,露出一个丈许的入口,里面黑幽幽的,一点都看不清楚。

  年青人站在洞口,向里面扔了好几块石头,不再任何反应,年青人又自语道:“这地方好暗,以前都没进来过……要是这山猪再往山下跑一点点……我就不能再往山下走了……爹说过,我一生都不许走过半山腰之下。平时用的生活用品大都是李大伯送上来的……爹也是,从来不给我讲为什么,李大伯半年才上山一次,也一点都不告诉我……到底为什么我不能下山呀……”

  年青人在洞口转着圈,不敢冒然进洞,看着天色渐晚,年青勿自思想:“这是什么洞呢?……这里……这里该不会爹说的石沉溪洞吧!对肯定是这里了,我在这山上生活快二十年了,没见过一个山洞呀……这个山洞……肯定就是爹说的的石沉溪洞……爹说过洞里有机关?爹还说只要有这机关,其他人绝对不会闯到洞里的。只是……只是刚才闯进洞的是猪……不是人呀!这可怎么办呀!爹说过他死后就会把自己安葬在石沉溪洞里的,要是这大山猪进洞把爹的住地毁坏了怎么办呀!”

  年青人使劲抓着自己的头发,人以经蹲在了地上,焦急的道:“我进不进洞呢?爹说了洞里有机关,进去很危险……可是如果我不进去,大山猪把爹的住处毁了,爹会发脾气的……”

  年青人突然站起身,仿佛下了重大决定似的,坚决的一挥手,自语道:“不管了,一定要进去,要是山猪把爹的住处毁坏了……那……那可不得了……爹发脾气了,会很可怕的,比遇到山熊还可怕。”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仙剑游都市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