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03:38:5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青彦决
  4. 第一章 少年初长

第一章 少年初长

更新于:2018-08-23 07:09:34 字数:3812

  阳光洒在一望无际的森林上,泛起微微的光斑,和着晨风上下起伏,荡漾起绿色的波涛。

  伴着偶尔的虫鸣,传来模模糊糊的箫声,还伴着隐约的杀气,若有似无。旋即传出几声愤怒的虎啸声,粗暴打断了隐隐约约的箫声。

  此时,一只半人多高老虎正红着眼瞪着半倚在树杈上的少年,喉咙发出低沉的怒吼声音,不用怀疑,如果这名少年是在地上,这只老虎定然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去,把少年撕成碎片。

  树杈之上,少年一手握箫,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打着另一只手,不过可以听的出,拍打的节奏很乱。这是一只三阶的赤火虎,没什么特殊的能力,但也不是他可以应付的,要知道,他才二阶圆满,而这只老虎,阶位比他高多了,他几乎没有可能斗赢它的,不过他也有信心和它拼上一拼就是了。

  吼!最终赤火虎低吼一声,后腿猛的发力,朝树上的少年扑了上去。

  少年直起身子,以箫代剑,朝老虎的头猛的劈了过去,同时单手一撑,跃下树枝,稳稳的立在地上,警惕看向老虎。

  吼!闪过那箫,老虎落到地上,一个转身,后腿再次发力重新扑了上去,少年紧了紧手中的箫,虽说这赤火虎才三阶大成,可却是堪比人类三阶圆满强者,而他才二阶圆满,说不紧张都是假的。(同一阶位,分初入,小成,大成,圆满四个阶段。)

  脚下步伐迅速一换,闪过老虎的猛扑,同时用箫格挡那条横扫过来的尾巴,少年捉住空隙,一巴掌拍了过去。

  被反震力道震退好几步,少年抬头看向老虎,居然只是身影顿了一下,然后就又扑了上来,身上只有一个淡淡的白痕。

  连踏几步止住后退的趋势,少年环视周围,却发现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利用的。暗自咬咬牙,他就知道,这种检变态的测没那么容易通过。

  咔的一声,很细微的声音响起,少年脸色立刻大变,这是手中的箫断裂的声音。

  立即快速后退,闪过赤火虎的攻击。少年很清楚,手中的箫不过是普通的竹箫,根本经不起这样的折腾,能撑到现在,已是实属不易。灌输灵力,少年把箫冲老虎扔了过去,老虎一个横扑,闪过那呼啸而来的箫,同时锋利的爪子抓住机会从少年背后划过。

  拍出两掌,少年的后背已经有了几道明显的血痕,火辣辣的疼。反观赤火虎,身上只有一个浅浅的白痕。少年的攻击,根本破不了赤火虎的防御。毕竟境界差距太大了,四个境界,还有一个大境界!

  “小子,怎样?撑不住了吧?”突然从少年身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带着幸灾乐祸。

  “要你管。”少年握掌成拳,一拳轰了出去,同时对那个幸灾乐祸的声音恨恨的喊了一句。

  “呵呵。”苍老的声音笑了一句,没有再说什么。

  少年也没有再理会那个苍老的声音,而是专心对敌。

  嘭!一个分心被赤火虎捉住空隙,随后虎尾扫了过来,抽到身上,少年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地上。嘴角流出丝丝鲜血。

  赤火虎怎会当过这等机会,纵身扑了上去,少年危险至极。

  咻!此时,少年身后,一根鸡骨头凌空飞了过来,似是长了眼睛一般,笔直的朝着赤火虎刺了过去,如果看的真切一点,就会发现,其实鸡骨头上面,有一层淡淡的白光。

  噗!鸡骨头毫不费力的穿过了赤火虎的身体钉在旁边的树上。赤火虎也摔到地上。

  少年看着这一幕,有些泄气。

  “你还不是它的对手。”苍老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同阶灵兽,一般都要比人类厉害一点,而少年的阶位,还不如赤火虎。

  “我知道。”少年的语气平淡,即使他可以越阶挑战,但也是有一定的极限的。

  “走吧。”这次苍老的声音再度飘起时,一个老头出现在视线中。很难把眼前这个脏兮兮的老头与前面的声音联系在一起,但他的确就是声音的主人。

  “去哪儿?”少年站了起来,擦擦嘴角的血迹,问。

  “跟着去就是。”老头慢悠悠的在前面

  走着,一点儿也不像是在危机四伏的迷失山脉最外围区域。

  “故弄玄虚。”少年不屑的开口,但还是跟了上去。

  近半个时辰过去,老头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少年忍不住开口问。

  可嘴巴一张开,却像是遇到了什么似的,快速闭上了眼。

  老头对此似乎早有准备,只是在一旁看着,脸上没有丝毫的惊慌。

  没多久,少年脸上浮现出开心的神情,但过了一会,又迅速变成了悲伤,然后眼角开始有泪水涌出。

  “左亦恒,呵呵。”,一个充满嘲讽的声音从少年的嘴中飘了出来,身上开始有明灭不定的光芒闪烁。

  一个半透明的光罩忽然出现,笼罩着少年的身影,带出丝丝不断的飘忽,仿佛下一刻,少年就会消失。

  老头的脸色大变,急忙打出一套复杂的手印,动作无比纯熟。

  少年身上的光罩自动破灭。没多久,少年就睁开了眼睛,可眼里还是闪过一丝莫名的,复杂的感情。

  “没事吧?”老头的声音带上一丝关切,虽然并不明显。

  “没有。”少年摇摇头,声音中听不出任何情绪。

  “那你还自己喊自己的名字。”老头看了远方一会儿,转身离开,“走吧。”声音中听不出什么感情。但很显然,两人心底,都藏有些什么东西。

  少年,应该说是左亦恒,抿了抿嘴,什么也没有说,跟在了后面。

  木石村,这是一个偏僻的村子,属于奇兰郡附郡管辖,位置很是偏僻,不过由于接近迷失山脉,偶尔也会有外来人,左亦恒和老头就住在木石村。

  看到两人回来,也有不少人问好。

  老头对此似乎早就习惯了,只是点了点头。不过从村民对老头称步尘仙长,可以知道,这个脏兮兮的老头,名为步尘。

  左亦恒依旧沉默,跟在后面,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步尘没有打扰左亦恒,有些事只能自己跨过去,别人是帮不了忙的。

  随着夕阳的西下,左亦恒的思绪飘到了远方。他又想到了今天在那个阵法中看到的一切。原以为,他已经把那些东西忘得一干二净了,没想到只是藏的更深了,只要有机会,还是会再度跳出来,并且还是以这种方式。

  眼神闪了闪,左亦恒看向步尘,这两天,步尘的情绪好像不对劲。特别是今天带他出去训练时。

  这……是都凑一起的节奏?

  夜,月凉如水。

  步尘坐在茅屋的台阶上,看着月亮发呆。手中似乎握这什么东西,但很快有微微的白芒闪过,然后东西就消失不见了。

  吱~有些破旧的竹门被打开,发出刺耳声音。

  “回来了。”步尘头也没回,却是冲正在关门的左亦恒开口。

  “嗯。”左亦恒转过身,同时关上门。

  “村子里去测试的人已经出发了,对么?”步尘突然冲准备回去的左亦恒问。

  “怎么?你要让我去?”左亦恒看了步尘一眼,停下脚步,道。

  “你不愿意?”步尘反问。

  “怎么可能。你真的让我去?”左亦恒开口。

  测试,对于村子里的年青一代来说,是十分重要的,要知道,通过测试,他们就有可能去学院,一步登天。当然,左亦恒对这些东西没什么兴趣,但是他也不想老是呆在这个村子里。而且,对于这个传说中的测试,他也是真心想去看一下,可惜步尘从不让他参加任何测试。不过今天是怎么了,居然主动提出,而且是在村子里的人已经出发后。

  “既然参加测试,就应该努力做到最好。”步尘伸出手,“把你的十字架拿来。”

  步尘口中的十字架,是他为左亦恒锻造的一个空间项链。左亦恒当初画了一个图形,要求步尘锻造成十字架形状的,对比,步尘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让他少点在外人面前显露自己有空间项链。

  “干什么?”虽然对步尘的要求感到奇怪,但左亦恒还是从脖子上拿十字架下来,递给步尘。

  “有用呗。”步尘接了过来。

  左亦恒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皱了皱眉,看向步尘,没有说话。

  “明天我要离开。”步尘的声音带着一丝莫名的沧桑。

  “离开?”左亦恒有些不明白。步尘有时候也会出去几天,把他一个人扔在这里,可听这语气,又与以往有些不一样。

  “这些年,你应该看得出来。”步尘有些前言不搭后语,可左亦恒却知道步尘在说什么。

  据他所知,步尘身上,应该有些秘密,但他没有去猜测,一是因为猜到了也没有什么用,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做不了什么,二嘛,也是他对很多事都是一个无所谓的态度,还因此被步尘说过。

  “还会回来吗?”眼中闪过一抹暗淡,但很快就被掩饰了下去,左亦恒问。

  “不知道,也许……不会了。”尽管步尘尽量放缓语气,但左亦恒还是听到了其中的苦涩。

  握握拳,左亦恒没有开口。站了一会,回去了。

  步尘看着那个略显消瘦的身影,愣了一会儿,随即也回去了。

  第二天,左亦恒故意拖到日上三竿才起来,打开门,却发现步尘正站在门口等他。见他出来,随手递给他一个十字架项链。

  “里面,我放了点东西,不知道对你有没有用。如果能突破到三阶,就去参加第一测吧。”步尘的声音还没有消散,人已化作一缕轻芒掠向远方的天空。

  左亦恒愣一下,握握手中的十字架,旋即嘴上浮现一摸苦笑,重新走回房间。

  三阶。左亦恒心中默念了一句,其实他早就可以突破,只是前期是步尘不允许他突破,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了,不在想着突破。

  关于这第一测,只是为了和其他测试区别开来,才有这个叫法的,它是由七院联盟发起的,泛越大陆上最著名的测试,但一般只在大型主城进行测试,而且只对三阶内的人进行测试,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学院的测试,统称为测试,怎么区分,就看是哪个学院举办的就行了,这些测试,限制也会少很多。而村子里的人,去的,一般都是附近的小学院举办的测试。

  当然作为一个偏僻小村子,能有人进学院,就已经很不错了。今年能有五个人参加测试,还是因为有步尘的帮忙,所以村子里的人,才会对步尘那么尊敬。

  准备了一下,左亦恒开始着手突破。

  半个时辰后,左亦恒身上,闪过一抹青芒,一闪而逝,随后,左亦恒就慢慢睁开了眼睛。一旁的十字架项链上,闪过微白的光芒。一个左亦恒熟悉无比的声音从中飘了出来,正是步尘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