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3 12:56:4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大魔术师玩转异界
  4. 第一章 引子

第一章 引子

更新于:2018-05-07 11:45:38 字数:3136

  魔术就是一随机应变为核心的一种表演艺术,是制造奇迹的艺术。它是依据科学的原理,运用特制的道具,巧妙综合视觉传达、心理学、化学、数学、光学及形体学、表演学等不同科学领域的高智慧的表演艺术。抓住人们好奇、求知心理的特点,制造出种种让人不可思议、变幻莫测的假象,从而达到以假乱真的艺术效果。

  崔一张是红灯区长大的孩子,尽管他对这个名字有很大的抗拒,但是收养它的老鸨还是固执的不允许崔一张改名,更不允许他起任何外号来掩盖这个名字,因为她认为只有黑社会才会起外号。

  在老鸨还是一个年轻的妓女的时候的,她打开自己的房门,发现门外的崔一张,包裹在脏兮兮的毛毯里,身上只有一张可以证明身份的手绢:父亲姓崔,母亲姓张,连同一副塑料制成的扑克牌。于是老鸨给他起名崔一张。

  在那时候妓女是大多没有孩子的,人们纷纷猜测崔一张是哪里来的,这让崔一张很不爽,因为到了崔一张成年的时候人们还没讨论出来。不过人们众多答案中有一个被人接受,他的母亲是一个妓女,而父亲是一个落魄的魔术师,因为在发现崔一张的那几天发现了他们俩的尸体。

  实际上崔一张的确不辜负于他这个名字,从他七岁开始就可以帮助老鸨赚钱了,他的手指柔韧而修长,他可以将刀片在手指尖连续翻转一百次,可以把十个硬币放在嘴里说话不发出叮当的响声。他可以轻松的从妓女恩客们的口袋里抽出他们的钱夹,抽出微不足道的纸币后在优雅的送还,从没有人发现过他。

  崔一张源源不断的“收入”使老鸨又惊又喜,她再三告诫崔一张不要在偷东西,崔一张答应了,事实上已经不需要他在动手了。老鸨用积攒的积蓄和崔一张偷来的钱开了一家妓院,慢慢的妓院发展起来,妓女成了老鸨,他们的生活好起来。

  尽管发誓要金盆洗手不在干三只手的勾当,然而誓言只是持续了短短几年。一个年迈少了一只手臂的老魔术师发现了崔一张的天赋,他找到老鸨,发誓会将崔一张教导成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术师。老鸨惊喜不已,因为崔一张没有身份证,也无法上学。事实上老魔术师基本上成功了,他教出一个伟大的魔术师,也教出了一个最伟大的心理蒙蔽专家——简称骗子。

  崔一张的天赋让老魔术师也自愧不如,他从未发现过如此精明好学的好苗子。手、眼、身、步、法四样基本功崔一张学的那叫一个活灵活现:再精巧的物品他一摸都可以拆开,再复杂的捆绑都可以在几秒内挣脱,再远的距离他都可以用扑克牌射中一只鸟的眼睛,再小的箱子他都可以穿过去,他甚至自学了心理学,甚至于他可以和鸟类对话。

  这样仅仅过了四年,崔一张成为了一个让人惊叹的魔术师,而老魔术师也最终闭上了眼睛——永远的。老魔术师死前告诉崔一张,再精巧的魔术都有穿帮的时候,他必须有个同伴,有个托!

  崔一张成年后决定去旅行以增长自己的见闻和磨练自己的记忆,老鸨也没有挽留他,于是崔一张花了一大笔钱办了身份证后踏上了旅行的路程。身上只带了少量的现金,变魔术的小道具,几件换洗衣服和从出生玩到大的那副卡牌!

  他的想法很不错,靠着变魔术在街头卖艺,依次来攒钱走遍中国的大江南北。然而想法是美好的,现实却先将他打击的体无完肤:他空有足够的魔术知识,却没有足够的道具,也买不起那些昂贵的道具。街头卖艺的时候群众围了一圈又一圈,等他表演完毕的时候纷纷一哄而散,然后城管出现了,没收了他的魔术道具,把他赶上了回家的火车。

  假如他安安心心的回家也许就不会再是主角,但这样这本小说又怎么会出现呢?因为他在火车上遇到一个骗子!

  “拙略的骗术!”崔一张冷眼旁观。一个二十多岁胖乎乎的少年拿着一个造型华丽,流光溢彩的佛像正在向一个身着华丽的中年妇女推销,唾液横飞中小手工坊制造价格五十元的青铜镀金佛像被他说成了一个宋朝佛教供奉了一百年的纯金疙瘩。中年妇女两眼放光,恨不得抢到怀里来。

  “就这样,这块金矿疙瘩在众信徒的膜拜了一百年后,被佛祖用大造化幻化了这尊‘药师琉璃光王如来佛‘,持此佛者延年益寿,祛病消灾!”

  “真的吗?多少钱?”

  “破盘价只要9998!”

  “要了,不过小兄弟,我身上没有那么多钱,要不下站我就下车了,咱俩一起取去?没事儿,我家有钱,不差你这点!我老公是XX的局长”炫富的口气打消了崔一张开口阻止的念头,头一偏开始假装睡起觉来。

  “那大婶你身上现在有多少钱?”

  “呦,现金不太多,只有两千多!”

  “没事儿大婶,两千就两千吧,你给我一千八,再给您留点打车钱!”

  “好啊,好啊”中年妇女忙不迭的答应,掏出一千八塞给小胖子就要抢过那尊佛像。

  “哎呀!”小胖子忽然收回手中的佛像“要不我不卖了,我怕卖的少了我爷爷会打死我。”“要不...您身上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有啊有啊,你看这块手表,好几百呢。”中年妇女摘下手表,连同项链和金戒指,换来了那尊丝毫没有用处的佛像。似乎怕小胖子返回,放在包里紧紧地搂住,没等火车靠站挺稳,她就一阵风似地冲下火车!

  “哐哐哐”火车缓缓开动,无聊的旅行中小胖子似乎坐不住,靠向身旁的崔一张:“大哥怎么称呼?”

  “叫我崔一张吧!”崔一张很有兴趣?难道要骗到我身上?

  “崔一张,嗯好名字,有气势,看名字就知道今后一定会飞黄腾达啊!”小胖子奉承道:“我叫马腾,叫我小马吧!”

  “马桶?”崔一张差点笑出声来“嗯,马桶啊,你这名字也是气势非凡呐!”

  “大哥说笑了。”马桶并不在意“不知道大哥这是要去哪?”

  “去Z乡。”

  “哎呀巧了啊大哥,我也是去Z乡的,咱们还是老乡啊,我这是两眼泪汪汪啊,来大哥吃点。”小胖子掏出零食“这一路上可真是枯燥啊,大哥咱们来点小游戏?”

  “哦?什么游戏”崔一张来了兴趣。

  “玩牌怎么样?你抽我一张我抽你一张,咱比比谁的大。”马桶提议。

  “好啊”(关公面前耍大刀,看你怎么死的)崔一张暗道,欣然同意。

  渐渐几把下来,老崔并没有使用魔术的手法,因为他发现马桶居然也会一点小小的技巧,因为每次马桶都输了,每局都只差了几点。

  “妈的”马桶佯装愠怒,把一拍桌子:“大哥,这么下去没点彩头我没精神啊,你看我老输,要不咱们赌点什么?”

  (原来在这里堵着我呢)崔一张暗道,依然同意。

  几把下来崔一张还是赢了,依然没有使用魔术的手法,但是赢得不多,只有十几块。

  马桶似乎火了,他掏出一把钱拍在桌子上:“大哥这是我身上所有的钱了,你随便添点,我就不信赢不了!”

  崔一张掏出刚才赢了十几块,压在那一摞钱上面。

  “...大哥咱不带这么瞧不起人的..”马桶有点生气

  “可是我身上没有那么多钱,要不咱打个欠条怎么样?五千块钱的。”

  “大哥爽快,签就签。”两人分别打了欠条按上手印,马桶拿起扑克,熟练的洗了洗,然后一张张分在两边“来来大哥选一叠。”

  “就这一叠吧”崔一张随便选了一叠,然后拙略的把牌顺好。

  “开牌!”马桶把牌摔在桌子上,左手做了一个隐晦的动作。

  “啪,哎对子,这牌不咋地啊,大哥该你了”马桶暗道(对子虽然不大,但是你的牌肯定是散牌!)

  “啪”崔一张也把牌打开,“不好意思,顺子,比你的大点!”

  马桶目瞪口呆,半晌才缓过气来,翻来覆去的翻捡着牌,(这不可能啊,肯定是做牌的时候哪里出了毛病)

  “再来”说着马桶再次刷刷的写了一张五千的欠条。

  “开牌!我的金花,哈哈看你的”

  “不好意思,我的同花,比你大点”

  “再来,哈哈我现在是同花了,有本事你开个豹子!”

  “不好意思真是豹子!”崔一张心里笑开了花。

  厄...马桶胸口发闷,差一点给气出心脏病“这..这不可能,你做牌..你作弊”

  “这牌可一直是你来发的,怎么?你难道想赖账不成?”崔一张沉下脸来。

  “好啊,你狠,行!一会儿下车和我取钱去!只要你敢去,我就敢给!”马桶开始发狠

  “笑话,我有什么不敢去的!”崔一张也发了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