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4 13:35:2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穿越之风水师
  4. 第一章 命运

第一章 命运

更新于:2018-03-18 20:09:26 字数:2568

字体: 字号:
  “姐,救我。”

  “······灿?····”

  悬崖上一阵凉风吹来身上的每一个神经都在疼痛,脑子也被摔的浑浑噩噩的。咬着牙硬撑起伤痕累累的身体,模糊的眼前看见罗桀灿一只带血的手紧抓在悬崖边的一个碎石上,剩下的整个身体都悬挂在悬崖下。

  “····灿·····丝~。”

  “姐,啊,罗肆年,靠我没力气了快,快过来救我。”

  眼前的景象一直在模糊扭曲,耳边的声音一直在催促,浑身已经没有了感知,脑子里也只是麻木的想要往前去,但每动一下,身上就像是用大铁锤砸好几下,这种感觉真是很痛苦,只有脸上不断被泪水沾湿的一丝温暖才让我感觉我还活着。

  “姐你快我真的没力··············”

  一秒两秒,一分两分,终于爬到悬崖边,但我并没有停止动作,因为我知道在这之前灿灿就已经掉下去了,没有犹豫并以一丝及其怪异的姿势也掉了下去。

  紧张吗?害怕吗?不更多的是自责和解脱,嘴角慢慢上扬。

  我叫罗花葵,女,十八岁,是一名高中生,学习不怎么样,我还有一只弟弟,罗璨灿,也是高中生,是个不良少年,满头的少白头,我以前叫他跟我一样都染黑了,但是他非得说什么有高冷范儿,还说我是土鳖,当时我就不乐意了,就自己染了,我妈妈说少白头是随爸爸,她说爸爸和奶奶都是少白头的所以我和那个罗身残也都是少白头。

  我家亲戚很少,我见过的就只有妈妈和舅舅,奶奶和爸爸说是在我出生前一天出车祸死了,舅舅说是我克的,但妈妈说我是福星,说我是让奶奶和爸爸他们享福去了,我当然觉得自己是福星了,别的不说,我要是真有那能力那个罗身残是绝不会活到这么大的,我几乎天天诅咒他被车闯死,但他除了偶尔打几个喷嚏外,并没有什么大意外。

  我最崇拜的人就是我妈妈,她是我见最列害的风水先生,土话说就是个算命的,她的伟大能力是我和我弟弟从小看到大的,你在我们村儿打听打听谁不认识我妈,不过那也是三年前的事儿了,那一年我眼看着妈妈的身体一直变坏,最后永远的睡着了,从那之后我们的好日子也过完了,舅舅把我和罗璨灿还有一些妈妈的东西都带到了城市里,安顿好学校还有能住的方子后扔了一些钱就走了,对舅舅的态度还是意料之中的,因为舅舅不喜欢妈妈关键是不信这些个牛鬼蛇神,所以对我们也没好声好气的。那时候我和罗璨灿还是很兴奋的,因为第一次去城里,对身边的事都是充满好奇的,但慢慢的我们就发现城里也就这么回事,因为有很多困难的事,第一件就是钱,舅舅每个月给的钱根本不够,付了房租和学费后就一点不剩了,所以我们还要去打工,偶尔打着妈妈的招牌学妈妈的样子做个小风水师当兼职,不是我多么的有才,而是从小看着妈妈弄这些东西,基本过程都是滚瓜烂熟的,还有没事看看妈妈留下的这些关于风水的书,也是不少赚钱,罗璨灿是对风水一窍不通,他也就没事收收保护费,油嘴滑舌的吓唬吓唬人,再不就是去歌厅端端盘子,由于啊长相问题给了他很多优势,小费是不少挣的,当然了这唯一的优点也是遗传了我的基因。每天不愁吃穿的,没事跟罗璨灿打打闹闹的小日子过的还算幸福。

  但就是那一天,一切都变了。

  车祸、翻车、滑坡、悬崖、跳江。上天仿佛把我们的命运都安排好了。那天是寒假,一月二十六日,是妈妈的祭日,我和罗璨灿早早的坐上了通往我们村子的巴士,透过车窗,外面白茫茫的一片寂静,好像是一切都是那场事故的铺垫。上一秒我们还在互相埋怨下一秒就发生了,一辆轿车和我们相撞,山道太窄,轿车被挤变了方向,直冲着山下滑,一直到了山底冲进了有一条即将开化的大江“嘭”整个江面上的冰都纷纷四分五裂的沉入江底,我记得那个江,小的时候听村子里的人说过,那个江邪得很,每年都有人在哪儿丧生,妈妈也告诉过我们不要去那个江边玩,里面有很多水鬼在找替身,回过神来,我们那个巴士一半身子都在前面,没有支撑的晃悠着,像小孩子玩的跷跷板,最后,跷跷板断了,整个车伴着恐惧的尖声中落下。随着剧烈的晃动把本来我和罗璨灿紧紧扣住的手镇松了,我惊恐的一直大声喊着罗璨灿的名字,脸上早已被泪水挂满,在慌乱中我似乎也听到了他在叫着我,“姐,姐,抓住前面的凳子,姐,快”,听到了声音脸上的泪水更是放肆的流出,但是心还是塌下了一点。“灿,灿,你在哪啊,快到我这边来“但是耳边传来的都是一片片慌乱的尖叫声,“嘭”跟那个轿车一样,冲进了江里,车已经停止了猛烈的晃动,我撑起在地上一直发抖的身体,眼前模糊一片,像车窗外看了一眼,那个轿车已经没了头顶,我能感觉到我的头正在往下流血。“姐,罗花葵”回过头,胳膊被人拉住了。是罗璨灿,他每天热爱的银色头发已经凌乱不堪了,脸上分不清是自己的血还是谁的,全身已经湿透了。“灿”,我喊了一声,他没有回我,只是拉着我往前拖着走,车厢里的水已经没过了我的腰,只感觉车在往下沉,呼吸越来越困难,罗璨灿拉我来到了一个窗边,拼命的敲打着,耳边的尖叫声越来越少也越来越小,车里的水已经被血染红了一半,这边玻璃已经被敲碎了,罗璨灿把已经混乱的我胡乱的推出窗外,身体沾入冰冷的水本能的往前游,回头,心,我的心有猛烈的跳了起,我刚出来的窗口突然堵了好多人,罗璨灿已经被那些人挤到了后面,我拼命的向后游。“罗璨灿,罗璨灿”。我每一次撕心裂肺的叫一声我的身体就刺痛一下,最终不知是因为江水刺骨的凉还是筋疲力尽,任由身体往下沉,嗓子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眼睛在闭上的前一秒看见罗璨灿在拼命往前挤嘴里还像还喊着‘姐,快来救我’。

  死亡,不知道妈妈快要死了的时候是什么感受,我现在什么感觉都没有,眼前一片蓝,脑子里一直闪着妈妈还活着的时候,和我的弟弟互相打闹的片段,过了不知多久片段突然没了,但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花子,花子”。“妈妈”。是妈妈,她以前就总爱这么叫我。“花子,不要怪妈妈,妈妈不想带你去那个地方的,但,花子一定要好好照顾弟弟,在那里好好的活下去”。我已经哭不出来了。“妈妈,妈妈,对不起妈妈,我没有照顾好弟弟,弟弟死了,妈妈带我走吧,妈妈”。“不花子,小璨没有死,答应妈妈要好好活下去”。声音停了,我想喊住妈妈,但是我却喊不出来,视线已经越来越模糊,前面的蓝光突然闪变成了白光,后我彻底失去了意识。

  “来人啊,快来人啊,有人从天上掉下来砸了我的摊子啊”“呦,这人是从天上下来的,不会是仙人吧”“看衣着不是咱们这儿的”“欸,看着小姑娘身上全是血啊,快叫郎中来看看啊”。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