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20 05:08:44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烽烟小将
  4. 第一章 风起

第一章 风起

更新于:2018-03-18 21:12:18 字数:3163

  轻风卷着地上的枯叶迎面拂来,掀起阵阵潮热的空气。

  我仰面坐在自家大门前的石狮旁,望着灰沉的天,心中期盼一场细雨,让这闷热潮湿的空气里多一些清爽。

  正自抬袖擦拭额上渗出的薄汗,忽见远处一瘦小身影匆匆跑来,老远便冲我高声叫道:“岩哥哥,岩哥哥,你快去看看吧,你家小四又被那个唐家小少爷欺负啦!”

  什么?!还敢欺负我弟弟,唐敬忠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是吧?

  本来这鬼天气就让我一阵气闷,听到这个消息更是火冒三丈。我霍地立起,拉着给我通风报信的那孩子道:“邱善,快带我去瞧瞧!”不由分说,拽起他便走。

  待到了地点,远远的便见一群锦衣华服的孩子围成一圈,隐约听到小四与那个唐少爷的声音。

  “小爷我就抢了,怎地?我就是看不惯你还有你家几个哥哥整天趾高气昂的嘴脸。哼,有什么了不起的!”唐敬忠气焰熏天的嚣张声音刺耳传来。

  “是没什么了不起,左不过就是带个兵打个仗,相比你唐少爷家有一群惯会溜须拍马的朝官儿,确实差了一大截呢!”我扬声讥讽道,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呀,石家老三来了!”

  “是将军府的三少爷。”

  “石耕岩?这下有好戏看了!”

  这帮家伙说归说,仍是让出一条道给我。就见四弟耕耘手中紧紧抱着一个鞠球,正转头巴巴地望着我,那意思便是:三哥你总算来了,唐家那小子又欺负我,抢我鞠球!

  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真是有些怒其不争,而后看向那个方才还趾高气昂、嚣张得不行,一见我就露了怯的小子,不屑道:“怎么?‘唐大少爷’方才不挺精神的吗,怎的现在就跟那耗子见了猫似的?也不知是本公子上次的拳头奏了效,还是你脑子笨没听懂我方才话里的意思。”

  众人一阵哄笑,再看那唐敬忠被气得抻脖子瞪眼睛,恨恨道:“石老三,我是打不过你,可你也别得意!你辱骂我爹爹,就不怕我回去告诉他,然后让石伯父拉你去兵营打棍子?”

  这小子还真是会颠倒黑白,我冷笑道:“你欺负我弟弟在先,辱骂我哥哥们在后,反过来竟被你说成这样!好你个唐敬忠,我看你是皮又痒痒了!”

  唐敬忠微胖的小身子一颤,连退三步,一脸戒备道:“你、你想怎样?”

  我正要上前打算教训教训他,一旁的耕耘忙拉了拉我的衣襟,劝道:“三哥,算了,莫要让爹爹知道了你又打人。再说他也没抢到耘儿的鞠。”

  我回身点了下他的额头,没好气道:“就你好性儿,所以才被姓唐的欺负。要不是你这般无用,你哥哥我犯得着与他这种得志小人动武吗?”

  “你说谁小人得志?”唐敬忠突然叫道。

  “哟呵,这次你倒脑袋灵光。说的就是你!现如今你爹刚受陛下宠信,你就自鸣得意起来,也不看看都是什么出身、哪般货色!”我不无讥讽道。

  “你!”唐敬忠脸涨得通红,颇不服气地反驳道:“你家又好到哪里去?不过是跟着先祖打过几场仗,有那么点子军功而已。我告诉你,我爹爹可说了,在陛下眼里,你们石家就是先帝身边的一条‘忠狗’,有什么可得意的?”

  好小子,你骂我也就罢了,竟敢这般羞辱我父亲和家人,真是可恶至极!

  我四下看看,见邱善手中攥着一小块石头,想来是方才看到我弟弟被人欺负,随手拾起打算应对突发状况的。于是我不由分说夺过他手中的石头,用力朝唐敬忠掷过去。

  “岩哥哥,别……”邱善尚不及反应,我已出手。

  唐敬忠不料我突然发难,猝不及防,石头便硬生生砸中了他的额角,登时血流如注。因为愤怒,我掷出的石头是加了十分力道的,不仅砸破了他的头,还将他一屁股掀坐到地上。

  鄙视地看了眼捂着头嚎啕大哭的唐敬忠,我冷冷道:“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事不过三,再让我看到你欺负小四,就没今日这般简单了。耘儿,我们走!”

  不顾身后一帮人的惊呼,我拉着四弟耕耘昂首挺胸大步往回走,邱善紧随其后。

  “岩哥哥,这下我们可闯大祸了。”一路上,邱善愁眉苦脸道。

  耕耘也皱着小脸担忧道:“是啊,三哥,唐敬忠那小子虽然可恶,不过看他满脸血的样子,当真吓人。这要是让父亲知道了……”

  “你们两个有点种行不行!”我瞪了耕耘一眼,“亏得你三哥我还为你撑腰,就你这小胆儿,不挨欺负才怪!”

  我又回头道:“还有你,邱善,莫要忘了石头可是你捡的,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不过看在咱两家是邻居,你一直帮我护着小四的份儿上,这事儿我帮你担了。石头是我捡的,人也是我打的,你们俩听明白了没有?”

  “岩哥哥,这怎么能行,石头明明是我……”邱善闻言急忙分辨。

  “行了,别啰嗦了!你的性子我还不知道?今天的事我帮你担着便是,只是有一样,回去别和你妹妹说今天的事,否则休怪我不拿你当兄弟!”我警告道。

  “小弟明白,岩哥哥你就放心吧!”邱善笑得一脸暧昧。

  “三哥羞羞,喜欢邱芸姐姐呢。”耕耘这小子竟也在一旁起哄,我一脚踹过去,他机灵地躲过,抱着鞠一溜烟跑回了府。

  又是一阵潮热的风扑面而来,令人感到烦躁,只是我还不知道,比这更大的风潮将铺天盖地向我和我的家人席卷而来。

  回到将军府的家里已是华灯初上,府中的仆役们为各院陆续掌灯,橘黄色的灯光映照在我月白色的对襟外衫上,显得颇为耀眼,令一干人等瞬间便发现了我的存在。

  “三少爷!”每到一处,众人纷纷停下手中的活计,向我鞠躬问好。

  我面无表情地点着头,已经习以为常,从未想过有一天这种情况会有所改变。

  穿过层层院落,迈过道道门槛,我来到了将军夫人——也就是我的母亲所在的上房院中。

  院中蝉鸣声声,屋里寂寂无声。

  我站在院中怔了一会儿,但见竹帘一挑,母亲身边的大丫鬟香华捧着一个精致的檀木盒子从上房走出,乍见到我先是一愣,继而笑呵呵像我行礼道:“三少爷,您这会子怎么过来了?看您这脸上和身上,准是又去外面与人打闹了。来,婢子给您掸掸,再洗把脸,省得夫人看到了又生气。”

  我由着她摆弄,并问道:“母亲呢?我是来给她请安的。”

  “夫人去小厨房了。少爷忘了吗?今儿可是您的生辰,夫人说要亲自操办晚上的生辰宴呢。”香华一脸的喜气洋洋,仿佛今天过生辰的是她似的。

  我看了眼她放在一边的檀木锦盒,心想这一定是母亲准备送我的生辰礼物了。心里忽然觉得暖融融的,一扫这一天的烦躁与不痛快。

  晚上的生辰宴很是热闹,母亲为我置办了一大桌子丰盛的菜肴,厅堂上高朋满座。四个兄弟中,母亲是最疼我的,就连古姨娘的女儿——我的小妹妹若晴的生辰宴都没这般盛大、热闹。要知道,若晴可是府中唯一的小姐,父亲的掌上明珠,生的明眸皓齿、乖巧可爱。

  大哥耕植、二哥耕牧也专程从外赶回来为我庆生。大哥今年十七,端的是温文尔雅、玉树临风。父亲常年征战在外,大哥很早便掌起了诺大的家业,为父亲和母亲分忧。便是在去年,他迎娶了吏部尚书之女、我的大嫂苏氏为妻,二人琴瑟和谐,堪称一对璧人。

  二哥年方十五,生的虎背熊腰,生性豪放不羁,凡事不拘小节。母亲已经为他议亲,不日也将娶妻了。

  父亲因尚在兵营未忙完,暂时无法赶回,但人未到礼物已送回。其实不用想也知,父亲的礼物无外乎文房四宝这类的物件。他虽是武将,却希望他的儿子们个个文武双全,不仅能带兵打仗,还能立于庙堂之上。

  全场就属母亲送与我的礼物最为出彩。我也想不到,那看似平常的檀木锦盒里,竟是一柄精致工巧的短剑,从剑柄到剑鞘,雕工华丽,尚未开刃的剑身闪着烁烁银光,气势逼人。

  剑光过处,是大哥淡然温和的笑,二哥炯炯发亮的目光和小弟一脸羡慕的凑过来。

  见我爱不释手,母亲笑得温暖和蔼:“虽说你们父亲主张文武兼修,但到底也是武将出身。不止你们父亲,母亲也出身将门,祖上也曾为先皇立下过不少战功。所以岩儿,母亲送这把剑给你,除了让你习武强身之外,还是为了告诉你,无论你将来走仕途还是其他,都莫要忘了本,莫忘了你们的祖辈是保家卫国的英勇将士。”

  “好一个保家卫国的勇士,好一番爱子情切的言传身教!”母亲话音刚落,一把尖锐中带着嘲讽的女音骤然响起,“石夫人,你可真真是教出了一个好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