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06:15:37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剑府
  4. 第2章 天机之毒

第2章 天机之毒

更新于:2018-03-16 09:35:30 字数:2565

  夜幕缓缓降临,牛强依然盘膝打坐着,进入身体的灵力却慢慢地再减少,原本因为吸收了灵气而生机勃勃的身体反而很是疲惫。

  修行除了灵根,灵魂也是重中之重,五个时辰的打坐,灵魂没有半刻休息,这不是一个练气一层不到的小修士可以承受的。

  过犹不及的道理,牛强听父亲讲过很多遍,却总是不由自主地忽略。

  算算日子,又要来了!牛强看了看外面黑漆漆的天空,轻轻地叹息一声,目光中又是恐惧,也有一丝隐隐的期待,更多的却是无奈。

  一天的疲惫袭上心头,牛强摇摇头,舒展了一下酸疼的双臂,轻轻地趟在床上,很快,一阵细微的鼾声便传了出来。

  “冷冷…”

  睡梦中的牛强突然轻声**起来,身体瑟瑟发抖,在木床上滚来滚去,原本小麦色的脸上冒出层层黑气。

  更令人感到恐怖的是,随着黑气的出现,牛强还算健康的肌肉突然萎缩下来,从小腿处向上蔓延,仿佛所有的生机都被吞噬了,只剩下一个空空的骨骼架子。

  肌肉很快消失,转眼便到了胸部。突然,牛强的丹田猛然一颤,原来已经沉寂的光点呼啸而出,融入鲜红的血液中,血液发出一阵阵细微的颤动,在牛强的经脉内高速旋转起来,如同江水滔滔,奔涌而下,向那些枯萎的肌肉呼啸而去。

  肌肉得到血液的滋润,很快便恢复了勃勃生机,而黑气也不甘示弱,凝聚成一只只张牙舞爪的小虫,拼命啃食着。

  于是乎,在牛强的大腿处展开了一场大战,两方交战不休,肌肉在反反复复破灭和重生,而牛强原本还算清秀的面庞扭曲着,很是狰狞,他抽搐着身体,发出一阵阵嘶哑的嚎叫,

  “老天,我牛啸天究竟做错了什么,你如此狠毒,连一个孩子也不放过!”中年男子站在窗外,紧握着双拳,黑发根根扬起。

  “燕儿,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中年男子低声呢喃着,一丝丝鲜血顺着嘴唇缓缓流下。

  “唉,天哥何必自责,所谓命由天生,强儿能活到现在已是奇迹。”随着一声轻轻的叹息,一个魁梧的男子现身而出,络腮胡须,双目有一种无形的威势,正是牛家现任族长牛风伟。

  牛啸天的身躯颤抖着,咬着牙道:“我怎会不知道,可是每当看到强儿如此难过,我的心总似有千刀万刀在割似的。”

  牛风伟摇摇头,怜悯地看了牛啸天一眼,这就是劫数,好好的一个前途无量的修士因为碰到了这种奇毒而前程尽毁,甚至连下一辈也无法幸免。

  那个没见过面的弟妹也真是,明知道这种奇毒如附骨之疽,除之不去,却还不要命的生下牛强,难道不知道这终究是是水中花、镜中月,徒让人伤心。

  嗯,莫非那个弟妹使了什么手段,否则以天机之毒的霸道,不停地吞噬生机壮大,如同凡人一般的牛强怎能坚持到现在。

  应该是,凭那位的家世,的确可以找到一些绝世灵药,用以吊住牛强的性命。

  可究竟是什么药物这般神奇,牛强的血液中蕴含着充盈的活力,竟然与天机之毒拼了个势均力敌。

  如果没有这天机之毒,凭着血液的能量,牛强炼体必定事半功倍,比那些传说中的体质还要逆天。

  要知道修士修仙,通过灵根吸收灵气,然后储存在丹田之中,筑基,金丹,最后元婴,身体的变化却不大,在灵气的孕育下,无非比普通人强上那么一些。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修仙方式,就是炼体,利用天地元气,用特殊的方法改造身体,使之于天地契合,进而肉身大成。

  只是这种方式,却比第一种难上千倍,除非是传说中的一些体质,否则很难大成。

  而牛强丹田中的灵力可以完全融入血液之中,不需借助外力,其优越性比任何的炼体功法都强。

  “族长,你看这这傻小子……”牛啸天失笑道,眼神中的哀伤减去不少。

  瞧你高兴的,牛飞雄摇摇头,每年这样的事都在重复发生,不过确实很奇怪。

  天机之毒和血液的拉锯战更加激烈,其范围渐渐扩大到胸部,也是牛强最痛苦的时候,然而偏偏牛强实际的情况却刚刚相反,身体倒是抽搐的越发厉害,脸上却再没有先前的那般难受,反而露出了笑容,仿佛做着极美丽的梦。

  “真希望看见小强能进阶到练气一层,那时也许事情有了转机。”牛飞雄慢悠悠地说道,眼神中满是憧憬。

  现在天机之毒与血液的能量势均力敌,一旦达到练气一层,储存的灵力翻了几倍,到时也许能够抵抗天机之毒,或者驱逐出体外也有可能。没有天机之毒的毒害,牛强定能够一飞冲天,牛族自然也相应地水涨船高。

  “也许吧!”牛啸天脸色凝重,天机之毒无药可解,怎么可能有那么简单。再说十年了,牛强修炼所得的灵力每年都消耗的干干净净,没有一丝留下,和凡人有什么区别。

  “对了,”牛啸天想起一件事,转头苦笑道:“族长,十年一次的选拔之期已到,优秀者将进入家族灵地之内修炼,而其他的子弟会放弃,从此脱离家族到凡俗间生活……”

  牛强如今的状况肯定会被赶出山门,假如到没有灵气的世俗界,根本没有灵力补充,只怕一晚上就会被天机之毒吞噬掉。

  所谓的灵地也只是是一块方圆里许的地方,用法阵封闭,再使用几个聚灵阵,将散灵气集中在一起,供族内的优秀子弟使用,以便提升修为,在落云山开山收徒时,能顺利进入。

  牛啸天不求牛强能修仙,只望他能平平安安过上一生,或许每天晚上都会很痛苦。

  “不要理会那些小辈的胡言乱语,”牛飞雄大手一挥,沉声道:“我自会在家族会议上力保强儿继续留在牛家山。”

  “如此当然最好,我担心的是那些叔伯会联合起来反对,毕竟能容忍强儿十年已是极限,再加上族内的资源也确实紧缺。”牛啸天苦笑一声道,脸上全是无奈。

  “特殊情况嘛,再说若没有天哥,我牛族也不会有今天,能成为落云山的附庸,这可是许多修仙家族想都不敢想的美事。”牛飞雄笑着道。

  “希望如此吧!”牛啸天叹息一声道。

  眼见着牛强的呼吸慢慢平息,两人心知今夜又算安然而过,并肩朝外走去。

  “哥,我跳的舞好看吗?”

  此时在牛强的梦境中,一个模糊的美丽女子娇笑着,调皮地转动着身体,发出清脆的笑声,仿佛是一只蝴蝶在翩翩飞舞。

  “好看!”牛强呆呆地点着头。

  “哼,傻哥哥,也不看看是谁跳的,”女子娇哼一声,骄傲地抬起头,“我的舞只跳给哥一个人,谁也别想看到。”

  说不清是什么时候,这个模糊的影子便每每出现在牛强的梦中,每当牛强感到格外痛苦,无法忍受时,女子便跳着舞,温柔似水,牛强似乎忘记了一切的苦楚,那是来自灵魂的亲切和欢乐。

  “也许是幻觉吧!”

  牛强从出生起便呆在牛家山,除了几个姊妹,没有见过别的女人,虽然有些雾里看花,牛强却觉得她是如此的风华绝代,只要见过,断然不可能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