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00:27:2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钰痕
  4. 第三章 妙斩蓝灵兽

第三章 妙斩蓝灵兽

更新于:2018-03-16 16:56:27 字数:10151

  卷一洛阳王宝藏

  第三章妙斩蓝灵兽

  却说,应长明为引开四大蓝灵巨兽掩护其他组员袭进峡谷暗流之中,单枪匹马只身前去试图拦住四大蓝灵巨兽。

  虽说有猎鹰二号可在空中展开火力牵引对地面进行掩护,但这蓝灵巨兽毕竟是火系五级魔兽而且还有四个,若是应长明硬打硬的话,这十有八九是要把自己交代在这了!

  如果仅靠蛮力的话,应长明也是自知不敌,但冲锋陷阵铁马金戈他从来都没有怕过,相反此时的情形却令应长明头脑更加的清醒了。

  一丝的冷冷的笑容裸露在应长明清秀的嘴角,平时帅气的脸庞此时却因为这冷冷的笑容而变得似有狰狞般的恐怖。

  就在血剑魔王被应长明一招斩杀之时,冲天的虚灵怨气从血剑魔王的触角中喷涌而出,往四周散去,却迟迟不见血剑魔王的元神撕裂现象发生,这是怎么回事?

  引发虚灵怨咒是他们魔族中高级别魔兽告知其他魔党的常用手段,以自己死后躯体残留的灵力作为牵引所引发的“虚灵咒”,灵咒一旦发动不可回转,方圆五百步的魔族都会赶来支援。

  但高级魔兽有自主择选的能力,然而那些低级的魔兽就如磁力吸引一般地前赴后继赶来做炮灰了。

  接收到讯息的四大魔灵迅速赶来支援,为首一只蓝灵巨兽刚走几步突然听得空中一阵火炮连击的轰炸声。

  没错,那轰炸声正是在后空方盘踞已久的猎鹰二号的火力支援,这铅酸核导弹能够有效的控制魔兽的行动力,如正中魔兽本体可以有效抑制魔兽的再生能力。

  受到空中莫名袭击的魔兽,顿时被激起了怒气,四只魔兽均好似大猩猩般的抬头怒吼,双手朝天高举,口中不断喷涌着紫焰火球,顿时峡谷外侧火光冲天。

  喷涌出的紫焰火球似有追踪般的朝着猎鹰二号飞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烈焰一闪,猎鹰二号机舱内的驾驶员刘易传只觉眼前一阵热流涌动,自知躲闪不及就要与紫焰火球相撞,这要是真的撞上了可真的就要了亲命了!

  绝望的刘易传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决心,只是可惜不能再与战神雷哥一起并肩作战了。

  “呀噢.....喷你奶奶个嘴!”

  就在这紧急时刻,应长明终于赶到。见情形不妙,飞速赶来的应长明两腿一蹬,一跃飞到空中。

  空中的应长明迅速屈身,手臂双展,水平翻转两下,右手食指与无名指胸前一划,而后贴于额头,顿时只见天空乌云密布,似有急电将要落下。

  “天,雷,劫!”

  应长明伸出双指贴于额头,之后只见数道闪电似死神降临般的从空中坠落,道道闪电正劈四只开口朝天的电线杆子一般的蓝灵巨兽。

  正喷放怒气的蓝灵巨兽们一见情形不好,迅速双臂回抱,空中一划就要收回发出的紫焰火球,进行回体防护。

  然而因为事发突然,其中一只反应较为迟钝的蓝灵巨兽还在双手朝天的喷涌紫焰火球。

  就在这载满怒气的紫焰火球就要从这只反应迟钝的巨兽口中喷出时,应长明的天雷劫发动了,一道巨型闪电从天而降,正好正中其口中!

  正在喷涌紫焰火球的蓝灵巨兽被应长明的巨型天雷劫击中,还没出口的紫焰火球顿时在其口中炸裂开来。

  爆炸起初犹如蜻蜓点水一般,随后,爆炸产生的冲击力在其口中迅速扩散开来,这只悲惨巨兽的身体承受不住这巨大的能量,火光一闪,一下从头部炸裂开了。

  被愤怒冲昏头的魔灵巨兽就这样嗝屁了,只剩下躯体,哐地一声倒地,头颅炸裂,再强的再生能力也已然是于事无补了。

  “哈哈哈,五级火系蓝灵巨兽吗?也不过如此!哇哈哈,哈哈!”

  天雷劫阵外的应长明见自己一招就击败了一只蓝灵巨兽,得意的仰天大笑。

  一则,庆幸自己发动天雷劫时震慑住了四大魔兽吓得他们收回自己发出的紫焰火球进行回体防护,适时地救了猎鹰二号里的刘易传一命,这会让自己一会接连击败其他三只蓝灵巨兽更有胜算。

  再则,是他的确有点佩服自己的当头一击,一个哑巴吃王八直接把一只蓝灵巨兽打个闷葫芦死翘翘,真是快哉啊快哉。

  最重要的是,应长鸣知道虽然自己一击斩杀了一只五级火系蓝灵巨兽,但那毕竟是自己突然袭击攻其不备。已经死了一个队友其他三只巨兽必然会提高警惕,再想要杀他们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所以应长明决定智取,继续激怒他们,等这些蓝灵巨兽宝宝们怒发冲冠丧失理智之时再施以击杀。

  其他三只蓝灵巨兽见不知从哪里窜出来这样一个白毛小子,还这么能打,轻易就将自己一个队友给杀死了,警惕心立刻飙升百分之两百。

  这三只蓝灵巨兽收回紫焰火球的同时,似乎已经知晓了那笨蛋队友会死在应长明的天雷劫阵的手中,也许是他们害怕或则是另有企图,其他仍然存活的蓝灵巨兽正以微小的速度朝着已死队友的尸体方向挪动着。

  “雷,听的见吗?”

  刚刚脱险的猎鹰二号在远处空中传来讯息,正是刘易传。

  “听的见,你还好吧?对不起我来迟了,差点害你......”应长鸣正说着。

  “没事的老雷,你想多了!对了,你发现没有,这三只巨兽正在缓慢地朝着已死巨兽的位置移动着呢!

  队友刚死,假若虚灵怨咒引动话,像他们这么高级的魔兽,应该会有自己的择选能力。按理来说魔兽是没有感情的啊,他们应该过来找咱们拼命才对!可是怎么会这么平静呢?

  恰恰相反的是级别这么高的魔兽阵亡了却没有牵引出虚灵怨咒!”

  发现端倪的刘易传打断了应长鸣的话说着自己的发现,希望能对战局的发展起到一点作用。

  “嗯,对,我也发现了!

  但是就是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我也是第一次与五级火系蓝灵巨兽作战,对它们的战斗技能还不是很熟悉,他们这种反应确实不同于一般的魔兽。难道他们和血剑魔类似,要合体?”应长鸣透过无线电同刘易传你一句我一言地嘀咕着。

  “什么,合体?”

  刘易传着实一惊,“他们都这么大了,再合体他奶奶个蹄子的得变多大的体形啊!”

  “看着又不是很像,按理来说像他们这种级别的魔兽应该不会一开始就使出这种低级的招数吧!”搞不懂状况的应长鸣也是一头雾水。

  “不管啦,先****一票再说!”应长鸣见干等着也不是办法,任务紧迫,还是速战速决的好。

  “三个光头强奶娃子,哼,受死吧!”

  应长鸣表示不能再忍了,老子的银枪早已饥渴难耐了,打吧先!

  应长鸣右手朝虚空一抓,虎头银枪应声而出,应长鸣抬手一把抓住,身周气流涌动,瞬间来到其中一只蓝灵巨兽的身边进行近身搏斗。

  “啊,我打打打打.....我戳戳戳,哈哈,疼吧....”

  应长鸣双手捂着虎头银枪好似一个二傻子一般地在周身布满鳞片的蓝灵巨兽身上戳来戳去,戳来戳去,一会腿上戳戳,一会腰上打打,好不搞笑!

  “哎呀我列个去!哈哈哈!雷哥,你在干啥呢?原来...哈哈...原来你还有这功能呢啊?你得上交给国家了!”猎鹰二号里的刘易传无线电中传来一阵大笑声,他实在是被应长鸣这二逼的动作逗得不行了。

  “放屁,老子本来就是国家的,还用得着你上交!”

  应长鸣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行为是多么的萌萌哒,不觉脸上一红,脸一拉,佯装起不高兴的样子来就要反驳。

  “好,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刘易传见雷哥脸都红了,也不再好意思继续调侃下去,临了还不忘嘴角一撇嘿嘿一乐,全然把刚刚脱险的事给忘了个一干二净。

  “好了刘易传,你驾机后撤,在空中待命,我先近战会会这几个娃娃!”

  应长鸣望着三只奇怪的魔兽脑子里似乎有了些什么,立刻恢复了作战常态,令刘易传驾驶猎鹰二号在远处待命。

  “是!”

  虽然刘易传刚才被应长鸣逗得合不拢嘴,但命令与玩笑他还是分的清的。

  利刃小组的组长下达命令,猎鹰飞行小组就应当全力配合。这是军令也是战场上兄弟之间的信任与担当,保护战友,这是责任!

  接到命令的刘易传迅速将猎鹰二号朝后方撤离近战区,应长鸣则是举起长枪继续搏战,而此次他不会再像刚才那样二了吧唧的了。

  “哼,管你们闹什么鬼,看爷爷的,十倍万军横扫,呀噢!”

  只见应长鸣话音刚落一股闪电应天而落正中应长鸣手中虎头银枪的枪头,应长鸣双手用力一握枪靶,两腿半蹲,双手后甩,

  “哈,全垒打!”

  应长鸣在雷击到达之时直接一个棒球全垒打,一棒子挥了过去。

  雷击折射而出,正中一只缓慢挪动的蓝灵巨兽胸口,随即在三只巨兽中不断弹射,一阵噼里啪啦激光带闪电,打的这几只魔兽身上直冒烟。

  “额啊,这小子不按常理出牌!”一只蓝灵巨兽突然说了话!

  “老二,闭嘴!现在不能暴露!”突然另一只蓝灵巨兽也开口了!恶魔战士身后的远处望去。

  只见三只蓝灵巨兽全身都泛着焰紫蓝光,一人倒地,一人半跪,一人仰天,难道这又是什么魔族阵法吗?

  既然这样那为什么半跪的那位表情看似这么痛苦呢?

  “神马!妈妈咪啊,这魔兽怎么还会说人话啦??难道他们是要进化?啊,对啦,他们是要进化,我说他们怎么这么奇怪,连死了都没有牵引出虚灵怨咒,艘纳斯奈!”

  应长鸣回想到刚才的种种奇怪的迹象,不觉突然想起这五级火系蓝灵巨兽马上是要进化了,而且还是三个一起进化,这下大条了,原来这三个阴谋家是要去“奔丧!”

  应长鸣一见大事不好,赶紧通过幻音无线电命令刘易传将三兽中间的那具无头魔兽尸体炸成灰。

  “易传,快点,将那个****魔兽的尸体给我炸成灰,靠,这三个家伙要去奔丧了!“说到这里,应长鸣不觉头上急出一阵冷汗。

  “雷大哥什么?奔丧?魔兽也会?”刘易传被应长鸣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搞蒙了。

  “对,奔丧!原来这四只蓝灵巨兽都临近进化灵力边缘,刚才一个魔兽被我斩杀,其他三个魔兽突然调转枪头朝着尸体奔去,他们是要抢夺已亡队友的灵力来助他们突破瓶颈达到晋级的目的,要是他们得逞的话......”

  应长鸣这边说着就要再此召唤天雷劫,轰炸蓝灵巨兽尸体。

  “啊!”

  “大哥,怎么啦?他们要是得逞会怎样啊?啊,草.........”

  刘易传正认真听着无线电里应长鸣的话,生怕错听一句命令,可无线电关键时候似乎坏了,吱吱的乱响起来。

  认真盯着仪器屏幕的刘易传急忙抬起头,隔着附魔的军用钢化玻璃朝正前方望去,想要看个究竟。

  可哪里还有应长鸣的人影了,空旷的峡谷外侧除了芦草和茂林只有三只周身泛着蓝光的魔兽好似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画面一转,应长鸣刚从一堆碎石中爬出来,突见两道红光从一只蓝灵巨兽的眼中射出,奔着刚站起来的应长鸣射了过来。

  “我靠,这熊没脸的,还来!”

  应长鸣刚吃了这招一亏,赶紧打起了精神来,就要反击,应长鸣身体往后一侧完美躲避一击。

  哼,五星狂战骑士也不只是卡哇伊的!不过刚才这一击也着实有些分量的,想必刚才的幻音无线电就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给震坏了吧。

  应长鸣斜侧按在碎石块上的双手快速一推,腿部顺势接力,再次快速躲闪几次袭来红光射线,刚才就是吃了这一招的亏,应长鸣可是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自己在此拖延了这么久也不知道博文跟兰香他们怎么样了,应长鸣正想到这里,突然后背一阵刺骨的疼痛钻心而来。

  “啊,怎么会?好快!”

  应长鸣背部一痛,立刻双臂一屈身体顺势前倾正好躲过一击,但背部由于刚才这一下的突然袭来而刮伤了些许,好在没有伤到筋骨。

  “哈哈,好你个白毛小子,你是来找死吧?”

  应长鸣身形还未站稳,面前正立的一位身材魁伟周身布满蓝鳞的恶魔战士,紫焰金光如同群蛇乱舞般将其缠绕。

  恶魔战士脸色铁青不着一丝血色,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眼前的应长鸣,操着一嘴沙哑的声音朝着应长鸣贼笑的说道。

  但奇怪的是他竟然不用张嘴就可以说话。

  “你又是谁,突脸君?”

  刚定身形的应长鸣正要问个所以然来,那人就杀鸭子地又突面而来了。

  “你说呢?”

  只见那恶魔战士说话见,就已经突近来到了应长鸣的面前,不需太多的花招修饰上去就是迎面直拳照着应长鸣的脸挥去。

  应长鸣左臂快速上提,赶紧格挡将其挡住,不料这莫名而来的恶魔战士动作快若闪电,一个俯身,右手刚到应长鸣面前左手却出其不意的朝着应长鸣的腹部砸去。

  应长鸣一看大事不好,两手迅速回抱,说时迟那时快接连几个后空翻连续后退两步终于脱离近战区。应长鸣落地站稳后也是想起了一些端倪来。

  “哦?你就是其中一只蓝灵巨兽吧,丑八怪?”

  “什嘛?丑八怪?我叫你丑八怪!!!”

  恶魔战士刚刚由蓝灵巨兽变身而来,正为自己的强大灵力而沾沾自喜间却被应长鸣戏称为丑八怪,气的四脚朝天就要暴走。

  只见恶魔战士虚空一抓,一把弯刀破空而出。

  此弯刀不同于一般的弯刀,其两侧烙有蝎子般的印记,刀刃两侧蝎子尾部各有一根人类小手指半截长的突刺,应该是用来拉破韧带放血的。

  刀身长约一米半,整个刀身都散发着隐隐的蓝光,仔细看去那蓝光不是别的正是虚灵!

  “好小子,就让我来报我三弟的仇,呀噢....破空斩!”恶魔战士双臂一震,身侧气流一股,两步并一步提刀就是一战。

  “哼,六级蓝灵战士是吗?来就来!”应长鸣见来者凶凶,刚才自己又是莫名的吃了几次亏,正有气没出撒呢,干就干!

  “打!”

  说话间应长鸣也已冲了过去,右手虚空一抓,虎头银枪应声而出。

  只见应长鸣两腿斜侧交替滑步而前,双手紧握银枪,左右极有节奏击打地面,每击打一次地面枪头的颜色就会变换一次,星夜里犹如从地面吐出一道彩虹一般的绚烂。

  形容起来如此之慢,事实之间两人眨眼间就以近战接触。

  “七虹凌渊!”

  就在两人相接触之时,应长鸣的七虹凌渊也已完成牵引,正面硬接恶魔战士的破空斩。

  六级的蓝灵战士应长鸣可不敢轻视,他知道自己这一招的分量,假若和对面的六级灵力相撞冲击也够两人好好喝一壶的了,何况自己才只是五星的雷系狂战骑士。

  要知道六级的魔兽战士就如同人类的七星战士了,应该拥有了灵躯,灵躯能让其功力较之前提升百倍,若真是如此,这下可真的大条了。

  早知道这四个胖娃娃如此难缠就跟石旭东要几粒活力丸,但是此时骑虎难下,破罐子只能破摔了,应长鸣脑海里飞速地思考着。

  心一横应长鸣就将这一枪挥了出去,两股灵力在幽暗的空中相撞,瞬间精光急闪,气流由一点向四周不断涌动,沽沽的烟尘被气流带动在空中曼舞。

  顿时峡谷外侧亮如白昼,一股蓝光从恶魔战士的弯刀中如蛇般涌出,透过蹿动的气流朝着应长鸣扑了过来。

  “遭了,没想到它吸收的虚灵是这个作用!”横下心来硬接一招的应长鸣为使出七虹凌渊,双手都紧握着银枪了。

  此时虚灵袭来,应长鸣却是无手可接无招可使了。

  “哈哈...没想吧臭小子,即便本尊还未真正达到六级蓝灵战士,灵力境界更没有灵躯提升势力,但老三的虚灵怨咒也能要了你的小命了吧...哈哈哈哈!”

  恶魔战士单手握住魔蝎弯刀,另一只手由胸向正前用力推出驾驭着他口中老三的虚灵双管齐的对应长鸣施以压力。

  “靠,臭八怪!老子大意就在没有想到虚灵怨咒除了传呼阵亡讯息还能用来攻击!”气急败坏的应长鸣破口大骂,完全不顾君子颜面,场面好不搞笑。

  “啊....你又骂我是丑八怪.....啊,去死吧!”

  恶魔战士真的是被应长鸣给激怒了,咬牙切齿的,眉毛吊起,立刻运作全身灵力牵引魔蝎弯刀里的虚灵怨咒。

  受了全力牵引的虚灵怨咒更加变本加厉的朝着应长鸣扑去,虽然情形不堪,但应长鸣好似根部不在乎一般,继续破口大骂起来。

  “你呀个丑八怪,刚刚还是个大胖娃娃现在又变成个黑瘦子,你呀减肥挺快啊,不过怎么减肥都是丑八怪,噜噜噜....”

  应长鸣一边说着还一边做着鬼脸,气得恶魔战士要喷血似的。.

  “呀啊!去死吧你,白毛小子,啊哈哈,让你尝尝这攻击虚灵的厉害吧,这可是我全部的灵力一击,哼!看你区区五星的绝域之躯能奈我何!”

  说话间恶魔战士浑身金光一闪,虚灵怨咒牵引完成,万千蓝光由刀身放出,像一顶红衣大炮一般径直朝着应长明轰去。

  “是吗?那你就试试!”

  “不....雷哥!****崽子们,我干你老母,老子跟你们拼了!”

  发现幻音无线电不对的刘易传马上启动猎鹰二号的灵力探测器,通过专一探测雷系灵力很快在一片茂林下的一片碎石中找到了正在破口大骂恶魔战士的应长鸣。

  正庆幸间,却见应长鸣被恶魔战士一炮轰了出去,声势好大,绝望的刘易传以为战友战死,悲痛万分的刘易传决心与魔兽决一死战。

  驾着猎鹰二号朝着恶魔战士一阵乱轰,漫天的铅酸核弹于雨点般的砸下,轰轰隆隆好一阵子才息止住。

  “好小子,你刚才就该死的....”

  烟云散去,原来的茂林被巨大的冲击力给以为平地,只剩下一只浑身流着浓浓的绿水。少了半条腿的恶魔战士在那苟延残喘着,背后的黑紫羽翼也已是残破不堪。

  “哇哈哈哈,白毛小子你不是很牛吗?不是很能骂吗?起来接着骂啊!哈哈!”

  得意的恶魔战士在空地中一阵仰天狂笑,完全想不到自己身体的小小异样。

  恶魔战士在刚才的大战当中已然使出了全部灵力,自己也是身心疲惫遍体鳞伤,不过好在自己身为魔族,这点小伤很快就会复原的。

  “额....奇怪,我的再生能力怎么没有了!”

  原以为凭借自己魔族的肢体再生优势,即便自己一战之后会身负重伤也能立刻恢复过来,但事实却不如其所想的那样一般。

  ......

  “哼,很奇怪吗?”

  远处的烟尘中隐约传出一缕声音来,这声音像是嘲笑,似挖苦,似玩弄一般。

  “额?你又是谁?不想死就快点滚开!”

  “还有你更奇怪的额事情呢!哼哼”

  恶魔战士朝着声音的方向看着,眼中带着疑惑,目不转睛,他在等着这个神秘人的答复。

  烟尘中一个身影隐隐朝着他缓缓走来,那人的身影越走越清晰,两边的烟尘好似日出云开一般地自动朝着两边散去。

  “啊...这....怎么可能?你...你不是人....你怎么做到的?”

  起初只是疑虑的恶魔战士,当看行所来之人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变成了恐怖,像是面对一个魔鬼一般,是那般的惊恐,那般的绝望。

  没错,那神秘之人正是被恶魔战士的红衣大炮轰走的应长鸣。

  “你说呢?”

  终于现身的应长鸣两眼红亮,眼角眯成一条线,嘴角微微上扬,一脸的玩弄表情。

  但在恶魔战士看来,此时的应长鸣才真正如同恶魔一般,简直比自己都要可怕!

  “啊...怎么可能,灵躯?不可能,你只是一个小小的五星骑士,怎么可能会有灵躯!这是假的,看老子一拳砸死你呀的!呀......”

  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的恶魔战士拖着伤势严重的躯体挣扎着。

  中了酸铅核弹的魔族之躯已经被暂时抑制了肢体再生能力,行动力也被严重放缓,几经挣扎却仍在原地纹丝未动。

  “哼,很惊讶吗?对你说的没错,我是只有五星的雷系狂战骑士!人类五星绝域,七星破天才会拥有灵躯,八星元婴,九星炼成元神拥有神邸就能成为真正的神而不用遭受你们魔族必经的天劫!

  但是连老子的妈都感到惊讶的是,老子生来就是灵躯之体,我破不破天又有什么区别呢?哼哈哈!”

  寂静的夜里没有一丝的声音,只有应长鸣鬼魅一般的轻笑声。

  此时的应长鸣齐肩雪白韧发,斜斜的刘海遮挡住半边眼角,眉毛也变成了白色。

  原来身上穿的高级魔抗军用作战服已然换成了银袍金甲,徐徐风吹好不潇洒。白眉,正是七星破天灵躯的标志了!

  “这...这不可能!大哥救我!”

  自知死期已到的恶魔战士长啸一阵,缺了半条腿的身体不觉倾斜到底,抓狂的呼喊着,此时的他也就只有喊救命的分了吧。

  “哼,大哥?”

  应长鸣轻轻走到恶魔战士面前,眉宇间英姿荣现,一头近白色毛发,手握虎头银枪斜指地面放于后侧,缓慢的脚步踩在粒粒碎石之上。

  咔嗒...咔嗒...死寂的夜里,咔嗒、咔嗒的脚步声,犹如死神般的步伐,令人绝望.应长鸣单手缓缓举起手掌,放于恶魔战士的额头处,

  “你以为你所谓的大哥会来救你吗?他让你来阻止我,完全是想独吞你三弟的灵力,你只不过是他用来挡子弹的炮灰而已!”

  “不...你说谎,我才不会信你!”

  恶魔战士嘶吼着,“还有我四弟在,对,还有老四,他会来救我的!”

  “哼,四弟吗?你难道不知道你们魔族通过转灵之法进阶是需要活灵作为祭品的吗?”

  应长鸣简直如同君王俯视奴隶一般地望着眼前的恶魔战士。

  “你说什嘛?不可能!”

  “这就是真的!你他妈就是你大哥的炮灰,而你亲爱的四弟就是你大哥的祭品,懂了吧冬子!而我,就是送你们四个一起下地狱的!呀...去死吧!”

  “灭灵掌,呀啊!”

  应长鸣大呵一声,手掌中叮一声轻响,一股巨大的能量波顺着应长鸣的手臂由胸前传至掌中,应长鸣手臂一挺,一个激光炮由掌喷涌而出,正中面前到底无意动弹的恶魔战士。

  一炮击中,好似一个巨大的磁场砸裂开来一般,恶魔战士瞬间烟消云散,连个渣渣都不剰更不要说什么牛逼的肢体再生了。

  ......

  须臾,周围又归于平静,应长鸣举起银枪朝虚空一投,银枪会意脱手消失于空中,银袍金甲也如同水银一般缓缓退去,恢复应长鸣原来的军用作战服。

  “哈,太好了!”

  远处的猎鹰二号里刘易传看的真切,高兴的一拍手掌,大声叫好,只可惜失去幻音无线电的应长鸣在这魔灵力充裕的长明黑峡谷区域内,这么远的距离根本听不见。

  只见脱去武器装备的应长鸣神情自若,双手插于裤兜内,脚下踢踏的油亮的军靴,十分悠闲地朝着剩下的“奔丧”法阵而去。

  “嗯?他要干什么?怎么还把武器装备给脱了啊,还有两个呢啊,哎呀,太轻敌啦啊!”

  刘易传见应长鸣傲慢地脱去武器装备,看似胸有成足一般地朝着“奔丧”法阵走去,急的满头大汗。

  另一边,法阵之中。

  “遭了,老二那个笨蛋,被那小子耍了,他明明马上就要进化完全了非要跑去一战,烙个这下场还让这小子摆我这么一道,算了,不管了,先进化在说,量这小子也冲不过我这法阵!

  “哼!”

  应长鸣走到发证近前立足站立,双手抱胸好似看戏一般。

  “哼,怕了吧,小子,怕了就快点滚开,不然等老子进化完全先灭了你为我二弟三弟报仇!”

  面对蓝灵兽的轻蔑嘲讽,应长鸣不管不过,反倒不以为然的反问一句,“是吗?啊哈哈....”

  “你说呢?哈...你...老四,你要干嘛?那小子都是骗你们的....不要相信他.....额...快停下来...不...”

  原来因为灵力悬殊太大,老四与老大一同破例进化被法阵反噬的厉害。正巧应长鸣假借老二战死演了一出好戏,逗逼的魔兽老四信以为真,立刻调转矛头就要与老大拼命!

  “够了,你害死二哥三哥还不够吗?难道非要我死吗?啊?好,那你就跟我一起去见两位哥哥吧!”话说着,老四就驱动着灵力挣脱“奔丧”法阵的束缚以自身灵力作为牵引就要自爆。

  应长鸣心里那个乐啊!心里再高兴可嘴上依旧不饶人地说着,

  “哼,快去给你的两位弟弟道歉去吧,枉他们这么信任你!”

  听见应长鸣的添油加醋老四的怒火更盛,灵力更是丝毫不留的一齐迸发出来,自爆牵引瞬间完成。只听一声巨响伴随强大的灵力抱朝着四周扩散开去,应长鸣双**叉放于脸前挡住风沙,两只沙包大的去拳头却也挡不住脸上得意的鬼魅笑容,轻笑自己演技实在是太好了,高了!.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

  爆炸产生的烟尘慢慢散去,猎鹰二号徐徐靠近了过来,巨大的螺旋桨有劲地在空中盘旋着,带动着股股的风吹得峡谷外草儿都弯了腰,好似迎合应长鸣的笑声一般。

  猎鹰二号靠近应长鸣头顶正空,云梯一方,刘易传顺着绳索徐徐落下,站在应长鸣身前,什么话都不说上来就是一个熊抱,

  “雷哥,多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刘易传想起刚才紫焰火球的一目不觉后怕,同时也更加的由衷感激应长鸣的出手相救。

  应长鸣到是不觉情的一把把这小子推开,“得得得,我说...大男人家的干嘛呢?啊?还想不想娶媳妇啦......”

  “嘿嘿!”

  刘易传也好似觉得自己刚才太过娘气不觉傻笑起来,还不忘调侃应长鸣几句,

  “那是,这我可比不上雷哥,人家兰香姑娘可都已经......”刘易传正咧着个大嘴说着,应长鸣一把捂住刘易传的大嘴。

  “哎呀...兄弟,刚救了你,你呀就扯我痞子,下次不救你了啊!”

  应长鸣见这小子哪壶不开提哪壶的乱戳,佯装发怒一般地说道。

  “嘿嘿,雷哥不要生气,哈,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啊!”刘易传见应长鸣好似不悦,可一个劲的赔不是了。

  “对了,你不说我还差点把他们忘了。易传啊,我得继续执行任务了,刚才杀死血剑魔王的时候述秋用影灵诀带着博文他们先行进入峡谷暗流里去了。我为了掩护他们才赶来牵扯蓝灵巨兽的,正好你也在,可帮我了一个大忙啊!待会我要进入峡谷暗流与他们会和一处,你不是灵力战士,那么你就先撤离吧,回基地帮我给老羊头带个好!”

  应长鸣一边交代着一手拍着刘易传的肩膀说着话,好似哥哥对待弟弟亲情一般,完全没有上级对下级的命令之意。

  “是!”

  “是什么是,这又不是什么很严肃的命令!”

  “嘿嘿”

  刘易传也是自知能力不足还是先行撤离的比较好,低着头在后脑勺挠了挠,于是郑重地朝着应长鸣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转身上机朝着原路远去了。

  送走了刘易传,应长鸣长叹一句,“唉,兰香的深情我怎能不知,但我俩既是灵力战士,就应在这黑暗年代为光明年代的早日到来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啊。

  但光明,真的是被黑暗所驱逐的吗?”应长鸣低声嘘叹着。

  ........

  猎鹰二号走后,四周清风微起,应长鸣抬头望望空中的月亮,似圆似缺,眉心一皱,右手一抬往面前就这么轻轻一划。

  “寻灵咒”

  瞬间,硕大的长明峡谷外侧化为一片寂静不见一丝人影,好似刚才战斗不曾有过,没有血剑魔,没有蓝灵兽,没有应长鸣,只有那微微的一缕清风。

  未完待续哦(⊙o⊙)哦……

  (如果大家喜欢,请大家多多打赏,多多订阅,多谢大家支持哦,大家的支持才是凌风前进的动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