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7-26 08:56:04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大破灭时代
  4. 第一章 炼丹课

第一章 炼丹课

更新于:2017-04-21 13:58:19 字数:3618

  “老子道德经有云: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这是本,不能忘,而修行之路便是一个逆转的过程,三返二,二反一,一合于道。这是炼丹之法,更是炼人之法,所有修行高人前辈都是丹道高手,这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老师,那为什么不是您教我们炼丹呢?”

  一个梳着双马尾,白嫩玉藕高举,明亮的眼睛满是童真,忽闪忽闪的睫毛,但那童真后面的狡黠却是所有人都看出来了,顿时哄堂大笑。

  讲台边上的年轻老师一身职业装,一头精干的齐耳短发梳在脑后,虽然已经很努力的装作很淡定的样子了,但女孩儿的话触到了她的软肋,满脸通红,怒道:“看着丹炉,今天炼不出莲转丹就不准下课!”

  “哈哈……”

  笑声小了不少,所有人都看着自己面前的丹炉,嘴角带着笑意,事实上,这位陈美玲老师已经用过很多次这个方法了,但都没有真正施行过,毕竟莲转丹可是真正的一级丹药,整个班级里能炼出丹的没多少。

  这是一间普通的教室,和几十年前的教室没有太大的区别,唯一不同的是,学生桌子上放着的不再是山一样的辅导书书,而是一个连接着天花板的炉子,就像是火车锅炉一样的东西,不过小巧很多,不过一米大小,两个窗口,一个看火,下方有阀门调节火势,上方的窗口则是不时打开,时不时的往里面投入各种药粉。

  讲台上,原本是投影幕布的地方此时显示不是什么化学实验或者某某名校老师的讲座,而是另外的画面,一个仙风道骨的老头,身穿中山装,梳着发髻,闭着眼睛,手上的动作虽慢,却是娴熟无比,悠闲的将一些标着各种名字的药包拆开,丢进炉中。

  教室中一片火热,不时有人兴奋的呼喊,却没有人阻止他,因为他的炉子里漏出的一缕清香,让旁人羡慕,连陈美玲也走到跟前,连连赞美。

  成丹者有,失败者也有。

  一个清秀的少年满头大汗,身材虽然有些胖,却给人一种柔弱的感觉,虽然柔弱这个词并不是用来形容一个少年的,但他却是当得。

  炉火将他的脸照的红彤彤的,有滚滚浓烟从炉中冒出来,有一股难闻的焦味,这股焦味还很大,闻之皱眉,让他四周的人退避三舍。

  让人惊奇他是怎么做到的,药材只有那么多,能炼成的丹药最多不过三粒,一般学生都不敢一次将药材用光,都很珍惜,一次成丹一粒而已。

  这小子倒好,也不知道用了多少药材,居然有这么大味道,如果是要评选全校第一奇葩的话,这少年铁定是第一。

  能把三粒莲转丹的药材炼成五粒废丹,这也是一种本事不是。

  少年满脸通红,一身青色小褂被汗湿了毫不知觉,只是努力的扳动火窗下的阀门,想要调节火势。但那火就是不听话,从火窗里蹿出点点火苗,撩卷了他眉前的刘海,如果不是这丹炉材料不错,他一脑袋的头发早就烧着了。

  “张凡,怎么了?”

  陈美玲走了过来,一个响指,拳头大小的水球凭空出现,众人羡慕的眼光中,噗嗤一声,火焰顿时熄灭掉了。

  “哈哈,我们张师哥的炉子又坏了吧。”一个阴阳怪气的男生说道,又是惹来一阵哄笑。

  “张凡,你的丹炉又坏了?”

  陈美玲瞪了那男生一眼,看着张凡苍白的脸,有些不忍。以前复读生很多,这个年代的复读生却是少得可怜,一年考不上大学,基本都会找一份工作,不会再去学校了,而张凡却是个特例。

  啪啪扳动阀门,火焰很听话,调大调小都没问题,很正常啊?陈美玲奇怪。

  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整所学校的炼丹用火都是校长亲手布置的阵法凝聚出的丹火,这阀门可以说是一个阵法的阵眼,虽然只是分了又分的阵眼,但也不可能出问题的。

  一个阵眼出问题,其他的阵眼也会有所变化,这是常识。

  陈美玲没有多说什么,将火打开,调至中等大小恒定,“你再拿一份药材吧。”

  “知道了,陈老师……”

  张凡垂头丧气的,不敢再动那阀门,只能让火势保持恒定的状态,这样虽然炼不成丹,也好过浓烟滚滚惹人笑柄啊。

  没过一会儿,几乎所有学生的结果都出来了,成丹的有十三人,成绩最好的是那个双马尾女生,名叫马紫嫣,她三份药材炼成了三粒莲转丹,青色的丹药犹如翡翠,上面还有一些纹路,仿若烟丝缭绕。

  而其他十二人都只炼成了一粒而已,第二粒莲转丹效果最好的也只是有一些清香的药粉而已,并没有成丹。

  “好了,下课吧。”

  陈美玲转眼就把刚才的话忘记了,挥手打出一道青光,幕布上的画面犹如水墨画一般消散掉,一群学生鱼蹿而出,叫嚷着离开了教室。

  整个教室又只剩下张凡一人,守候在丹炉边,小心翼翼的投入各种药粉。

  陈美玲叹了口气,这孩子什么都好,有毅力,肯吃苦,懂得隐忍,这样的人如果稍微有些天赋的话,未来的成就也不会太差。可惜就可惜在他连丹都炼不好,以后自然是不可能更进一步。

  如今考大学靠的可不全是书本,语文数学之类早就没有了,英语什么的更是无用。

  考的是经脉知识,考的是药理,这药理都是关于丹药药性或者是药材的药性之类的,都是基础,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一点,炼制出二级丹药,这是关键,如果炼不出二级丹药,就算前面的书本知识得了满分,任何一所大学都不会收你的。

  还有另一种说法,如果能炼制出三级丹药,就算你笔试零分,全国最好的大学也会抢着要你的。

  但能炼制出三级丹药的,哪个不是熟通药理,经脉之类知识的更是小菜一碟,这个说法也就没有验证的机会,只是一个校园传说而已。

  “陈老师,您先走吧,我再试一次。”张凡恳切的看着陈美玲。

  一节课是一个上午的时间,大概四个小时,这点时间炼制一级丹药也算绰绰有余了,稍微高级一点的丹药,随随便便都要花几天时间,听说顶级丹药更是要花数年时间,不过这种丹药也只有中央的一些大人物才能请人炼制。

  “那你自己小心。”陈美玲点头,转身离开,张凡这种没有天赋的学生在如今这个年代很难生存了,几乎都是社会的底层,很难有翻身的可能。

  看看现在,哪个大公司的老总,哪个高官不是修真者,除了一些从上一代一直当到现在的人物还是普通人,其他的,都已经是修真者了。

  几十年时间可以改变什么?有时候什么都不会变化,但有的时候却又可以沧海变桑田,那时候的人一定不会想到这个世界会变成这个样子。

  天空中有一条大船漂浮,不时有一些奇怪的汽车疾驰而过,或从天而降,或升空而起。

  大船的船帮上是一个大屏幕,里面一个俏丽的女孩儿不断的舞动着,一套短的不能再短的皮裙,一件小胸衣,这样的打扮早在很多年前就有了,人们习以为常,但这个女孩儿却是不同,眼眉之间有媚倒众生之势,却给人一种清纯的感觉,就算是透过屏幕传递出来,也让人忍不住驻足,感叹一声。

  天色已经有些晚了,张凡灰头土脸的走出教室,他花了一下午的时间,又炼了一炉子废物,垂头丧气的。

  从小学到初中,学的药理,经脉等等的知识,都汇聚到了高中,这是实践的三年,为考上大学做准备,只有到了大学才会真正传授他们修真的功法。

  也有一些有背景的人会很早就接触修真功法,例如马紫嫣,她就是十五岁的时候开始修真的,功法和丹道相互应证,齐头猛进,放眼全国也绝对可以排在三百名之前。

  路过广场,看到那块巨大的屏幕,上面不断的翻滚着一个个名字,不时有名字被踢下去,又有名字跳上来,但只有前一百名没有变化,这个榜单也只记录前三百名而已,更后面的就不会上榜了。

  这是一件法宝,或者说不单纯是法宝,是由如今华夏最大的电器公司永红公司推出的法宝和科技结合的东西,全国同步更新,绝对不会有延迟。

  而这记录的便是全国青年俊杰的排名,马紫嫣也在榜上,不过是在二百八十多名的位置,随时都在变化,不过是大致都是成落势罢了。她当初上榜可是在二百五十三名,轰动了整个棉城。

  “哎……”

  张凡看了看榜单上滚动的名字,羡慕不已,排在前十位的甚至有照片和他们的事迹,滚动播放:楚非凡,金丹期,十五岁力挫西方神骑士……肖静,金丹期,十三岁成三级丹士,获全国炼丹大奖赛一等奖,药理奥林匹克大赛二等奖……辰龙,金丹期,十岁……

  前十的几个人是真正的人中龙凤,全国甚至是全世界都闻名遐迩,就算是一些大学生都对他们崇敬非常,当然,前十的除了一个第一的楚非凡外,其他都是大学生,而前百的大学生更是占了绝大部分,不过都不超过二十五岁,过了这个年纪,榜单就会自动把那人踢下去,不再记录。

  张凡总是幻想,如果有一天他也能上榜,哪怕是第三百名,哪怕只是一秒钟就被人挤下去,那也好啊。

  前一百名都是可以直接保送华夏大学的,而前一千名才有资格去考华夏大学,他现在排在不知道几百万名之后了,垫底中的垫底。

  按照比例来说,每年参加华夏大学考试的也不过五百多人,通过考试的也不过三百多人。

  广场很吵闹,就算是饭点也会有很多人守在这里,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妈,我回来了。”张凡走进一栋公寓,开门进去,公寓是大破灭时代刚开始时兴建的,如今来说已经有些旧了,现在房价下跌不少,因为真正值钱的房子不再是什么海景别墅啊,精英小区之类的。

  而是在阵法,一座有一级聚灵阵的房子,就算只有十平米,也能卖出天价,这是现在的价值观。

  “先去洗手吧,吃饭了。”张婷笑了笑,回头又走进厨房忙碌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