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7:26:19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一颗激情燃烧的心
  4. 第一章 三根台球杆

第一章 三根台球杆

更新于:2018-03-16 18:34:39 字数:3274

字体: 字号:
一颗激情燃烧的心目录
共1章
  “妈”季天良看着院子角落正弓着腰不断忙活的那个中年妇女的身影,鼻子不由一酸。中年妇女听到这个声音后,身体明显一颤,心里如同惊涛骇浪一般,猛地站起转身,当看到几步远外那熟悉的身影时,手中盘子“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摔的稀碎。“小……小良”中年妇女声音带着颤抖,眼泪不由得流了下来。“妈,是我,我回来了”季天良猛地向前几步,来到中年妇女身前,看着那花白的鬓角,眼圈不争气的红了。“回来好,回来就好,饿了吧?妈就给你做饭”中年妇女胡乱擦了擦眼泪,激动的不知所措。“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季天良看着母亲眼神中浓浓的期待,不由重重点了点头,“嗯,不走了,以后天天在家吃您做的饭”母亲笑了,笑的很开心,脸上的皱纹也仿佛一瞬间开了,年轻了十几岁。季天良陪母亲说了一回话,把这十几年的经历找个理由含糊的掩盖了过去。“对了,怎么没看见我爸?”“你爸啊!上班呢,头几年村里出钱开了个厂子,加工些铁器什么的,你爸也去了,我和你爸琢磨着趁现在身子还能动,多攒下点钱,等你回来好给你娶个媳妇,你这孩子也是,这么多年也知道不给家来个信,我和你爸还以为你……,现在好了,这钱可算是没白攒,等下次我在看到你林姨,跟她打声招呼,让她给咱家物色个好姑娘,这十里八乡他都熟,本事大着呢”母亲唠叨几句眼泪又流了下来,颗现在明显是高兴的。季天良有些哽咽,他可以想象出这么多年父母怎样的期盼和想念,“妈,厂子在哪?我去看看我爸”“嗯,去吧,就在村东头你小时候总去玩的那块荒地上,对了,让你爸给学校打个电话,叫你妹妹也回来一趟,咱一家人好好聚聚”母亲说道。“行,我知道了”季天良应了一声,脑海中浮现出小时候一个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天天跟着自己后屁股转的小丫头,不由一乐,小丫头现在也该变成大姑娘了吧,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认出来了。龙头村没有多大改变,一切差不多还是十年前的样子,这是季天良回来后的第一印象。村里就一条主路,还是条土路,晴天还好说,一到下雨天就会泥泞不堪,路边有一条河,几米宽,河水不深,季天良记得小时候夏天经常带着一众小伙伴在这里洗澡,可现在却换成了一群嬉水的鸭子。此时正值上午,街上的人并不多,偶尔几个孩子跑过,看到这个陌生的大哥哥时都俏皮的做着鬼脸。季天良莞尔一笑,远离了战火,血腥的厮杀,他不得不承认,眼前的生活才是自己想要的。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周围风景,不知不觉思绪飘荡在回忆当中。突然,一阵谩骂争吵的声音把他再次拉回现实。季天良向那个方向望去,只见一间门市前围聚了不少人,都是一些年轻人。“帅小天,马勒戈壁的,我弟弟你也敢动,小逼崽子你是不是活够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大汉指着一个青年鼻子骂道。会叫的狗不一定是最凶的,季天良微微摇了摇头,这种层次的争斗哪能提起他的兴致,刚想离开,可当听到帅小天这个名字时心里不由一动,眉毛挑了挑嘴角拉起一道弧线,随后双手插兜,摇晃着向人群走去。被骂的帅小天也就二十四五的年龄,花衬衫牛仔裤,脚下登双运动鞋,手里还握着一根台球杆,身后聚集着十几个十八九的小屁孩,有不少居然还穿着校服。“杜大海,你弟弟打球看你面子不给钱也就算了,几块钱的事无所谓,可他不该踩折我三根杆子吧,我一小兄弟就说了两句,你弟弟伸手便打人,这要是让他这么走出去,我还混不混了”帅小天表现的也极为强硬。“呦哈,小丫崽子毛都没长齐呢,在哥面前还敢提混?草,兄弟们给我砸,出事算我的”杜大海吐了一口谈。“麻痹的,我看谁敢上,老子弄死他”帅小天也急了,对方那十几号人都拿着木棒钢管,而他身后大部分都是学生,哪见过这种场面,不由都流露出畏惧之色。帅小天也没办法,现在也只能咬牙准备死磕了。“呵呵,小天,你混的也不行啊,怎么居然被人打上门来了”所有正准备动手的人都停了下来,不由看向说话的这名青年。帅小天也顺着声音看去,紧接着明显一愣,只见不远处一名衣着普通的青年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帅小天眼睛猛然一亮,大步冲了过去给这人一个熊抱“良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刚回来,还没来得及通知大伙呢”季天良拍了拍帅小天的肩膀后问道“那是谁啊?好像不是咱们村的吧?”“不是咱村的,他们都是县里的,是在咱村后河开沙场的”帅小天小声说道。“丫的,外地户都欺负到咱头上了”凡是跟季天良在一起的人都知道,这货出了名的护犊子。在村里护着家里的,在外边护着村里的,在国外护着中国的。杜大海眼看着这名衣着普通的青年走到自己眼前,不知为什么,对方的眼神让他心里泛起阵阵凉气,他感觉迎面走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凶猛血腥的恶兽。“杜大海是吧?带着你的人滚”季天良淡淡说道。杜大海一愣,这家伙是谁啊?这么霸道,自打出道以来还没有几个人敢这么和他说话的呢,看了看身旁的几十号兄弟,胆气不由一壮,把那丝恐惧抛到九霄云外。“麻痹的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跟着二……”杜大海话还没说完,只见眼前一花脖子一紧,双脚便离开了地面,眼看着对方单手捏着自己脖子举了起来。“呵呵,这些年敢辱骂我家人的人我送他们去了另一个世界,你也不会例外”声音冷淡异常,不带一丝感情。杜大海真的害怕了,无法呼吸,脸憋得通红,他本能的抡起手中钢管砸向对方脑袋。同时季天良另只手抬起,稳稳的抓住了杜大海手腕,随着一声清脆的骨折声钢管落地,本来紧握钢管的手腕此时摆着一个非人所思的形状。窘吸加上刺痛,杜大海双腿登动几下,肚子里咕噜一声后一阵异味传出,很快便从裤脚流出黄色之物。这一幕太震撼了,所有人都惊呆了,杜大海带来的那些打手根本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在他们看来,自己老大在人家手里都跟小鸡子一般屎尿齐流,一只手就给举起来了,那可是二百多斤啊,国家级举重运动员也不能这么牛逼吧?帅小天从震惊中猛然惊醒,草,这可别弄出人命啊。“良哥,这小子还欠我三根球杆呢,先让他赔钱啊”帅小天猛地咋呼一声。季天良心中一乐,这兄弟是怕自己搞出人命,不过提醒的方式真有些委婉啊。其实不用帅小天提醒,季天良也不会真的掐死杜大海,毕竟他清楚知道这里不是战场,是法治社会,杀人会很麻烦的。随着手松开,杜大海瘫痪在地上跟一滩烂泥般,肥大的脑袋成酱紫色,大口大口喘着气,死神擦肩而过,他眼中哪还有一点凶狠,全部都是劫后余生的骇然之色。“我兄弟让你赔球杆呢,你没听到吗?”季天良蹲下身,笑眯眯的说道。“我……我赔……”杜大海看着眼前这副人畜无害的表情吓得都快哭了,他马上转头对着那十几个还在震惊中的打手破口大骂,“钱……钱,都快他玛的给小天哥掏钱”老大的命令他们哪敢不听,再说还有那个蹲在那里的瘟神,一群人纷纷掏兜。帅小天整理了下发型,一脸的得瑟相,擦,咱成小天哥了,本来已经做好死磕的准备,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转变的这么快。“小天哥,您看够吗?”杜大海一手扶着断了的手腕,疼的脸上汗珠子像黄豆粒一样往下滚,五官扭曲着,可怜兮兮的问道,其实他知道,那一大把钱够他妈买两百根台球杆了。帅小天握着一把钱在手心拍了拍,心里暗道这都赶上台球厅好几个月的收入了,肯定够啊,可脸上依旧摆出一副哥根本就没把这俩钱看在眼里的表情。得了便宜还卖乖,杜大海肺都快气炸炸了。“滚吧,别让我在看见你”季天良站起身后说道。这就话听在杜大海耳里如同天籁之音般,连连点头应是,在一干小弟搀扶下钻进面包车扬长而去。眼见这些人走后,帅小天一声狼嚎,“良哥,你太牛逼了,哈哈”季天良一笑,这小子还是跟十几年前一样,一点没变。“来来来,都过来都过来”帅小天开始召集身旁小弟。少年呼啦啦的围上来,有二十多人,看向季天良时都是一脸的崇拜。十八九的年龄正是叛逆的时候,崇尚武力,崇拜强者,季天良刚刚单手将杜大海举过头顶威风凛凛的样子已经深深烙印在这些少年的心里。帅小天见大家都围上来后便大声说道“我今天把话撂这,这位是我大哥季天良,以后也是你们老大,谁要是敢不听良哥的话,哼,麻痹的到时别怪我帅小天不讲兄弟情面,都记住了吗?”“记住了,放心吧小天哥,以后良哥说砍谁兄弟们就砍谁,都听良哥的”一个少年带头说道,随后他回头大喊道“还不快叫良哥”“良哥好”声音乱哄哄的,但一个个明显兴致高涨,他们心里都知道,以后有个这么牛逼的老大罩着,那谁还敢欺负。
字体: 字号:
一颗激情燃烧的心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