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08:08:57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召阳大帝
  4. 死在何方?

死在何方?

更新于:2018-03-18 21:18:26 字数:2179

  “祝玄,班主任来了,快醒醒,醒醒啊”同桌就是这点好,总是能够在关键时候戳醒你。

  不过这是晚自习,即便这样,班主任也早已发现,于是祝玄被请到走廊罚站。

  对此,祝玄早已习以为常,他不喜欢被逼着学习,成绩不好不差,但在高二的强烈竞争中就不敢恭维什么了。

  平平无奇的一切,一方面,他排斥着周围着的一切,一方面,他又不敢做他自己。

  “叮~~~”第一节晚自习下课已经是八点半了,祝玄回到座位上,满不在乎的喝着水。

  不言不语沉默了许久,神思已飞远,他望了一眼窗外的天空,星斗璀璨,月圆皎洁,不由被吸引住。

  很快第二节晚自习开始了,祝玄提起笔,钻进书包里找作业,毕竟不能堕落到底,他翻来翻去拿出资料的时候带出了一个白玉吊坠,落地时声音清脆,他轻轻捡起,认为是哪个无聊的追求者送的,也没有细看,随手塞进了口袋。

  就这样安安静静的,所有人都在埋头苦习,这是他们现在唯一需要努力的。

  祝玄写着写着忽然想起刚刚那个玉坠他还没有看是什么,于是就有了接下来的一个场景:

  “我去,什么东西?”祝玄一声尖叫引起很多人一起跟着叫了出来,因为太安静,大家都被这一声给吓着了,惊魂未定的大家齐刷刷的看过来。

  祝玄拿出了吊坠,吊坠正不可思议的发着幽弱的白光,很像...很像月光。

  班主任又来了,在门口刚要喊,就看见祝玄手中的东西,过来就要没收,说要请家长。然而班主任刚走到他的座位旁,大家又一次被吓到了,白玉吊坠漂浮着进入了祝玄的身体,祝玄的脸上赫然出现一个六角印记,一道月光下,众人定格,祝玄被这道光不知带到了哪里。

  “我无意滑落的吊坠竟然藏进了你的丹田之内,我取与不取都将危及你性命,你说这......可如何是好呢?“祝玄猛然睁开眼,除了白色的光芒刺眼无比,再看不清其他。

  “取与不取在你,你若不取,我要回寝室去了,改天来取告诉我,我好告别。”祝玄哈哈一笑,完全没当真,是啊,我的丹田,我自己都不知道丹田在哪,玉坠被我吃了?大不了去医院取出来还你就是。

  ”睁开眼睛吧“

  再一次睁开眼,祝玄看清了,周围的一切都看的无比清晰,还没来得及想,前方一人清冷的立在一颗巨大的水露之上,回眸一眼,祝玄吓的满身冷汗,你.......

  他以为他陷入了沉沉的梦境之中,但是又是无比的清醒,他想起了玉坠,于是四处寻找,翻遍了所有口袋。那个人手一挥,祝玄看到了自己的脸。

  ”你脸上的印记便是我玉坠所成,若不想死,那就看你如何选择了,我乃月宫城炼玉师方婳,记住我。“说完这个方婳便碎露消失了。留下祝玄久久不能回神,此刻她只想醒过来。

  这里安静的可怕,周围灌木丛生,花儿艳丽无比,偏偏这不是白天,而是夜晚,水露凝成一颗一颗的透明水球,映着花草格外美丽,有几条白色的阡陌小道,不知通往何方。祝玄走向一颗水露,倒映其中的脸是那么熟悉,可是这一个六角印记究竟意味着什么呢,难道真的会死?会如何死去呢?我是该往前走,还是坐待天明。

  思忖良久,一咬牙,既然注定会死,我总该知道死在何方。于是,起身择了一条路快速行去,一路无风,祝玄竖着耳朵屏着呼吸,满是警惕,精神接近崩溃,在这样一个地方,被告知生命堪忧,偏偏又风平浪静,美丽的一切都变的诡异起来。

  走了许久,面前一青蛇挡住去路,青蛇吐着长长的信子,毫无悬念的扑了过来,祝玄心想,就这样死了?他闭上眼等待着死亡,虽然很多不解。可是时间过去了一会,他还没有感觉到被撕咬的疼痛,淡定的睁开眼,青蛇已经不见。

  逃过一劫,可是刚刚发生了什么?谁知道。

  继续前行了很久很久,终于看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祝玄不曾学过任何符文,但他意识中却能认得前方那石窟上写着:柏木岩

  祝玄激动的跳了起来,终于能看到人了吗?

  柏木岩是月宫城外东郊的一处低级修炼谷,也是无人问津的弱肉强食之地,随意杀戮,这里没有白天,只有无尽的黑夜,修为突破之人若想离开此地,需穿越过一片萤火森林,才能抵达有日光的月宫城,当然所有人都更加向往召阳大陆,在这个没有日光精华的辟谷之中修炼是一件难上加难的事,所谓的萤火森林,是在这柏木岩死去之人的尸体化成的萤火,也称萤火之墓。

  祝玄一步踏入这柏木岩,浑身都冷的一个机灵,心想怎么都这么久了天还没亮啊。早已饿的不行,祝玄飞快的跑向谷中,寻找食物。

  “小子,你哪里来的,又为何来此啊!”一名高大威猛的武士吼到。

  “无意闯入,只因饥饿难耐,来寻一点食物。”祝玄学着书中的口吻礼貌的回应。

  “食物?那你往东走一点,那里有,取得之后立刻离开这,如何你想多活几日的话。”

  祝玄听了他的话往东寻食,前面确有一老汉似在卖吃的,“老人家,这些是吃的吗,怎么卖的,先给我来一点这个,这个,还有那个...”

  “咳咳,一共三个月石。”老汉不紧不慢的讲价钱。

  月石?月石是什么?我好像没有这里的“钱”,怎么办,可是我真的饿啊,不管了,反正这里也没人认识我,也没用摄像头,吃完我就跑路得了。

  等食物到了眼前,祝玄又傻眼了,这容器里装的是什么先不说,就这刺鼻的气味就让人忍受不了,祝玄问老汉这些是什么,老汉莫名其妙的看了祝玄一眼,解释道:水露汤是补血的,千首菇乃气血佳品,那个是鼹鼠尾。

  听起来好像能吃,祝玄也顾不得多少,很快便吃完,不仅感觉饱了,就连血液的流动都明显感到欢快了不少,祝玄道了一句谢谢,把口袋里的硬币一股脑全放在桌上,全力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