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6 21:03:49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黑幕下的死亡
  4. 第一章 罪恶之源

第一章 罪恶之源

更新于:2017-04-21 15:58:58 字数:2280

字体: 字号:
黑幕下的死亡目录
共1章
  黑夜是个**,它总引诱着堕落的人们,在黑幕的掩盖下,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白昼是位骑士,它总以曙光照亮信仰。给向往着光明的人们,指引方向。黄昏是位绅士,它屹立再黑夜与白昼之间,区分着是非黑白,提醒着亦邪亦正的人们,对错皆在一念之间!我很清楚记得那是2015年8月6号,我约了我的恩师夏明哲(心理学久负盛名的泰斗级人物)在他家见面,我准备交给他一个记事本,本子里记录了我所有的无奈、罪恶以及病态的一段人生。那晚8点半,跟以前一样,恩师为我留了门,在书房等我。熟悉的走廊,熟悉的客厅,那画面几曾相识,就如同数年前N个日夜我与恩师促膝长谈时一样,只可惜如今早已物是人非。我快步走入了书房,径直坐在了书桌前的椅子上。恩师没有说话,用依旧犀利无比的眼神,注视着我。我终于憋不住了,带着哭腔喊了出来:“老师,救我,救救我!“念海,前天电话里,你说的本来我还不敢相信,但今天看你如此急躁不安,一改往日的沉稳。看样子我该重视你说的问题了。你说的东西呢?”恩师一脸严肃的说道。我颤抖着双手,捧着被报纸里三层外三层,包裹严实的记事本,递了过去。恩师翻开了它,下面请允许我把那里面记载的一切,告诉大家吧,因为那对我而言至关重要!记事本内容如下:我叫江念海,28岁,心理学硕士。从小父母离异,童年在父母之间交替监护,造成了我仿似与生俱来的多愁善感。我在26岁的时候开了一家心理咨询工作室,念海心理咨询。我成立工作室的初衷,是为了帮助更多心理疾病患者,和那些迷失的人们,打开心结,直面人生,健康幸福的生活。然而,万万没有想到,因为一个事件的延伸,才短短的两年多时间,我快疯了,毫无疑问,我成了名副其实的,精神病患者,从此食无味,寝难眠。无奈医者难自医啊,然而我也不可能让同行知道,毕竟我在这一行已经小有名气。一旦有关消息透露,那将会声名扫地。试问有谁会找一个精神病去治疗精神病呢?,所以我选择在我彻底疯掉之前,开始记录这些经历。事情要从2013年10月24号说起,那个时候我成立心理咨询工作室,才半年的时间。在业内还谈不上名气,但在朋友圈中的口碑,还是赞不绝口的。这天,朋友介绍来一个咨询者,也就是他,让我终身难忘,从此万劫不复。时间是下午3点过几分,当时我正悠闲的喝着茶,看着报纸。一个一身军装的男子,门都没有敲,十分没有礼貌的闯进了我的办公室。“江医生,您好,我叫林东,是您的好朋友张教授介绍过来的。”听到张教授三个字时,我当时楞了一下,我甚至有点受宠若惊,老张是我的学长,现任本市第二精神病院副院长。我来不及想究竟是学长为了照顾我生意,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您好,林先生,请坐。”出于职业的原因,我一边做了个请的手势,一边顺势打量着他。笔挺的军装,短发,国字脸,看上去一身正气,只是眼神涣散,坐下去将近半分钟都没有聚焦过。片刻过后,我终于忍不住,打破了沉默。“林先生,既然是张教授介绍您来的,他虽然年长我十岁有余,但我们却是十分要好的朋友,您有什么心理方面的困扰,不妨直说吧。说实话因为我也很好奇,老张介绍过来的病人,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连老张都束手无策吗?“哎,一言难尽啊,我最近十分不顺利,事事不如意,而且几次差点连命都没了,我知道你们医生都是无神论者,我也承认我有极可能患了精神病,所以我才选择来咨询,但请您一定要相信我,我不是神经病。我以一个军人的名义发誓,我将对你说的都是事实,就跟当初我入伍时在军旗下宣誓一样的真诚。”林东一边说,一边做着十指交叉,两手大拇指相互挤压,前后摆动的动作。“好的,我也十分感兴趣,是什么让一个军人,说出这样一番话,我也以一个医生的名义发誓,你所说的,我一定洗耳恭听,愿闻其详。即使再离奇,我也愿意相信。”听我说的十分诚恳,林东双目略闭了片刻,整理了一下思绪。继续说道:“请原谅我并耐心的听我说,因为我觉得或许每一个细节都很重要。去年7月初3,当时我还在部队服役,我记得当天下午刚跟战友们跑玩10公里越野负重跑,还没来得及休息,就被指导员叫了过去。说是家里来电话了,有急事,叫我赶紧去接电话。电话是老婆打来的,说是叔叔所在的黑煤矿出事了,塌了,人被困在井下,已经过去10多个小时了,还渺无音讯。老婆说的很急,边说边在抽泣。我一边只好安慰她,也许人没事,吉人自有天相。她一听心情稍稍平复了一些,让我赶紧的请假回去陪她跑一趟山西。说难听点,就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挂断电话之后,我赶紧的去请假,其中的流程就不一一细说了。7月4号下午赶到了家,来不及歇息,就直接跟我妻子一起坐时间最紧的一班火车赶去了山西。”林东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示意我口渴了。我问他喝茶还是水,他告诉我夜夜失眠,哪里还敢喝茶。我赶紧起身去替他倒了一杯白开水。林东一口喝了个底朝天,放下手里的杯子之后,双手互相搓了一下,继续说道:“和我妻子一起去了山西之后,在一个快捷宾馆的房间里见到了我岳母,房间里除了我岳母之外另外还有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据说是老板的马仔,在这里安抚家属情绪,女的在床上睡觉,是另一位被困在井下的大叔的妻子。岳母一个劲的在抽泣,见到我妻子之后不断的在重复:”你叔,没了,这下真没了,都几十个小时了,你说吧,那下面又没有什么空气。”然后就两个人哭做一团。“现在什么个情况,报警了吗?”“报了,昨天报的,公检法三方全去过了,老板不让说是井下的事,说是地面上放炮炸石头,出了点事,估计给了不少好处吧,加其他工地上的人知道这老板在当地的势力,也不敢多说,只好跟着说是,后来就都走了。老板请了一队工地上的组成了临时救援队,正在往外掏人呢,听说以前出事了,都是这样搞的。”
字体: 字号:
黑幕下的死亡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