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9:18:5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英雄烂漫的年代
  4. 第二章 八月三十祭献日

第二章 八月三十祭献日

更新于:2018-03-16 14:53:11 字数:2339

  秋,一个丰收的季节,亦是人们祭祀上苍感谢上苍丰厚赐予的季节。

  上苍保佑着大地上的人们,人们当然要表现出他们的虔诚,贡献出他们的最珍贵,那就是——生命。

  青田城的西北角,有一座庭院深深的破旧院落,这院落墙厚二尺,高二丈有余,堪比城墙。墙上有二尺宽,不足丈高仅余一人进出的包铁皮楠木门一个,整日里总是关闭,少有开合。

  这个破落的院子,就是让青田人谈而色变的青田监狱。

  青田监狱门前,大路宽阔,可并排四辆马车共行。在寸土寸金的青田城里,这绝对算的上是奢侈,但这宽阔的石板路缝隙中,青草却一簇一簇郁郁丛生。

  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三百六十四天青田监狱门前是人迹稀少。

  八月三十,只有八月三十。

  三百年六十八年前,大梁在这一日坑杀三十万降军祭旗,建大梁。

  大早上宽阔的街上就早已人满为患,熙熙攘攘擦肩接踵的人们或喜或怒,但更多的是有些小兴奋、小期盼,从青田监狱一直蜿蜒到六七里外的菜市场。

  大多的人们手里拿着烂菜叶或是臭鸡蛋,只有少数几人手里捧着白花花的大馒头,他们不像别的人,在人群里随意走动,而是像木桩一样钉在了一个高二尺的木台最近处。

  据说,沾满了祭天人鲜血的馒头,可以治疗肺痨。

  穿过幽暗的长廊,青田大捕头冯凉走到了长廊的最尽头,停下脚步,隔着铁栅栏,观察了一会儿这最尽头牢房里趴在枯草上的像死狗一样的年轻身躯,发现身上的破旧血衫都已经与身上的伤口结痂在一起的年轻身躯还有微弱的抖动。

  面无表情的的冯凉示意身边的牢头儿打开牢门后,迈着四方步走进了牢房,把手里提着的饭盒放在了浑身都被自己的血沾满的年轻身躯近处,不管污浊不堪的牢房地面,盘腿就坐在了地上。

  挥手本欲让跟随的牢头离去,却又想起了什么,就把已经转过身的牢头喊住。

  “周本善还是每天都来?”

  “是。一天都没落下。”

  “哦!”冯凉沉默了一会。“今天就不要让他进来了。”

  “冯捕头······”牢头想要劝解一下冯凉,自从躺在地上的这年轻人当街砍杀了周本善的独子周白书被关进了大牢,近半年来周本善风雨无阻每天都拿着真金白银进来,毒打这年轻人一顿。周本善为了泄恨,很是大方,相关人员都有钱拿,这钱可比衙门里发的饷银多得多。

  这年轻人可是摇钱树,不然依周本善这阴冷桀骜之人,怎会把他们这些人看在眼里。

  今天是八月三十,是朝廷用死囚祭献上苍的日子,是这年轻人在这世上的最后一天,是这课摇钱树为他们争取最后丰报的日子。再有二个时辰,这年轻人就会被拉到菜市场,这棵摇钱树就会被根除。

  牢头不解为什么冯捕头不把握这机会,要知道今天可是有大回报的,昨天周本善走时说过,今天要给他们每人都封一个大大的红包。

  牢头刚开口,就见冯捕头面无表情的再次向他摆摆手,牢头只好心里咒骂着冯凉悻悻的离去。

  冯凉他可惹不起,别看冯凉只是一个捕头,在这青田城却是实权人物,就是青田的城主和他一起,说话也要和颜悦色。

  牢头走了,冯凉抓起地上年轻人离他最近的左臂,手指搭在了年轻人的脉门上。

  医生不一定都会武功,但是武功高手却必须都要会一些医理。

  人在江湖飘,没有不受伤的。一个武功高手出门,不能随时都找医生跟随。

  年轻人的脉象平稳有力,甚至比大多数人还要平稳有力。不仅如此,年轻人经脉宽韧,内力澎湃深厚,一般人不练个二三十年,不会有这么深厚的内力。

  不应该啊!以年轻人现在的年龄,那怕他从娘胎里开始练功,他也不会有这么深厚的内力。

  不合乎常理?

  难道这年轻人是某些阀门世家用丹药培养的核心子弟?

  不像啊?

  冯凉不由有些犹豫,可是此时他那里还能有机会犹豫。

  这是神迹,这就是神迹。

  现在的冯凉只能坚信,这年轻人就是神迹。

  坚定了信念,冯凉从带来的食盒里,拿出一条干净的湿毛巾,轻柔的为年轻人擦拭去了脸上的污渍,年轻的脸庞上一道道伤痕,让人看着很是狰狞,但依稀仍旧能看出年轻人清秀略带有些稚嫩的脸,一个十四岁少年青涩的脸。

  年轻人就是王尚,青田长街一人杀周白书的王尚。当时在长街是冯凉抓捕王尚归案的。

  年轻的王尚没有醒来,一个每天都被毒打的人,在这暗无天日的牢房里,沉睡是一件极其好的事,沉睡可以更好的调节受伤害的身体。

  冯凉并不着急,还有一个多时辰才赴去刑场。一个多时辰,可以干很多事情。

  擦拭干净了王尚的脸庞,冯凉翻折了一下毛巾,把已经污渍的一面折在里面,露出干净的一面,拿起王尚伤痕累累的手臂小心的擦拭。

  这是一个精细的活,要擦拭掉体无完肤的手臂上的污渍,还要不去碰触那一道道一条条一块块的新旧伤痕。眼不好,手不稳,这活不好做。

  一只胳膊擦拭干净了,手臂上没有一块超过三寸的皮肤,那那都是暗黑的新旧伤痕,很是触目惊心。

  另一只手臂也擦拭好了,王尚仍旧没有醒来。不知冯凉是无意还是有心,在他轻轻放下王尚手臂的时候,手指不小心触碰到了王尚一处新旧伤口叠加处。

  自从被关进了这大牢,王尚每天都要接受周本善的毒打,每时每刻都在忍受着疼痛,王尚的身体对于疼痛已经慢慢有了抵抗。但那都是王尚清醒时,当他熟睡的时候,身体的机能大部分都去快速修补王尚每天都在增加的新伤口,因此身体抵抗疼痛的能力就大大的减弱。

  冯凉这一无心或有意的碰触,立刻一股剧烈的疼痛,就像漆黑的夜里,一道闪电在天空突然横空,由天际突然穿过人的眼睛直达心底。

  疼痛就由冯凉的碰触处,闪过王尚的整个身体,直达王尚的心底。

  王尚立刻就睁开了双眼,这是人的本能。

  身体遇到了事情,就需要五官去搜集,大脑去判决。

  看到了一个人,不是牢头,也不是周本善。

  这人王尚认识,是青田城掌握实权的人物,是青田城的捕头冯凉,是抓捕他归案的人。

  这人是不应该在这里的。

  但这人现在在这里。

  王尚脸上露出了笑容,心里更是笑得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