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6 21:44:51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我有一口穿越井
  4. 第一章 五指山

第一章 五指山

更新于:2017-04-21 13:42:32 字数:2863

  时间转回到很久以前,其实也不过几年的时间,但对于张小鱼来说,已经是很久以前了。

  另一个世界。

  岚城,市郊,五指山。

  岚城正如其名,常年山雾薄薄笼罩,在太阳下如梦似幻,总让人看不分明。

  这里极热。

  如果说整块大陆是一个大锅子,那么岚城就处于这个热锅子的正中间,所有的沸腾滚烫的热气,都冲这里冲发而上,化为漫天云雾。

  漫天的云雾,最终在不知何时而下的冰冷气流作用下,化成一场大雨倾盆!

  也只有这个时候,岚城才得到一时的凉意。

  在别的地方,这样的雨是鼓噪的,打得人生疼。

  但在岚城,雨却将满天的凉,慢慢的沁入人的身心,让人浑身为之舒畅,让躁动的心思,沉静了下来。

  没有欢欣鼓舞,但心中的宁静,带来的平安喜乐,却将是这世间最大的快活与安乐!

  五指山,处岚城市郊。

  五指山并非因西游记而得名,实在是因为他的形貌像极了人的五根手指。

  这是五座石柱铸就山峰,撑天而起,浑然一体,当真让人以为是什么亘古魔神留下的五指巨掌。

  当然,这已经是一个科学的世界了。

  再没有人因为他的雄奇而顶礼膜拜,大开生祠,五牲大祭。

  有的,只是对于这天地自然造化之神奇、之瑰妙的赞叹。

  雨越来越大了,云雨将五指山最中间、最高耸的那一峰紧紧的遮住了。原本拔地而起,超三百丈、胜千米的高峰,在这云雾之上,愈发让人觉得高不可攀。

  可偏偏,一个精致妆容极秀美的女子,踏着高跟儿,满身狼狈的往山上去。

  旁边一个黑西装的保镖似的壮汉与女子保持着距离,将所有的伞面都罩在女子的头上,浑然不管愈大的山风、噼里啪啦迎面而来的如小石子一般的雨点。

  他全身上下,尽已湿透;原本充当门面的看起来威风赫赫的西装,此时成了最大的累赘;浸满水的大衣,让他愈发觉得身上像穿了件石头凿成的衣服——冷硬、沉重。

  但他还是恪尽职守,尽管那把小小的伞,并不能真正为他身旁的女人遮风避雨。

  大雨已经将女人精致的妆容打没。

  素净的颜面,却愈发的吸引人的目光。

  娇嫩白皙的肌肤,沾雨之后紧贴着脸面的长发,湿衣愈发衬出身体的玲珑;两颊带着一点点婴儿肥的可爱,绝挡不住她眼底的那一丝倔强。

  “婧婧,我们回去吧……”一个中年女人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气喘吁吁,还不时的担忧的看了女子一眼,好似生怕她摔着、绊着,“这路真难走,还有这鬼天气!刚才还晴着,大雨说来就来……”

  “你刚才不还说热,要下一场雨才好吗?”张婧笑着道。

  走了这么久的山路,她看起来娇弱的身体,却没有半丝气喘,反而驾轻就熟,好像在以前就已经走过无数遍似的,连哪里有一棵树可以抓扶都清清楚楚。

  “哎呀——你现在还有心思跟我开玩笑!”中年女人实在累得受不住了,也不管这地儿正是风吹得最烈的地方,就一屁股坐了下来。

  这一坐,她才有那么一点心思打量周围,看着只容一个人过的小土路边,崖壁渊渊、山风烈烈;云雾一翻滚,旁边万丈深崖依稀可见。

  她本来就酸软的腿彻底的软塌了下去,就跟丢到沸水里的面条儿一个样。

  “哎呀,我的妈呀——怎么这么高!!”中年女子极力的抓住旁边的那唯一一根小小的茎草,好像这东西可以保命似的。

  “小陈、小陈哥,快拉我一把——我真的要掉下去了。”她极惊恐的叫唤起来。

  刚才在悬崖峭壁间,走了这么久,也没觉得怎么样,现在一看周围境况,真个就腿软心骇,再也不敢往前了。

  张婧看着她的经纪人,不由觉得好笑。

  这么大个人,紧紧的贴着崖壁靠着,怎么可能摔下去呢?

  这条路她从小到大,不知走过多少遍,也没见发生什么事。

  “陈哥,这伞打了也没用,你就别费力了。你先去把刘姐拉过来吧。”

  陈姓保镖看了身前的女人一眼,也不多话,往回走了两步,站得稳稳的,将一只手递过去。

  这下,中年女人真就抓住救命稻草了,趁着还有一股劲,跨过两步,终于将那一处最险窄的地方走过。

  紧紧跨过两步,虽然路依旧险恶,但周围绿植障目,总让人觉得安全了许多。

  “婧婧,姨真的走不动了。”中年女人耗尽了所有的心气与力气,瘫坐在地,长出一口气,说道。

  “那怎么办?这半山腰上,上山远,下山也不近。”

  “姨真的撑不下去了,要不……”中年女人正想说休息一会儿,待会儿就下山去,但无意间的回头一望,让她把后面的话全咽了下去。

  后面那里还有路?

  只见山雾弥漫、云雾翻涌,好似有什么恶龙妖兽在作怪,堪堪将后路全遮了去;偶然露出的一丝半点,尽是悬壁怪石突兀,只看上一眼,就心惊胆战的,哪里还敢走?

  如果不是刚从这条路走上来,中年女人决计不会相信她身后竟然有那么一条路;若非刚刚走过,她更是不会相信,自己竟然活着从那路上走了过来,而且几乎没有一丝惊险的。

  “我的妈呀——”中年女人感觉自己把这辈子的惊叹、惧喟都发生干净了。

  “走吧……”

  她终于认命了,有气无力的拖着她本以为早应该毫无力气的双腿,一步步的往前迈去……

  或许是累的难以分神旁顾,又或许是山间云雾太浓,将头顶欲坠滚石、脚下欲裂山路,路旁赫赫悬壁都遮挡住了,三人再也没发生任何意外、惊呼,一如开始一样,一步步的踏到了高处。

  不觉累,反而这一步步走来,身上热气勃发,愈走愈有劲,走到最后,甚至有些健步如飞的味道。

  山间的雾、山间的风,被山雨洗过的碧植丛丛,早已化作一副副平生难得一见的奇景,在几人耳畔吹过,眼前晃过,身前掠过。

  路,已经不在崖壁间了,折转直上,石柱山顶,竟是一派翠绿生机笼罩。

  回头一看,依旧雾气沉沉,但举头望间,天空一洗如碧,和煦的光轻轻的照耀着,清风吹过,整个天地都鲜活了起来。

  或许是雨声尽去,这个时候,她们才听到一阵阵琴筝鼓乐锁啦二胡的声音,状极欢快。

  原本应该清净无人的山巅,立时显得鼓噪热闹起来。

  女人刚还有心打量着周围景致,看着近癫之后,长路尽在脚下的风光,但一听得乐音,一丝愁绪淡淡的升起,蒙上了她素净的面庞。

  中年女人这时也记起她们是来干什么的了,本来想要抒发的情绪,也被旁边精致妆容的女孩脸上的一抹淡愁驱散,心里因为些许好奇想要问的话,也都又吞进了肚子里。

  已经走过了最艰难的路,走过了风雨弥漫,眼见着路平畅起来,云开了、雾散了,但女孩的步伐,却愈发的沉重起来,一步步的往前走去,向乐音愈发鼓噪欢快的地方走去。

  女孩走到路中,远还没到达目的地,就眼见着一个穿着素服白衣的不大看得出年纪的中年女人带着满目愁丝,从山顶上走下来,不时还张望着,似乎在寻觅着什么。

  她正瞧见往上走的张婧,眼睛一亮,满眼的焦急哀愁似乎都一扫而空。

  “你这个小妮子,不是说下去接你的吗?走得这么快,山上又是下雨又是起雾的,你想吓死妈啊!”

  她拉着张婧看了看,看得张婧虽然有些狼狈但确实没有什么问题样子,这才放下心来,有心跟旁边的两人打声招呼。

  “这个小妮子不省事,只能麻烦你们多多照顾了。”她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张婧往上走,“你们都湿透了吧,这雨下的!上面准备了干衣服,都去换换……”

  她虽然看似对着三个人在说话,但眼里的关怀,却一丝不落的全给了女儿,只有偶尔露出的一丝歉意,才让旁边两人感受到自己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