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13:44:08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小刀的疑惑:贪婪
  4. 前章

前章

更新于:2018-03-17 20:59:20 字数:5349

字体: 字号:
  江津,位于西南边陲的一个小镇。

  小虽小,却并不偏僻凄凉。自古以来,此镇就是长江中上游的重要交通要地,南临黔、贵、北向凤翔,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几百年来,潮起潮落,世间几多变迁。江潮滚滚向前从不后退,人事不断演变亦无反复。但江津仍然是江津。

  望江楼,江津第一楼,虽然比不上大地方酒楼的好,但放在这江津城中却是第一的好!

  顶层站着一人,就他一人,应是他包下了这一层吧。扶于栏上,远望江水奔腾,目光不聚而散,脸上表情坚毅而又悲切。一青绸长袍于身,使得这人看起来既像个经商多年的商贾又像是久经宦海的官员。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身上却带着把刀,看起来画风就不太对了。

  刀长不过二尺一寸,漆黑的刀身,刀刃无锋,看起来的话这只不过是把徒有刀型的废铁罢了。也许是块古董废铁也说不定?但是谁又敢说这样的刀不能杀人呢?

  如果当你知道他是破云刀时,你就不会怀疑它是能杀死人的了。

  破云刀梁闻渊,这个名字在江湖上已经存在了十几年。也许快二十年了吧?

  那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这么一个年青人和这么一把刀。可是这把刀第一次出现在江湖上便杀了人,死在刀下的是当时陕甘一带的强盗头子刘莫王。彼时刘莫王虽算不上武林中数一数二的高手,可是一双毒犬掌练得也甚为了得,远非一般三流刀客可以对付的。但谁会想到刘莫王却会在一刀之下挂在了这么一个无名小子的手里?据说,他死的时候还睁着眼睛,似乎不相信自己就这么结束了欺男霸女强取豪夺的逍遥生活。从此以后,江湖上便少了个刘莫王,多了个梁闻渊。可以说梁闻渊的出场是牛逼哄哄的。

  慢慢的,死在梁闻渊刀下的人越来越多,他在江湖上的名气也越来越大。还好,他杀的都是些十恶不赦的人。其中比如说臭名远扬的枯骨三鬼,要说这枯骨三鬼他们每个人的武功都在刘莫王之上。可是即使他们三人联手也仅在十招之内就败了,败得很惨,败得丢了命。于是乎梁闻渊的进阶之途也是一片顺畅。

  偶遇,梁闻渊得到时任第一高手少林寺虚无大师的点拨,修为又进一步。虚无大师称他的刀法有“破云惊天”之势,从此梁闻渊“破云刀”的名号在江湖上便传开了。所以说梁闻渊的造化更是不浅。

  五年前,西域魔教入侵中原。可怜中原武林人才凋蔽,比如虚无大师早已圆寂......魔教教主撒多吉可以说是把中原高手屠了个爽快。作为中原武林支柱的梁闻渊与另一顶尖高手“断水剑”张开崖联手,担起来对付撒多吉的重任。据说那场决斗乃是近百年来最巅峰的高手对决。有“断水”,“破云”之称的张梁二人与撒多吉斗了三天三夜竟占不到丝毫便宜。要知道张梁二人当时已经是中原武林的神话人物了,所以撒多吉有多厉害已不能言语描述。然而三日之后,撒多吉内力消耗严重,张梁二人便逐渐占得了上风。粱闻渊更是出其不意的把一剑招化为刀法,不讲套路的击中了撒多吉。撒多吉也不是说出来玩的,在即将毙命之际集全身内力于一指,以他的绝学“上青玄魔指”震中张梁二人。这便是梁闻渊的超神之路。但让江湖人奇怪的是,自从天王山一战后武林上只有“破云刀”,却再没了“断水剑”。张开崖去了何处成了一个迷。当年之事除了梁闻渊便无第二人知晓。

  撒多吉死后,中原武林得到了一段时间的平静。可对于江湖来说,平静永远是短暂的。为什么?因为江湖上有人,人喜欢搞事儿,事儿多了就有问题,问题多了便生麻烦……

  所以,我们要问的问题是:为什么梁闻渊竟会出现在这儿。

  而且这神刀主人并没有开心喝酒,高兴品虾。

  ………………………………………………………………………………………………………

  落地尸的武功虽然胜过在场大多数人,可是并无绝对优势,所以就双拳难敌四手。(当你的武功达到绝对无敌的时候,双拳敌四十手应该也不算问题。)他的呼吸声慢慢的开始加快,内力也慢慢加快了在身体各处穴道的游走。

  突然间,强劲的内力不断的从落地尸的双爪中散发出来,他不停变换着“擎鹰鬼爪五十式”中的招。这一僵持就是一百多回合。

  这时,双方的内力在一个交叉点汇集,有不得一点退让,谁退谁死!

  “蹭”一把剑自门外飞入。伴随着剑的飞入一股清健的内力也突进酒楼而来。这突然进来的剑气让看热闹的梁闻渊皱了皱眉。

  没人看见这把剑是怎样飞进来的。可是它的确近来了。

  这是把怎么样的剑?剑身薄得如纸一般,剑刃锋利得你似乎可以看到上面正滴着血。

  剑稳于空中,并不继续向前飞行也不掉下来,只是在空中定住了。而自剑发出来的剑气却源源不断的向四周扩散,游走于各股内力之间,但似乎并不和它们相抗拒。相反,各股内力好像慢慢的和这股剑气融合在了一起,而且是主动贴上去的。最终剑气与各种内力化为了一体,破开在空中,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一手算是劝架的,干得漂亮。

  劝完架,剑在空中盘旋了一圈,然后径直飞向门外。

  “各位前辈,得罪了!”没想到进门而来的居然是一个年轻道士。这道士长相英俊,不娶媳妇真是可惜了。

  小道士手上剑与刚才那把并无二异。

  小道士:“晚辈暮风忌,奉家师言寻道长之命前来与各位前辈共赴无滩庙之约。”

  人群哗然,原来这年轻道士居然是幕风忌......

  幕风忌,言寻道长关门第子。入门时间最晚,可是武学天赋却为各师兄弟之间最高。现在,论武功修为,比之他大师兄林风叶尚略高一酬。其它师兄与其相比更是望尘莫及。言寻道长对这个关门弟子也是格外喜欢,将一身绝学几乎尽数传授于他:独门轻功飞云纵,独门内功心法,当然也肯定包括道门镇派绝学“无我无剑三十六式”。不过这无我无剑法三十六式言寻道长倒只传了三十五式给他,因为那最后一式只传给下任掌们人。即使是这样,其他的师兄弟学了三十式的也不算多。

  虽然暮风忌在江湖上走动也不多,但是江湖上听说过他名字的人倒也不少。收拾江湖上臭名远扬的“混黑金刚”胡乱奈只用了三剑。杀光在闽南一带为祸一方的“降鹰七枭”卢支原等七人也仅用了不到三十式“无我无剑”。

  “怪说不得,原来是言寻道长的高徒。幸会。”申二蛇向他拱了拱手,然后就不再看他。显是不太感冒。

  “佩服!”万是符拱了下手,算是见礼。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端起碗又自顾自喝起酒来。也是不满暮风忌方才的出手。

  暮风忌倒也不在意,他始终相信站在顶端的人总是孤独的,尽管现在自己只是在向那个方向努力。他眼光扫过众人,落在角落一个人的身上。想要张口,却又止住了。极力压制不让自己的表情有所变化。

  回过神来,暮风忌向众人道:“各位前辈,此次无滩庙之约乃中原武林大事。临行前家师曾嘱咐我务必与各位前辈精诚团结。所以请各位前辈暂时放下个人恩怨,不计前嫌,同舟共济。”

  话闭,暮风忌向落地尸点了下头。

  落地尸也轻轻的回了一下。

  这小子莫不是疯了?个人恩怨,不计前嫌是可以的,但是如落地尸这样穷凶极恶的人怎能放过?更怕他不要是来摸点儿什么好处的就坏了!但奈何这小子搬出自己的师父武林泰斗言寻道长来,众人也就暂时忍住不发。

  慢慢的。酒楼里的人越来越多。

  大家喝着酒,划着拳。有喝醉了的人说着狠话,明天如果怎么着,那么一定会怎么着......

  更有的人说如果有他某某人在,明天那些人是不敢来了。但最有可能的是不是别人不敢来了,而是他不希望别人来了。因为这些人心里都明白明日之约必然凶险。但为何如此凶险他们却都要来?因为火中有栗取,剑尖有肉吃!

  夜已经深了。梁闻渊却没有睡,喝茶下酒。一杯酒后一杯茶,也不知他到底是想醉还是不想醉!

  “咚、咚、咚”响起三声轻微的敲门声。

  梁闻渊:“进来吧。”

  进来之人果然是暮风忌。

  “晚辈暮风忌见过梁前辈。”暮风忌作了个揖,背上仍背着那把剑。

  梁闻渊:“十年前我拜会言寻道长时你尚年幼,如今却有了这般风采。可喜可贺啊。”

  暮风忌:“前辈缪赞。”

  梁闻渊:“道长一向可好?”

  暮风忌:“多谢前辈记挂,家师安好。只是有些担心江湖上的不平静。”

  梁闻渊转了半个身,暮风忌本能的往后退了很小一步。

  梁闻渊:“你师父就这样放心让你独自前来?”

  暮风忌:“家师告诉我这次无滩庙之约您必来,所以也就放心让我来了。”

  梁闻渊苦笑:“这个老道士!”

  暮风忌:“还请您勿怪。”

  梁闻渊:“贤侄,明日我不便现身,会于暗中助你。须得多加小心!”

  暮风忌:“多谢梁前辈提醒!”

  ……………………………………………………………………………………………………….

  天已然亮了。

  一大清早,无滩庙前就立满了人。他们中间有握着刀的,有抗着枪的,有持着剑的,有拿着锤的......但毫无意外都是想来捞好处的。

  这群人没有了往日的喧闹。他们都静静的等着,等着生或者等着死。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这看似短暂却又漫长的等待中流逝。紧张是你的朋友,安静是你的敌人。

  但有人却并不这么认为,对方没人来就以为着他们怕了。终于人群中有人忍不住了:“依我老余看,他娘的是不会来了。”

  立马有人附和到:“我就说有我雄某在……”

  话没说完,人群中发出了嘘声。

  “哎,雄某的意思是有大家在……”

  人多且傻,智商是硬伤。就这么一会儿,这群人就像烧开了的水一样,沸腾起来。他们挥动着手中的兵器,大声嘶吼着,嚣叫着。仿佛是在提前欢庆胜利的来到。但谁又知道这不是回光返照呢?

  然而暮风忌却不如他们那般激动,仍和之前一样平静,只是静静的等待。人若不想死得不明不白,就得时刻保持警惕。

  时间在这群人的喧闹声中又慢慢流逝了不少。

  一股浅浅杀气自空中迅速划过而又立马在天际中。人群中恐怕只有暮风忌察觉到了它曾经的存在,他催动全身的内力带动武当独门轻功飞云纵追将杀气而去。

  而那群庸人并没有察觉这股杀气,也没注意到暮风忌的离去。

  暮风忌的飞云纵可是得了言寻道长的真传的。但他追了莫约二十里地后却感觉这股杀气越来越远,越来越不可及。那人轻功竟然如此厉害?

  大约又过了十余里地,暮风忌终于又感到了杀气的加强。可是这股杀气明显却与刚才的有所不同。

  树林中仅有暮风忌一人,他持剑一动也不动,只是慢慢的对持着这杀气,以作应付。这股杀气太强了,自己远非其对手!可是他不能跑,一旦跑就得丢命。只能等,等机会逃跑!

  终于。

  内力瞬间聚于剑上。

  暮风忌轻轻一送,剑脱手而出。飞向十丈开外的一棵大树,那人就在那里!虽是看似简单的一招,却是“无我无剑”第二十六式“剑为心生”。剑在空中越飞越快,并在化为一道白光,直逼大树方向。这是抢占先机的一剑,如有机会便可弃剑逃命!

  但当剑到离树莫约一丈的地方时竟似被什么东西阻挡了一般,前进不得半厘。剑芒瞬间被吞噬,暮风忌大惊!这是何等功夫?起码不亚于自己的师父!!!

  “哐当”一声,剑已落地。暮风忌再一回神,那股杀气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寻不到去处。暮风忌长舒一口气,却感觉自己的背已湿透。

  不好!无滩庙的那帮人不知道怎样了,最好不要都死完了!顾不得那么多,暮风忌一个飞云纵往着无滩庙方向而去!

  待离无滩庙仅约一里路的时候,暮风忌闻到了极强极强的血腥味。有生以来绝无仅有的强烈血腥味!可怕的是这还有一里路远啊!

  待暮风忌真正赶到无滩庙时,懵了。满地都是尸身,好的是全尸,不好的是残尸,最差的渣,那真的是渣,不知道是肉渣还是血渣。尽管暮风忌也杀人,但是他从未杀过这么多人,也从未见过这么多被杀的人。

  满地的血源源不断的流淌,不断的延长滋长,如同人暴露的青筋一般,膨胀在整个大地之间。整个天地似乎都变成了血红色,如烈火地狱一般。

  暮风忌感觉有些头晕。

  “暮风忌!!!”

  一声大喝把他拉了回来。

  “梁前辈!”

  把他拉回来的那人不是梁闻渊还是谁?

  暮风忌瞧这梁闻渊身上依然很干净,竟然未沾一丝血,想来也是才赶到这里。

  梁闻渊看着满地尸身,轻声问:“谁?究竟是谁干的?”

  暮风忌知道他不是在问自己,当然也不知道怎么答,道:“梁前辈,我们找找是否还有活口?”

  梁闻渊点头。

  二人打量着这一具又一具尸身,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没有活口!!!且先不要说是谁有这么心狠手辣,就只问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杀得了这么多人?

  正迷茫之时,地上一手扯住了暮风忌的脚。低头一看,血肉模糊一人,但勉强能认出这人正是那落地尸。

  暮风忌弯下腰,扶起他:“你怎么样?还挺得住么?”

  但明显不怎么样,落地尸的眼神都已经散了,仅剩了不到半口气而已。

  “剑......剑......”落地尸用尽全力,说出了最后两个字。光荣的闭上了眼,也算是恶贯满盈因果报应了。

  “哎。”暮风忌放下了他。

  这剑是个什么意思?杀死他们的人是个用剑高手?又或是其它意思?

  暮风忌看了看梁闻渊。梁闻渊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落地尸的意思。

  两人又四处寻找,看看还有没有其它有用线索。

  却见庙大梁之上用鲜血赫然书写了几个大字:十五年后见!

  十五年后见?难道是杀人之人下的战书?给这些死去的人亲人机会,好让他们十五年后前来报仇?

  “江湖,从来都不会有平静的日子。”

  暮风忌:“梁前辈,我告辞了,回去向师傅复命。”

  梁闻渊:“去吧,一路多加小心,不要大意。”

  暮风忌行礼道:“多谢您关心,告辞!”

  刚走了几步,梁闻渊又叫住了他:“贤侄留步。”

  暮风忌:“不知您还有何吩咐?”

  梁闻渊:“贤侄,这世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切记不可锋芒太露。”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