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4 09:31:59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凌仙录
  4. 第十五章 向身态进发(上)

第十五章 向身态进发(上)

更新于:2017-04-21 13:05:00 字数:2447

  “万物的本质皆为气,修炼就是让自身的气更加的纯粹,以身体为丹炉,以血气为草药,先液而凝云形,使气归于混沌,使清气上升,浊气下降,接着二气互换,排浊气,降清气……”

  脑海中想着楚念薇已经解释的很浅白的话语,钱飞大致是理解了,可是一连练了三天却还是不得门而入。

  浊气下降,清气上升这很容易,可是颠倒互换这就不符合常理了,浊气明显更重,每个肉体凡胎大概都是这样。

  钱飞毕竟初修武道,经验不足,看楚念薇一直冷淡的练剑不愿搭理他,也没好意思问,只好找老康解惑。

  老康最近倒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过毕竟是钱飞帮他拿到了仙剑,对钱飞还是知无不言的。

  老康告诉钱飞,他之所以修炼不顺是因为他的血气不够旺,不足以使得沉淀了十六年的浊气排出,毕竟年纪有些大了,所以必须借助于外力。

  看钱飞愁眉苦脸的样子,老康叹了口气,有些肉疼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玉盒,递了过去。

  “这是七彩雪莲,有改善人资质的功效,本想留着自己用的,现在便宜你了。”

  “什么东东?”钱飞兴奋的打开玉盒,见里面有一流光溢彩的莲花瓣,还在不停的变换颜色,虽很是漂亮,但确明显被人咬了一口,那牙印还是那么清晰。

  钱飞望了望莲瓣又看了看老康,指了指自己胸口,翻了翻白眼,像是再说我像是傻逼吗?

  “咳咳。”老康轻咳一声,“那个,上次我受伤时咬了一口,无碍的,无碍的,你不要就还给我,很贵重的。”说着就要伸手拿回玉盒。

  “有总比没好,先咬一口再说。”钱飞拿起莲瓣,吧唧就咬了一口。

  老康想说慢着等等之类的话,已是来之不及,惊愕了下,接着便是幸灾乐祸的表情。

  莲瓣入口就化,钱飞还没尝到什么味道,莲液便化水入了喉咙,流向五脏六腑,感觉胸口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接着就感觉不对了,腹部以下越来越热,有要烧穿的趋势,钱飞当下大惊,“妈呀,老康这是什么药啊,不会是毒药吧,你好狠的心。”

  “小子让你乱吃东西,你没听说过药猛如毒这句话吗,以你的体质只需要一个指甲大小便足以,你确是咬了一口,现在受罪了吧。”

  “我该怎么办,老康,救我……”钱飞有些慌了。

  “能救你的只有自己,还不快打坐修炼。”

  听得老康提醒,钱飞不敢怠慢,连忙盘坐起来闭上眼睛,意守肺腑,想象着从丹田升起一个巨大的丹炉,把流荡暴躁的血气一股脑的都投入了其中,浊气和清气一直在里面互换流转,嘭嘭嘭的打着架。

  现在,钱飞终于感受到其中的不同了,血气一旺,浊气竟然开始上升了……就像一直劳作的人血气旺,比较有力量一样,懒惰而又疏于强身的人浊气杂质就开始在身体中堆积,从而使人变的越发虚弱。

  不知过了多久,钱飞仿佛听到自己的身体发出“嗡”的一声,一大股浊气从自己的周身穴窍排了出去,这种感受很神妙。

  接着一股莫名的异物开始向自己的丹田乘积,钱飞知道那是清气,仿佛印证自己的猜测般,这股清气开始轰轰的爆裂然后像脱缰的野兽般流向自己的四肢百骸……

  那一瞬间钱飞感觉到的是无比的舒爽,仿佛自己变轻了好多,仿欲乘风归去,实实在在的脱胎换骨。

  ……

  当钱飞睁开眼时,却已天黑,楚念薇和老康坐在他的对面静静的看着他。

  “哎呀,天都黑了,你们怎么不点灯呢,一不小心就打坐了一下午,失态了失态了。”钱飞不好意思的抓抓头。

  “没想到啊,你还有点天赋,一入定就是两天两夜。”楚念薇面色复杂的说。

  “两天两夜?你骗谁呢?这么久不吃饭,我早饿死了。”钱飞却有些不置可否。

  老康却笑着欣慰的点点头,“的确是不同了,你的气色红润,而且双眼灵气飞动,神采奕奕,收获不小啊。”

  钱飞没有纠结到底入定了多久这件事,倒是自豪的问:“我是不是变厉害了,是不是能徒手打死一头牛了?”

  老康摇摇头,“还差的远。”看钱飞有些失了兴致,又道:“一头牛没有,半头还是有的。”毕竟少年人还是要鼓励的。

  楚念薇却有些兴致索然,打了个哈欠:“我去睡了,你们随意。”

  钱飞兴致大好,大声对着楚念薇调笑着,“我说念薇啊,我神功大进,你是否觉得在下变的帅气了点,是否更英俊潇洒呢?”

  已经走了几步的楚念薇莫名一个趔趄,差点跌倒……

  有时候想想,报应就是那么不爽,晚上逞了口舌之利,哪想第二天一早,当钱飞还在熟睡时就被楚念薇拖了起来。

  问其缘由,她说今天云好,风好,想去郊游骑马,初始时钱飞还是高兴的,以为这妞开窍了,感叹着其终于被自己的英姿给征服了。

  但当她拿出一截麻绳绑住他的双手时,他才觉得事情不秒。

  “你吃了七彩雪莲,药力都存留在身体中了,入定的时候只是消耗了部分,所以作为师傅的我要帮帮你。”

  “怎么帮?”

  楚念薇却只是笑笑不说话,当出了院子,她骑上一匹神骏的白马时,钱飞才大致猜到了什么。

  “你不是要骑马拖着我跑吧?”钱飞瞅了瞅双手间打了死结的麻绳,咽了口吐沫。

  “答对了,当你身体里的清气有开始转化为液体趋势的时候,你便身态境大成了,还有脚上功夫多练练能保命,我是在帮你啊。”

  ……

  虽然很是不愿,但在女魔头的兴奋中钱飞还是被拖着跑了大半个时辰。

  “慢一点,慢一点,我跑不动了。”

  “这就不行了,我还没加速呢?看到那山了没,跑到那我们就歇息。”

  “**逗我呢,望山跑死马,马都死了,我还能活?”

  “少废话,驾……”一声皮鞭的声音,打在马屁股上,却是让钱飞痛苦的根源,他想啊总有一天要拿皮鞭抽着小娘皮的屁股。

  正意淫间,楚念薇一拉缰绳,由于突然的惯性,钱飞一个没站稳,摔了个狗啃泥。

  钱飞爬起来便怒了,“擦了,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果然最毒妇人心。”

  ……

  不骂还好,一骂楚念薇再次控马跑的却是更快了,真是苦了钱飞的双腿了。

  迎着风,呼吸着郊外的清新气息,她竟不自觉有些失神而忘了在后面的钱飞,这些天她其实挺烦躁的,她无时无刻不想拿回仙剑,那毕竟是她们家的祖器啊。

  ……

  等到马儿累了,呼呼喘气时,才似有所觉的想起钱飞来,惊呼一声暗道这些时辰没听到钱飞的叫嚷不会是跑死了吧,哪想回头时却没有了钱飞的影子,空空荡荡的,而绳子不知何时却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