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11:37:1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血月红霜
  4. 第四章 朝不保夕时

第四章 朝不保夕时

更新于:2018-03-15 21:29:31 字数:3293

  时光匆匆以是半月,叶劲与刘成二人自得到老刘头的慷慨相助在校内可谓是顺风顺水,在加上之前那一仗成名一时成为学校焦点。

  不过此时在校门正人群滚动,倒不是说什么领导来了,也不是某位潇洒哥又闯下啥大祸了,而是一个大有名气的剧组前来取景,当然其中自然不乏当红的明星大腕,要不这群学生怎会如此自觉前来“守门”。

  刘成窝在宿舍郁闷的对叶劲说道:“嘿,我说你是成心要吊死一棵树上啊,这次来的剧组可不是小猫小虾,听说刚出道的玉女姜燕玉和那影后陈冰心都来了,要拍那什么捞子的《千古霸王》。”

  叶劲偏头看了眼刘成说道:“打听的这么仔细,为何不去,不用管我。”

  刘成看着叶劲那一副欠扁的样子笑骂道:“嘿,我说你这小白眼狼,哥我不是想有福同享吗,在说出来的时候我都答应过你妈要好好的照顾你了,总不能看你打光棍啊!”

  刘成看着叶劲还是不动于衷,接着打气道:“就去瞧两眼,又要不是让你抢人去。嘿,要是你真有这想法,咱今晚……”

  叶劲转了个身扔下一句:“不去!”就将头埋在被子里不在理会刘成了。

  看着叶劲铁了心的不出去,刘成委屈的说了一句:“不去就不去,哥又不是没见过她们!”虽然只是在电视上……

  叶劲当然也听出刘成的委屈,再想想其能义不容辞的放弃富家大少的生活陪自己在此受罪于心不安,随后便起身对着窝到被窝里的刘成喊道:“走吧兄弟,我估摸着这会剧组应该到了。”

  刘成一听这话,马上一个鲤鱼翻身,哪还有刚才的委靡不振,兴奋的说道:“我说你小子咋成圣人了,闹了半天是胸有成竹啊,哈哈!”

  校门之前人山人海,早以惊动了校内警卫,不过由于事先剧组已经通知校方了,所以警卫还不显得慌乱。

  而现任天华大学的校长在一栋大楼之中看到此景也不禁擦了擦汗,叹道:“原来我的学生也是这么有活力啊!”

  挤在人群前沿的一个“富有活力”的女孩看到远方车队驶来,兴奋的喊道:“来了,来了。”随即众人便是一阵骚乱。

  而此时在一处小山之上,刘成想哭的心都有了,拉着叶劲说道:“我说哥们,不带这么耍的吧,你还真把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发挥到极致了,咋不说好要看的嘛,你拉着我跑这荒山上干啥?”

  叶劲看着满脸不甘的刘成说道:“下面人群这么多你可能挤进去吗?而在此处可将下面情景尽观眼底,在说正主还不一定在这车队之中!”

  刘成一听脑子一转觉得有理,笑骂的说道:“**,还是你小子脑袋灵光,哈哈!”

  也确如叶劲所说,眼下当红影星早以提前一天进入校内,而此时正跟着编导在拜访还在天华大学中的老一辈人物。

  车队缓缓驶进校园的,从第一个有些风骚的帅哥走下车直到车中的人都一一下车后,还是没有看到时下大红的两个女星,围观的男同胞们自然是抱怨连连。

  而在小山上的刘成别提多乐呵了,说道:“哈哈哈,那帮兔崽子,让你们在挤这下傻眼了吧!”

  虽然并未见到当红的女明星,不过在看到山下那群挤的跟孙子一样的人后,刘成心里别提有多幸灾乐祸了。

  叶劲看到车队中并没有那当红的两个女明星,心中也是稍感遗憾。

  他想到自己都尚且如此,就更别说是满心欢喜的刘成了。刘成那么仗义的帮助自己,自己怎么能连这点心愿都不满足他呢?

  叶劲略想片刻随机说道:“走,找老刘头去。”

  刘成不明所以的道:“我说受打击也不能自暴自弃啊,找什么老头啊!”

  叶劲翻了下白眼,无语的解释到:“凡是成商立事的人到了一方后要先干什么?”

  刘成想也没想直接说道:“拜山头呗!咦,你是说她们要四处拜访了,不过那刘老哥够不够格啊?”

  叶劲边走边分析道:“能在这天华学院立住脚跟,并将你我打架之事摆的风平浪尽自是有不凡之处,值得一拜!”

  …………

  此时秦岭之下,白江一旁。

  一年过半百的老人正灵巧的穿梭于山林之间,所行之处蚊虫皆避,所迈步伐颇具高生。

  一处建在山林中的别墅里,刘颖边修着花草一边对一旁叶宇说道:“老公,为何这几日左眼老跳,搞的心绪不宁的。”

  一旁摇椅上叶宇看着刘颖身姿灵巧的出没于群花烟雨之中,微闭着眼享受着此景,有时叶宇真想自此隐于山水间,上可孝敬父母,间有贤妻相伴,下尚有一子孝顺,此生何求?

  不过此时看到妻子峨眉微皱,随即起身装出一副闲散高人的模样说道:“老道我观娘子,眉清目秀不似有血光之灾。不过丢些东西是在所难免的,再者言与其丢掉浪费到不如赐给老道我此灾可顷刻寂灭!”

  刘颖扑哧一声环腰而笑,哪还有刚才的坐立不安,笑斥道:“没羞没臊!”谁知话音一落叶宇以是抱住刘颖,就欲取香唇,并还无赖的说道:“这才叫没羞没臊!”

  可恰在此时,“咳,咳!”几声响起迅速惊起一对鸳鸯!只见叶天霸缓身渡来,说道:“本事没学多少到会唐突佳人了,丢人,丢人啊!”

  刘颖迅速挣脱叶宇的环抱并还趁势扭了他一下,红着脸对着叶天霸说道:“爸,我给您倒茶去。”

  叶宇瞅着阔别数月的老爹无语的说道:“爸,幸好我比较开窍,嘴巴够甜。要不就冲您这神出鬼没的身法,儿媳妇不被吓跑也被羞跑了!”

  叶天霸并未接话,而是照着刚才叶宇捉弄刘颖的语气说道:“我观你额头生有死气,今日恐有血光之灾啊!”叶宇无语的想到,爹您这真传咋早用过了效果还不错,不过要糊弄我,嘿嘿……

  只见叶宇还在不良的“沉思”之中,叶天霸一个直腿将叶宇踢了个狗吃屎,看其身法矫健丝毫找不出半分老气。

  叶宇被一脚踢醒,看着老爹要动真格急忙说道:“爸,悠着点,悠着点,我是您儿啊!”叶天霸手脚并出,招式连接不断,边打边说:“老爹,这是替你消灾,与其血流外面,都不如给自家花草施施肥!”

  此时叶天霸浑身冒着精气,哪像是赶了十几里山路的样子,叶宇在那是边打边退,看着老头子玩性大起,心下欲哭无泪的想到,别说是不敢动手,这就是动手也打不过啊,这打也打不过,这跑也没地跑,难道真要放上几滴血啊!

  突然转念一想急呼道:“妈,我爸回来看你了,快下来,快啊!”

  此时叶天霸脑门一黑,心中想到。这小子别的学得不快,这偷奸耍滑到颇具火候,有老子一点风范!

  夜晚,月上正头,好不浪漫。饭谈之间,欢愉和睦。就在此时叶天霸坐在首席随口问到:“劲儿,这段时日在校可好?”

  刘颖心想,越怕什么越来什么,虽早已编好话语,可嘴上支支吾吾也说不清楚。

  此时,刚啃完鸡腿的叶宇,满口西风的说道:“那小子虽然不爱说话,不好找老婆。但脑子不笨,挂不了!”

  只听叶宇那玩世不恭的话音刚落就是“啪!”“啪!”的两声拍桌子的声音,这两声是一声盖过一声。

  只见一旁风韵犹存的程氏说道:“怎么儿子说两句话你就蹬鼻子上眼的想干啥啊?”叶宇看着吃憋的老爹,心里暗叹:“不愧是有妈的孩子像块宝啊!”

  而就在此时,叶天霸随身佩玉,突然自行飘起,在这暗淡无光的夜晚中大放光彩。

  叶天霸一观之下,发现半空之中的宝玉幻化出一座九重仙山的模样。

  不禁皱眉道:“终是仙山飘渺,浮尘而过啊!”

  而一旁叶家众人皆是被这异景怔住,最后叶宇开口问道:“爹,这是何异象,难倒天地之间真有神佛?”

  叶天霸叹道:“宇了,可还知我所说的九重仙山飞天之说。这并非无稽之谈,当世之下那距京百里,天华大学所处之地,恰是于此玉对应的飞天之山,不出今夜子时那座仙山自会破空离去!”

  一听此话,叶宇、刘颖二人皆是一怔。

  心中想到,他们瞒着老爷子把叶劲送进天华大学那不是在将儿子往火坑中推吗?

  早年他们以是先丢失一女,而今若在丧失一儿这叶家还不真得绝后!?

  一旁并不知情的程氏叹道:“若是荒山野岭倒也甚好,可那一座大校,内里万人岂不无辜受灾,老头你自早知于此,和不阻挠?”

  叶天霸神色一暗,唏嘘叹道:“说起此事与我也大有关联,遥想当年我尚还年轻气盛,不知诸多厉害,看那天华学院一心救国,却无立足之地,随想以仙山之大气运改变此校命运,而天华大学也不负所望为我国崛起作出很多奠基,待世道平静之后,我也曾劝其举校搬离那地,可谁知老校长以去,新任之人也差点将我送入牢中,说我宣传迷信!”

  叶天霸感叹了几句随又说道:“前些时日,我观星月呈祥,那九重仙山日益成型,恐怕不久就要飞天而去,我也曾去劝阻,可结果可想而知,若这仙山可早成几年或许也可免去这场生灵涂炭……唉,真是孽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