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23:14:1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神断苍穹
  4. 第一章 你可愿拜我为师?

第一章 你可愿拜我为师?

更新于:2017-06-05 15:19:37 字数:3200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屋中油灯扑朔,光影迷离。

  颜羽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松软的被褥令他感到几丝温暖。他环顾四周,立刻惊讶的神情浮现在其脸上。

  “这里是……孤儿院?!我的房间?!”

  颜羽拍了拍脑袋,捏了捏自己的脸。

  “疼疼疼……这是真的!”颜羽兴奋,那之前的恐怖都是梦?

  “牧叔!小白!”颜羽穿好衣服,迅速的跑下床,欢腾的像只小麻雀。他在孤儿院内奔跑,想去寻找一个又一个亲人。

  然而,孤儿院空空荡荡,没有人回应他,四周寂静的可怕,残梁断横依旧在,之上的血迹都已发黑,耳畔呜咽的风,如怨灵般,撕咬着残窗。

  一股阴森与寒意令人不安。

  “原来不是梦啊……那我又为何活着……”颜羽的喜悦早已随风而散,剩下的只有失落与悲痛,他不断的回忆着,脑子一片空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颜羽回忆,想起了自己最后一眼,有一座水晶金字塔突兀的出现在眼前。

  记忆在颜羽的脑海中不停浮现,拨散层层迷雾。

  “很好,这是我想要听到的回答。”冰冷的声音响起,不带丝毫情感。

  “古今悠悠,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何人敢言不死,何人敢言不灭,曾经主宰,今日尘埃,万事万物终有灭绝,然唯有吾道不灭!此灭绝之法,赐汝踏天地玄黄,掌六合八荒!”

  一道淡淡光点自一座金字塔塔顶而出,可怕暴动的洪流无法影响其丝毫,飘飘悠悠的化入颜羽眉心。

  “现在回去吧,何处来,何处去……”

  “等等,你是什么东西!以后还会见……”话未说完,颜羽眼前便是漆黑一片。

  顺着记忆流去,随后他便是回到了这座孤儿院。

  颜羽坐在秋千上,静静的看着,曾经这里的欢笑令人心醉,而现在只有他一人了,孤独的身影,伴着淅沥的落雨,更映出丝丝凉意。

  “我要振作,绝不能向命运屈服!”颜羽自语,双拳紧握,眼神似火。

  “这灭绝法应该是一种修炼体系,并且该怎么去修炼都已深深印在了我的心神之中,我虽有魔法,但在这东方根本什么也做不了,东方法也许可以尝试一下,不知两个体系同修会如何。”颜羽喃喃,他更加的坚定了,不能辜负王牧和紫姨。

  王牧与紫姨虽不是颜羽的亲生父母,但对他来说却胜似父母,可叹人有旦夕祸福,他们遭遇了不幸,唯有自己活了下来。

  他决定面对现实,开始新的人生,与命运抗争!

  颜羽为王牧、紫姨和其他的孩子立了衣冠冢。

  “祝福我。”颜羽拜了拜,有丝怅然,有丝希望。

  他最后看了看这座孤儿院,最后一眼了,下次回到这里,不知是多久岁月了……

  颜羽离开了,带上了一些防身武器和粮食,他手握玉佩,要去那鬼谷了,在那里拜师修仙,保护那些最重要的人。

  雨停了,一道彩虹挂在天边,成为天地间靓丽的风景。

  “该死,这是哪儿!”

  走了将近一天,颜羽猛地一拍脑袋。显然他意识到自己迷路了,环顾四周,一棵棵高耸的乔木,郁郁苍苍,重重叠叠。

  风景很美,令人神往。但此刻的颜羽哪有功夫顾的上看这些,他要找鬼谷,据说位于云梦山上,可是放眼望去,这里只有一片森林,哪来的山啊。

  “等等,这里是森林,不会有一群野兽吧。”颜羽打了个哆嗦,现在他才意识到这处境有些危险。

  话音刚落,忽然一旁的灌木林中传来哗哗声响,这声音突如其来,顿时让颜羽的心都悬了起来,怦怦直跳,有些发凉。

  颜羽立刻拿出一把铁剑,直指灌木丛,大喊道:“谁,有本事就出来!本大爷可不怕你!”

  话虽如此,但似乎没有什么说服力,颜羽的手发颤,脚也在发抖,并且不停的向后退去。

  “嗷呜!”

  随着一声吼叫,一只白虎猛地窜出,直扑颜羽。

  这很突然,颜羽吓的跌坐在地上,连滚带爬的,双手握着铁剑在空气中胡乱挥舞,“你别过来,我,我的肉一点都不好吃。”

  白虎张开血盆大口,想一口吞了颜羽,只是它刚扑上去就忽然化为尘埃,随风消散了。

  “哈哈,哪来的小娃娃,就这点胆量还敢来这隐龙之森,看把你吓的,哈哈!”一位白袍老人自树林深处踱步而出。

  树影斑驳,映照在其脸上,他的面容更加的清楚了,须发苍然,但并无老态,用鹤发童颜形容也不为过。

  这个老人戏谑的看着颜羽,表情充满玩味。

  颜羽发怵,看了看老人这等神色,也是反应过来,满脸愤懑,大吼道:“老头,这么大了,还出来吓我一个小孩子,害不害臊!”

  “小孩子真不懂事,老道我看你一个人在这么危险的地方乱走,是想给你一个教训,让你警惕。”白袍老人捋了捋胡须,笑道,随即摇头道:“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没有危机意识吗,唉。”

  “你这老头,别倚老卖老……”颜羽话未说完,树林中再次传来声音。

  “应该在这附近了,他逃不远的!”

  颜羽正诧异,那白袍老人袖袍一挥,大风阵阵,直接将颜羽卷到了身边,随后化为一道长虹,直奔天边。

  “臭老头!你干嘛!快放开我!”颜羽大喊。

  “放开?!”老人嬉笑,把颜羽的头朝向那无垠大地,这一下,可把颜羽吓傻了,他看到了自己在天上飞,而下面是万丈深渊。老人问道:“你要下去?”

  “喂,老头敢把我放下去,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颜羽脸色发白,紧紧抓住老人大腿,自己的双脚还在不断颤抖着。

  白袍老人哈哈一笑,道:“臭小子,倒是挺合我性子的,要不拜我为师?我带你君临神州。”

  颜羽还未开口,只是感觉一阵晕眩,物换星移,眨眼间,便是来到了一座山崖。这山崖萦青绕白,外与天际,四望如一,如仙境般神秘。

  “臭小子,别抱着我腿了,都到地上了。”老人看着颜羽这样子,无奈的摇摇头,好像玩笑开的有点大?

  “死老头,你把我带到哪里了,我可是要去那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的鬼谷拜师的!”颜羽恶狠狠的盯着白袍老人,要是眼光能杀人,他都可以把这个老头轰成渣了。

  “切,鬼谷算什么!”老头嗤鼻,但情绪似乎有些波动,道:“你若是拜我为师,这神州大地第一人必是你。怎么样,心动了没?”

  颜羽腹诽,这老头可真不要脸,吹牛倒是挺不错的,他满脸鄙夷,说道:“你当我三岁小孩,这么好骗,看你刚才听见有人说话就吓成这样,想想你也没有鬼谷的前辈们强。”

  随后,颜羽拿出一块玉佩,上面一朵祥云,还刻着沧云两字,在夕阳的映衬下发出奕奕光彩。

  “沧云小儿?!”老头先是看了看玉佩,随后面露不屑,“这小子给我提鞋都不配,你进鬼谷就是要拜他为师?唉,那你这辈子都要完了。”

  颜羽满脑子黑线,严重怀疑,这老头太会吹牛了。

  “臭小子,你这是什么表情,告诉你刚刚说话之人就是那个沧云,一个凝荒境小修士就让你这么跪舔,没出息!”白袍老头从颜羽的表情看出了鄙视和怀疑,也是不满。

  看来必须要展现一下实力,让这小子哭着喊着拜他为师,想到这里老头也是心情有点舒畅。他袖袍又是一挥,笑道:“让你看看老夫的飒爽英姿。”

  “不是吧,又来!”颜羽听闻,急忙往后退,然而风云卷动,颜羽再次飞上高空,看着这恐怖的高度,他再度发出惨叫:“啊——救命啊———”

  他的声音被无限的拉长,在长空滞留了许久。数息之间,他们便再次回到了隐龙之森。

  “沧云小儿!给老夫滚出来!”白袍老头一吼,声音如虎啸般,震动八荒。颜羽不得不捂上耳,但仍旧被震的有些发聩。

  呼!

  声音如疾风闪过,立刻出现了两道身影,都是身穿统一的道袍,其上印着日月星辰的图案。

  “拜见老祖。”一位修士抱拳鞠躬,表情充满敬意,道:“还请老祖不要为难我们,请跟我们回鬼谷一趟。”

  “你……你是……鬼谷的老祖?!”颜羽听闻,指着白袍老头,显然他被震惊到了。

  “怎么样,现在知道老夫我的厉害了吧。”老头看颜羽那惊讶到极致的表情,一脸得意,笑道:“如何,拜我为师?”

  “不要,一个老祖能被追着逃命,就能知道是什么水平了。”颜羽摇头嫌弃,随后看向两人,玉佩举起,急忙道:“敢问哪一位是沧云前辈?可认识这玉佩?”

  一位皮肤白净的年轻人带着满脸诧异走上前来,拿起玉佩,细细端详,似在沉思,似在回忆,随后他眼中露出一丝清明,道:“你是王牧的孩子?”

  “是,我是颜羽,求沧云前辈收我为徒。”颜羽眼中发光,总算是寻到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