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3:19:58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岁月碑
  4. 三 答案

三 答案

更新于:2018-03-17 07:19:14 字数:3274

字体: 字号:
  “宇宙是如何诞生的?有人提出过大爆炸理论,也有人提出过虫洞理论,但这些仅仅都是理论而已,按照人类现在的科技水准也仅仅只能提出理论。宇宙的边界和中心在哪?无从可知。而这些都需要你们,也就是更加年轻的一代去探索,因为人类的天性就是探索。”

  这里是青溪市的一所普通的学校,讲台上的人是某某大学里的教授。因为最近有一项惊动整个科学界的发现,这名教授也就被请到了这所青溪高中里进行演讲。

  很明显,讲台下的那些学生们兴致都不是很高,无论是什么有趣的事情只要涉及到学分就立马变得不有趣了,当然了,学霸除外。

  凌云不是那种呆板的学霸,但他很有耐心的坐在下面在抄着笔记,不是因为学分,而是因为兴趣。

  他打小就对于这些东西很感兴趣,甚至有打工赚钱买天文望远镜的光荣事迹。而这份兴趣就像是与生俱来,再加上那位院长大人对他表示的支持,就更加一发不可收拾了。

  “凌云,放学后去游戏厅玩玩吧,我约了很多妹子哦!”凌云身后的一名学生说道。

  凌云整理了一下笔记,摆了摆手说道:“不了,演讲结束后我会提前回院子,下次吧。”身后学生听到后也没接话,耸了耸肩哦了一声。

  青溪高中一年级有名大学霸,名字叫凌云,以十四岁的年纪读到了高一不可谓不神,自从上了学之后他就频繁的拿到各种奖项和奖学金。没有别的原因,孤儿的身份让他自立自强,相对于同龄人他的性格更加的成熟,这大概就是生活的沉淀。

  福利院距离学校不远,凌云也一直住在这里。不是没有人来领养过他,而是那位福利院长不愿意将他托付给他人,至于原因那位院长也不愿意说。

  凌云也没有怪罪院长,从小在院长和院子里的长辈们的关心下长大,就算是天大的错也不该让这个养育他的地方来承担。所以他想尽快的完成学业,然后能靠自己的成绩完成一番事业来报答孤儿院。

  凌云刚到院子就看到院长在花坛摆弄花草,往常的这个时候院长应该还没有回来才对。

  花坛前那个看起来年纪不大却满头华发的人正握着水壶在浇灌花草,看到凌云回来停下了手中的活。年纪不大,仔细观察院长就会发现他虽然头发花白,但是脸上并没有什么皱纹,身体也没有老人的那种佝偻。

  这不是别人,就是带着凌云来到这里生活的韩黎。过来这个世界之后发生了许多事情让他决定经营这所福利院,好在生活了这么久并没有发生什么很难解决的事情。但是从那之后已经过去了快十五年了,交易的内容就快到了,这十几年来韩黎一直瞒着凌云,终于在踌躇了许多日子之后准备在今天将真相告诉他,尽管这一切都很难让人接受。

  凌云走上前向院长问好:“黎叔好,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韩黎欣慰的看着眼前人,拍了拍凌云的肩膀,略带谙哑的嗓音说:“阿凌啊,等下你有空闲的时候去我房间喝杯茶吧。”

  凌云对韩黎点了点头,背着包进了二楼的房间开始了今天学习的归纳整理。

  直到天边染上红晕和肚子发出抗议凌云才意识到已经傍晚了,合上书本向韩黎的房间走去。

  这条路凌云经常走,但是今天却感到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那种感觉很亲切,就像那感觉本来就属于他一样,这其中又有一点陌生,就像这本来属于他的却在这么久之后才感觉到。一条走过千万遍的走廊今天走出了不一样的感觉。

  凌云到了韩黎的房间门前,那种感觉非常强烈,好奇心促使他扣了扣门,门后传来了韩黎请进的声音。

  拧动门把手推门而入,一抹暗红色朝凌云扑面而来,一瞬之后又消失不见。

  凌云刚想说话,就被背站在窗前的韩黎打断。

  “你看到了吧。”

  韩黎转过身来,黑色的呢子大衣无风自动,脸上的表情非常严肃,凌云发誓他从没见过这么严肃的黎叔。

  凌云被刚才那一幕吓出了一身冷汗,隐约记得以前也发生过这种事。韩黎没发话他就蹒跚的坐到了沙发上。

  凌云甚至有点怀疑这是不是被掉包了的院长,因为院长平时对任何人都是笑脸相迎。而今天不仅如此的严肃,那沙发前的茶几上还摆放着一把看上去就很锋利的刀。

  如果说那把刀在鞘中摆在这,凌云就不会想这么多。但眼前的这把刀无鞘,刀锋上还有刚刚进门看到的那丝暗红在跳跃。

  韩黎背着手,观察着凌云的一举一动,预料之中的情况。

  韩黎用低沉谙哑的声音说道:“你是我的侄子,我们不是本地的人。”

  凌云只有十四岁,一直被称为孤儿的他却突然冒出来一个亲人,而这个亲人却一直在身边不相认。

  凌云的牙齿咬的脆响,咬牙问道:“凭什么?”

  “就凭这把刀!这把刀是你父亲留下来的唯一东西,我们叔侄俩来到这个世界快十五年了,之前一直不和你相认是因为要保护你,为了隐藏你的身份我不得不经营这家福利院,我一直在暗中保护着你。”

  凌云呵了一声,“我一直叫你黎叔,没想到你还真是我亲叔,我能有什么身份?无非是他人眼中的天才少年和社会人士眼中的孤儿,这些身份需要保护吗?”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什么叫作来到这个世界?我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了你现在告诉我不属于这里?”

  韩黎料到了这样的情况,对于凌云的情绪他很了解,说道:“那把刀上的东西就说明了一切,在你已知的科学理论支持下,你能解释那是什么东西吗?”

  凌云知道这一切都无法解释了,因为那抹暗红不是理论中的任何一种物质,那只能被他理解成一种气息。

  带着逃避的心理凌云干脆不去看那把刀,他攥着的拳头在微微颤抖。其实他很早就感觉到了他与四周的格格不入,七岁那年遇到过一次火灾,大火之中他没有任何的不适。十一岁那年遇到过一次大型车祸,成百的人或受伤或死亡,而他却毫发无损。

  从那次车祸中他就感觉到了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保护着他,过去的他把这一切都理解成了幸运。

  今天知晓了其中原由的凌云虽然有些不甘心,但其实心底还是被这些所说服,他心里有点乱,任谁遭受了这晴天霹雳都不会比他好到哪里去。

  房间里沉默了许久,凌云站起身,插在口袋中的手还是有些不自然。说了一句“我出去逛逛,不要管我。”随后就缓步走出了房间关上了门。

  房间里的韩黎望着凌云走出的地方,叹了一口气。戒烟多年的他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支烟点上,转身看向窗外的红云发了阵呆,苦笑着喃喃道:“阿姐,我尽力了。这十五年我撑过来了。”

  说完这句话,韩黎深吸了一口烟,如释重负的倒在了椅子上。手指夹着的烟依旧在烧,慢慢的烧到了烟头然后熄灭,附在烟头的烟灰随风落下摔地粉碎。

  出了福利院的凌云漫无目的地走着,他的心里依旧平静不下来。

  不知不觉他走到了经常来的巷子,很安静,很适合想事情。

  或许是因为天色将暗,又或许是因为巷子太安静,凌云又有了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不属于这个世界,吗?”

  凌云正在巷子口发呆,附近的行人越来越少,显得有些怪异。巷子两旁的房屋也没有灯火将明的征兆,屋顶的烟囱上却不知何时蹲了一个人。

  凌云在这安静的环境下突然听到了一声笑。

  “哈,被你发现了,我藏得这么隐蔽你也能感觉到,不愧是偷渡过来的人呢。”声音是从屋顶传来的,既然被发现了那也就不用躲藏了,那个人轻快从屋顶跳下落在了青石板路上。

  一身黑色长褂,头戴一顶奇怪的警官帽,样子大概比凌云年长一点点,光这么看上去似乎没什么不对。可是他的手上有一把小小的匕首,这就不是什么善类了。

  凌云本来想散散心冷静冷静再回去的,但是就这么突兀的出现一个人,还口口声声的被套上了奇怪的称谓。心里便生出了一股无名火想发泄在这个不速之客身上。

  “哦哟?被激怒了吗?你猜我会不会怕呢?”那个人似乎一点都不在乎凌云的心情,只顾着调侃凌云。“小弟弟,说出你是谁,我带你去参观我的基地。”

  凌云被莫名其妙的人莫名其妙地开着玩笑,似乎还莫名其妙的要被带到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凌云站起身,怒视着眼前的这个人,问道:“你想打架?”语气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

  “被你发现了?明明我隐藏的这么好。”

  话说了一半,那人长褂一抖,手中就出现了一匕一弩,跳着轻佻的脚步迅速与凌云缩短了距离。

  凌云双手握地发出一阵噼啪响,对着那人冲了过去。

  脚步一动,凌云一脸好奇地问道:“那么,你应该知道答案吧?”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地平线上那一轮红日已经沉了下去,但是就在一条巷子里,还有一道红色闪过,带起一阵风声。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