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13:44:42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情殇倾城
  4. 第四章 心魔

第四章 心魔

更新于:2018-03-17 13:20:41 字数:4370

字体: 字号:
  天已大亮,蝶衣在情殇的客房里焦急的等待着情殇的归来,情殇在睡觉的时候蝶衣老是听到这边房里有声响,但在情殇醒来后却没发出过什么声音;蝶衣在醒来后在觉得奇怪的同时习惯性的来到情殇的房间看了一眼,却发现情殇房里连人影子都没有一个,哪里还有什么人啊?当时天已经蒙蒙亮了,蝶衣发现房里没人的时候摸了摸情殇睡觉时盖的被盖,希望能确定一下情殇离去有多长时间;情殇带着蓝天冰离开的时候正是半夜时分,此时蝶衣去摸哪又还会有什么温度,这下蝶衣有点慌了,马上跑到“天网”曾经的大院,希望情殇能在那里,但到了那里之后却令蝶衣失望了;蝶衣又到大街上找了几遍可就是没有发现情殇的身影,如此反复了好几次,蝶衣失望了;然后蝶衣又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但在此时却也是最实用的办法:回客栈等,再怎么样情殇也不会丢下自己的小师妹不管独自一人走吧。一开始还好说,但是过了许久情殇还是没有回来,蝶衣已经急的不行了,可是又没有什么比在客栈等更好的办法,所以蝶衣只能又继续等下去。而另一边,情殇正在山间慢慢的向着客栈的方向前行着:

  “杀人了?我杀人了?”情殇自问道。

  突然在情殇心里有一个声音回答他说道:“对,你杀人了,是不是很喜欢杀人时候的那种感觉啊?是不是很享受啊?”

  “是真的?恩?感觉?什么感觉?谁?是谁?谁在和我说话?你是谁?”

  “不用问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我,在你心里;我,是无处不在的,只要有活着的生物就会有我。”

  “无处不在的?是什么?...正义...邪恶...”情殇猛的一惊醒,然后问道:“正义与邪恶,你告诉我,你是正还是邪。”

  “哈哈......正义与邪恶?正义,邪恶;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谁能规定正义就是一定是正义,邪恶就一定是邪恶?自古以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胜的就是正义,败的就是邪恶;你与他之间你为胜者,那你就是正义,他就是邪恶;你的内心滋生了我,难道你认为我是邪恶?如果我是那么你也是,我代表你的内心,我是正是邪无关大我,在的只是你。”那声音似乎是在为自己辩解又似乎是在为情殇解开正与邪的谜题。

  “我心怀邪恶吗?”情殇迷失了......

  点苍山,小茅屋外:

  “傲虚兄,进来可好?”无名站在茅屋外对着一背影说道。

  “无名老弟,几年没有联系过,你还是如以前一般的逍遥自在啊,啊!哈哈......”那背影笑道。

  “比起傲虚兄我无名还是自愧不如啊,哈哈...”无名也跟着笑道。

  “哦?哈哈......那倒也是,我去云游四方,你却终年守在这方圆不过几十里的‘点苍’小山丘上;为兄也曾想过许多年啊,也曾邀你与为兄我一起行遍各方,过着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陈奸除恶,劫富济贫的侠客生活,但你却执意不出‘点苍’半步;这么多年来你就连要让为兄去死也不让为兄死个明白啊”

  “你是不会明白的,我们这么多年出生入死的朋友难道我能有什么可以告诉你而没有告诉你的么?何况就算我现在告诉你恐怕你也那个兴趣听我讲完吧。此次叫老兄过来其实只是为了一件事......”

  “我就知道,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啊,没什么事的时候什么都不会想起来,一但有什么事老弟你第一个想起的人总会是我啊;我有时候还真是不知道我这享誉武林江湖的‘龙神王’能为百年前的剑中神话‘天剑无名’办事是感到荣幸还是应该感到无奈还是苦恼啊;说吧,老弟你的事肯定不会是那么简单的。”说完独自率先走进了小茅屋,但他马上又叫道:“咦?江湖传言你无名不是收了三个弟子么?怎么一个也没有,哎呀!江湖上的传言还真是不可深信啊。”

  “江湖传言,传的是江湖事,不同人在传,传的自然也不同;不瞒老兄,此次叫老兄来正是为了我三个弟子中的二弟子......”

  “哦?不会是要我帮你教导教导他吧?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你知道我修炼的《龙极王道》需要有至刚至阳之气血脉的人才能修炼的,否则轻则根基大损,重则武功功力全废终生不能再修习任何武功功法,额...这再重点话,你也知道的,到时候别说是你徒弟了,你徒弟的骨灰你能找的到我都可以跟着你姓了......”傲虚说着说着声音就没了双眼直直的盯着无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无名这时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了下来也同样直直地看着傲虚,似乎不知道傲虚的话已讲完;两个人就那么一个站着一个坐着的看着对方。

  良久,无名动了一下,然后起身给傲虚和自己倒了杯茶水;要是这时有旁人在的话,无名这对他和傲虚来说不足为道的举动一定又会成为明天江湖上的大新闻:“百年前消失不见的剑中神话‘天剑无名’又现身了,还和‘龙神王’在一起说话,并且屈身为‘龙神王’添茶倒水......”

  “傲虚兄啊,听老兄你这么说来似乎是很急着想要找个能继承你衣钵的传人啊;本来我还没有如此打算,现在你一说我一想还真是不错啊,你要将你的《龙极王道》传给情殇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啊,他可以修炼我的《傲龙决》难道还不能修炼你的《龙极王道》么?难道我的《傲龙决》还会比你的《龙极王道》差么?”无名笑着把茶递给傲虚。无名的一句话把一向自持高大的“龙神王傲虚”气的吹胡子瞪眼。傲虚马上脸色通红的叫道,说的叫道:“你......我......我喜欢行侠仗义,救济百姓,哪会有你这武痴那么悠闲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钻研武学啊,你以为我稀罕你的《傲龙决》啊,你徒弟要真能传,我还非他不传不可了呢。哼!”其实说是叫还不如说是吼更来的贴切一些,因为他“叫”的这些话的时候点苍半个山峰都听的到;点苍虽说是小山峰但也有方圆数十里左右的大小,如此可见傲虚这一句话的音量有多大了。

  这时无名面色有点严肃起来了,叹了口气;说道:“其实,今天老兄过来的本意本是想让你代我下山一趟,找到我的二弟子情殇,代我帮助他,除掉他的心魔并代我转告他:只要他做的一切是对的,没有违背正道的存在的本意就可放开一切去做,无需顾忌其他什么;但也要尽量让他不要太过的违背本心,以避免自己武功修炼的进度。就这些了,傲虚兄,我想这世上只有你修炼的《龙极王道》功法才能最好最有效的帮助别人去除心魔吧!我也很是相信老兄你啊。”

  听无名说完,傲虚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问道:“心魔?有你‘天剑’在,怎么还会有心魔出现?而且他还是你的弟子。这次的心魔大约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老弟你也知道,如果太晚发现,就是《龙极王道》再是厉害我也会拿它没有办法的。”

  “大约一周前,我为了他们能更好的修炼,所以我让他们都下山去尘世历练,两天前我在运功时突然感受到二弟子情殇的异常,其他的两个弟子没有丝毫的变化;我能隐隐约约感觉到他似乎是一个人并且杀人了,而后不到半天的时间他的心魔也渐渐的出世了,现在我还能感受到他的心在慢慢的向着黑暗的方向下坠;我想可能是情殇三人在下山之后各自回家,情殇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傲虚兄,这次或许我的要求有点大,但无论是在公在私希望你也能代我去看一下,我也知道你反正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无名说道后面语气中已经微微带着恳求的味道。

  傲虚也痛快的说道:“好!我们这么多出生入死的兄弟,这次又是为了你的弟子还很有可能将来也是我的弟子,我能有什么理由不去的;反正最近也没有什么事情好做,我就当是行侠仗义游山玩水走一趟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哈哈......”但是马上他马上又问道:“不过说回来,我帮了你就没什么回报吗?你可要知道这次可是心魔啊,不是那么好办哦......”

  “好了,你回来我们兄弟两人再痛饮三百回合,怎么样?”无名笑着说道。

  傲虚却马上苦着个苦瓜脸:“就知道每次都是这么回事,你就没有什么新鲜好玩的玩意么?”

  无名装着很无奈的样子说道:“你也看到了,我这也就这么大的一座小山,我能有什么新鲜的还能好玩的玩意?”

  “好,到时候我们不醉不归。我现在就先去把你徒弟的事情搞定了,等我回来啊......”没等话说完无名就已只能看到远处一个小小的黑点在移动在渐渐地消失不见;但是不一会,无名又看到那个黑点逐渐地放大,傲虚又回来了;因为他不知道情殇在什么地方。

  傲虚回来一脸埋怨的对着无名说道:“无名老弟啊,你等等,要让我去救人你怎么也不告诉我他在什么地方啊?”

  无名听了傲虚的话做出一副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表情说道:“我就知道老兄你这么多年还是和以前一样,无论做什么事都那么马马虎虎的;你话还没说完呢人就已经不见了,我怎么告诉你?这么多年了我跟你说过多少次让你改一下你就是不听,现在还怨起我来了。”

  “好了,你现在就告诉你那弟子大概在什么地方就好了,我还等者早点回来让你陪我喝酒呢。”

  无名将声音压制到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程度说道:“‘天网总部’。”

  “恩?那不是百年前突然消失不见了的‘天下会’的总坛么?你怎么收了个‘天下会’中人做你的弟子?”傲虚很是咤异的问道。

  “这正是我现在要告诉你的,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之前没有告诉你也是你没给我这个机会嘛,谁叫你先跑的......”无名对视着傲虚传递过来的恶狠狠的眼神回答道。

  傲虚似乎也知道是自己错了,收起那种不怀好意的眼神催促道:“行了,你还是赶紧说完我去救你的徒弟要紧吧,我可不想为了这一个不是什么问题的问题无了你的弟子啊。”

  无名也收起了开玩笑的心态,捡重点说起来:“傲虚兄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也应该知道现在的‘天网’也就是‘天下会’的门主情天涯一共有两个儿子;第一个儿子因从小不喜欢帝王权术被家族逼得最后独自一个离家出走;情天涯的第二个儿子在他的大儿子离家出走以后被选为下一任‘天网’门主的接班人,现在还在‘天网’之中;离家出走的那个名叫情殇,也是现在我的二弟子;三年前,我下过一次山......好了,现在是在说正事的时候,不要再开玩笑了。”傲虚听到无名说起他下过‘点苍山’又一次用刚才的眼神盯着无名,但听到无名后一句话马上又恢复到之前继续听无名说下去。

  “我在回‘点苍’的路上遇到了当时走投无路的情殇,当时我带他回来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私人的原因,因为情殇身具纯正的炎之血脉极为修炼我的《傲龙决》并且他刚刚接触尘世,心地很是善良和单纯;第二个原因是为了天下武林着想,百年前的‘天下会’因有帮主雄霸而称霸一时,现在的‘天网’未必就没有什么厉害的人物,当时我怕在多年之后‘天下会’会携‘天网’之名卷土重来并且再次为祸天下,所以我将情殇带了回来是希望到时候他能够阻止‘天网’做的这一切。这次傲虚兄只要助他出去心魔即可,前往别泄露了关于‘天网’与‘天下会’之间的一切。”

  傲虚听完没有做出再次开玩笑的表情,说道:“恩,好吧;我看我还是先去助他出去心魔再说,无论是谁被心魔入体了总不是什么好事。无名老弟,等我回来,我去去就回啊。”傲虚说完展开轻功飞速向山下飞去,不一会又只剩下一个小小的黑点在慢慢地消失然后不见了。而无名则看着傲虚远去的黑点叹道:“也不知此次我让傲虚兄前去到底是对还是错啊。”说完又回到了茅屋内。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