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02:01:31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蜀山之域外天魔
  4. 002 七剑诛心

002 七剑诛心

更新于:2018-03-18 13:34:36 字数:3210

  滴血的图腾砸向长眉真人所在之处,仿佛天降流星撞击地球一般。

  天摇地动!朱孔阳站在石台上直接被颠起来,再重重摔倒。

  “咔擦!”一声晴天霹雳般的巨响,整个山顶被凭空掀飞,外面罡风狂砸下来,跟浓黑的玄阴地煞相互摩擦,发生“空空”的闷雷响,烟尘滚滚,裹扎着肆虐的淡红色魔光。

  朱孔阳毕竟不是真正的天魔,也只能掌控魔阵一小部分的力量,强劲浓重的能量不受控制地爆散开来,他的身体如被万吨洪水碾压,从头到脚无一不痛,几乎窒息。

  就在他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忽然头顶上方落下一幢金光将他罩住,抬头一看,竟是长眉真人用来护身的那杆幡幢,飘然落在他的身后,下端插进石板里面,幡幢轮转,金光凝成透明的黄金墙壁,将从四面八方澎湃涌来的能量挡住。

  朱孔阳透过金光努力地往周围看,金光之外就是浓浓的黑烟血光,夹杂着破碎的尘沙土石,目力根本不能及远。猛然听见谷辰一声惨叫,混沌之中显出一道青光,那是长眉真人的青索剑,一闪而逝,紧跟着谷辰从一团浓烟之中狼狈飞出来。

  谷辰右肋下面有一道拳头大的窟窿,鲜血汩汩喷涌,他脸色惨白,跳上法台,冲到朱孔阳面前,厉声喝问:“你跟长眉老儿是什么关系?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扑到金光上面,浑身浴血,形状骇然,距离朱孔阳不足两米。

  朱孔阳吓得跌坐在地上,谷辰手挠脚踢,又从口中喷出一股股粘稠的黑烟,都无法突破金光屏障,他双眼一瞪,从眸子里迸射出两道精芒,隔着金光将朱孔阳元神摄住:“你给我过来!”

  朱孔阳身子不受控制地往前挪动,堪堪到了金光边上,耳旁传来长眉真人说话声音,仿佛就站在他身边耳语,快速念了两句咒语,轻喝了声:“破!”

  朱孔阳身子一震,恢复了清醒,再看谷辰那一张狰狞的脸庞,距离他已经不足十厘米,两人几乎是四目相对,鼻子都要贴到一起了,他吓得一哆嗦,情急之下,将方才收来,一直攥在手里的七把小剑对着谷辰刺了过去。

  这七修剑乃是峨眉派仅次于紫郢青索的绝世仙剑,锋利无比,被朱孔阳随手一戳,全部刺入谷辰的胸膛,如切豆腐一般轻松。

  谷辰一声长嚎,撕心裂肺,疼痛对于他这种积修千年老妖已经不算什么了,但先前长眉真人来时便说要将他七剑诛心,方才七修剑陷入魔阵被朱孔阳收走他还很高兴,以长眉真人这种将要飞升的金仙来说,每一句话都跟天地有所感应,所谓言出法随,说用七修剑杀他,就不可能用青索剑杀他,即便自毁誓言,要用青索剑杀他也杀不掉。

  没想到这么快事情就又出现了转折,他竟然是被人用手拿着飞剑,胡乱地刺穿心脏!

  谷辰惊骇莫名,合身化成一道滚滚烟柱,冲天而起,钻入滚滚烟尘里面。

  朱孔阳看不到二人是怎么斗法的,只听见一连声的落地雷响,周围闪现出道道霹雳金光,又引起不停地地震,魔阵被破,红色血光逐渐消退,但黑色烟尘越来越浓,那是谷辰用本身道力跟长眉真人斗法,打得整座山都在晃动。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外面才恢复了平静,斗法的二人都仿佛凭空消失。

  朱孔阳抱着膝盖坐在金光里面,又焦急地等了好一会,外面风速增强,呼呼疾吹,烟尘黑煞缓缓散去,长眉真人出现在法台前面,他扬手收了那能发金光的宝幢,静静地看着朱孔阳。

  朱孔阳长出了口气,从法台上试图走下来,但台阶都已破碎不堪,九层顶上距离地面有三四米高,他不敢往下跳,而且没有鞋子,踩上石砾也太硌脚,他就站在台顶冲长眉真人鞠了个躬:“你就是峨眉派的掌门长眉真人吗?”

  “正是。”长眉真人盯着他,缓缓地说,“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朱孔阳摆手:“我不是道士,你不用喊我道友,我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跑到这里来了。”方才等待的这段时间里,他已经打定了主意,决定向长眉真人坦白,这蜀山里的世界里,最不缺的就是通晓三世,了悟三界的大能高人,什么转身重生,借尸还魂都是小儿科,枯竹老人都能不停转世,芬陀大师更是能制造一个环中世界,让人去那世界里面历劫投胎,自己要想隐瞒,根本不可能,尤其是像长眉真人这种金仙牛人,他还不如全部照直去说,最好的结果自然是能跟随长眉真人回峨眉做个神仙,至不济也能让他找户人家把自己寄养,哪怕做个小厮奴仆也能活命,要是遮遮掩掩不说实话,万一被看穿反而更要坐实“域外天魔”的身份,被打个魂飞魄散都是轻的。

  于是朱孔阳直接就把自己大致的经历说了。

  长眉真人认真地听他说完,微微点头:“方才魔阵发动之时,我便觉察出不对,特地放出七修剑来试探,你的所作所为与天魔一类十分不同,后来我又以周天神卦推算出你确实来自他方世界,但却并非魔类,是以刚才我才出手救你。似你所说,你先前所处世界,虽仗外物,纵能飞天入海,千里传音,但皆是身外之术,本质尚不脱凡夫藩篱。”

  “是的是的!”朱孔阳又鞠了个躬,“真人你看我这人生地不熟的,来到这世界第一眼见到的就是你老人家,就好比小鸡小鸭,出壳之后第一眼见到谁,就把谁当作生身父母,还请真人慈悲为怀,别把我一个人丢在这荒郊野外。”

  长眉真人淡淡微笑,捋着胡须做思考状,忽然问:“你可愿拜我为师?跟我上峨眉修道?”

  “真的?可以吗?”朱孔阳喜出望外,他知道峨眉派收徒标准十分严格,等闲之辈进不了山门,人品资质根骨,全都要上乘才行,本来还想先抱住长眉真人大腿,赖在他身边,再想办法请求拜师,但也没报太大希望,没想到长眉真人竟然主动提出要收他为徒。

  见长眉真人笑着点头,朱孔阳赶紧在法台上跪了:“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先把生米煮成熟饭,要是长眉真人再反悔也来不及了。

  “起来吧,等回山之后,把你诸位师兄师姐都找来做见证,再正式拜师。”

  “不管正不正式,现在你也是我师父了,师父!”朱孔阳试着往下跳,长眉真人扬手从远处招来两片杨树叶子,变成两只绿色的鞋子给他,朱孔阳穿上之后,竟然十分合脚,鞋底轻薄,鞋面柔软,踩在石头上也不觉得硌脚,他牵着长眉真人的手下来,四处看了看,周围都成了一片废墟,“其他法台上的孩子呢?”

  “方才魔阵发动,我只来得及护住你,他们都跟随法台一起粉身碎骨了。”

  “啊?全都死了?”朱孔阳有些兔死狐悲之感,又偷偷庆幸自己能够得救。

  “你莫要高兴,他们跟你皆有因果牵扯,今日我没能救下他们,将来你却要把他们一个一个找回来,引入正途。”

  “啥?要我去把他们都找回来?”

  长眉真人点头:“不错,你们都是他方世界来的异域魔头。”说到魔头二字,他还打趣似地看了朱孔阳一眼,“不只是他们,还有谷辰,你们是他以魔法召唤来的,我飞升在即,不能把他彻底除去,只将他杀死,将元神连同尸身一并禁锢,深埋地下,等到百年之后,他还要复活出世,为祸人间,到那时不管是杀是留,你还要了解这段因果。”

  “哦,原来是这样。”朱孔阳挠了挠头,“那……还得师父都教我些道法,多给我些法宝,将来我好去斩妖除魔,替天行道,既不能堕了师父的威名,还要将峨眉派发扬光大……”

  峨眉派是蜀山世界中的大腿,长眉真人更是大腿中的大腿,现在大腿就在眼前主动求抱,朱孔阳如果还故作清高,爱答不理,那才是缺心眼呢。

  长眉真人已经是金仙,彻悟宇宙,了却人心,朱孔阳的心思,在他眼前根本无所遁形,他只是淡淡地听着,牵着朱孔阳的手往外走。

  在原来洞口的位置,朱孔阳看见两杆小幡,一半掩埋在石块底下,沾满沙土,他过去捡起来,随手挥舞两下,近乎透明的幡面舞动成一团缭绕的烟气,烟气之中,分别有一只六头蛟龙和一只四牙白象,虽然神色有些萎靡,但仍然不失神兽本色,向朱孔阳做出无声地咆哮。

  “师父您看,这是谷辰方才用的法宝。”

  “不错,这是他赖以成名的玄阴聚兽幡,是用地底黑眚凝练成丝,织成幡面,再禁锢妖兽魂魄于其上,九九八十一杆布成阵势,等闲剑仙落在里面,黑气一卷便被摄走魂魄。”

  朱孔阳想起书里写着,李英琼的徒弟也曾留有这玄阴聚兽幡,后来还以毒攻毒去破邪教法术,于是也跟长眉真人说:“这宝贝威力很大,给徒儿留着玩吧。”想了想,又加了句保证,“师父请放心,人心有邪恶,宝物无邪恶,我总归不会用它去滥杀无辜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