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08:22:5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表白即失忆
  4. 第二章 世界坏掉了

第二章 世界坏掉了

更新于:2018-03-15 19:46:52 字数:3927

字体: 字号:
  小雨丢下我,早不知道跑哪去了,也不知道我在马路中间发了多长时间呆。呼呼,马路中间,马路中间,在马路中间发呆真的不会造成交通拥堵么?话说,大天朝,俗称龙的国度。虾米,我的思维怎么了?

  大天朝叫什么来着?我必须问自己,额,轩辕龙国,切,不对!老夫绝对不允许我的大脑这样羞辱我的祖国。轩辕,黄帝的姓,龙,感觉很邪恶很霸气的有木有。反正纠正不过来了,还是叫大天朝好了。

  恩,话说,大天朝的司机们有这么高素质么?我在马路中间发呆不会撞我。等,我躺在马路中间,哦,懂了,怪不得没人理我,八成把偶当成什么重症患者了吧?

  回想,实在很在意,为什么身为闺蜜的小雨会丢下我?难道吵架了,不行,必须想起来,仔细的想,发生了什么。

  小雨敲诈了一个无牌照的车,然后,我脑中出现了什么,然后看到了小白,然后小白手中闪着白色的光。

  啪的一下,肩膀疼了一下,小雨看着靠着电线杆的我,像个中二病似的手舞足蹈“麻烦,乃老病又犯了,看老朽的。口遁,kis之术。

  “滚!”这一声在预料之中,我有发呆胡思乱想的毛病,精神病到可以把自己的主要意识围困住。如果发生那种状况,只有小雨能救我。用她那让男生们着迷的嘴唇。

  话说,我是被恶心回来的。

  “真是,乃到底真的还是假的啊,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回过神来。是不是喜欢那种若即若离的感觉?”小雨带着些失望,带着些调戏,带着那么多的我看不懂的感情。

  “去。”撅起嘴,拍拍稍紧的裤子,再白她一眼,把她当成发情期的生物,冷冷的弃之不顾。别诱惑,我会爱上你,绝对不想在大家那种眼神下举行那种被狗咬的同性恋婚姻。绝对不要!

  大脑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怎么感觉不正常了呢,据说思想是对物质世界的反应。如果我的思维出问题了,真相只有一个:这个世界坏掉了。

  “怎么了?又发呆,没问题吧?”小雨那样的关心,让我想起了妈妈的感觉。表误会,我很正常,不是什么孤儿,到这一秒为止也没经历过什么不符合道理的事情。

  “老夫好像坏掉了。”呼出一口气,那从我肺内释放的水蒸气那么热,说话也很困难。忽然没道理的发烧?难道吸入过多的pm2.5了么?敏锐的侦探直觉告诉我,这里面蕴含着惊天的阴谋。

  对,我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小雨抿了抿她诱惑的唇,平日的顽皮消失殆尽,关怀的眼神说不上,那是一种认真。

  她扶起我“别胡思乱想了,老朽抱乃回家。”

  好正经的一句话,可以相信她的诚意,但她哪来那么大力量?在想着什么危险的事情?果然,她装成王子的样子想把我公主抱,可惜没坚持一毫秒就撞了电线杆。

  “怎么办?乃不会死吧。”她现在没有开玩笑的情感。看到这样的她,身体在发烧,心脏却是温暖的感觉。毕竟,人活于世需要一挚友,她是在乎我的,这我感觉的很清楚。

  很费力的抬起手,拍拍她的脑袋“没事,打车回家吧,你不是想和老夫同榻而卧么?”

  她是个乐天派,唯独对我,她是个悲观的人,我有一点不正常都能被她感觉出来,还会让她表露出那样的性格。

  话说,老夫很自恋吧。

  “不止同榻而卧。”她用那天然呆的羞涩那样看着我,就算和她是一种生物,又怎么不想好好圈养她呢?

  “不要把老朽想的那么简单。”不知她哪来的气,粉嫩的小脸上挂着些倔强,那样认真的对我说“那么聪明的乃,老朽的感情,不是没意识到,是忽略吧。”

  多想抱住她,给她一个轻轻的kiss,可惜这里是大街上,我可不想被那些堵在路上的杯具们看热闹。逞强么?也许吧,人有时候不能把脆弱展现出来,尤其被人需要的时候。

  那时的我还不懂那么多,只是坚强的站起来,像大人那样摸摸小雨的脑袋“走了,老朽的妈会着急的。”

  杯具的我们放学很晚,十点半放学,当然,是晚上。寂寞的路灯和成排的车灯为我们点亮回家的路,但却无法驱逐我们心中的那份凄凉。

  被安排好的人生,讨厌上课并不是怕吃苦,而是···这样没有自我的人生,讨厌。

  我还好,模糊的记忆只有三年,之前的事情会忘的一干二净,但小雨对我说过。

  5岁就被关进幼儿园,8岁开始小学,各种补习班不说,雪人都要堆成大人们喜欢的样子。这样,一直一直,学习着用不到的知识,18岁之前不会有自由。

  到了大学就自由了么?大概吧,不,那自由也是大人给的,不是自己的。

  曾想过,究竟是谁发明了人这样的生物,被我知道了的话,无论什么代价,也要在他眼睛上“画”两个黑眼圈。

  “呼呼,终于到了朕的行宫了。”小雨毫不客气的躺在我的床上“爱妃,朕寂寞了。”

  认真的?开玩笑吧,我带着些失望的看看桌上丰盛的晚餐,不,夜宵。桌上又放上那习以为常的纸条,又不在家么?爸爸也是,妈妈也是,为什么我一上高中,他们就要这样频繁的出差呢?

  “呐,小雨,你家长也一直不一起么?”我不知为什么要这样问,有些语言,人不知为什么要说的。

  小雨深吸一口气,在我的床上打个滚,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自顾自的说着那种任性的话“木床也是可以睡觉的。”

  很好“原来那是木床,公主大人。”我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不,稍微富裕人家的孩子吧,木床什么的。

  话说,本质上还真是木床。

  小雨喜欢在我面前炫富,但我知道,她那是在自嘲,她恨自己的身份。还记得她那寂寞的话:大小姐,所以没什么朋友。

  “也许他们把我当朋友,但很可惜,我只把他们当玩具。”

  仇富么,是觉得小雨对我很有用么。不管我以前的动机,但现在,我们确实是朋友,至少我现在是这样想的。

  “达令,该睡了。”小雨盖上我的被子,我不能那么闲,打开电脑和台灯,要继续我的两个“工作”。

  “为了给你买个软床,老夫不好好工作怎么行?”我们俩的话很少涉及现实,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避免了现实那些不好的东西,没什么波折,一直是好朋友。

  小雨穿着不知什么时候换好的我的睡衣,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往洗手间跑。当然,她这样的人,我这样的人,多么疲劳,不洗澡无法入睡。不像男生,我表哥才不洗澡,趴床上就睡。

  虽然有点恶心,但我也向往着那样的生活方式吧。

  开着电脑,打开某个语音人体学输入软件,一边诵经一边写着老师留的作业。表误会,我和大多数天朝子民一样,没有任何宗教信仰。那为什么要诵经?因为我在创造宗教信仰。

  好吧,简单的说,形成某种意识形态与价值观,然后把它传播出去,用来影响他人。

  “不就写个小说么?”深入思考的时候没有时间观念,不知某个活宝什么时候贴到我的身上,大大咧咧的坐在我的腿上,毫不客气的关了我的音频输入软件。

  话说,我的发烧什么时候好的?怎么感觉这么不正常?

  “这里有最高级的打字师,用什么没有思维的软件。错别字怎么办,到时还不是要查一遍稿子,狼,费,时,间。”小雨,想帮我直说,不要拐弯抹角。

  “算了,天朝子民就是拐弯抹角的专家级生物。”我这一句低语,然后灯光下俩女孩开始了各自的工作。

  我是有思考的,一边写作业一边念叨着自己的小说,小雨没思维,机器一样乖乖的打着我的话语。

  写一个不短的方程式,偷瞄小雨一眼,注意她完美的公主一样的皮肤。穿着睡衣的浴后美人,唔,还好老夫不是牲口。

  “为什么上课也要写小说,我真担心你哪天被累死。”小雨了解我,所以不怕给我再多一种思考的任务。

  “断更很不人道。”我说的大实话,好家伙,炫耀一下自己的文风和天才的情节构筑能力,找个借口就断更,我恨那些作者。你必须知道,有多少人在凌晨等着更新的提示,大晚上的断更你懂人权么?

  断更等于谋财害命,解释的木有!

  终于,经过老夫和内人的努力,终于在十二点半完成了所有任务。

  早在半小时以前,小雨已经侧躺在我的床上呼呼大睡。我一点都不佩服她的睡眠质量,因为老夫也是心无挂碍的魂淡,沾床就深度睡眠的混蛋。

  像往常一样,十二点半睡觉。真的像往常一样么?人类究竟是什么,虽说有一定的行动自由,但我总觉得自己是一部超高级的机器人。

  行动范围,思维范围总是被圈定在发明人类的东西设定的“程序”里面。

  早晨5点半,我准时睡醒了。但是,我面临的是,监狱?

  我确定,没犯过什么法,虽然三年前的记忆一销而空,但我绝对不是什么杀人犯。为什么会在这里?冰冷,阴暗,潮湿,连个门都没有,只有一扇小铁窗的监狱?

  为什么我知道这里是监狱,还有,心中莫名的负罪感又是什么玩意?梦,这绝对是梦,虽然我想这样说,生物钟却告诉我,我现在是醒着的。

  轰的一声巨响,是爆炸,炸在我所处的监狱的中心。别误会,这可不是什么炸弹的爆炸,这种级别的爆炸可以瞬间把地球毁掉。是我的妄想症还是事实?我知道,这样的爆炸之中我马上就没有痛苦的死去。

  可惜啊,呵呵。

  我看到了虚空,身处一种虚空的环境,思维也慢慢的凝固了,这就是灵魂吧?虽然不记得,但很知道,初中的我大量浏览了有关宗教和哲学的书籍。宗教上说,人死之后,思维并不是马上停止。

  灵魂从肉体中被剥离,灵魂和肉体结合所得到的意识会慢慢停止,失去所有的记忆,准备下一次轮回。

  死了?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心中的罪恶感是神马玩意,为什么要以这种方式结束我的人生?好不容易,我才让那些男生不再轻视我,好不容易才交到了那么多朋友,好不容易,我···

  不甘心,不是因为自己,实际上,并不在乎自己怎么样,只在乎我以外的东西。不管在乎不在乎,随随便便以世界末日为由终结生物的思维,不甘心。

  额,记起来了,2012不是世界末日,那么,现在一定处在某种胡思乱想之中。小雨,快醒醒。那个懒猪绝对醒不了,要迟到了,不想罚站啊!

  别安慰自己了。

  小雨居然在这种时候出现在我的面前,她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爱妃,那样的爆炸咱们都没死,乃觉得什么原因?咱们被选中了呗。”自问自答,这种话让人别扭。

  完了,我瞎想的过程中不会出现他人的面庞,也就是说,这是现实,也就是说

  世界坏掉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