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1 23:37:59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恶灵兜
  4. 等你长大

等你长大

更新于:2018-03-18 21:50:16 字数:2219

字体: 字号:
  桂阳城中的吴家,算是城里首富大家。一夜之间全都死得凄惨无比。五十几口人被撕裂一地这是扯蛋。

  这句话是巡捕房局长说的,还发了话一定要彻底查到底,真相大白。桂阳城报大篇幅登载着吴府灭门案和局长大人的话语。

  没几天就被桂阳军区杜司令给压下来了。杜家理直气壮的接手了吴家在桂阳城中所有的产业挂上了杜家的名字。有些明目张胆,可更体现了肆无忌惮的嚣张跋扈。

  有些好事者,把吴家灭门惨案编成书。写得玄乎其玄,玄得让人读书起来能玄晕。堪称神做

  一时在桂阳地区流传甚广。

  桂阳城报的记着被这事引起了兴趣。组织了几个人去城里深挖其事情的过程和真实的详情。

  吴府灭门惨案,在桂阳城热炒半月有余最后在日本鬼子来后消声灭迹。杜司令没让自己的部队开一枪就卷了钱财带着家人跑路了。

  桂阳城换了说话算数的人,以前遮遮掩掩的事现在被挖掘出来。城报办公楼内,依然有许多人在忙。只是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死了亲爹妈的表情,不情不愿地做着事。

  总编辑室内,徐家汇总编辑一脸热情的接待两个日本人一个苦行僧状扮的日本和尚。

  “什么,太君你们要查吴家灭门惨案~!”徐家汇有些吃惊。难道日本人也喜欢八卦。在和日本人交流半小时后,讨得日本人满脸欢喜送走后,吩咐个人要其叫个高建国的来他办公室。

  高建国,城报跑外采访记着也是前次采访吴家灭门惨案的三个人中的一个。让他陪着日本人查这件案子最好不过了。

  高建国知道自己推脱不掉,索性就陪日本鬼子玩玩,随便搞清楚吴家灭门惨案。一举两得的事他也乐意,这无关他的爱国观。只是一个求知真相的理念。在前一次的调查里被杜家强势给断了所有想调查的人和单位。连城里都强制不要有人说起这事,那些把吴家惨案写成书的人都被费了写字的手。事情就被杜家强压制了

  第二天,高建国刚到城报楼口就见到了日本人。“你好~!我叫大阪田野,这位是大日本帝国博士山本和城。这位大师是浅草寺的苦行僧岩石隆照。我们是这次调查吴家灭门案的人员,请多多指教。”说完对高建国一个鞠躬,另一个也跟着鞠躬,苦行僧大师只是做个佛揖念了个阿弥陀佛

  高建国不敢托大,毕竟现在日本人在自己国家很是猖狂。没必要在这下小节上惹事,这无关爱国主义精神。自己很爱国的,你看日本人都在自己面前弯腰低头了。他自个意淫YY了下,安抚自己的爱国心后也客客气气的做个自我介绍,完毕后就开始今天调查任务的开始。

  桂阳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知道吴家灭门案时,全城的老百姓都知道。不管是真是假,都能说得有模有样,像是在现场看到似得。版本很多,说是被仇家寻仇的,说是狐妖上身得,更有知道钱姨太事的人说是钱姨太的冤魂来报仇的,众说纷纭杂乱极了。这第一天的调查没多少有用的线索就完事了。

  送走了日本人后,高建国默默地走在回家得路上。脑子里在想着今天调查得资料。从巡捕房拿到的资料和一些当时在现场的照片,他觉得事情比较复杂。寻仇杀人能这样把人砍成碎片吗?寻仇最多杀主要人的,吴家的家主就好了,干嘛把下人都杀了。冤魂报仇,引巡捕房局长的话,扯蛋。那究竟事情是怎样的呢。他在想着事,没注意到路上的人。一下就撞了个人。他愣了下,思绪被这个意外给打断了。抬头看到自己撞的人是个孩子。难怪自己没怎么被撞击力反推到。他歉意地上前要扶起自己撞倒在地的孩子。“小朋友,不好意,都怪叔叔走路没个眼神。没撞坏你吧,要不叔叔请你吃麦芽糖。”

  说来也怪。被撞倒在地的孩子没有哭闹。看这孩子也就个五六岁,正是哭闹的年纪。被撞着一屁股坐在地上瞪着眼睛盯着他看,看得高建国有些麻麻的怪味。他摸摸自己的脸“小朋友,是不是叔叔脸上有什么东西啊。”他说完还讨出手绢来搽脸。这时一个猎户妆扮的汉子走过来,背上挂着几只野兔子来到孩子身边弯腰就扶起地上的孩子“怎么了,正儿爹爹不是说过吗,男子汉跌到了得自己站起来。”

  正儿这时脸上才露出笑容对着他爹爹笑得很灿烂。“那个叔叔很奇怪。”正儿的爹爹随着正儿指的方向看到了高建国。高建国停止了搽脸,尴尬地对着正儿的父亲笑道“一时没注意,撞到你家孩子。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正儿的父亲没有说哈,一脸严肃的低着头皱着眉头。

  高建国见对方没有想理会自己的意思,也就不想没皮没脸的凑上去。说了声有事到报馆找他就要从正儿两父子身边走过。当他越过正儿父子一个身子的嫌隙时,就听到一个很沉稳的声音对他说“高先生,最近最好放下你调查的事情。不然有性命之忧。”高建国有些奇怪,自己最近调查的事情就只有吴家灭门惨案。这两父子从来没见过,看打扮着装不像城里人,倒像经常出没山林的猎户。一个猎户说的话有多少可信的。

  但高建国还是转过身来想找他聊聊,说不定他和吴家有什么牵扯的呢。桂阳虽说不大,吴家却在桂阳有千丝万缕的人脉牵扯。说不定这猎户还是吴家在城外农庄的庄丁也不一定。但转身后,那对父子就不见了。这个也太见鬼了吧。高建国有些发愣,两个活生生的人一转身就消失不见

  这还没天黑呢,这还是晚霞映照的天空,能看清所有的事物。怎么会这样呢。高建国死命地揉了揉眼睛,除了眼睛被揉得有些发酸外。该看到的能看到,不该看到的依旧还是没有在他眼珠子里。

  在贵阳城外的山道上,正儿这对父子在爬着山坡。“爹爹~!为什么那个叔叔的头发是短发,可他的影子却是长发呢?”“正儿乖,你看到的是他身边一个阿姨的影子和他的影子重叠了。”“可我没看到叔叔身边有个阿姨啊~?”“爹爹看到了”“为什么爹爹看得到,正儿看不到呢?”

  “等你长大了就看得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