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9-22 23:25:00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诛妖剑之百代剑祖
  4. 第六章杀神

第六章杀神

更新于:2017-04-20 19:53:27 字数:1911

  看完这封信,潇风的泪水已经大湿了信纸。他也实在不明白开始是代表什回到屋子,刚走到师傅的床前。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师傅!徒儿回来了!锵锵锵锵!”屋子中突然走进一个人,一手叉腰,一手上扬,仰头率直走向屋子里面。随后又是眼睛一瞪,看到屋子里面的两个人一愣,开口道:“建邦,我师父那?这小子是谁?”

  建邦一看到这个人,也是一愣,随即裂开嘴:“哈哈!陈子玉,你怎么回来了?这几年跑哪里去了?我还以为你死了呢?这位是潇风,你的师弟,”说着指向身后的潇风。

  潇风转过头,瞪着眼睛,看向来人,身体瘦小,浓眉大眼,背后还背着一个长条木头盒子,足有一米多。这个人也摸着下巴,眯着眼睛嘴里呐呐的说:“师弟?”随后伸出手:“你好!我叫陈子玉,算起来应该是你师兄。”

  潇风并没有和他握手,只是小声低着头说道:“师傅死了!”

  “什么?师傅死了?开什么玩笑!老头子身体那么好,在活个百八十年问题都不大,怎么可能?”陈子玉满脸的不敢相信。话里的语气好像是在说潇风是在扯淡。

  “是的,就在水缸谷!”说完把最近发生的事情,和那封信交给了陈子玉。

  看完信后,陈子玉并没有什么太激烈的变化。只是让建邦回去,让潇风和他一起去水缸谷看看。

  两个人到达水缸谷后,只见到山谷中到处是动物、人、和一些奇怪的植物的碎肉,和树杈。谷底虽然很黑,但是不像以前那样雾蒙蒙的,两个人继续向里面走。一直走到山谷的中心位置,看到一个老头正盘腿坐在那里,表情带着些愤怒,双手握着一把日本军刺插在地上,周围插着七八根木制的锥一样的东西,但是有些已经折断了,地上的泥土已经被什么东西染成了红色。

  陈子玉走到老者面前,从老者手中拿过那把日本军刺,军刺刀刃已经有些卷曲了,上面镶着的结晶石已经碎裂。

  陈子玉蹲下神,拂去老者身上的尘土,背起老者,朝着山谷外面缓缓走去。

  在陈子玉背起老者的那一瞬,潇风看到老者的背后地上插着一把剑,通体乌黑如墨。潇风拔出那把剑,快步跟上陈子玉想问问,但是看他现在的状态还是没有打搅他。

  回到村子,陈子玉找了块风水还算不错的地方白老头葬了,潇风一直在他身边什么话都没说。

  完事后他们在坟头坐了下来,这时候潇风才拿出那把剑:“师兄你看看这把剑?”

  “什么剑?”说着转过脸,看到那把剑,陈子玉立马坐直身子。从潇风手中接过那把剑,仔细端详片刻后开口:“果然是鬼剑。”

  潇风这才想起要问问这位师兄师傅遗书上写的是什么,“师兄,师傅信中也说过鬼剑,那是什么东西,还有那个百代剑祖是谁呀?”

  陈子玉这才放下那把剑,缓缓地说:“鬼剑,是我们剑族造的孽呀!”

  “造的孽?这话怎么说?”潇风想起了师傅在信中也提到过是剑族造的孽。只听陈子玉继续说:“你知道长平之战,秦国当年坑杀四十万赵军俘虏吗?”

  潇风爱好历史,这个他当然知道。

  长平之战的起因,各国疆域图秦国自秦孝公任用商鞅实行变法以来,制定正确的兼并战略:奖励耕战,富国强兵,国势如日中天;连横破纵,远交近攻,外交连连得手;旌旗麾指,铁骑驰骋,军事胜利捷报频传。100余年中,蚕食缓进,重创急攻,破三晋,败强楚,弱东齐,构成了对山东六国的战略进攻态势。在秦国的咄咄兵锋面前,韩、魏屈意奉承,南楚自顾不暇,东齐力有不逮,北燕无足轻重。只有赵国,自公元前306年赵武灵王进行“胡服骑射”军事改革以来,国势较盛,军力较强,对外战争胜多负少,且拥有廉颇、赵奢、李牧等一批能征惯战的将领,尚可与强秦进行一番周旋。

  此时,秦要统一六国,首先就要扫除三晋,打通东进的道路。于是秦赵间一场大战即将发生。

  秦昭王根据丞相范睢“远交近攻”的战略构想,从公元前268年起,先后出兵攻占了魏国的怀(今河南武陟西)、邢丘(今河南温县附近),迫使魏国亲附于己。接着又大举攻韩,先后攻取了陉(今河南济源西北)、高平(今河南济源西南)、少曲(今河南济源西)等地。并于公元前261年攻克野王(今河南沁阳),将韩国拦腰截为二段。消息传来,韩国朝廷上下一片惊恐,赶忙遣使入秦,以献上党郡(今山西长治一带)向秦求和。

  然而,韩国的上党太守冯亭却不愿献地入秦,而是做出了献上党之地于赵的选择。他的用意当然清楚:转移秦军锋芒,促成赵、韩携手,联合抵御秦国。

  赵王接受平原君赵胜的建议,欣然受地,派赵胜前往接受上党,将上党郡并入自己的版图。赵国的这一举动,无异于虎口夺食,引起秦国的极大不满,秦、赵之间的矛盾因此而全面激化了。范睢遂建议秦王乘机出兵攻赵。秦王便于公元前262年命令秦军一部进攻韩国缑氏(今河南偃师西南),直趋荥阳,威慑韩国,同时命令左庶长王龁率领大军扑向赵国,攻打上党。上党赵军兵力不敌,退守长平(今山西高平西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