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18:24:37
  1. 爱阅小说
  2. 游戏
  3. 网游之老不死
  4. 第一章 游戏前言

第一章 游戏前言

更新于:2018-03-16 14:36:07 字数:6161

  第一章游戏前言

  在中国某省某市的某县某坐荒山的一条河流旁边的一个村庄的一座看上去不怎么样的房屋的院子里。没有花,也没有草,却有一个大大的水池,在水池中,一个顽皮的少年正在戏水,不过看上去似乎很不安。

  “老不死的,我都泡了6天了,我可以出去了吗?你看看鬼鬼正在叫我呢,他好象饿了,我去喂他好不好?”“少跟我油腔滑调,我看是你自己饿了吧,鬼鬼不用你管,天黑之前你给我老实的呆在水里,这个是为师对你好,这水池里的药材,为师收集了十几年,跑遍了大半个中国山川河流。这是为师对你最后的洗筋伐髓,明天你想去哪就去哪,告诉你一直想知道的事情,为师就不再管你了!你给我老实呆着,为师去给你那一样东西。”刚说完,这老不死的就不见了,不过我也不敢出去,以前已没次泡药澡,老不死前脚刚闪,子天就爬出了药池,可是每次都给老不死的轻易的抓住封住他的经脉丢完药池里。

  “老不死”是子天的师傅,他叫什么名字,子天小时候问过一次,可是他没告诉子天,之后,子天就一直“老不死”的不改口的叫下去了。

  “老不死,又想骗我?我这幼小的心灵怎么老是受伤啊,唉,去吧,去吧,我呆到天黑就是,说什么明天让我走,鬼才信你。噢,鬼还真信你,鬼鬼信你啊,哈哈!死鬼鬼等我出来,看我不扁死你,把宰了你考着吃,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左一口来右一口,我咬一口来吐一口,哈哈!”“汪,汪汪,汪汪汪……”哈哈,鬼鬼,你叫也没用,站在哪不准动哈,给本少爷护功,我要练功啦,等我出来,大大的有赏!

  鬼鬼是一条狗,而且是一条厉害的狗!在子天几岁的时候,每次在练功的时候,他师傅就让它去追鬼鬼,追上了就算完成任务了。可是他总是追不上。这到是没什么,但是让子天在前面跑,鬼鬼在后面追的时候,他可就惨了,没有一次不是光着屁股爬回来的,有时候屁股上还留着鬼鬼的“香吻”。直到他十岁的时候,风水轮流转了!他终于可以轻易的追上鬼鬼了,每次都在鬼鬼的屁股上揪下一缀毛,追了那么几十吃之后,鬼鬼的屁股上,已经变成“大漠”了,杳无狗毛了。于是总是远远的望着子天,那怕他手上拿着香喷喷的骨头,也觉不接近。

  “啊哈,终于天黑了,鬼鬼,老不死,我来了!快点把吃的准备好,本少爷要用膳啦!”接着,杨子天便从那让他呆得厌烦的水池里飞了出来,原本趴在水池边的鬼鬼,吓得尿都出来了,飞快的向房子跑去,不过他那有子天快,不到2秒钟,就被子天以大力神龙爪抓住了。“哈哈,跑什么,难怪最近我怎么老是吃不下饭,没胃口,原来我想吃狗肉了!”“汪汪,汪,汪……”

  “臭小子,快点过来,我有要紧事告诉你,这次我没跟你开玩笑。经过为师帮你配置的药物泡澡,你的根骨筋髓都已得到了彻底的改变,你能不能把神龙神功练到第十层,只能看你自己了,为师该教你的都已经教了,没有教你的,你也学会了不小,真是学无不术。”这个时候,杨子天把眼睛瞪的大大的,对着老不死做着鬼脸,似乎自己很了不起。

  “这次的洗髓,你可能没有什么感觉,不过你以后会慢慢的发现的,为师我也老了,哼,都是被你这个臭小子气老的,想当年,我可是风度偏偏楚楚留香,人见人爱车见车载的大帅哥,帅哥我一回头,长江之水倒着流;帅哥我两回头,美女之吻牵牵着走,帅哥我三回头……”“打住,打住,老不死的你有完没完啊,少臭美,我看你是人见人倒,车见车翻……,你说了明天让我走,可是真的?”“哼,和你这臭小子说了你也不懂,当初那个……算了,不说了。和你说正事吧,如今你的神龙神功已经练到了第6层,出去也没什么人欺负你了,(你不欺负别人那就更好了,老不死这十五年来可吃了这小子不少的苦,在心里嘀咕着。)对付6阶以下的人,够用了。”

  “现在我告诉你的一直想知道的事情,关于你的身世,我不能告诉你,至于你的父母是谁,你以后会知道的。还有神龙神功,是你祖上一直传下来的,这篇神学,被一些家族和几个老不死的追了百年了,所以你到了外面无论是谁,你都不能说,知道吗?这是你出去我对你唯一的要求,要是你做不到,你在再这里陪鬼鬼玩几年吧。因为一但走漏消息就有可能引来杀身之祸。现在,难免那些老不死的还在追查。你在外面不要乱用武功。碰上那些老不死的,你还不是对手。所以我才会带你在这个鸟不拉屎杳无人烟的地方一呆就是几十年,唉,我的青春啊,都坏在你这臭小子身上,所以你要给我好好的那功夫学好。”

  “这是你的身份证,明天你就去你的大师伯那吧,他会照顾你的!哈哈,我终于轻松啦!现在你就安心的再呆一夜吧,明天你就自由了。厨房里,有吃的,快去吧,再不去,鬼鬼吃完了可别怪我啊,还有,鬼鬼,我会照顾它的。你带去你大师兄那不方便。为师现在就走了,你好自为知,好好努力,要牢记为师对你的教训,如果你做出了什么伤天害理事情,我绝不轻饶你!”刚说完,又不见了,这老不死的不知道练到什么程度了,简直无法想象。杨子天在心里想着。

  “老不死,噢,师傅,我会记住你对我的教诲的,徒儿一定好好做人,我也会想你的;虽然这十几年,你老是折磨我,虽然我刚练功夫的时候,不但你自己打我屁股,还让那死鬼鬼也追着咬我的屁股,然后治好了再让它咬我那红通通又小又可爱的屁股,哼,鬼才想你,哼,老不死的,去吧去吧,去找你的老情人约会吧,说不定她找跟别人跑了,哈哈!”

  “臭小子,我看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流泪,老不死我还没走呢,呸呸呸,都是你个乌鸦嘴,害为师都一下中招了,我才不是老不死。不过这几十年,还从没听你叫声师傅,我这个感动啊!接着,这个是为师给你的礼物,不要搞丢了!”说完之后就真的走了。

  子天摸着他师傅给他的东西,看了看,是个戒指,看上去却不怎么美观,不过他还是把它戴在了手指上。抬头望了望远方的夜空,黑黑的什么也看不清,有滴热泪从他的眼角滑落而下,打心底他还是舍不得他师傅的,这几十年来,他没有伙伴,没有好玩的玩具,没有好好吃的东西,有的只是对他严厉的师傅,有的只是等着他练的功夫,有的只是追在他屁股后面的鬼鬼,除此之外,他还真是什么都没了。师傅就是他唯一的亲人。再见了,师傅,我一定会努力练功的!我一定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打败你这个老不死,再去寻解我的身世之迷。

  第二天一大早,杨子天就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去他大师伯那了,十二岁的时候,他师傅带他去过他大师伯家,所以记的怎么去的路。哈哈,我终于可以走出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了!

  子天的大师伯住在GX省桂林市,毕竟这里山水好风景好环境好,还是全国的十佳旅游城市。杨子天大师伯家,处于漓江的上游地带,离市区4公里左右,住在一个叫清心花园的小区里。这小区都是有钱有权的人住的,三层楼的中式别墅型,这小区大楷一100多户人家。杨子天大师伯叫费家豪,是一个退休的中央官员,具体的是什么官员,他大师伯从来都没说起过。

  子天坐了40多分钟的车,终于抵达了大师兄家。他大师兄有一女一子,儿子叫费成,今年20岁。女儿叫费彗,也是15岁,不过恰恰比子天小了几天,所以让她感觉很不舒服,每次子天一到她家,她就非逼的子天叫姐姐,不过打又打不过,斗嘴也斗不过。这不,子天刚到,一出好戏就又上演了。

  “哎呀,我的乖弟弟呀,又来了呀,这次带了什么礼物给姐姐呀?如果没带,看我不打你的小屁屁!你可不要告诉我,刚好你的屁股又痒了?放心吧,这次姐姐我会好心的舒服的对待你的小屁屁的!”子天一听,就和她搅上了。“哟嘿,这不是小彗嘛,几年没见,长这么大了,丑小鸭变成花姑娘了(看过潘长江的《举起手来》人应该都知道-花姑娘-是什么意思,如果没看过的建议去看下),哎呀,就是那张嘴还没长全,见了哥哥也不叫,还想着要礼物,我就是有礼物,也送不出手啊,如果叫声哥哥的话,我还是很乐意的把这个漂亮的戒指送给某人的。”子天其实也没礼物,就老不死的送他的那戒指,他戴在手上挺不舒服的,所以想把它送给小彗,这小彗的缠人功夫了得啊。

  “哼,那么黑咕溜秋的破戒指,从哪堆垃圾里检的啊?送我?我还不想弄脏了我漂亮的滑滑的手指”“你…,不想要,我还不想送呢,这可是无价之宝,现在经你这么一说,你上次说过要嫁过我的,你现在就是以身相许,我都还的考虑考虑,毕竟这是人生大事啊,我还得问声我的大师伯啊!”说完翘着他的小屁股,望也不望小彗就走进了他大师伯家,似乎急着去向他的大师伯拿注意。这一说,气的费彗小眼蹬小脚。

  “子天来了啊,怎么不先打个电话给我,你费成哥在QH读书不在家,我叫小彗去接你呀,坐车很累吧,来,坐师伯这里来,让我好好看看。几年没见,长成帅小伙了,这身肌肉真结实,好,功夫一定练的很好了,唉,你费成哥,总是想着读书,总不练功,而你小彗妹妹最近却练的蛮勤快的,你上次来之前一直不怎么练的,你走了以后,整个人就感觉变了一样,小姑娘家的整天练的浑身脏西西的,不过我到是蛮开心的以后就不用担心被人欺负了,不过我又担心,这丫头,这样下去,以后嫁给谁啊!”说完看了看子天,似乎在说,你小子,这丫头以后就交给你了。

  “爸,说什么话啊,眼下就有人欺负我了,还说什么以后啊,什么嫁不出去啊,呸呸呸,追姑娘的人海了去了,本姑娘可是人见人爱车见车载的美女,才不是某人口中说的什么花姑娘,那么难听的衔头,本姑娘才不要。”子天心里一纳闷,这话怎么跟老不死说的一样啊,不知道谁师谁徒。

  不过这子天一到他大师伯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啊,喜的是谁呢?当然是他大师伯了,小彗丫头肯定也是欢喜的,只是两个人爱彼此斗来斗去而已。那愁的又是谁呢?这是他的师娘──倪青青。因为啊,子天每次一到她家来,就和小彗搞的全家乌烟瘴气,乱七八糟的。她担心小彗跟子天在一起沾染上坏习惯,这不,小彗如此的练武,就是受了子天的影响,只是小彗一练武啊,就出现了如上情况。

  还有就是子天这小子,小小的年纪,却爱喝酒,而且还很厉害。和他师傅在一起的时候,经常寸他师傅不在家翻这翻那,有一天,翻出了一瓶子,重重的,好象装了什么东西在里面,好奇心,迫使他打开了瓶盖,有揭盖就闻到奇特的香味,他也想也没想,就喝了一口试着,反正是死不了的,因为他每次受伤感觉要死的时候,他的师傅都会很快的救活他,然后继续练功,所以他的胆子就慢慢的天不怕地不怕了。后来就老是存他师傅不在家的时候偷酒喝。直到一天被老不死的发现酒不见了,才知道这臭小子偷了他的酒喝。老不死当时气的要死,于是开始把酒藏起来,不过老不死怎么藏,那臭小子还是找的到。所以这小子,喝酒极厉害!

  当子天在他师伯家酒隐犯了的时候,就偷偷的拿了他师伯几瓶酒喝了,事后却被倪青青发现了。被倪青青教训的低头哈腰。事后还罚了他几天的家务活,本来就不怎么会做的子天,做起来更是粗心的很,洗碗洗到了只剩几个完整的,拖地拖到练起功来了,墙上到处是他练功的痕迹。倪青青一见,更是气的要死。所以一见到他啊,心里就犯愁了。

  这次子天到师伯家,酒隐犯了,却不敢向他师伯讨酒喝,更不敢再去偷了!于是,便和小彗比武,输了就要答应对方一件事情。想对不要想,小彗怎么打的过子天呢,不过这丫头死命不服输,从中午一直缠着子天斗到了天黑,从屋内斗到屋外,从屋外斗到小区内。斗的一身象个乞丐,才回来。于是就答应了子天的忙。于是就开始着智拍骗小彗怎么偷酒了,一想到明天师伯家要来客人。

  “小彗啊,明天师伯说了有客人来,叫我帮他把酒拿出来擦擦,这事简单,你去帮我拿来,我来擦吧,其他的就没你事了。”这丫头觉的没什么,就从他老爸的藏酒窟里弄了几瓶酒出来,酒瓶上面写着XO两大字,子天当然知道是什么酒,当时兴奋的要死,却装着不满意的样子,“就这些吗?怎么全部是一样的啊,再去拿几瓶其他的来,我寸着有时间全部擦擦,我明天答应你继续陪你玩(打架)”“好,你说的啊,不过不可以告诉我妈哦,我现在就去拿。”之后还真找出一些不一样的酒,1949年的红酒,1930年的茅台酒等。

  子天一见,“哇靠,找了这么久就这么几瓶啊,算了,难的你有心,明天我一定答应你陪你玩是了。”说完抱起几瓶酒,飞快的闪了。当然他不可能在他师伯家喝的,当然其他人也不知道他到底在那喝的。迟到第二天,他师伯家来了客人,要酒招待,待他师娘倪青青找酒时,却发现酒不见了,连瓶都找不到,问了下他师伯“老公,酒呢?你全喝光了,怎么一瓶没了?”“没有啊,这段时间我血压高,不是没喝酒吗?怎么会不见了呢,再找找,再找找,我要和我的兄弟好生好几杯!”

  这时候,小彗丫头跑了出来,“爸,你昨天不是叫子天帮你擦酒吗?我全部拿出来给他擦去了,怎么样,你的女儿乖吧!”“噢,原来是这样啊,你快去叫子天来,问下酒放在什么地方。我要和你方叔叔喝酒呢,等下你方叔叔有你礼物送你哦,快跟你方叔叔问好!”“方叔叔好,方叔叔真是越活越年轻了,比我爸帅多了!”接着对他爸说“爸,我今天一天没都看到子天啊,我也在找他呢,不知道这臭小子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我再去找找吧。”

  “家豪兄啊,你这女儿真是乖巧懂事啊,我那女儿啊,如果有小彗一半那么懂事就好了,唉。对了这次来,的确是给小成小彗送礼物来的!”接着有人从外面抬进来两台机器。接着说到,“这是我国龙新集团最新科技,制作出来的虚拟游戏《世界》生态舱,由我国政府声明发表和发行。还有虚拟游戏头盔,不过那个比这个又差点。”接下来和费家豪解说了关于游戏设备的事情。“家豪兄啊,其实这次来,还是有事情要拜托你帮忙,眼前马上要马上开始运行游戏了,国家下令让我负责《世界》生态主脑的所在地的安全,但是某些国家虎势眈眈啊,在游戏主机《世界》生态主脑的区域,军部已经下达了A级防御令,但是我还是不怎么放心,所以啊,我想请你找你帮下忙,你看可以不?”

  “方兄啊,好说,这不但是处于对“和平”生态主脑的安全,还处于对我国的名誉安全,我答应你。”“那太谢谢家豪兄了,眼下我还有急事,那我就先告辞了,改天我请你喝酒,咱们兄弟来个不醉不归,哈哈!”“唉,方兄,实在不好意思,来了都没请你喝杯酒,不过我知道你现在忙大事,我就不耽搁你的宝贵时间了,好,改天我们不醉不归!”

  待小彗发现子天的时候,发现他倒在屋后的草地上。她一下急了,以为他出事了,马上爸爸,爸爸的喊过不停,费家豪倪青青一听,急忙赶了过来,看到子天到在地上,也吓出了一身冷汗,心里嘀咕着子天千万么出事,“大哥要我照顾他,这刚一来就出事了,我真是对不起大哥啊!”待把他抱起之后他就发现异常了,这小子根本就没出什么事,而是喝酒了,还喝的很多,一看旁边的酒瓶子就知道了,而且还喝醉了。便倒在这里睡着了。这些酒啊,不但是名酒,有的更是高度酒啊,喝了这么多,是神仙都要倒!

  几小时之后。“呵呵,师伯啊,这个…这个,因为…因为我,对不起啊,师伯,我也就喝了几瓶而已,但那个味道太香了,太迷人了,让我太沉醉了,比起老不死的那些酒是好喝多了!”说完也不管他师伯怎么处治他,却沉于那种醉生梦死的感觉里头去了…“好你个臭小子,喝了我那么多的酒,还说成是几瓶,那可是我几年的酒啊,你这小子,一来就喝完了,我跟你没完”说完他的手就和子天的屁股招呼上了,接着传出一声比子天被鬼鬼追着逃生时的尖叫声还难听。

  “臭小子,这次就原谅你了,没有下次,小小年纪怎么就学会喝酒了,真不知我大哥是怎么教的你,下次要喝,要跟我打声招呼,不许再偷我的酒喝了。小彗,子天你们过来,看看你们方叔叔送了你们什么好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