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16 16:44:5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沧月如神
  4. 第一章 凯尔特家族

第一章 凯尔特家族

更新于:2018-03-18 13:20:29 字数:3520

字体: 字号:
  青山镇坐落在卡洛帝国和光明圣殿的边界山脉,这里远离了大城市的繁荣,人与人之间的虚与委蛇,而又有一分小山村的恬静自由,青山镇很早以前出过一个大人物,所以这里虽然是个不起眼的村子,但也称镇。

  是冬——晨曦,漫天飞舞的雪纷飞着,散落向大地,好似而有的树枝,因为担不动雪的重量而折断,镇里的大街上,一个穿着单薄的少年,脸和手都冻得通红,羊角型的毡帽也勉强护住头部,那灰色的皮袄显得极有“历史”(太破旧了)冻得手面龟裂的双手紧握着打扫*,清理着街道上的积雪。

  在离少年不远的一个商铺中,一个身着紫色貂皮大衣,嘴里叼着烟卷的大叔,胸前一枚金色的徽章,上面镌刻着一个名字-约翰金,象征着他在这个村子里的地位——镇长。透过窗户,默默地注视着大街上这个孤单凄凉的身影。

  少年扫着路面上厚厚的积雪,一个小山似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少年先是一惊,而后抬头仔细一看,紧张的表情顿然又松弛,眼前的人正是青山镇的镇长,约翰大叔,他的慈祥与友善深得人心。约翰冲着少年露出慈祥的微笑,少年脸上洋溢着一丝的温暖与感动

  。

  约翰粗大的手轻轻地拍在少年的肩上,微笑的说道:“孩子,跟我到我家暖和一下,吃点东西。”说完便拉着少年去自己家的店。

  ......

  镇长的屋子里,简单的装饰品把屋子衬托出一种自然,恬静,朴实。村民们把镇长家的装饰称为地道的约翰镇长的风格,斜对门有个墙炉,炉里的木块努力地燃烧着自己,不时还发出“噗,,的声音。少年坐在里火炉最近的座位上,暖和着自己的冻得发颤的身子,沐浴着温暖,少年托起腮帮,陷入自己过去的回忆。大叔在厨房里娴熟的cooking早餐。

  “小家伙,来—我们的早饭已经好了”约翰大叔腰间系着蓝色的围裙,在配上他高达粗壮的身躯,显得分外的滑稽。这就是镇长约翰金,有时候幽默的像个顽童,有时严厉的时候像个严父,.....

  听到约翰叔叔的叫喊,少年先是本能的身子一颤,然后又低下头,缓缓地走过去。长时间的被欺负侮辱,稍大一点的声音都会使少年的内心产生一丝的恐惧。窗外,大雪像是无穷无尽似的,下个不停。

  约翰察觉到少年的一丝恐惧,顿了一下,心里叹息道:“那金乌商行的乌里.贝斯真是太霸道了,自他的到来,青山镇的村民可是遭殃了,我也尽自己一点微薄之力,帮帮这个少年。”

  “驾;;..”三名身穿青色重盔的勇士,头顶的红色长缨代表着卡洛帝国的特种战队,驾着浑身被铁片包裹的战马,驰骋在乡间的小道上。

  “咦,怎么有三个玄阶的高手向我青山镇本来,难道我的身份暴露了??”就在少年和约翰吃着早餐的时候,身为地阶强者的约翰同过超强的感知力锁定远方三个高手,身体不自主的斗气涌出,形成一副黄金色的斗气铠甲,(虽然不是很完美)。一旁吃饭的少年看傻了眼。

  待三个强者的气息逐渐远离自己所在的区域,约翰这才放松下来,在看少年,一副震惊的表情,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镇长。

  约翰也知道自己暴露了自己,黄金色的斗气铠甲告诉少年,眼前这个慈祥的镇长,还是一个强大的战士。

  少年砰地一声跪在约翰面前,那双充满迷茫的眸子瞬间转为充满渴望的烈火,那早已干渴的眼眶犹如洪水爆发,从眼角顺着脸庞倾下,激动的说道:“镇长大人,请你收我为徒吧,我的家人都死了,唯独我侥幸不死,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我想为他们报仇,即使牺牲自己的一切。就请收下我吧。”

  看这眼前的少年,如此诚恳的跪在地上,约翰的内心也不是滋味,说道:“孩子,大叔是有心无力啊~!”

  少年说道:“大叔是嫌我没有天赋吗?我可以学~~~~~,给我点时间,让我证明给您看。”

  约翰说道:“孩子,我的身份很危险,你跟着我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死。大叔不想连累你”。走到少年身旁,将少年扶起。

  少年说道:“大叔,你是什么什么身份我不在乎,我只知道您是一个好人,你经常的帮助别人,我愿意跟着你,就算有一天真的会死,我也只会感激大叔对我的大恩。”

  约翰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若有所思,窗外——雪渐渐停了,一片银白色的世界呈现在约翰的面前,就在三十年前,自己也同样是个落魄的孩子,被一个神秘的战士就下,然后翻越大雪山,去拜师。

  “也许这是上天安排的,我走了师傅的老路,现在有遇到了这个孩子。”约翰自嘲道。

  一个瞬息,约翰来到少年的身后,一把将其提起,屋里的书架突然抖动,一个密道出现在二人面前,又是一个瞬身,二人便消失在原地,密道再度消失,屋里一切恢复如常。

  密室里,少年正对着约翰,微弱的蜡烛燃烧着,伴随这少年越来越快的心跳,自己能不能成功的拜师,就在这一会了。

  脱下~~~~

  撕下~~~~

  解下~~~~

  眼前的约翰大叔活脱脱的变成了一个女人,一个散发着成熟,贵族的气质,温文尔雅,少年惊呆了,他从没有见过如此漂亮的女人。

  “既然我决定要收你为徒,我的身份自然不会瞒你,我原名叫木有缘支柱,是其他大陆上的。”木有缘支柱笑着说道。

  少年缓过神来,腼腆的说道:“大人,不,师傅,你这么说是答应收我为徒,师傅放心,你的身份我是不会告诉别人的。”

  木有缘支柱说道:“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家呢?”

  一提起自己的家,少年的脸色又变得暗淡,充满了愁苦与悲愤不甘,几个呼气喘气,少年说道:“师傅,我全名叫—鲁撒克凯尔特,家在暗巫郡的阪神镇,我们家是当地的一个小贵族家庭,我的父亲是帝国的一个军官,两年前,我父亲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受伤的村民,就把他救下,谁知那个村民是帝国的通缉犯,得知此事后,我父亲想上级的军官表明自己的清白,可是因为以前我父亲曾得罪过军部的三把手的二公子,于是我们一家被判上了窝藏帝国通缉犯的罪名,之后我就家破人亡,来到了这里了......”

  说着说着,往事又勾起了内心的痛楚,少年的眼泪不禁夺眶而出。

  看着眼前的少年如此遭遇,木有缘支柱也很怜惜这个刚收的徒儿,像是这种遭遇的人,大陆上并不少见,鲁克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在卡洛帝国,作为通缉犯在一年没被神谕的骑士杀掉是很难得的)。

  今天,师徒二人是无话不谈,鲁克也觉得自己的师傅很好相处,自己能在最落魄的时候遇到这么好的师傅,真乃上天的眷顾啊,感觉着心里那死水渐渐的流动,

  另一个场景:鲁克和父亲(凯特凯尔特)站在凯尔特家族的密室里,凯特今天的深情严肃庄重,像是在向凯尔特的祖先祈祷着什么,那样的虔诚,年幼的鲁克好奇的站在高大的父亲的一侧,好奇的大量着四周,密室里长年的阴冷使得鲁克不由自主的身体打颤。在凯特的正前方,一尊好似魔神一样的雕塑屹立在密室的正中央,周围堆放着很多死去人的尸骨,像是给魔神的祭祀品。

  一声“伟大的凯尔特祖先,在您的庇佑下,凯尔特的血脉得以流传到现在,可是,拥有你的血脉的子孙越来越少,我们战神的血脉被冲的越来越淡,下面,我的长子,作为我们家族的仅有的几个男丁,进行血脉的鉴定,测一下血脉的浓度。”凯特一声高呼到。

  慈祥的父亲在鲁克面前第一次那么的严肃,使得鲁克心里生出莫名的紧张感来。父亲要干什么?满脑子问好的鲁克,一双青涩的黑黑大眼睛,盯着父亲的一举一动。

  在凯特念完仪式所必需的词后,转过身来,对着自己的儿子,说道:“鲁克,伸出你的右手,不要害怕,不是很疼的。”一边说着一边将鲁克抱起,放到圣像的左边,地面有一些凹陷,隐隐约约的有刻着一些古老的字符。

  ......

  在一系列繁琐的准备完成以后,那些看似一般的古老字符的伴随着暗格的移位,都活了起来,纷纷争先恐后的倚着某种阵形转动起来,原本屹立在中央的圣像仿佛活了起来,双手接了一个印,一股强光涌向鲁克...

  之后,鲁克的父亲再也没有和自己谈起过这件事。

  现在年纪稍大一些的鲁克,又经历了这么多的坎坷,在回想这件事时,也看的更深了,自己的家族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身份。现在遇到对自己这么好的师傅,鲁克在左右的掂量着,是否和告诉师傅。

  木有缘支柱看着这个新收的徒弟,鲁克像是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但又犹豫不决。说道:“鲁克,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鲁克一怔,“是,师傅。”在鲁克的心里,师傅就要尊敬,服从的,这也是生在贵族家庭长期等级制度熏陶的结果。木有缘支柱虽然讨厌那些可恶的等级制度,但想让自己的徒弟改变,地确需要很多的时间。

  一会儿~~~~~~

  一个晶莹剔透的圆环出现在鲁克的面前,上面可有十分微小的图案,木有缘支柱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到鲁克的手里,说道:“这是我年轻时我师父传给我的宝贝,现在给你,你可要好好守着,一直带在身上,但不要被别人看到。”

  双手捧着玉环,好奇的打量着,鲁克问道:“师傅,这个宝贝有什么用途。”

  木有缘支柱神秘一笑,说道:“你记得每日都带着,日后他有什么好处你慢慢就能感觉的到.”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