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1:25:01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丘比特之神龙重现
  4. 芸芸生乱世 蠢蠢几征帆

芸芸生乱世 蠢蠢几征帆

更新于:2018-03-16 16:00:45 字数:2433

  随者青牛国长生草枯萎的蔓延趋势而来的是大批狂热分子或者明目张胆或者暗度陈仓在进行有关植物学各种让人匪夷所思的实验。

  龙威作为神龙国的一把手,看眼下形势,实在于心不甘。但是,如果真的执行第二条计策,实在不知从何下手。旋涡里的青牛国都没有一丝眉目,自己这些久未动弹的子民也是无从下手。此等绝密文件当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神龙国占据108位长老中四个席位,从无忧岛回来,每个人都是愁容满面。在会上发言的龙威长老本想鼓动大家打破惯例,集体出征,奈何除了苍鹰国大力支持,别的国家都坐等别人迈出第一步。只因,科技之光给了他们无比的骄傲,但是差点让整个族类都死无藏身之地。龙威龙虎龙华龙翔四位长老简直欲哭无泪,自己这么多子民,曾经引以为豪的盛况急转之下,反而成了最亟待找出解决办法的一个。

  二长老龙虎这时候憋不住:“我认为解禁科技研究,培养大批植物学家,找到原因,挽救长生草是最重要的。”

  三长老龙华马上接上:“科技研究是我们祖传的禁地,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况且,那些曾经的资料在今天已经没有什么可用之处。”

  二长老龙虎:“不能这么理解,如果再迟迟不前,等到青牛国自身难保,我们依然没有启动替代方案,谁都别想活到天年。你在打什么主意我知道,老早你就想要去废界看看,废界如果能找到宝贝,我们老祖宗干嘛不回去?好吧,就算是能采集到有用的,能对症治病的几率呢?”

  龙华振振有词:“如果迟迟不走这一步,我们永远不会知道事情发展的最终结果,历经几百年没人敢出入废界,也许那边的长生草正郁郁葱葱呢。”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谁也说服不了谁。“来来,老四,你怎么看?”“我再想古人有没有丘比特之心?如果有,可能废界真的存在,如果没有,那会是如何生活的?一定有什么特殊的窍门,很可能根本不需要长生草!就像传说中那样。问题是为什么现在的我们需要丘比特之心?”他好像是自言自语的还在啰嗦一大堆什么推断,龙虎龙华相视一笑,这家伙更离谱。

  好吧,那就由大长老定个结果吧。大家的焦点便是两者:开始科研,出征废界,老四龙翔就让他自个儿做梦去好了。龙威实在左右为难,科研说白了就是背叛,出征废界基本上等同于有去无回,最可怕的是两者都不会得到无忧岛同意。无论做出哪个举动,在龙威而言都几乎是自断臂膀。龙华带兵出征废界被暂时搁置。再不能作壁上观,龙威只能硬着头皮同意龙虎开始集结人马秘密研究。

  江亮以及许多位居“高位”的世袭家族,都纷纷效尤那些再也按捺不住雄心勃勃的植物学者,独辟蹊径不甘人后奔跑在寻找爱神丘比特大路上。

  江亮和徐爱梅正四只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这个粉嘟嘟的俊俏女子。你问我多大吗?刚刚出生的。那为什么称为女子呢?因为她一出生就跟大人没什么大的分别,在育婴室她已经成长了许多个许多个日月,神龙国都是以15岁来区别这些表面看起来别无二致的人。此刻她正混沌未开的看看这个,瞅瞅那个。徐爱梅指着自己“妈妈”,“我是妈妈”,“妈妈。”再指指女子“琳琳,琳琳”。这女子嘴巴动了动,没出声。江亮在旁边笑眯眯的,徐爱梅指着他说“爸爸”。她的眼睛一下子就挪到了江亮身上,只见江亮笑得更开心了。不自觉,江亮已经在想关于丘比特大神的踪迹,如果能在孩子身上就能发现她的踪影,从小开始培养这个潜能,长到婚配年龄是否就可以积累出来一点点效果呢?“你迷瞪啥呢,我们在说你呢。”“说我啥呢?”他忍不住凑到琳琳旁边,抬起手要碰碰琳琳的脸,被她躲开了。不由得一惊,心思“这么小就如此伶俐,以后还要给我多少惊喜呢?”那徐爱梅已经笑得花枝乱颤,再看琳琳,她好像也在笑。徐爱梅看到林林笑,也是一呆,旋即释然,也许是自己少见多怪罢了。

  没几天看到江亮非常吃力的背负个什么东西回来

  “难怪今天这么晚,这大块头什么东西啊”徐爱梅看来已经等待焦急,人还没进来就开后大声问。

  “好东西。”

  只见那琳琳一个箭步冲过去要看个究竟,江亮赶紧嚷:“别动别动,我先卸下来。”

  “这不是官能检测装置吗,弄个这东西干啥啊?”

  “也没啥啦,就是怕我们琳琳有个小症状啥的,可以提前预测。”

  “呵呵,想得真周到。”

  见徐爱梅没啥疑心,江亮暗自得意,看来要想掩人耳目也是小事一桩,以后把琳琳作为对象找丘比特的大神就靠它了。

  老团子,不闻一名的草根。他那很朴素的护犊之爱,仅仅是想要儿子能够像正常人一样工作生活。此刻老团子此刻正举目四望几天前新发现的一片长势奇怪的植物。说它奇怪就是大部分绿色植物基本上是争着向上,要充分利用阳光。而这片田地植物的杆却是螺旋匍匐状,进而带着它的所有叶片呈一个不规则的走势。

  “怪了,这不是收割的时候,那块田地难道自己跑了?”老团子暗自寻思,抹了一把自己的脸,那上面细细的出现隐隐的光泽。真恨自己,为什么当时没有直接拔走一丛。来来回回在一条单行道上徘徊几次都没有发现。也许是自己飞轮速度还是太快,老团子不得不左右看看,。确定在这落日余晖中没有什么东西出现,才小心的收起飞轮,一步步挪动脚步沿着路仔仔细细的搜索。“真恼人啊!”反正周围没有族类出没,既然全身发热,干脆关闭调控按钮,解除生化供暖。就算如此,一路慌慌张张的走去,还没有找到印象中的那片草地,身上却汗涔涔的难受。唉,想那些曾经汗流浃背的日子,老团子不觉脸上浮出一层喜悦的光辉。然而那时候似乎记忆力特别的好,几乎从没有忘记过黄洁交代的任何一件小事,总是能非常清晰的记得她们一起去过的那些无人的角落,奔跑过的几乎每一段被同样的绿色簇拥着的小路。不管那些路都如何的相似,他一眼就可以分辨出来。甚至去一些从来没有到过的地方,他们也总是能够在未知的小小恐惧中获取更为深刻的快乐记忆的种子,现在还记得有次他们竟然走到了小路的尽头,周围全是大片大片的绿色植物,两人均是一惊,天地间刹那寂静无声。恰清风徐来,子微微震动沙沙作响,黄洁闻声忍不住紧紧贴到他的身旁。对了,那小兔崽子今天又不知怎么气她妈妈呢,眼看黄昏抽走太阳丝丝缕缕的余晖,天色渐渐变作迷蒙,还是赶紧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