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21:33:21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野犬梦纪
  4. 第三节:无归魂(Ⅲ)

第三节:无归魂(Ⅲ)

更新于:2018-03-17 21:52:33 字数:4239

  【青州·汴京】

  中华历1033年,春

  若说从这个城市中的什么地方可以看出春天来了,无疑是犯罪分子眼中的贪婪。

  作为帝国最繁华的经济中心,青州的四大都市之一,汴京不仅采用了独一无二的军事治理,而且法律的严苛也位居世界之首。但是汴京自建国起就一直是犯罪之都,犯罪率千年来始终位居世界第一。

  所说的军事治理就是作为汴京府的首席长官,帝国的前任元帅,对每个市民都进行军队化看管,整个城市宛如一座巨大的军营,内城住宅区为指挥部——政府机构建筑;中环住宅区为守卫军式管理——企业管理层居住;外城为新兵式管理——娱乐消费区;城外为侦查散兵——普通市民营业做工人员。

  每个人都有编制,每个人都要定期集训,所有建筑都由帝国建筑部统一修建,定期检查。

  可是……

  中华历1033年春,汴京内城,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之后,死一般的寂静。

  外城的一座影院

  “任务完成,目标人物销毁,收队。”

  一个短发带着墨镜的短袖黑衣人抛出手中的电话,化为一道弧线延伸到影院巨大的屏幕前,正好经过上面上演的男主角右眼位置。

  “砰!”

  一枚巨大的子弹穿过手机,然后打在屏幕上男主角的右眼中。

  “哈哈哈~我最喜欢这个老伙计了,”黑衣人在手中的老式合金枪身上狠狠吻了一下,“比我老妈的嗓门还大”

  影院中顿时像炸开了锅,随着无数尖叫声人流涌动,拥挤着四散逃命。

  看着被炸得撕裂开来的屏幕,吹开冒出的浓烟,缓缓向着一面墙壁走去,然后仿佛液体般渗透了进去。

  不远处另一条街道上一家伊蓝州风情的餐厅门口,一辆挂着圣都羿府族徽的红色帝国跑车中,下来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微卷的黑色发梢一直贴到了脖子上面,差一点就到了肩部,白皙的手指划过暗红色的车窗,不放心地向里面看了一眼。

  “为什么老大同时安排我这种无聊的任务呢?每次都有种做送外卖小弟的感觉……哎呀,真是不爽。”

  拿出一个遥控装置,在红色按钮上轻按了一下,然后对着手机回话道“外卖送到了,倒计时三分钟。”

  明媚的阳光下,男孩一手放在脚踏车手柄上,一手拿着冰淇淋开心地舔着。

  突然身后街道上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传来,爆炸冲出的火焰瞬间淹没了旁边三四个店铺。

  “男孩缩了下脖子,眯起眼睛,然后停下脚踏车,用空出的左手拿出手机,“喂,老大,你的东西炸了。”

  “嗯,好,我这就去找你。”男孩又答应了一声,收起手机在冰淇淋上狠狠咬了一大口,然后再次骑着脚踏车向着城外而去。

  城外高大的围墙内,一个小型汽车厂中

  此时正有一个身穿军装的光头大汉和一群黑衣人对峙着,而站在前面的黑衣人正是影院中出现过的那位短发大叔。

  “你知道,你是无论如何都拿我没办法的,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黑衣人看着眼前的光头男,感觉似乎有点棘手,不打算真的干起来。

  “哼!你想就这么走吗?别说是你炸死的议员,我没办法向他们家人交代,光是看着这个工厂中死去的数百人我就不能不管。”

  “这都怪我不好,行了吧?”黑衣人看着光头男一脸义愤填膺的表情,感觉有点头痛。“是我一不小心玩大了,我代表全体杀手党革命派向你道歉好吗?”

  “不好,我个人认为还是杀了你们比较好。”光头大汉觉得话说得差不多了,是开干的时候了。

  使劲抽了口还剩不多的雪茄,光头大汉小心地拿出精美的木盒把剩下的小半截收起来,“这还是皇帝陛下当年送给我的,口感就是独特啊!”把木盒塞到口袋里,光头大汉认真了起来:

  “知道我的圣军封号是什么吗?”

  “地狱怒火——沙九门,”短发黑衣人摆摆手“哎!没办法了,看来躲不掉了。”

  还不等黑衣人说完,只见光头大汉双手掌心的空气一阵扭曲,然后一件机械盔甲出现在身上,双手提着一架重型磁力光炮,对着一群黑衣人发射而去。

  “这汽车厂中的金属足够我合成军方已知的八成武器,无尽的弹药,自从随着元帅一起退役后很久没有这么痛快地战斗过了,我就不信你能逃过一劫!”

  而这时汽车厂外,一个男孩骑着脚踏车慢悠悠地过来,停下车子,脚下站稳,然后伸出手掌对着远处的一群黑衣人:“冰盾守护。”

  城外郊区河边,闯王离开凉州一路来到青州,已经快十年了。当初老人李闯王临死前和它商量是去冀州还是去青州好?闯王先去了冀州又来到青州,觉得青州好一点,于是留了下来。

  清澈的河水中时不时游过一条一尺长的青鱼,这是以前凉州没有过的,闯王一嘴下去,叼上来一条来到河边咬了几下一口吞下去,满足地舔一舔嘴唇,正准备再下去抓一条。

  这时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从附近的高墙里面传来,闯王抬起头看了一眼,朝着高墙走去。

  汽车厂中

  光头大汉看了眼对面的冰盾,手中电磁炮瞬间转变,化为一个球形的装置,被他放在地上,然后手中瞬间又多出一个小型导弹发射器。

  “这里已经布满了高强磁场,你的能力已经没用了,至于这个冰盾就让我来破了它。”说完手中的特制破甲导弹毫不犹豫地发射出去。

  “冰术——北极光!”黑发男孩双手瞬间结好印记,按在地面,一道七彩斑斓的光带飘出,只见冰盾破碎的瞬间,那群黑衣人消失,然后出现在男孩身边。

  男孩眯起眼睛一笑“老大,我来晚了。”

  光头大汉看着刚来的男孩,挺起胸膛深吸口气,“看来要使真本事了,特战机甲!”

  光头将军一声大喝,周围的金属迅速化为液状像他流动过来,然后按照机甲的构造凝固形态,同时一旁甚至有数个芯片迅速生成,然后镶嵌到机甲中去。

  前后仅用了数秒钟,四架机甲生成。

  “看来你现在只能控制四架了,是人老不中用了吗?”

  “哼!对付你们这些杂碎足够了。去吧,把那些罪犯砍成肉泥!”

  光头将军一声怒喝,四架机甲手臂中伸出两柄长剑,腾空飞起,向着一群黑衣人砍去。

  “天道,我们快走!”短发黑衣人眼看自己这边不是对手,连忙招呼男孩。

  “好的,大哥站稳了,走起!”男孩一个响指,一群人脚下瞬间出现一条冰路向着空中延伸而去,准备越过高墙逃走。

  “还想走?让你们这群兔崽子尝尝铁血将军的绝招。”

  ——“怒火天照!”

  只见一行人刚越过高墙,头顶上方一道赤色光束从天而降。

  “糟糕。”男孩心里咯噔一下,抓着老大的手臂上瞬间升起一层钻石般的冰晶,将两人覆盖起来,这时那道光束照在一群人身上,那些黑衣人瞬间化作灰飞,而两人身上的冰晶也应声而碎。

  银色合金高墙之外

  闯王看着从空中掉下的两人,腾身而起,用后背接住,驮着他们向森林中的河流源头跑去。

  【沙洲·南孟菲斯】

  中华历元年,春

  南孟菲斯城中的花朵,像整日在那个街角徘徊的少女一样羞涩——

  自卑而畏惧的眼神看着每个路过的神气威严的王子和公主。

  赫塔姆·金·依海瑞希,国王最小的女儿,因为没有心念而被国王厌弃。

  心念是侍奉神之念,没有心念就是不可奉献之人。沙洲人自古以来侍奉沙漠之神,世代奉献自己的心念,甚至在死后献出自己的灵魂。

  神庙中,一位位王子和公主排在国王和王后身后在神像前跪拜,献出自己纯洁的心念。

  美丽的大公主,金色桂冠戴在盘曲着的金色长发上,美丽圣洁的脸庞呈现着自信而善良的微笑。跪拜下去时,随着虔诚的祷告声,一点金色的光芒从她的眉心中飘出,落在沙神金色高大的神像上——这就是心念。

  一位位王室成员献出自己金色的心念,终于轮到可爱的小公主。

  轻轻掀起自己小巧的衣裙,学着哥哥姐姐们的样子,虔诚地跪拜下去,她轻声地祷告着:

  “我信仰着的伟大的沙漠之神

  你赐予我生命,赐予我安宁

  我愿意一世侍奉您

  直到献出自己的灵魂

  ……”

  可是祷告完毕没有金色光点飘出,哪怕是一星半点的光芒。

  “为什么?带她回去!”

  高大威严的国王心中一跳,慌张地看了神像一眼。

  金碧辉煌的王宫议事宫殿中

  ——“没有心念,那就献出自己的灵魂吧!”

  父王震慑苍穹的呼喝,不可抗拒的气势压迫着小公主趴伏在地上,心脏挤压着胸口,小手紧抓着心口的衣襟,剧烈地咳嗽了一声,一口鲜血吐在了大殿上。

  国王皱着眉头挥挥手,“带下去,她该为沙神献出更多的鲜血。”

  “成人礼时就献祭灵魂吧!——真是废物!”

  小心地从街角走出来,一枚淡紫色的丁香花瓣粘在金妮散乱的长发上,但是她现在还没有心情去欣赏,金色海浪般的秀发上——丁香的或是什么别的美丽的花瓣,“我该离开这里,去个不使父王觉得我会给他在沙神面前丢脸的地方。”

  “你该去个有人喜欢你的地方。”暗含微笑的话语让小公主受宠若惊,“我可爱的公主殿下,或许你该到海边去。”一只黑色羽毛的鹦鹉落在她的肩膀上。

  “为什么到海边去呢?”

  “要回到我的家乡就要到海边去。”

  烟尘飘散间一位王子骑着白马走过来,“金妮,你还学会巫术?真是可悲。”

  王子没有在她身边停留下片刻,“我讨厌黑色的乌鸦,总是蛊惑人心。”

  “可,这是只……”小公主还没来及解释,看着已经远离的王子哥哥,不知还有没有解释的必要。

  “可这是只鹦鹉。”

  “人类总是被自己眼中的色彩所迷惑。”那只鹦鹉抖动了下翅膀,只见它身上的羽毛从头到尾全部变成了白色。

  ……

  “好神奇的魔法啊!”

  “好漂亮的鸽子啊!”

  ……

  白色鹦鹉无奈地摊了下翅膀,“看吧,又被迷惑了。”

  金碧辉煌的王后卧室中,威严的国王内心忐忑地坐下来,接过王后递过来的一杯茶水,一口饮下。

  “陛下,你不该这么对待小金妮的,她才只有五岁啊!你该想想她是多么地爱你……”美丽而高贵的王后劝说道。

  “你该想想现在沙神会怎么想,他会多么地愤怒,若是降罪下来所有的王室都得为金陪葬!”

  “那你准备怎么安排她献祭之前的生活呢?”王后知道不可能说服国王陛下了,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她想去哪里都行,就是别让我再见到她。”国王再喝了口茶水,瞪着圆圆的双眼对着王后威胁道,“你要是敢帮她逃跑,我就让你和她一块献祭。”

  即便是这样的沙城,在春天里也到处飘荡着淡淡的花香。孟菲斯是白色罗沙藤的盛产地,不论是坊市中,还是居民沙石塔楼上到处都缠绕着罗沙藤墨绿的藤蔓。洁白的花朵成串地垂下来,飘荡在干燥的热风中,空气都凉爽了下来。

  那瓣紫色的丁香花娇小的模样被淹没在一簇簇的藤萝丛中,毫无气息可言。

  “这些罗沙藤要被进贡到新都去,都小心一点,路途遥远一年只来得及运一趟,若是不小心死了连补救的办法都没有。”

  皇城总督连木萨姆指挥着一群壮汉将一桶一桶的清水倒进罗沙藤的花盆中,而那些贪婪的藤蔓毫不客气地瞬间吸干。

  “我们该怎么去海边呢?是要跟着这个商队吗?”

  “不,我们自己走着去,这些罗沙藤就是沙神的眼睛,怎能在他眼皮底下逃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