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3 19:35:53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重生之我为崇祯
  4. 第三章 谋而后定,萧墙祸起

第三章 谋而后定,萧墙祸起

更新于:2017-01-27 11:12:48 字数:2253

字体: 字号:
重生之我为崇祯目录
共1章
  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笑容,王承恩明显有些震撼,手却是微微抖了抖。所谓‘伴君如伴虎’。王承恩不止一遍听着前辈向自己诉说,哪怕作为宦官权势再大,没有帝王的支持,那也只能是口中楼阁,算不得数。而几年前的大太监魏忠贤便是最好的例子。前朝之时,魏忠贤可谓权利炙手可热,一手足以擎天,身边更是‘五虎’、‘五彪’、‘十狗’之流,爪牙遍布朝野。可是那又怎样,还不是被当朝主子一招就给灭了。如今的陛下在王承恩的眼里,那就是猜忌、多疑的主,冷血的很,若不然也不会这般快平了阉祸。自从即位以来,自家皇帝那是无时无刻不在忙乎国事,整天忧心忡忡,让人看不懂,摸不透,就是连侍奉四朝的曹大人那也是不明白,对人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让人靠近都有些慎得慌。但是就在近日,皇帝竟是对自己笑了,那笑意王承恩自从侍奉主子以来竟是从未看到过,因为在那笑脸之中王承恩恍若看到了的是一种宽慰。难道自家主子转了性子不成?此刻却是容不得王承恩有半点思索,自家主子可是还等着他将加急递上去。“陛下,您请。”上前一步,王承恩却是将手中的加急文书递了前去。王承恩的举动朱建却是看在眼里,却是一笑置之。历史上的崇祯本就猜忌、多疑,更是冷血残暴,而近日会心一笑引得内侍有这般反应那也是预料之中,只不过略微的细节还是让朱建有些揪心。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平常不过的笑意竟是引得一个亲近内侍这般惶恐,那么对于那些朝臣们,他们又会有怎般的反应,却是让人不敢想象。“难怪崇祯一朝换相五十余人!”朱建却是心中叹道。区区十数载,换相竟达五十余人,却还叹无人可用,试问李标、钱龙锡、刘鸿训哪一个不是宰辅之才,孙传庭、卢象升、袁崇焕等等哪个不是良将之佐,可是杀的杀,贬的贬,本就是亡国之象,而又此般作为又谈何振兴大明!“合该此人亡国矣!”朱建为之叹道,只不过既然如今执掌大明的是自己,那么崇祯的错误,在朱建自己看来,他定不愿意去重蹈覆辙。何况他本就不是那般猜忌心过重之人,‘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这是他的准则。前世那般,今生依旧如此。接过信函,朱建并未急于打开,事情不急于这一时,有些事情相比之下更为重要。“曹公公,你等先下去吧!这些日子也辛苦尔等了,另外宣朕口谕,宣诸内阁学士乾清宫议事,承恩,此事就你亲自去办。”“是,陛下,奴才这就去。”王承恩一声应允,却是退下,而就在此时,朱建却是发现一旁的曹化淳似乎有些迟疑之色,看上去却是有甚难言之隐。“曹公公却是身体不是否?”朱建是个聪明人,自然不会问的那般直白,既然曹化淳难以出口,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小事,或者说不是什么好事。“陛下,老奴我。”看了看四周那些个还站在一旁的御医们,曹化淳似乎是有些顾虑。“哦?”朱建面色一紧,却是忽的提高了声调。此话刚出,只听‘噗通’一声。曹化淳已是跪倒在地。“陛下,老奴该死,老奴该死!”“曹公公,你这是为何?朕不过说说而已,公公多虑了。”对于曹化淳这般举动,朱建却是立即好言宽慰道。而对于之前朱建故意提升了语调,这一举动却早已是将一旁的曹化淳吓得半死,毕竟就是这个主子在一年多年前,一举端掉了声势巨大的魏忠贤集团,出手之狠,用心之深,闻之却是让人不寒而栗,作为一个实际参与者,曹化淳自然知道自家这个主子的脾性怪异,反复无常,稍有不慎只怕就是身首异处。只不过他做梦也想不到,此刻在他面前的早已不是他那个刚愎自用、猜忌多疑的主子了,只不过朱建的举动并非是动了杀心,只不过有些时候作为领导者而言,威信是相当重要的。前生如此,今生依旧,这一点对于朱建来说再明白不过了。不过今日之事,却是到此再好不过。“朕已无恙,尔等已是辛苦,先下去休息吧!”摆了摆手,朱建却是将一干御医散去,这些家伙站在这里,他看得也心烦,不是朱建排斥这些御医,只不过这些个家伙实干的功夫似乎还远远不如他们自个的吹嘘马屁。“臣等先行告退。”听闻朱建这番话,众御医那是如蒙大赦一般,忙是退了下去。“曹公公,如此却是但说无妨矣。”虽然朱建的话语平淡,但是言语之中那是一种不容置喙,绝由不得半点的迟疑,这一点曹化淳清楚万分。“陛下,那老奴就说了,不知陛下可曾听闻什么朝臣的言论?”“哦,曹公公,你说与朕来听听。”老宦官的欲迎还拒,朱建本是有些恼怒,不过初来此地,有些事情他必须去慢慢的适应,哪怕如今的他贵为一国之君。“陛下,老奴。”朱建的话一出,却是让曹化淳有些倍感意外。“皇帝耳目众多,朝臣所言又怎会不知晓,难道说皇帝是有意要考一考自己,可是前朝魏党之患刚刚过去,皇帝对宦官本就不如前朝那般,更何况当今的皇帝那是多疑之人,自家若是落得个诽谤之罪,那可如何是好?”想及这些,曹化淳顿时有些后悔了,自己为何偏要趟这趟浑水,本来再过几年就可以辞官回乡颐养天年了,可现如今倒好,那是箭在弦上,由不得自己。“也罢,也罢,想来陛下也不会要了自家的性命。”打定了主意,曹化淳却是开口道。“陛下,朝臣们这些日子都在议论,说是袁督师他有引导后金兵进京之嫌。”曹化淳虽是说的战战兢兢,不过朱建那也是听得心惊胆战,此事若是不听曹化淳说起,他还当真闻所未闻。“看来这袁崇焕还真是腹背受敌啊,自家人都不信任他了,难怪崇祯皇帝会自毁于长安,敢情或多或少那是架不住三人成虎啊!”“都有那些人这般说来?”“陛下,老奴我。”面对朱建的再次问及,曹化淳已是忍不住擦拭着头上渗出的点点汗珠,曹化淳的举动朱建却是看在眼里不觉好笑,本是寻常问及,却是引得内侍之首竟这般胆颤,朱建不得不感慨这皇宫之中还真是一深似海。不过越是此般,对于朱建来说越是欢喜,对于他这个人来说,水越深越有挑战。

字体: 字号:
重生之我为崇祯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