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2:55:15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毒门绝艺
  4. 第2章 巨额赔偿

第2章 巨额赔偿

更新于:2018-03-16 14:29:58 字数:4213

字体: 字号:
毒门绝艺目录
共67章
  楼道里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向部长出现在林溪面前,表情严肃。

  石头指着地上的仪器说道:“向部长你看,压力表都砸坏了,连指针都变形了。”

  “怎么搞的?”向部长弯下腰拿起压力表,碎玻璃片掉落一地。

  “我不小心弄摔地上了。”林溪又惊又怕地答道。

  向部长看着林溪,生气地骂道:“林溪,你可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昨天的事还没翻篇,今天你又捅出个大娄子来,我看你们部门一天不搞点事出来,你是闷得慌是不是?马上叫他们部长过来。”

  林溪被一顿痛骂后,顿时满脸通红,这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石头打电话给吴部长,林溪看着地上坏掉的堵漏仪器,还有即将到来的吴部长,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吴小龙的脚步声在楼道响起,片刻之后,他的声音传来:“怎么了?向部长。”

  “你自己看吧,刚买的仪器才用一次就被你们部门整坏了。”

  吴小龙走过来,看了一眼地上的压力表。“你是怎么搞的?”

  “刚才正要收管子,石头走过来接水,我就起来让他,没想到一不小心压力表就掉在地上了,喷枪落在上面,就打碎了表盘。”林溪解释道。

  “是你自己掉地上的啊,跟我可没关系。”石头立马推卸责任般说道。其实林溪说的是事实,他并没有想要推卸责任的意思。

  “一不小心掉地上了?你真是厉害,叫你办这点事情你都办不好,我看你拿什么赔。”

  “赔?”向部长不屑地哼了一声,“他赔的起吗?这东西是他说赔就能赔的?光仪器就花了十几万,这个是一体的,仪表坏了,整个仪器就坏了。”

  林溪一听,只感觉脑袋跟被丢了原子弹一样炸了开来,瞬间天旋地转。

  “这个仪器我知道很贵,但是光坏个表盘,里面没坏,应该是可以更换的吧?”吴部长说。

  “反正这件事跟我们部门无关,要赔也是你们部门的事,你自己叫林溪做好心理准备,这个东西就算是换,也不便宜。”

  “这样,你先联系厂家,看修理这个仪器到底要多少钱,到时候我再想办法。”吴部长好言好语的说道。

  林溪跟吴部长相处也有一年了,他觉得部长虽然平时对自己严厉,但关键时刻总是维护着他,这或许也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这里的根本原因吧,吴部长私底下还邀他一起吃过饭,他觉得部长是个心地善良的人。

  吴部长见林溪吓得不轻,拍着他的肩膀说道:“林溪,你先回办公室,等下找个人一起把闸门的黄油抹了。”林溪像获救了一样从办公室走出去,但想到要赔偿这件事,整个人都软了。

  下到楼下办公室,小张提着黄油桶等着他。

  “到底怎么了,林溪,看你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了?”

  “昨天堵漏的那个仪器,被我不小心弄坏了。”林溪说道。

  “啊?不会吧,哪里坏了?”小张深表同情的问道。

  “仪表盘破了。向部长说要换可能也要好几万。”

  “不会吧,这么贵,什么鬼东西。要这么多钱修?”

  “你不懂,那个是精密仪器,光买就要十几万。我真是想把我的手砍了,怎么这种倒霉事偏偏发生在我头上。”林溪抱怨道。

  “林溪,你不要怕,这件事我也有份,要不是昨天发生那件事,也不会搬出那个仪器,如果没有搬出那个仪器,你也不会弄坏它了。都是我不好,要赔我跟你一起赔。”小张郑重其事地说道。

  “谢谢你,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是我一个人弄坏的,当然由我一个人来承担。你不要替我担心,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小张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林溪,其实在这里工作这么久,就你把我当朋友,作为朋友,我不能不讲义气,公司要真让你赔偿,我认一半,我张裕说话算话。”

  林溪看了张裕一眼,弯起嘴角笑了起来。两人一起走到柴油储罐区给阀门抹油,由于担心巨额赔偿,整个过程林溪都提心吊胆的。赔偿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只看究竟要赔多少,他心理一直悬着,如果真要赔偿,那只有动用小妹的大学学费了,而且都还不一定够。

  抹到快一半的时候,林溪的电话终于响了,他知道是吴部长打来的。

  “林溪,黄油抹完了就回办公室来。”吴部长没有明说回去做什么,但是林溪不用想都知道了。

  “部长叫我们抹完了就回去。”林溪忧心忡忡的说道。

  路上,张裕见林溪闷闷不乐,安慰道:“别担心,有我陪你,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跟你一起扛。”

  林溪虽然被这句话搞的一身鸡皮疙瘩,但同时也被感动得一塌糊涂。

  距离办公室三米远的地方,林溪放慢了脚步,但很快,他又鼓起了勇气。

  吴部长坐在办公桌前,见林溪和张裕走进来,便说道:“刚才向部长那边已经打电话问了,他们说要拿回去修理,得重新组装,配件和手工费加起来一共是……”

  吴部长顿了顿,没有说出口的话让林溪紧张得口干舌燥。

  “一共是多少?”张裕迫不及待地问道。

  “一共四万块钱。”虽然是面对自己的手下,但吴部长好像还是经过了一番考虑之后才把话说出来。他长长的叹了口气,望着林溪。

  林溪一听到四万,顿时一惊,心想我哪来这么多钱?

  就算把我所有家当拿去变卖了也凑不出这么多钱啊。

  “我知道这很为难,尤其是你们现在这点工资,四万块钱对你来说不是笔小数,我手里暂时能拿出来一万块,我可以借给你,剩下的就只有靠你自己想办法了。”

  林溪咬着牙,痛恨自己当时没有拿稳,要是不站起来也不会捅出娄子来。要不是恰好那时候石头过来接水喝,他也不会把东西摔碎。虽然并没有责怪石头的意思,但是他当时的做法和心理让林溪心寒。

  “谢谢部长,剩下的钱,我会想办法的。”林溪故作轻松地说道。

  “部长,林溪剩下的赔偿金,我愿出两万。”小张自告奋勇地说道,“林溪,这件事说起来也是因我而起,我愿意承担这笔费用。”

  “林溪,你看着办吧。这件事秦总也已经知道了,他说最迟两个星期内必须把钱凑齐,其实本来修理费只要三万八,秦总觉得必须给你个教训,罚你款两千,相当于扣除你一个月的工资。他这么做也是有他的道理,不然以后大家都不知道爱惜公司的财产。”吴部长有些为难的把话说完。

  “嗯,我会在规定期限内把钱凑齐的。”虽然这么说,但林溪心里对秦总又多了一丝不近人情的印象。

  下班回到家后,林溪依旧吃了一碗泡面,一想到要在两个星期内凑齐四万块,他的心就跟被冰冻似的,连泡面都没吃完就扔了,也再没有心情玩游戏了。

  他想到了小妹的学费,里面正好有四万块,如果挪用一下的话,到时候要交学费再想办法,应该可以勉强应付下去。可是,这笔钱是大叔去世前留给小妹的,专门供她念书用,怎么能随随便便就用?要是大叔在天之灵知道了,一定不会放过林溪。但是除此之外,他没有别的办法。林溪找到压箱底的那张卡,想来想去,还是拿不定主意。他决定先打电话跟小妹商量一下。

  小妹在北方念书,今年读大二,暑假没有回来,在那边打暑假工。林溪一直把她当成自己的骄傲,至少她以后一定比自己有出息。说不定还能出国深造,只不过费用恐怕是个难题,不过不要紧,时间还长。

  电话打通了。

  “喂,哥,你终于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我还以为你都快把我忘了呢!”小妹在电话里说道,她的声音还是那么亲切。

  “小妹,最近还好吧?”林溪问。

  “好着呢,只是不知道怎么搞的,最近老睡不着觉,好像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

  “是不是学习太累了?你别成天闷在图书馆,偶尔也出去走走啊,跑跑步什么的,也锻炼一下身体。”

  “有啊,我平时晚上都有去操场跑两圈的。只是现在天气变冷了,人也跟着变懒了。哥,你那边现在也很冷的,对了,我在网上给你买了一条围巾,估计没两天就到了。你可要多穿点哦,别感冒了。”面对小妹的关心,林溪竟然突然有些不好意思提起学费的事。

  “嗯,我知道了,”林溪想了想,还是鼓起勇气把藏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小妹,哥能不能跟你商量个事?”

  “哥,有什么事你尽管说吧,我听着呢!”

  “是哥工作上的事,该怎么跟你说呢?”

  “你说吧,没事。”

  “好吧,那我就说了,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哥今天不小心摔坏了公司的一个贵重仪器,公司要求我赔偿,这个东西修理起来挺麻烦的,所以我没有办法承担这笔费用。”林溪说到这里,又想起了大叔,他突然觉得自己很没用,竟然沦落到如此地步。

  “哥,你是不是想用大叔就给我留下的学费去赔偿?”小妹说道,“没事,你拿去吧,我现在也暂时不需要那笔钱,而且我跟你说,我已经拿到了今年学校的奖学金,有八千块呢!哈哈。下学期的学费都有了。”

  林溪听到这个消息,多少有些欣慰。“小妹,你真是好样的,哥读了那么多年书,就从没有拿过奖学金,你算是给我们长脸了。”

  “哈哈,我是谁呀,我可是林潇潇啊!”听的出来,小妹笑的很开心,这是她的口头禅,她一向都这么活泼可爱,也难怪从小就深得大叔疼爱。

  “林潇潇同学,不要得意忘形了。在学校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不要让我担心,早上不许不吃早饭就去上课,不然最容易患胃病,知道吗?”林溪心情多少变得好起来了,本以为小妹会反对,没想到她这么爽快就答应了,人生在世,有亲人的关心真的让人感觉无比温暖,他也情不自禁地关心起小妹来。

  “知道了,哥。我都恨不得用笔记下来了。”林潇潇打趣道。

  “知道你又嫌我啰嗦了。好了,不跟你说了,你忙你的吧!”

  “嗯,拜拜。”

  想到小妹可爱淘气的样子,林溪又发自内心地笑了。这笑容,很久都没有出现在他脸上了。他走进小妹的房间,看到里面的东西都还保持着原样,内心仿佛又多了一份从容。书桌正面的墙上贴着一大片照片,都是他们一家人的,看着那些照片,往事涌上心头,心情瞬间变得舒畅起来。

  还是一如往常,他的视线又一次被一张他跟大叔在大山脚下的合影吸引了。那是大叔去世前留下的最后一张照片。换句话说,他临终前,似乎有件事或者一件珍贵的东西还令他念念不忘,那东西一定还在那山里。

  林溪清晰地记得,那是大叔第三次带他进山,照片是小妹照的,本来大叔不准小妹去,是她无聊硬要跟着去。

  林溪觉得那座山跟大叔之间,一定有着某种特殊的联系,雾气腾腾的大山仿佛谜一样的存在,就像大叔的一生,也充满了无数个谜。

  大叔姓吴,五行缺木,所以起名叫吴树栖,别人都叫他吴老七,他中等身材,为人和善,唯一的毛病就是腿有点瘸。五十多岁的样子,具体数字林溪不是很清楚。

  每次去,大叔都好像有什么事情要跟他交代,但每次都欲言又止。他总觉得大叔肯定有些不为人知的过去,以及令他左右为难的惊天大秘密。

  林溪明白,想要解开这个谜团,只有从大叔的房间入手,因为大叔临终前叮嘱过他,就算再穷,也不能把房子卖掉。虽然不明白原因,但他一直遵守着这个约定。

  可是对于整件事,林溪一直以来都不想知道更多,他怕牵扯出一些不该知道的过去。

字体: 字号:
毒门绝艺目录
共6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