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7-26 02:45:5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天道维护
  4. 兄弟离别

兄弟离别

更新于:2017-04-21 09:18:01 字数:2892

  黄昏时分,太阳早没了清晨时的朝气,正午时的霸气,只如一个即将逝去的老人,恋恋不舍的照在林间,却也照出了别样风情。“哈哈,今天又能大吃一顿啦”。一阵爽朗的笑声打破了这暮气,只见林中走出了三个少年,哦不,是两个少年和一个大叔。那笑声自然是大叔发出的,旁边的两少年虽不如大叔那么豪放,但他们的嘴角上也洋溢着微笑。

  其实大叔并不老,和两少年也是一般大小,都是十五六岁的孩子,但天生相貌豪迈的他看起来就如同一个大叔。三人是师兄弟,豪放大叔名曰陈天浩,比另外两个大几个月,自然是大师兄;两少年中一人身着黄衫,脸上棱角分明,名曰齐文辅,是为二师兄;而身着白衫的少年更是英气逼人,淡淡的笑容加上深邃的双眼散发着强烈的自信,其人名曰赵拓,是三人中的老幺。

  三人的师傅自号无道子,是个奇人,一身本事神鬼莫测;无道子的厨艺也天下一绝,只不过是绝命的绝。于是乎,三人自七八岁起就开始自己动手,几年下来厨艺也算不错,连无道子也厚着脸皮跟着他们混吃,还美其名曰孝敬师傅。

  今日,凭借过人的身手与谋略,三人又是满载猎物归来。他们的住处很简单,就是两个小茅屋,无道子单住,三个小子挤在一间屋内。与往日不同的是,无道子没有在屋前等着他们吃烤肉。

  “你们都进来吧”,刚放下猎物,无道子威严的声音就响起。三人赶忙进了无道子的屋子,一进屋就见无道子表情严肃的站在那里。“今天叫你们来是有事要跟你们讲。”无道子见三人站好说道,旋即又看了看三人失落的表情,道:“你们都是聪明的孩子,想必你们已经猜到了我接下来要说的是什么了吧。你们入我门下已经十年了,你们也该下山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去了。”

  原来,三人都是修炼世家的天才子弟,不过是无道子看上三人资质,在三人父母面前展露其高深的修为后,无道子就将三人带到山林之中悉心教导三人,并承诺十年后让三人返家。如今,十年之期已到,正是三人返家之时。

  “你们也该了解一些本门的事了,我们的门派叫天道门,开派始祖是我的师傅也就是你们的师公天行道人。师傅他老人家修为通天,早已达到破碎虚空的境界,但在飞升前夕看遍世间百态,发觉天道势微,正道与魔道纷争不断,万物生灵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就立志要替天行道,整合正魔两道,还世间一个朗朗乾坤。师傅他老人家修为虽是世间无敌,但他的理念不容于正魔两道,最终,正魔两道合力将师傅击杀!”说到这,无道子突然变得激动起来,双眼也通红。

  或许发现自己的失态,无道子调整了一下情绪,接着道:“师傅一生收了三个徒弟,我排行第二,我们三人听到师傅身死的消息异常气愤,但考虑到修为不够,就相约苦修三百年后再会。三百年后,我们再见之时三人都未达到师傅的水准,报仇已无望。而三百年中,我们也想明白了很多事,师傅不是被谁杀死的,是被这混乱的世道所害,我们只有实现师傅的理想才能对得起师傅的在天之灵。我们也知道凭我们的资质是不可能实现这一理想的,于是我们决定收最好的弟子,再将弟子安入各大门派之中,要从内部瓦解正魔两派。”

  “天可怜见,能让为师能收到你们三个好徒儿。”无道子说到这也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接着表情又严肃了起来,“为师这十年来没有传你们什么功法和武技,一来是怕你们将来进入门派受到怀疑;更重要的是用十年时间淬炼你们的筋骨,让你们拥有超出常人的体质,为将来的修炼铺路。”

  “现在,我将本门三大绝学中的遮天手和天行诀打入你们脑海,三大绝学之一的错乱步为师已经传授给你们了,天行诀在你们入门的时候就可修炼,遮天手要到破道境界才能修炼,要记住不到性命攸关的时候不可轻易向人展示本门绝学,以免被有心人察觉到什么。”

  “师傅,修炼境界怎么分呀?”陈天浩见无道子说完就急不可耐的问道。

  “哎,人老了,记忆也不行了,都忘了跟你们说境界划分了。我们修炼可分三大境界,即入道,窥道和大道;入道又分为武徒,武夫,武师三个小境界,窥道分为小宗师,大宗师,两个小境界,大道分为破道,碎道,虚道,实道四个小境界。每个小境界又有初级,中级,高级和圆满四个层次。而实道之后就可破碎虚空进入仙界了。”无道子补充着,又似乎想到了什么,从手上的戒指中拿出三样物品,继续说道:

  “天浩,你乃东林陈家之子,天生神力,为师授你夺天神斧,凭借此斧你现在可发挥高等武师的力道。”

  “文辅,你是泰皇齐家子弟,这双纵云靴配上本门错乱步更可提升你的速度。”

  “拓儿,你也回你的河间赵家,我就把这件七彩宝甲给你,关键时刻也可保命,但每用一次就要一段时间恢复。”

  说完这些,无道子仿佛老了十岁,但还是继续道:“你们他日若遇到同门,切不可杀戮同门,明日就下山吧,今晚好好聚聚,为师就不陪你们了,去吧。”

  三人走出无道子的小屋,精神也不甚好,良久,陈天浩大笑一声,道:“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了,今天我们打了不少野味,晚上大吃他妈的一顿,再把剩下的几坛美酒给干了,来个一醉忘千愁。”

  “对,既然早就想到有这么一天,何必做女儿态,是男子汉的就喝他个不醉不休。”齐文辅也是顿生豪气。

  “好,既然两位师兄都这么说了,小弟再摆着一张哭丧脸就对不起这张英俊潇洒的脸了,我们不醉不休。”赵拓也跟着说道。

  “切,你还英俊潇洒呢,也不撒泡尿照照。”齐文辅打趣道。

  “就是,还不如你大师兄我风流倜傥。”陈天浩也跟着起哄。顿时就引得齐文辅和赵拓的一阵狂吐。

  离别的伤感看似就这么被冲淡了,但三人眼角中的不舍却是愈发强烈。酒过三巡,赵拓的思绪早已飘到了十年前。十年前,三人初次见面时陈天浩仗着自己天生的神力,要求齐文辅和赵拓当自己的小弟,两个高傲的小孩当然是不会屈服,即使被陈天浩打着也不肯叫大哥。之后的一个月,齐文辅和赵拓成了个小团体,两人见了陈天浩就躲得远远的。再之后,无道子开始教大家学武了。习武当然少不了练手的靶子了,无道子就抓来一只小野猪给三人练手,以期三人在实战中成长起来。长期养尊处优的齐文辅和赵拓哪里见过凶猛的野兽,虽有几把刷子,但他们却愣在那里。小野猪估计是被无道子抓来,正在气头上,见两人愣在那里,就向着齐文辅和赵拓猛冲。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小野猪快冲到两人面前时,陈天浩却是挡到二人前面,与小野猪进行搏斗。陈天浩他可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凶兽也是见过不少,也就不惧小野猪,再加上天生神力,竟生生将小野猪给制伏了。此后,齐文辅和赵拓虽嘴上没说什么,但已不会躲着陈天浩了,并隐隐将陈天浩当做兄长;三人也渐渐相熟,同进同退了近十年,其中感情自是深厚。

  想到相处十年的兄弟明日就要各奔东西,赵拓的神色又黯淡了不少,对着正在互饮的齐文辅和陈天浩说道:“日后我们三兄弟定要振兴天道门,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兄弟都要共进退。”

  “共进退!”齐文辅和陈天浩也朗声说道。

  见两人如此说,赵拓的心情突然好了一些,继而说道:“好了,今天,我们只喝酒吃肉,不谈事,来,干了。”

  齐文辅和陈天浩见赵拓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也就各自叹了一口气,继而将满腔心事化入酒中,再咽在心里。

  只见酒坛里的酒在不断减少,人却越来越亢奋,三人讲着其他两人的糗事,笑声不断。不知过了多久,三人也先后躺下,小屋也回复了往日的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