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2 18:49:14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反特英雄之孪生兄弟
  4. 第一章 救命恩人

第一章 救命恩人

更新于:2018-03-16 14:21:39 字数:3180

  《反特英雄之孪生兄弟》

  炎炎烈日,我的周围瞬间像是着了火般,一层又一层的热浪包围全身,找不到一处突破口。要知道已经一路狂追了十几公里,喉咙处火辣辣的,感觉像要喷出熊熊的烈火来。透支的极限让我不得不停下几乎失去知觉的双脚,被汗水模糊的双眼还是察觉到了左肩胛处的伤口正在不停地往外渗着触目的鲜血,在蓝色的制服上印出一大块醒目的血斑。咬咬牙忍受剧痛,豆大的汗珠从额头顺延至下巴直往下滴。沉重的疲惫感压得我弯下身躯,像木偶似的垂下受伤的左臂,只能用右手勉强撑着右腿膝盖作为承重的支点,以免自己会重重地倒在这滚烫的大地。接着起伏急促的喘息声和“砰砰”乱跳的心跳声混杂一块钻进我的耳朵,我又使出全身力气睁开这快死般的眼睛,地上滴着我的汗水和鲜血,清清楚楚。我猛地闭上双眼使劲甩甩头好让自己保持清醒,直起身来却发现这长长的黑黑的沥青马路在昏花的眼里变成了流动着的弯弯曲曲的溪流,马路两边原本笔直的树木也开始东倒西歪,放大到极限的视线奔向远处,发现那里连绵起伏着一座座小山似的物体,我的耳朵渐渐不听使唤,竟然听不到任何发出的声音,一下子寂静得简直叫人窒息。我仅有的一点向前继续的意识再也无力指挥没了知觉的双脚,突然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路旁的灌木丛中,昏死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醒来后,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先前失去知觉的身体又重新恢复的触感告诉我:这是一张用竹藤编织的木床。估计睡得久了,眼睛发胀酸疼,本能地扫视周围,发现这是一间木质结构的小屋,很精致,木床旁边的四方桌上正放着未完工的刺绣和一面镜子,屋内收拾得整齐干净,还有门口处堆放着几双涂有花纹的木屐,“这分明是一间女主人的卧室嘛。”我不禁咧嘴一笑,心想莫非自己是被一个女人救来此地。我想坐起身来,却“啊”的一声皱眉痛苦叫道,左肩胛的地方一阵钻心的疼痛瞬间蔓延全身。我咬咬牙关,硬是用右手撑起整个上半身,低头一看发现,原本蓝色的制服已经换成了缠着好几层的白色绷带,但渗出的血渍清晰可见,先前发生的惊心一幕又重新在脑海中回放:在一座废置的烂尾楼里,眼看就要追上他了,他突然一个急转身过来朝我开了一枪,幸好我躲得快,那颗致命的子弹只是射中了左肩胛,要是不偏不倚射中左胸的话,我怕那时真的要赶赴阎王爷的晚宴了。只是令我痛心万分的是朝我开枪的既是我的并肩战友又是我的孪生兄弟。我掀开盖在身上的薄毯,下了床却艰难地把自己挪到四方桌前坐下,那面精美的镜子里突然出现了一张无比沧桑的倦容,蓬乱的头发,稀疏的胡渣子,苍白的嘴唇,还有一双浑浊的眼睛,嘴微微动了一下,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

  “你怎么起来啦!快点躺下。”恍惚间听到一个女人甜美的声音,我扭头看到门口处此时站着一个和声音一样长相甜美的女孩儿,看到她那尚未成熟的面孔,我突然意识到用“女人”一词形容她是不是太过牵强。她那白皙纤细的双手正端着喷香入鼻的饭菜,脸上微微泛着愠色。我投以友好的微笑,心里总算豁然明白,眼前这个美丽动人的少女应该是这间卧室的主人。我欲起身示礼,毕竟人家才是主人。不料那女孩儿竟用部队里才有的命令口吻叫我坐下,我一想到自己平日里无数次接受这样类似的命令,只好笑笑无奈地遵命便是,看着她手上端着的饭菜,我的肚子开始发出“咕咕”的声音,才意识到自己许久未进食了。

  “你知不知道你当时失血过多?再看看你的嘴唇,你自己照着镜子看看吧。”女孩儿走到我面前,貌似有点生气地把饭菜往桌上一放,我却像受宠若惊似的,一下子还不习惯享受如此艳福。

  “哦,我想起来了,当时我好想确实是由于失血过多晕倒的,之后也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是你救了我?”我明知故问道。

  “是我和阿妈正巧路过发现的。当时可把我们吓坏了,连喊你几声都没反应,地上流了一滩血,本以为你真的死了,突然听到你咳嗽了几声,我和阿妈急忙扶着你回家,不然你就真的要被喂狼啦!”女孩儿好像故意把后半句说得挺吓人似的,那样子可爱极了,我心里暗暗发笑:“小丫头,哥哥我可是当了三年的特种兵,区区几匹野狼能奈我何?”

  “看看你,亏你还笑得出来。吃完饭赶紧给我躺倒床上去!”这哪点像是女孩儿温柔甜美的声音,分明是我老妈习惯用的命令式口吻啊。只见她正要转身离开,“等等,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而且这又是什么地方?”我向来不习惯莫名其妙的感觉,或许这跟自己的职业有关。

  “呵呵,你不问倒是差点给忘了,自我介绍下我叫萧雅,萧敬腾的‘萧’,蔡健雅的‘雅’,目前就读大三,这个地方叫龙门镇,是个边陲小镇,再往南走几十公里就是S国了。”

  “S国?”我惊讶一声。“是的,怎么了?”萧雅似乎被我怪异的表情吓到几分。“没事儿没事儿,”我咧嘴一笑试图淡去瞬间飘来的紧张气氛,继续问道:“那去S国有没有捷径什么的?”我十分清楚自己肩负的重任,一定要尽快抓捕罪犯回去复命。

  “这个嘛,有是有,不过几乎没人敢走。”萧雅故作神秘地说道,眼神里却流露出一丝惊恐。“为什么?”我不解地继续追问。“因为那里是座乱坟岗,我是小时候听阿妈讲二十多年前我国和S国在那里打过仗,当时死了好几万人呢!连自己从未见过的阿爸也牺牲在那里,至今都未找到尸骨。”只见她漂亮的脸蛋上渐渐显现处叫人心疼不已的伤感。彼此开始陷入一阵沉默,战争让无数美好的家园经历血与火的洗礼,留下一段段让后人不愿提及的痛苦回忆。

  “你要去S国?不过可千万别走那儿,因为时不时听说那儿‘闹鬼’呢!”萧雅突然眨巴着大眼睛对我说。“不,我只是随便问问。”我笑着打消她的担心。“哎呦!”才知道我的肚子开始强烈地发出饥饿的哀嚎了,看着桌上放着的喷香诱人的饭菜,也顾不上什么君子风度便狼吞虎咽起来。“呵呵,慢点吃,小心噎着。对了,你的证件上怎么只有照片却没有你的名字呀?倒是有个奇怪的代号叫008,搞得像电影里的007似的。”萧雅笑道。“什么?”自己不停扒饭的嘴突然来了个急刹,抬起头来惊讶地说:“证件?我的右手像接到命令似的放下筷子,迅速伸进右边口袋里,脸上露出了放心的笑容。

  “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其实不必问也猜到了。“呵呵,不就是国家安全局的嘛。从你左肩胛处的枪伤分析来看,你一定是在追捕某个罪犯时受的伤吧?”萧雅歪着头笑着求证道。“你…到底是谁?”一种强烈的警惕感瞬间涌遍全身。她见我脸色有点不对劲,连忙摆摆手解释说:“好啦好啦,看把你紧张的。不跟你卖关子了,我现在是警官学院一名大三学生,主修刑侦学,还有我的表哥是我们镇派出所的刑警大队大队长。如果你需要人手帮忙的话,他倒是很不错的人选哦。”“哈哈,果然人不可貌相啊!真没想到你还是一名警校学生。”此时此刻,我对眼前这位长相甜美但显文弱的萧雅不禁暗暗心生佩服。

  几个饭碗都被我吃了个光底朝天,萧雅坐在一旁笑我像“饿死鬼”投胎似的。“不过,我还真的需要你那个警察表哥帮忙呢。”我十分清楚以目前这样的状态还想靠单枪匹马是难以成功的。“没事儿,但讲无妨。”萧雅笑起来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变成了弯弯的月牙状。

  “唉!真的是一言难尽。追捕的这个罪犯既是我的并肩战友又是我的孪生兄弟!”我真的难以置信却又不得不接受现实,以为是命运开的一个玩笑而已,却一点都不觉得好笑。“啊?怎么会?”萧雅惊讶地捂着嘴,刚刚弯成月牙状的大眼睛瞬间瞪得老大老大。“是的!这一切都是真的!”我几乎带着哭腔说道。“他代号叫‘鹰眼’,犯案前是国家安全局情报一科三组的副组长,我们既是绝佳拍档,又是一母所生的双胞胎。可是一年前局里发生了严重的情报泄密事件,而他的嫌疑最大,果然事发一星期后有迹象表明他准备向S国潜逃。”

  萧雅听着听着,感到自己一会儿陷入糊涂,一会儿豁然明白,她静静地端详着眼前这位略显沧桑的男人,脸上微微泛起了桃色般的红晕。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