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6:30:01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起源大帝
  4. 第一章:格杀勿论

第一章:格杀勿论

更新于:2018-03-18 12:26:30 字数:2609

字体: 字号:
  马蒂然的西部海岸,人类城邦西格里尔作为大陆上美德的典范,它的光辉闪耀着其他所有人类居住地。西格里尔人命的共同目标是通过善良和正义让所有人都过得更好,他们认为恶毒自私如同疾病,应当从人类灵魂中根除。来到西格里尔并定居在此的人们,具有和本地居民一样的理想和美德。损人利己的人很快就会发现,在这里他们下场是放逐......或者更糟

  然而,西格里尔的生活并非如同乌托邦梦境。西格里尔自豪的视自己为马蒂然的道德先锋,他们采用严酷刑罚确保他们的道德准则是居民们的唯一准则。任何形式的犯罪都将受到严惩,西格里尔没有轻罪之说。

  “将军,前方已经探查到叛民的踪迹请您下令”一名士兵穿着的将士单膝下跪恭敬的说道。“哦,知道了。士兵,你做的很不错,叫兄弟们先去后方休息吧。”身着精美打造铠甲的将军随意摆了摆手招呼了前来报告的士兵,随即拔出佩剑举过头顶,太阳照在佩剑之上,金光闪闪威武霸气让我们丝毫不怀疑西格里尔帝国的打造技艺。随即向后方士兵大声喊道:“我们都知道叛徒的下场,为了西格里尔。杀无赦!”。随后是士兵们来自心底的怒吼,为了西格里尔。是的,伟大的国王赐予我们肥沃的土地,让人民们安居乐业。如果有人敢范我西格里尔者,虽远,必杀。

  在西格里尔的东部地区,这里少有人烟,除了来回通往西格里尔的商队之外几乎没有人愿意出现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到处是动物腐烂的尸体,令人作呕的沼气。这里就是马蒂然有名的沼泽:卡拉沼泽。强大的蜥蜴人占据了卡拉沼泽大部分地区,这种类似人类一样,只不过是趴在地上长着长长尾巴的家伙们最喜欢吃的就是人肉了,基本每一个成年的蜥蜴战士都可以轻易撕裂人类的身体而大多死在卡拉沙漠的人类都是西格里尔的人民,这让这一个爱好和平,喜爱生活的国度很不开心。百年来,帝国上上下下,大到帝国军队,小到佣兵组织经过无数次的征战还是不能将这些令人作呕的蜥蜴们从马蒂然大陆上除名。不过近些年仿佛这些大家伙们也聪明了,不在随意食杀帝国的商队和人名。这也让帝国的高层对这片区域放松了不少。“是的,至少这些大家伙们不在惹麻烦了。况且我们也不是一次两次向这些大蜥蜴们征战了,结果并不好,虽然人民们总能在军队听到好的消息,但是我们知道的,这征战效果并不好。这些蜥蜴人太狡猾了,加上他们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已经让许多士兵做出了无谓的牺牲。”帝国的官员总是这样和国王说,导致国王也放弃了让这些蜥蜴们消失的打算,况且要付出的代价并不小,况且当下......

  “将军,前面就是叛民的落脚点了”士兵恭敬的向将军汇报道。“该死的瑞文,该死的叛军。跑到卡拉沼泽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躲着,我真佩服他们的运气,这几天的追杀没让他们成为蜥蜴人的晚餐。告诉兄弟们开始动手了,勿论男女老少格杀勿论!”马背上那个被称为将军的人皱着眉说道。

  巨石上的女人仿佛在眺望什么,女人一身戎装,仔细看来还是西格里尔标准的铠甲,只是铠甲上面破损不堪。女子脸庞深深埋在身上的铠甲中让人看不清模样,但是光看身材女子就比往常的女子健壮几分,甚至在若隐若现的胳臂大腿处可以看到具有爆炸性的肌肉,女子左手握剑,右手戴着一个大出本身手掌数倍的手套,手套上一层层铁片将手套尽数包裹在加上女子充满爆炸性的肌肉就算是男人也不能小瞧女子一拳的力量,不光说拳头,重点在他左手握着的剑。天呐,该剑的长度已经超出了女子的身高,宽度居然有两尺有余。我们绝对无法想象,这样看似强壮的女子如何挥舞起这样一把巨剑。剑身看似朴实无华,但仔细看来,整把剑从兼并到剑身全部布满了隐秘的符文,一圈圈环绕剑身。在西格里尔魔法社待过的人肯定能看出这些看似诡异的符文的威力,这是一件附魔武器,至于附魔程度就不清楚了。至少内些刚到魔法社不久的魔法师来说,剑身的符文他们应该一点也看不懂......“恩,我闻到了杀气。”女子握了握手中的大剑沉声说道。“噢,我尊敬的瑞文长官,我想您多虑了吧。我们已经逃出帝国军队包围很久了”身边的一名骑兵恭敬的说道。“恩,路费可,你跟了我多久了?我的直觉错过吗?”叫做路费可的年轻骑兵赶紧调整了语气,恭敬的答道:“对不起,瑞文长官。我不是质疑您的直觉,只是......”瑞文摆了摆手打断了路费可将要说的话,严肃道:“叫士兵们注意警戒,妇女老幼们走到队伍的前排。在没有到嚎叫沼泽之前我想我们的前方应该不会有敌人的”路费可犹豫了一下,又看了一眼瑞文长官恭敬道:"是,长官"随后便离去。“马歇尔,你要追我到什么时候....”瑞文轻声低语道,语气充满了悲伤与愧疚。

  “你说我们的长官是不是让马歇尔追怕了?我们都逃到什么地方了。”一名放哨的普通士兵向另一名士兵低语道。“住嘴,不要对瑞文长官有任何质疑。长官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况且帝国不会放....."话刚说道一半这名士兵就仰面倒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与睡着了唯一不同的是他头上插了一把弓箭,弓箭刺穿了他的右眼红底白的流了一脸。旁边的士兵先是愣神了一秒,紧接的眼中闪过一抹恐惧:"敌敌敌袭!"QIU又是一声,这名士兵也是仰面倒下,眼中还充满了恐惧。此时此刻沼泽之上一声高过一声,全部都是大喊敌袭,通过他们的叫喊可以深深看出对敌人的恐惧。瑞文中皱了皱眉头,站在巨石之上眺望后方。先是几匹骏马出现在了视野之上,紧接着是密密麻麻的骑兵部队。瑞文看了看天空,仿佛在祈祷什么随即转身喊道:“敌袭,注意队列,保护好老幼病残,有战斗力的人全部集合。”仅仅几秒时间,刚刚看似混乱的队伍整齐划一摆好了防御架势,由此看出这一定是一支精锐的部队。

  马歇尔将军看着对面瑞文的残兵大笑道:“哈哈,瑞文。跑啊,怎么不跑了?”瑞文握了握手中的巨剑叹气道:“马歇尔,看来你就是要把我们赶紧杀绝了。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卡拉沼泽和嚎叫沼泽的交界处只有一条能容下两人通往的陆地,我的这些人马要是慌乱后退能逃到嚎叫沼泽的一定不过两成剩下的都会陷入沼泽,看来你算计我们很久了吧。”“哈哈,不愧是西格里尔的第一强将。可是叛徒终究是叛徒”马歇尔先是大声嘲讽道随即是严肃的说道。瑞文看了看自己的部下,又看了看对面整齐划一的军队不由叹气道:“马歇尔,难道你对帝国只是盲目的追崇吗?他们已经让你变的一身杀气,你手中的血恐怕能染红整个西尔马河了吧”马歇尔随即大笑:“笑话,若是说杀戮,你手中的鲜血恐怕能染红整个征服者海了。不要装什么圣洁了,今天为了西格里尔我定要将你斩杀于此,叛徒就应该有叛徒的下场!”

字体: 字号: